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8:05am,北京颐和园路,人密如织、车水马龙。作为北京大学的主要通行干道之一此时已近入了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候,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北大学生已然占据了大部分道路两侧,而机动车道同样被各式私家车、公交车、校车填了个满满当当,人们正在一片喧闹、吵杂的背景之中迎来新的平淡一天;然而随着直升机低空徘徊的轰鸣声,声声尖锐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窜入众人的耳朵,划破了众人心中的宁静——

“嘀、嘀、呜儿……小子(zei),你TM活腻味了么?老实停车接受处罚!”交警老方凭着高超的驾驶技术和不怕死的精神终于驾着他那辆破桑塔纳跟上了银色改装单车,圆瞪欲出,满布血丝的双目紧盯着侧前方那飙车贼,打开喇叭喊话道。

那人微侧过头,一身淡蓝背心,发白的宽口半截牛仔裤刚过膝半尺;光着臂膀,裸露着小麦色黄金比例般的强健臂肌;看面像不过20上下,散发披肩,棱角分明,宇眉拔展,挺鼻薄唇,一对似月夜星空般明净幽暗的双眸浸润着宁静与深邃;嘴角间总挂着的那一丝慵懒、恬淡的笑容却深深刺痛着老方紧绷的神经——

“骑虎难下啊……”那人面向着老方微微一笑,恍如自言自语道,疾速的风掠起乌黑的发不羁地飞舞着。

“我操你妈的B!”老方闻言气急,全然不顾及自身形象,用喇叭粗口骂道,却全然没成想在两车时速同样高达120m那人在没用任何扬声器材情况下为何话语听得如此真切。

“哈哈哈哈……请注意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大叔!”那人哈哈一笑,露出齐白的牙齿道。

“执法为公,从警为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老方沉着的将车一点点艰难地向右意图将银色单车逼向机动车道的最右侧。

“嘿嘿……大叔,咱俩可是男同志,同性相斥,太粘糊可是要遭天谴的!”那人玩笑道。

“我操你妈的B!谁跟你同性相斥!?”老方怒极猛打方向盘向单车撞去——

“哐!”“哧!”钢质隔离栏擦出纷飞的火花,伴着一声急刹车,老方成功将车重新扶上了主车道,车头紧贴上了单车的屁股。

“不要!我只喜欢美女……”那人一声风骚淫荡的怪叫引得在监控室趴窝的众交警及老记轰然大笑。

“操!干的就是你丫儿的!”老方顾不得这话出口怎听怎象强奸犯,疯狂用喇叭叫嚣道。

“哇考,好久没这么刺激了……大叔,要干找鸡、找鸭、找老婆,可千万别找我!”那人一笑道。

“找的就是你,停车!”老方怒斥道。

“停不了……”那人回头无奈一笑道。

“停不了你TM就是提着灯笼进茅房——找死!”老方骂道。

“我倒是很想死,可是怕疼没这恨心,要不这次给咱试试?”那人道。

“操!你妈活腻味了!”老方气急道。

“大叔,五十多岁的人操那么多累不累?房事过多是很伤身的!”那人一本正经道。

“你个驴日的……”老方再次粗口道。

“哎,日扁为曰,淫欲过满;现在文化生活这么丰富大叔您咋就老是想日过来,操过去呢?不如咱们玩儿个游戏,保证肾上腺素急遽上升,快感持久,比做爱还爽哦……”那人冲老方神秘一笑道。

“作你个头!”老方怒骂道。

“对,就是《作头》(PS:似乎是关芝琳演的三级片)!肉与激情的刺激谁不爱?但今天咱们玩儿个更心跳的更刺激的,哈哈哈哈……Show the time!”那人回头对老方眨眨眼,长笑道。

“噗哧……”银色单车后轮发出一声脆响,后轮轴外安放的小盒状机械通气口隐见丝丝蓝焰,随即在喷薄出的大量白烟扰乱了老方的视线,不过眨眼间等速疾驰的两车又被单车生生拉开的20来米。

“操你妈的B!”老方怒骂一声,一拽手挡,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疾驰的桑塔纳如一头红了眼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的公牛,在车流中激起一阵混乱与恐慌,臭骂声同样不绝于耳。

130m!银色单车恍若急流中自如游弋的游鱼,在车流中肆意徜徉;老方紧皱眉头努力跟上!

140m!银色单车恍若草原上欢快奔驰的骏马,在车流中迈着从容优雅的脚步;老方咬紧牙关尽力跟上!

150m!银色单车恍若丛林中伺机而出的猎豹,在车流中疾驰如闪电,矫健胜灵猫;老方硬着头皮竭力跟上!

160m——“方昆,危险!前方红灯,交通管制!”老何急切的声音从车载对讲机中传来。

“放屁!”老方怒喝道,猛将方向盘向右一甩,桑塔纳迅速避过前方五陵中型货车。

“哈哈哈哈……Yahoo!”那人一声怪叫,飞驰的银色单车轻快一跃跳上一辆停滞的比亚迪轿车后备箱,凭着些许坡度与超人的速度带来的惯性,“噔”的一声如苍鹰般跃上了标有‘Word—Mark’标识的加长型货柜车背脊,又一次在老方的视野中消失了。

“让道,让道,革命需要!”老方拉开刺耳的警笛,用喇叭高叫一声,在众人一声惊呼与惊慌失措中再一次“哐”的一声向右撞破隔离栏,冲上非机动车与行人共用通道,如出柙猛虎向银色单车扑了去。

万幸,刺耳的警笛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除了躲避不及被撞倒路边的车辆和流动摊点,尚未造成人员伤亡。

“Taken the easy,ok?”那人一声轻笑,从加长货车上鱼跃而下,在众人齐齐侧目、尖叫声中直冲向机动车密如流水的十字路口。

“老方,危险!”不等无线电里老何急切的呼喊,已然红了眼的老方猛踩着油门儿紧绷着面部肌肉,时速不减,同样无畏的冲十字路口冲了去。

“Cool!babe,it’s valiant games。”那人淡淡一笑,充耳不闻刺耳的鸣笛声,义无反顾向横行的车流冲去——

“嘀嘀……哧……”面对从左至右行驶,刹车不及,即将与之相撞的小型长安面包车,那人猛然紧握着车把向右一倒,滑向行驶的汽车车底。几乎所有人在瞬间都认为其丧生车轮之下的时候,银色单车带着一个恰到好处的右弧与地面成绝对小于5度的夹角迅疾从车底滑了出来;随即单车超过行驶线,两辆同样措不及防,从右向左行驶的,凌志和上路绝对打眼的BMW M5又将‘痛吻’上这个冒失的家伙。

“Standing waiter!”那人一声轻笑,迅速用上了个只有在‘X—Game’小轮车平地技巧比赛中才能见到的单车独立,身体直立前倾将单车后轮高高扬起成90度,一支脚踏在脚踏板上另一支脚踏在地面使用‘脚刹’,在急速中迅速静止形成单车后轮直立打着圈而,在平地小轮车比赛中难度系数绝对超过9.9!

“Perfect!”那人自顾自赞美一声,避过两辆车趁着车流空隙,快速放下单车后轮高速徜徉而去。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见此众人无不狠狠擦着眼睛,心头涌起阵阵疑惑。

“我操你妈的B!”正此时,老方骂咧着,桑塔纳飞速刹车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哧……哐!”倒霉的长安面包刚刹住车还没弄清咋会事儿就被桑塔纳‘痛吻’上了。

“老方!”老何痛苦流涕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了来。

“操!老子还没上路呢!”老方应了一声,解开安全带,忍着胃部一阵恶心,一脚踹开桑塔纳已然严重变形的前车门。

“你他妈怎么开车的!?你他妈是警察就可以横冲直撞!?你他妈……”车头变形的长安面包上跳下一男来冲着刚出警车的老方就一阵臭骂。

“对不住,执行公务中,请借过……”老方亮了亮夹在胸前的工作证,头也不回冲对面的刚停下的BMW M5 跑去。

“当、当”老方敲了敲BMW车顶。

“什么事儿?老总。”BMW摇下车窗玻璃,司机座上一个年岁30出头,平头,西装革履,打扮考究的人探出头来道。

“我是警察(PS:嗯……交警也算是吧?),现正追击一名交通肇事逃逸者,能否借您车一用?”老方道。

“嗯,这……行!不过请带上我成不?”那人道。

“不放心?难道我这警察还有假不成?”老方强硬道。

“我不是不信任,只是这可是咱心肝宝贝儿,瞧瞧您车,我……”

“请副驾座上去!若不是时间紧迫,这可不允许。”老方急道。

“明白!Yes!终于可以白天飚车了……”那人暗捏着拳头,低声欢叫道。

“你说什么?”老方疑问道。

“哦,没、没什么……”那人掩饰道。

“注意安全,系好安全带!”老方嘱咐道。

“明白!”那人道。

老方迅速打开车门跳上驾驶座,拉开手刹,踩动油门出发。

“先生贵姓?”老方道。

“免贵姓方,方力钧。”那人道。

“哟,没成想还是咱本家啊!本人单名一个昆字,麻烦您帮我把这手机耳机插上。”老方一面专注高速驾驶,一面从制服中掏出用有线式耳脉裹在一起的手机道。

“没问题!”方力钧接过手机道。

“烦劳您拨个号码:82596460。”

“拿……”

“谢谢!”老方一手接过电话,将其塞进衣服上兜,同时将两耳机塞进耳朵。

“北京市公安、交通局总机吗?我是北京市交警二大队第一中队副队长方昆,警号53237,请帮我接2号监控大厅,找何努力……喂,老何?看得见我不?就是畅春园路口那辆BMW M5啊,对!现在那家伙在哪儿?前方700米蔚秀园?好的,我不挂,看我不追死那丫儿的!”老方边开车边说道。

“同志,车不错,干什么的?”老方神情关注地开车,不忘对副驾上的方力钧套近乎道。

“金融投资,中天国际听说过没?”方力钧和善道。

“中天?方力钧?今年福布斯中国青年富豪榜第2位,中天国际风投公司执行总裁方力钧?”老方顿然面如苦瓜,心头直打鼓:“妈妈呀,今儿个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抓典型,抓了个大面积交通瘫痪;征用车辆,征到了中国青年富豪榜老二头上!回去不被戴尖帽,埃批斗,自己都觉着天理难容……”

“小心!”思量间,方力钧一声惊呼,BMW M5险些因为速度过快老方不及避让和前方的混泥土搅拌车形成追尾事故。

老方轻点刹车,猛打方向盘在快车道迅速画出一个大‘S’超过了搅拌车。

“我的娘,这自行车也太变态了吧!”随着方力钧一声感叹,银色单车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两人面前……

“小子,这次看你怎么逃!”自我感觉鸟枪换炮的老方,将车档拉到最高,催动起用强化碳塑纤维材料打造的准F1车身,自带DSC痕迹跟踪系统,adapted brakes 适应性制动系统,拥有6缸V12改造引擎,传输功率高达800bhp扭矩81kgm的可变凸轮轴系统,不足5秒便能从0加速到100km/h,电子限速系统控制下最高时速高达250km/h的急速暴龙向银色单车扑去。

“停车!你TMD给我停车!”老方再一次赶上了那找死的小子,在其单车尾部怒叫道。

“咦,这声音怎么很耳熟?阴魂不散……”那人任凭着咧咧风吹,拂动着长发与衣衫,急速中兀自言语道。

“呜……”伴着6缸V12引擎的强劲轰鸣,宝马 M5如万军丛杀出的白龙驹,迅疾几个连续超车越了时速高达160m的银色单车,抢了个恰当车位挡在单车前渐渐减速,欲将单车逼停。

“MD,豪华跑车真TM不是盖的,这会看你小子怎么逃!”老方叫嚣道。

“Early!”那人眉毛轻佻,淡淡一笑,猛地一拉车把,银色单车如猛虎过涧,越上宝马车顶,随即在二人眼皮下潇洒一记小跳,轻松踏着宝马头顶做到了超车。

“我的宝贝!”随着方力钧一声悲呼,漂亮的宝马瞬间变成了‘斑马’。

“小子,咱骑驴看剧本——走着瞧!”老方怒道。

“Have a play?”那人回头一声轻笑道。

“我操你妈的B!”老方一声怒骂,猛然又将车档调到最高,猛踩油门,向银色单车扑去。

“噗、噗、呼……”但见一阵青烟后,银色单车后轮轴上的方形小黑盒圆孔中闪烁的点点火星变成了向外狂猛喷薄的小火焰,虽然宝马外的景物带着呼呼风声飞快消逝,但坐在正驾上的老方却眼巴巴看着自己距离那银色单车和可恶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嘀、嘀……”“操,这TMD是什么破车!”老方双目圆瞪欲出,一声臭骂,猛拍着车笛,顾不得电话那头老何焦急的呼喊,旁人惊声地尖叫,也顾不得搅得道路上乌烟瘴气、七荤八素、惊恐万状、人心惶惶;已然变身‘斑马’的宝马以毅然决然、一往无回的英雄节气;狼奔豕突、左避右闪的高手风范,一头向在车流中风驰电掣,游刃有余的银色单车扎了去——

250m!老方这辈子还从来没开这么快的车,恕不说旁人一颗心早跳到了嗓子眼儿,老方只感觉自个儿高速分泌的肾上腺素和着奔腾的热血在狂跳的心脏带动下迅速传达至全身每根毛孔,比吸毒、作爱高潮更强烈百倍的快感持久地伴随着次次心跳如记记男儿挥戈急进轰然脑际、爽彻心扉,直叫人魂儿恍然入了天堂,一切在眼中都开始变得如梦似幻,不真实起来;但再看看那银色单车和那可恶的背影……

“方力钧,还能更快些么?”看了看同样甘之若饴的方力钧,老方问道。

“这……您不介意?”方力钧为难道。

“介意什么!?拦下那飙车的小子就是立功!”老方专注地盯着前方道。

“他奶奶的,赌了!希望别被抓进班房……”方力钧心中一发狠,立马按动副驾座前车台上一个红色按钮,随着一声电子声响,暗藏在在车台上的液晶显示屏被自动翻开竖立起来露出下面黑色的键盘。

“高科技啊!”老方好奇的扫了一眼,赞叹道。

“旧金山银石车行出品,改了。加装GPS卫星自动导航辅助驾驶系统,小型多普勒智能脉冲雷达,GT—09车用控制操作系统,庞巴迪航空夜视全析激光投影系统,液压可变式主动悬挂架构,记忆性智能锰钛合金车架机构,最关键的还有这个……”方力钧腼腆一笑,快速开机,手指在键盘上熟练飞速敲动出一串代码,伴着一声‘彭’的脆响,后座椅自动收起来露出了两个大小不尽相同,犀牛皮裹制的箱子靠向前座椅靠背,前座正、副驾座位间升出个黑皮裹面潢精致的酷似中型密码箱1竖立起盒子,上面用螺丝铆上了个类似翻盖手机似的仪器。方力钧座椅向后倾,侧过身子从左手的犀牛皮箱侧拉出了个戴插头的橡胶管插入黑皮箱后的一个小孔中;又打开身后的犀牛皮箱从中取出个头盔来,自个儿戴上,这才翻开镶在黑皮箱上手机式的仪器,将其点亮,道:“单匹RD—33喷气式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1200bhp,采用简化电路程序控制,航空氮氢合成液化燃料,最大时速400m,能驶汽车在3秒内从静止启动达到150m高速,而在运动状态效果更加明显!毫不夸张的将,如果再给我的宝贝儿加装一双翅膀,我会毫不怀疑她会飞翔!”

老方一愣,向作了错事的孩子似的心中忐忑的方力钧狠狠观望一眼,肃容道:“《疯狂出租车》?”

方力钧一手按着狂跳不已的胸口,骄傲道:“是《速度与激情》!”

“你TMD也是活腻味了!”老方骂咧一声,对其态度不置可否,问道:“这家伙怎么用?”

“使用时按箱上红色按钮,只能进行短程加速。加速时,我在副驾上使用GT—09和GPS卫星辅助驾驶系统负责监控、修正或微操。”方力钧道

“那么……合作愉快!”老方伸出右手来和方力钧紧紧握在了一起。

“方昆,前方农大五环路口一定逼那小子左转,我们在那儿设有重兵!”电话中传来何努力的声音。

“没问题!”老方用牙咬了咬下唇,一手伸向了正副驾座间黑皮箱上的红色按钮,狠道:“方力钧,加速!”

“噗……嗤!”随着老方按动按钮,宝马便似在急速奔驰中被人用刀猛捅了一下马屁股,狂暴的发出声声愤怒的嘶鸣,挣脱了人驾驭的缰绳,肆无忌惮飞驰而去,只在路面上留下了轮胎不堪疾速磨损散发出的阵阵青烟。

“左边!左边!右……”面对前所未有的高速,老方手足无措慌乱猛打着方向盘。

“放心!有我呢,GT—09配合车载智能雷达能及时规划出正确行进线路,纠正错误的操作!”方力钧神色冷静一手飞快移动着键盘上的光标感应钮得意道。

“操你妈的B!真TMD爽!”眨眼间宝马在方力钧操作辅助下有惊无险高速冲车流密集处挣脱出来,已然被速度的快感冲昏了头的老方把危险早抛到了九霄云外,一面手忙脚乱操作着暴走宝马狼狈不堪的规避、超越着前方的车辆,一面情不自抑粗口道。

“我的宝贝儿,你真是太帅了!”副驾上的方力钧通红着脸如酒醉到半醉半醒,紧盯着液晶显示屏,手指哗啦啦飞速敲击着键盘,兀自赞美着:“GPS卫星自动导航辅助驾驶系统、智能多普勒脉冲探路雷达、DSC痕迹跟踪系统能随时随地了解前方路况并将讯息提供给GT—09车用控制操作系统制定出可行进安全路线,而且还可随时监视调控车辆各部主要零件的运行状况,修正驾驶偏离安全路线……简直是公路竞赛的极品啊!鲍勃真TM是个天才,800M刀绝对物超所值!”

“小子,看你往哪儿逃!?”意气风发的老方凭着方力钧变态的改装宝马不过瞬息间再一次赶上了飞驰的银色单车,出现在其右后方。

眼见着银色宝马步步紧逼而来,那人无奈一笑道:“交警也疯狂啊!”

“哎……命运便像是场强奸,如果你无力反抗,那么不如尝试去享受吧。”那人一脸宁静,摇摇头,自言自语着,猛然一拉车把向左划出了个漂亮的弧线,灵活避过数辆闪避不及的车辆,在五环农大路口向左转向而去。

“哐……嗤!”紧随其后同样飞驰中的宝马作出了个绝对标准漂亮的漂移,如影随行。

“漂亮!adapted brakes适应性制动系统真是做漂移的极品!”方力钧赞美道。

“老方,干得漂亮!注意减速,晚上我请客。”电话中老何道。

“明白!”老方严峻的面容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看来距离将功补过不远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