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香烟来大家也许不信,本人今年骚长了26个春秋,可是烟龄却已经20年有余。


记得第一次接触香烟是在6岁的那一个春节,我的老家在农村,父亲是个老烟民,过年的时候要买上几条烟来招待客人,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了和香烟的第一次约会。


八十年代的香烟品种可以说算得上匮乏,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官厅”牌卷烟,没有过滤嘴,一毛八一包,大人们在屋子里边打牌边抽,我在旁边闻着那叫一个香呀!于是,好奇心的驱使下,便开始了第一次的约会。记得当时我和父亲耍了个鬼花样,跟父亲要一根烟,说是放爆竹用,谁知道父亲不给,叫我用卫生香点爆竹,还说是香烟太短有危险。阴谋没有得逞,便趁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藏了一支,跑了出去,找了一个要好的小伙伴品尝了起来,6岁的孩子肯定是不会吸的,只是嘬进了嘴里又吐了出来,那种感觉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炝”。就这样我就和香烟完成了第一次的约会。


第二次的约会是7岁那年的春节,这一次的约会有了惨痛的教训,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回没有再耍花招,直接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包爸爸当作宝贝的“蝴蝶泉”(也是没咀的),领上了一群伙伴,跑到一个空房子里,每人一支,剩下的都让我学着大人的样子接了起来(由于那时的香烟没有过滤嘴,大人们为了节省,每支烟剩下的烟头舍不得扔,就接到另一支烟上。),足足有我的手臂长,就开始了吞云吐雾,谁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被母亲发现了,屁股饱饱的挨了一顿好打,所以说这一次的约会是惨痛的。


有了这两次的经历,第三次的约会便约定俗成了,以至于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到我五年级的时候就能够呼吸自由了,当然,那时候也就有了过滤嘴,品牌也多了起来,这时的我俨然一副老烟民的模样,再也不会用崇拜的眼神去看大人们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了。有时还会在伙伴们的面前吐上几个烟圈,只不过自己的零花钱自然是不够用了,经常这样也就引起了父母的怀疑,屁股难免总是要挨打的。引用母亲的话说:

我小的时候屁股是被打糊了的!


不知不觉间,我悄悄的长大了,父母再也不会喋喋不休的反对我吸烟的问题了,尽管我当时还是一个学生----中专生,那时候我们每到下课时就会三五成群的钻到学校的小卖店里吸烟,小卖店的香烟是零卖的,比如“石林”卖两毛五一支,我们都是在那里过够了烟瘾在去上课的,到晚上就可以花一块钱买上七支“龙泉”烟,这一天的“粮食”就够了。虽然校规里也明确着“严禁吸烟”等条款,但老师们大多数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只要我们不要太过分就万事大吉,不过遗憾的是我还是撞到枪口上了。那是一个晚自习,正好值班的老师没有来,我烟瘾范了就在教室里吸了起来,过足了烟瘾随手就从教室的窗子里把烟蒂带着火扔了出去,不一会,只见校长气冲冲的进了我们的教师,数了数窗子,直接就奔着我过来,拎这我去了校长室,原来他老人家正从教学楼下路过,我的烟蒂不偏不倚的扔到了他的脑袋上。也难免他老人家气急败坏了,直接给了我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


中专毕业后,我参军来到了部队,战友们都来自五湖四海,这时我的烟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各种地方名烟几乎尝了个遍,像湖南的白沙,芙蓉王;东北的长白山,广西的真龙,江西的金圣等等,不过抽的最多的还是部队驻地的本地烟兰州和海洋,当时的津贴不多,大部分都花在了购买烟的这一项上了。那时,在部队收集的烟标,足足的装了一大战备包,直到现在还都被我保存着。


退伍后,由于不满足于民政部门给分配的工作,迫于生计,只身来到北京,开始了我的“北漂”生活(说好听叫北漂,实际就是半流浪生活。嘻嘻),打过工,卖过水果,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一家烟草专卖店打工,便又和烟草打上了交道,直到我自己开了一家烟草专卖店,一干就是三年,乐在其中,尝遍了各式卷烟,如今,小店的生意还算是红火,也开了一家分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我的小店)


看来我和香烟的约会还要继续下去呀!!

本文内容于 2007-12-6 20:51:35 被铁一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