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来铁血赚分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二十八章 谈判

“果真是他。”张学莨非常郁闷的看着桌子上的报纸,左手慢慢的敲击着桌面。南京政府驳回了张学莨的请求,而且还非常严厉的告戒张学莨以后要以国家为重,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汉卿,是他又怎么了?他不是一直充当蒋介炻的外交官嘛,上次和我们谈判也是他第一个来的。”刘尚海很不解的问。

“呵呵。”张学莨急忙找了个借口,“就是上次他来谈判感觉他并不是很会谈判。我怕这次会把我们给害了。”

“恩。”刘尚海似乎同意了他的借口,这次东北军大获全胜让他非常的高兴,也为九泉之下的大帅高兴,“我们东北的利益不能让国民政府来决定,这次我们一定要把日本的势力完全驱除出去,这也是大帅当时所未能达成的愿望。”

“对,我们要完成大哥的遗愿。”半天没开口的张作相说道。现在他感到很欣慰,张家的家业总算被张学莨发扬光大了。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中原大战和对日作战都显示出张学莨最近两年的成绩。中原大战把东北军的势力扩张到了整个华北,比大帅时的势力范围还要大。这次对日作战更是把长期欺压在东北头上的小日本打倒了。这可是东北乃至全中国的荣耀。“我们要把日本人全赶走。”

“这次谈判,国民政府不会再出让利益,毕竟是我们打胜了。现在全国都在庆祝游行,蒋介炻不会做出这种傻事的,可是他也不会帮我们把利益全夺回来,这样会触动日本人的底线。”张学莨稍稍扭动了一下身体。两人都是的长辈,在他们面前张学莨坐的很工整,背部没有抵在椅子上。这是对长辈尊敬也是一种礼貌的表现。

“难道我们打完一场仗还让日本人继续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不成?那我们还算什么军人。”张作相粗声道,“南京政府难道不会考虑我们的感受吗?”

“我要和何应钦好好谈一下,如果还不行的话我们就要采取别的办法了。”张学莨肯定的说,“我们不能让东北的士兵白白牺牲。”

“少帅,南京代表已经到了。”王秘书敲门进来。

“我马上过去。”张学莨看了一下屋里的二人,“您先回去,等我和他们谈完以后我们再说。”

张学莨送走二人以后就和王秘书一起到接待室,“何长官,多日不见。”

“副总司令好,您还是风采依旧啊。”何应钦行了军礼。张学莨还是中国的三军副总司令呢。

“呵呵,何长官多礼了。”张学莨很热情的拉着他一起坐下,“这次的事情还需要兄长来解决啊。”

“哪里,份内之事,倒是副司令这场仗打的好啊,全国振奋。”何应钦依然是满脸笑容。

“不知道这次兄长打算如何谈判呢?”张学莨不再和他搞面子工程,直接单刀直入的问。

“这个。只能说竭尽全力吧,我一定不会让日本人得到好处的。”何应钦含糊道。

“呵呵,可是我们打了胜仗啊。难道就不能获得一些利益吗?”张学莨脸上笑意更浓,但他心里已经把南京政府骂死了,果然和自己推断的一样。

“呵呵,我们应当以国家为重。现在不能过度的惹怒日本人吧。”何应钦有所忧虑的说,“如果日本倾尽全力再战,我想副司令也不能轻松抵抗吧。”

“我们军人就应该保家卫国,难道外敌入侵,我们还要后退不成?日本人如果再来,我还是一样会抵抗到底。”张学莨正色道。

“是,副司令说的对。”何应钦尴尬的笑了笑。他也是一个军人,而张学莨似乎话中有话的在告戒他。

“下午,我们将举行胜利阅兵。希望何兄可以赏光。”张学莨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意思了。但他还是要努力一下。

“一定,一定。”何应钦起身相送。

东北军要阅兵了!消息传开以后,整个奉天城沸腾了,居民全部放下手中的工作开始向帅府方向聚集。他们迫切的想为打赢日本人的胜利之师欢呼。前所未有的自豪感让他们忍不住的高呼起口号,“东北军万岁!!少帅万岁!!”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张学莨和何应钦出现在帅府楼上,张学莨微笑着对下面的人群挥了挥手。然后对着扩音器喊道,“我宣布,阅兵现在开始!”

随着少帅话音落下,三名士兵出现在观众面前,黑色的皮大衣衬托出他们那健壮的身材,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举着国民政府的旗帜和东北军的军旗。随后出现的是步兵,手端毛瑟步枪的他们比前面的护旗队要多出几分杀气。那整齐划一的端枪动作让从没见过这种画面的奉天居民热血沸腾。

“呵呵,副司令。上次在南京时,您的部队就是用这一方法把中央军全压倒了。”何应钦感慨道。

“呵呵。”张学莨谦虚的笑了笑。

哒哒哒,骑兵紧跟着步兵出现了,这次作战没能让他们出战让他们感到非常的委屈,所以这次阅兵他们使尽全力要表现的更好一些,只用了五天的时间他们就把队列的配合练到最佳状态。整齐的马队,闪亮的马刀,使他们一出场就得到了震天的欢呼。随后出现的卡车部队把气氛引向了高潮,群众的欢呼声遮盖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后牵引的巨大的火炮让他们更加的兴奋。

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何应钦看见卡车牵引的火炮后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是重炮吧。少帅是从德国购买的吗?”

“呵呵,这是我们兵工厂自己生产的,如果南京方面需要的话可以从我们这订购。”张学莨依然满脸谦虚的说出了让何应钦心跳快爆炸的话。

当天空上飞机飞过时,阅兵也达到了最高潮。当头的第一架以极低的高度掠过帅府上方,如果用望远镜看的话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飞机机尾处有两个红色的狼牙标记。那是这架飞机的驾驶者高铭久在上次空战时的战绩。

“这,这是。”何应钦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单翼飞机,东北军竟然有单翼飞机。这比重型火炮还要让人震惊。

张学莨要的就是这种震撼,这次阅兵除了装甲部队以外,东北军所拥有的所有的新装备他都表现了出来。步兵炮、重型火炮、高射炮、飞机。他要给何应钦一个震惊,让他可以在谈判中硬气一点,也是对日本人的一个警告。他知道日本的谈判人员已经到达了奉天。他要把东北军强悍的武器展示出来,让日本人知想要开战所要面对的后果。











第二十八章 谈判

谈判在奉天城内一个豪华的别墅里进行的。这座别墅是张大帅花费巨资建造的。作为一个封建朝代的人物,张大帅对于奢华的装饰情有独钟。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红木木护墙四周还镶嵌着精致的漆金装饰花纹。窗上悬挂着明黄色天鹅绒布窗帘。地上铺着足足有一寸厚的羊毛地毯,踩上去感觉好像踩在繁茂的草地上一样。靠着两边墙壁是两排闪亮的皮制沙发,上面安放着紫色丝绸靠垫。房间主座是张大帅用最好的紫檀木仿照紫禁城里皇椅打造的。上面铺着一张巨大的白虎皮。当初张大帅和日本人在这里签定了很多条约。张学莨把谈判地点安排在这也有一些侮辱日本人的想法。

“这次事件完全是由东北军方面挑起的,我方只是被迫还击。所以责任应该由中方完全承担。”日本代表发扬了他们优秀的传统,一上来就把事实完全歪曲,“我方要求中方赔偿我方战争赔偿,释放关东军战俘。”

“真的吗?那这些照片你怎么看?”未等何应钦说话,一个身着东北军军装的代表把几张照片甩在谈判桌上。

“这些都是你们伪造的。这是赤裸裸的污蔑!”日本代表看完几张照片,脸色通红的狡辩道。

“那我们要不要把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河本末守中尉叫出来和你对质吗?”东北军代表讥讽道。

“关东军根本就没有这个军官,这个人是你们找来假扮的。”日本代表愤怒的站了起来,“这是你们对大日本帝国武士的侮辱!”

“那你敢不敢拿出关东军的花名册来让我们验证一下。”

“这是帝国的军事机密,岂能让你们随便就看。”

“那不如让战俘营里的士兵来认一下人吧,总不能那些关东军士兵不认识自己的长官吧。”

“就算他是关东军的士兵又能说明什么呢?这可能是他的个人行为。”日本代表发扬了无耻的最高境界。

“那就没有办法谈下去了。”东北军代表起身要走,“那我们就替你们惩罚这些私自行动的士兵。”

“你这是挑衅!你这是战争挑衅!大日本帝国要采取行动来让你们知道你们所犯下的罪行。”

“那就来吧,我们东北军会等待你们的到来。”东北军代表眼冒寒光的盯着日本代表。

“这件事情需要我们做详细的调查。现在大家都不要冲动。”何应钦出来打圆场,“不管怎么说,也是关东军军官私自行动。这一点日方不能否认吧?”

日本代表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不要在这个话题上争论了。日方的赔偿等要求太强人所难。这完全是无理的要求。”何应钦挥手示意日本代表等自己说完,“战俘我们会尽快释放,但东北军要求支付一些东西来作为赎金。”

“大日本帝国的武士都是宝贵人才,如果不付出点赎金就是对他们的侮辱。所以我们也是为日方着想。”东北军代表见日本人要出口反驳,马上开口道。

“恩。”日本代表明知道这是东北军阴谋也只能点了点头,“你们需要多少钱?”

“不要钱。”东北军代表微笑着摇了摇头,“只要南满铁路的控制权和东北一些矿厂的控制权就可以了。”

“什么?!”日本代表露出愤怒的表情,“你们这是狮子大开口。我们绝对不回答应的!这完全是无理的要求!”

“这些都是中国的东西,它们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现在提出要求只是书面形式而已。你们只要用书面上的东西就能赎回关东军的士兵,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东北军站了起来,“你们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说完便对何应钦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岛田君,请息怒。”何应钦连忙安慰着处于爆发边缘的日本代表。看完东北的阅兵以后,他对东北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识。所以才同意东北军派出一个代表来协助谈判。没想到这个军官竟然提出这个要求。看来这个要求就是东北军的低线了。他必须要想办法来完成这个要求,要不他还能不能出东北就是一个问题了。

“何桑!他们这是狂妄的要求。”岛田愤怒的说。

“岛田君,我看这个条件还是可以答应的,你先别生气,先听我说。现在那些东西全在东北军的控制之下,就算你们不答应也没有办法。我想贵国国内不想进行一场战争吧。”何应钦耐心的说,“你们可以把那些工厂以高价再卖给东北方面。这比被他们强行夺取要好的多了。”

“恩。”岛田权衡了一下点头道。

“还有,东北军只是要求东北的矿产,你们在山西的矿产还可以继续开发嘛。”何应钦不安好心的阴了张学莨一把。让日本人继续在北方给张学莨添麻烦就可以减轻一点南方的压力。毕竟阅兵时展现的东北军实力太过惊人了。张学莨也不会想到自己当初为了给何应钦和日本人制造点压力的阅兵竟然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呦唏。”岛田高兴的说道。

经过三天的谈判,双方终于签定了一个和平条约。日方归还南满铁路的控制权和东北矿产的开采权。但保留旅顺军港的占有。中方购买日方的矿厂,释放俘虏的日本士兵,归还被收缴的日本商社。释放被扣押的日本移民。

张学莨还不知道自己被何应钦给阴了。所以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获得这一点利益。毕竟目前日本的实力要比自己雄厚。东北的工业基础还不能支持自己打一场国家战争。而民众对于这个协定也比较满意。这是中国第一次从外人手里获取利益,虽然那些利益本身就是中国的。

但日本军方对这个协定非常的不满,他们认为日本内阁损害了帝国的利益。这个协定直接导致了若槻礼次郎内阁的集体辞职和后来发生的五.一五事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