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来铁血赚分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二十三章 射日(五)

“你说我们这样做行不行啊?”赵林涛担心的说,“少帅让我们部署在鸭绿江的。”

“怎么不行了。”董晓文笑道,“我们要是一字排开布防在鸭绿江边,那还怎么打鬼子,他们集中兵力就能随便穿越我们的防线。不要忘了,侦察员可是报告对方有三万多人啊!”

“所以我们就要引敌深入了!”宋瑞敏可不想在废心思聊天了,直接说道,“日军一定会直扑奉天而去的,而去奉天最近的路线就是集安、通化的铁路沿线。我们就要在这上面动脑筋了。”

“恩,虽然我们有五个师,但要强吃掉三万多人的小鬼子也很困难啊!”王忠道。少帅真是神机妙算,竟然知道日本人有想法而提前命令我们部署在这。

“诱敌深入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一些城镇了?”葛朋辉忧虑的说,“那些百姓怎么办?日本人当初在旅顺可是杀了很多人!!”

“但为了东北更多的百姓,我们不得不这样做!”王忠坚定的道。让这三万人到达奉天的话,那少帅的部署也就全打乱了,那时候东北人民受的苦难将更多。

“不用再争吵了。我们商量一下计划吧。”赵林涛严肃的说,“一些东西是注定要牺牲的,因为牺牲它可以换得更大的利益。”

“哈哈,武田君,我们已经踏入满洲了!”伊藤兴奋的说。这次关东军总部下令朝鲜驻军进攻满洲,这让朝鲜的驻军欣喜异常,伊藤忠二是最先得到消息的。之后他就把消息告诉了好朋友武田。他们俩经过努力终于得到了进军满洲的机会。

“是啊。”武田也高兴的说,“这次我们要把满洲一举攻下,这样我们就是大日本帝国的英雄了!”武田心中充满了无数向往。他仿佛看到自己凯旋而归时,家乡人那高昂的欢呼声。

“大佐阁下,前面就是集安城了!”一个士兵欢快的报告道。

“恩,有没有驻军?”武田谨慎的问道。

“报告,没发现驻军的身影!”士兵回道。

“呦嘻,全军全速前进。”武田眼中闪现出嗜血的光芒。进城以后先杀洗一遍,让帝国的勇士得到鼓励。

“武田君,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往奉天,不能节外生枝。”伊藤看见好朋友的眼神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虽然自己也很想这么干,可是不明的战况让他压制住了心中的欲望。

“嗨!”武田被他一提醒也醒悟过来。

集安城中的守军得到王忠的命令已经后撤了。日军进城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虽然师团长官命令他们快速前进,可是,小鬼子还是抓紧机会床入一些商店抢东西。而他们最想得到的花姑娘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都不见了。

日军在集安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就整装出发奔袭通化了。通化是一个大城,还是一个交通枢纽,从那里可以北上吉林,南下辽宁。以前东北军在这里驻有一个旅的兵力。

当兴奋的武田等人赶到通化城时,想象中的战斗没有发生,城中的部队已经逃跑了。

“八嘎!支那猪,没有军人的荣誉!“武田愤怒的骂道。东北军的不战而逃让他非常的愤怒!

“武田君,不要生气!”伊藤轻笑道,“这种情况再好不过了。这说明东北军一点作战欲望都没有,他们已经怕了。”

精力无处发泄的武田带领部队疯狂的抢砸着,可是东北居民对他们这些行为竟然不为所动,都躲的远远的。但东北居民的退让没有平息他们的怒火,反倒激发了他们那变态的心理,一时间,通化城中枪声大作,不少居民遭到了小鬼子的残杀!

“武田君,我们快点行动吧!”伊藤对武田的行为没有感到什么意外,精神紧张的帝国勇士需要放松。杀支那猪不过是一种游戏罢了。

日军在通化城中肆虐之后心满意足的继续前进了,他们不知道一双双暗处的眼睛已经把他们的兽行记住了,他们双眼充满了怒火,但为了更大的利益,他们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一而再,再而三的空城让日军完全放松下来了,他们认为东北军已经完全被吓破了胆子,连抵抗的信心都没有了。

大川,一个东北并不显眼的小城镇,在东北也许有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可是,九月十九号以后,整个东北都会知道这么一个地方。

马上就要进入辽宁了,也许在那里会遇到抵抗。所以,伊藤下令全军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休息。

“武田,有点不对。为什么城中没有居民呢?”伊藤疑惑的问道。他感觉到一种不好的气息,这是一座空城。不只没有驻军,连居民也没有。

“是啊!”武田也不是一个莽夫,他也是帝国军校的优秀毕业生。

“砰!”一声枪响,接着又响起了几枪。

“敌袭!”伊藤大叫道,“找掩护!进入战斗位置!”

等日军准备好了以后也没看到敌人的影子。最后武田找到了枪声的来源,一队士兵在城墙上看见逃跑的百姓,就开枪了。

“八嘎!”武田怒骂着狠狠的扇了开枪的士兵。

“嗨!”士兵不敢有任何反抗,连忙低头认错。

“武田君,不要生气了。”伊藤知道是士兵开枪射击逃跑的居民时,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原来城镇里的居民都逃跑了。这就是这座空城的原因了。

“全军休息半小时!”伊藤大声的命令道。然后拉着武田找地方去吃饭去。四处都是的食物显示着城镇里的居民逃的很匆忙,可能是他们接到我们到来的消息了吧。

吃完饭的日军开始找地方休息,当人经过运动后再吃饭,吃完饭后就会感觉浑身没力气。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现在的日军就是这样,他们经过一早上的急行军,现在吃饱了以后就感觉到了疲惫。放眼望去,整个城镇到处都是躺倒的日军士兵。

“队长,我们选的这个目标行吗?”副手疑惑的问道。

“嘘!”李满仓示意他不要说话。在跟德国教官学习完以后,他才知道,原来狙击还要考虑很多东西。就像现在做的一样,他瞄准的是城镇中最豪华的一座酒楼。这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狙击点。一个人的心理意识往往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一个人要吃饭的话,往往会下意识的找符合自己等级的地方。所以,这个酒楼将会出现一些高级将领。

果然,两个军官出现在酒楼前,李满仓快速的选定了一个目标,他只有一次狙杀的机会,他选择了一个似乎很能说善道的。

“砰!”














第二十三章 射日(五)

“武田君,不要在意这些小问题。”伊藤宽慰道,“就算开枪也不会暴露的。我们附近根本就没有敌人!”

“恩。”武田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刚才开枪的是他的士兵,这让他很没面子。

“砰!”又是一声枪声,武田这次根本没有在意,依然走着说,“伊藤君,马上就要进入辽宁了,我们是继续合兵前进呢,还是分开进攻,我的意见是分开进攻,我们有三万优秀的帝国勇士,完全没有必要集合在一起,在满洲的土地上,没有部队能跟我们抗衡。伊藤君你说呢?”

武田说完等伊藤的回答,当他转过脸来时,就看见好朋友现在已经脑袋开花的躺在地上,后面的几个军官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

“嗖。。轰!!”当武田想要喊出什么的时候,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一时间,整个小镇都被炮火所掩盖,榴弹炮,加农炮,迫击炮。不管什么炮弹,只要是陆军能有的炮弹都在这个小镇里爆炸。

呼啸的炮弹好象一个拆房专家一样瞬间就把小镇的建筑物全部拆毁。漫天飞舞的烟尘让外边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小镇里面的情况。火药,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在这里诠释了它出生的意义。虽然是白天,但炸弹所迸发出来的火光依然是那么鲜艳。

“呵呵,漂亮吧。”赵林涛一脸欣赏的看着爆炸的炮弹,“比过小时侯过年玩的烟花漂亮多了。”这次集合了五个师的炮兵,这可是比一个加强炮兵团还要多的火炮啊。虽然没有口径超过150毫米以上的重炮,但数量可以弥补这一点小小的缺憾。

“是啊。”董晓文也感慨的说道。自己主动放弃那些城市为的就是这个时刻。沿途没有任何的抵抗让本就骄傲的小鬼子飞上天了。而小鬼子也很配合,他们把所有的部队都集中在这个狭小的城镇里,麻痹大意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派出搜索队。现在自己射程最近的迫击炮都能肆无忌惮的向他们发射炮弹。

“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我估计他们现在的心情应该不好。”宋瑞敏幸灾乐祸道。

不好!非常的不好,现在的武田已经彻底的疯狂了。猛烈的炮击让正在休息的日军损失惨重,不,应该不是惨重了,是灭绝性的。慌乱的士兵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那横飞的炮弹。爆炸声夹杂着哭喊声、呻吟声,这声音深深的刺痛了武田的耳膜。他感觉自己现在正在地狱中。爆炸、火光、鲜血。这一切都是地狱才有的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炮击停止了。武田颤抖着站立起来,耳边全是轰鸣声。他强忍着自己内心的颤抖,大声的喊道,“部队集合!”正是他这个错误的命令,让他的部队彻底的坠落到地狱的深渊。

在炮击中残余的日军机械的行使最高长官下达的命令,他们从各自隐藏的地方走出来。寻找自己的集合地。

当日军勉强集合起来的时候,炮弹的呼啸声又一次在他们头顶响起。

“完了”这是武田自己最后的想法。一发炮弹准确的在他身边爆炸。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就把他的身体撕裂。

“哈哈!”赵林涛肆无忌惮的欢笑着。他不知道日本人是不是真的在炮击停止的时候出来,不过间歇性炮击比长时间炮击产生的杀伤力更大可是德国教官一直强调的。

持续一小时的炮击让火炮的炮管也微微发红了。而炮兵已经热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当炮击结束时,炮兵已经全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该我们上场了。”王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19日,中午。关东军

“中佐阁下!”一个通讯员慌张的说,“第二师团发来电报请求战术指导!”

“什么?!”石原莞尔惊讶的说,“什么情况,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整个早上,部队一点回音都没有,这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按照自己的计划,他们应该在早上就应该汇报胜利的消息。现在第二师团请求战术指导的电报似乎验证了他心里的忧虑。

“其他部队有没有电报?”石原莞尔问道,“还有朝鲜驻军有没有电报?”

“朝鲜驻军发来电报说他们已经派遣两个旅团前来支援。”通讯员检查了一下说,“是早上五点的电报,您已经看过了。”

“哦!”石原莞尔稍微有点安心,只要支援部队能够到达,那么他们的计划就能继续下去。现在东北只有十万部队而且还分散在各地,只要把部队集结就能逐个击破。虽然现在和自己计划有些出入,但自己还是有信心能把满洲划归帝国。就算不行也能霸占一个省。

“石原君!”土肥慌张的说,“昨晚执行计划的小队没有归队!而且也联络不上!”

“什么?!”石原莞尔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大川。

东北军几乎没受到抵抗就抵达了被炸平了的大川城,放眼望去,整个城镇已经成为一堆砖瓦。那一个个巨大的弹坑边流淌着的鲜血已经积起了一个个的小血坑,把凄惨的战场衬托得更为惨不忍睹。

“噢….”一些士兵已经被眼前的景象给恶心的吐出来了。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内脏到处都是,简直就是一些书里描写的修罗地狱。

“打扫战场。”王忠强压住心中的恶心,艰难的下命令道。看到身边的战士都不愿意上前,微微发怒道,“怎么了,这点东西就把你们给吓住了?!你们应该感到高兴,这是在你们敌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在你们身上!”说完便强忍着恶心,以身作则的走入这片修罗场。

慢慢的,士兵也习惯了目前的画面,毕竟他们都是经历过战火洗礼的战士,对死亡已经没什么畏惧了,不习惯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罢了。

“师座!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一个士兵从一堆东西中翻出一面旗子。

联队旗!王忠一眼就认出了士兵手里拿着的正是日本军队的战旗。据说日本人对战旗非常重视,如果部队没有希望突围的话,最先焚烧的不是机密文件,而是战旗。“快点找找,应该不只这一个旗子!”




第二十四章 射日(六)

“少帅。前方来电。已歼灭朝鲜援军!”王秘书高兴的读着电报。太好了。又打了一个大胜仗。

“好,好,太好了。”张学莨兴奋的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样以来,东北就剩下一个关东军司令部了。自己能把日本人在东北的势力全部驱除出去。借这个借口还可以把北方所有的日本人也驱逐了。

张学莨思索的走动着,“电令傅作仪,立刻驱逐日本在山西所有商社。”

19日,上午。张学莨发表通电,日本人借故发起战争。东北军劝解无效,现在决心对日一战。接着,张学莨发电通告东北诸军:“士兵们,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或许有一天东北人会变的畏缩懦弱,卖友求荣,抛弃亲情。但决不是今天!或许有一天东北会被侵占,东北人沦落为亡国奴。但决不是今天!

今天,我们誓死奋战!我以军人的荣誉命令你们抗敌!东北军的勇士们!!”

“汉卿!”张学莨一回到家里就见一个人影向自己扑来。“我好担心你,昨天一晚上又是轻声又是炮声的。吓死我了。”

“呵呵,没事的。”张学莨安慰的拍着她的肩膀。转眼一看,于凤至和温瑞玉也面带担忧的看着他。可能是羞愧,所以没有像赵四小姐这么大胆的直扑过来。张学莨向她们示意自己很好。

过了一会,赵四小姐也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太大胆了,满脸羞红的从张学莨身上下来了。

“汉卿,是日本人吗?”于凤致知道的事情最多。所以直接开口问道。两女也好奇的看着张学莨。

“是啊。”张学莨没有想隐瞒什么。

“那该怎么办?”于凤至很着急的问道。她长时间在帅府生活,耳听目染的也知道日本人的厉害。

“这些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张学莨坚定的说。这次自己要国仇家恨一起报。

随着张学莨一纸通电,全国哗然。各地报纸纷纷转载。一时间,东北成了中国人最关注的地方。

江西,南昌。

“校长!张学莨发表通电了!”戴立还是那副苦瓜脸,没有任何的情绪表现。

“发表什么通电?”蒋介炻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剿灭赤匪。

“对日宣战!”

“什么?!”蒋介炻一下跳了起来,快步走到戴立面前,抓过他手中的电报,“怎么会这样!”这个张学莨怎么在这个时候搞出这些事情来?他不是要剿灭西北军吗?怎么有实力和胆量跟日本人对抗呢。

现在正是自己剿灭赤匪的紧要关头,他不帮助自己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要和日本开战。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攘外必先安内。现在赤匪还没剿灭,怎么有能力去对抗日本呢。张学莨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思。他想做什么。他这样做肯定有所图谋。要不他也不会牺牲自己的部队来对抗日本人,他到底想要什么?

“校长?”戴立见蒋介炻拿着电报在那里发呆,轻声的叫道。

“哦。你先下去吧。”蒋介炻回过神来,“把辞修和应钦叫过来。”

“校长!”陈成厌恶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何应钦。

“委员长。”何应钦直接无视陈成的眼神。

“你们知道消息了吧。说说你们的看法。”蒋介炻疲惫的按摩着自己的光头。他现在真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

“校长,”陈成想了一下抢先说,“应该是日本人挑起争端。张学莨应该没有那么大的信心去挑战日本人。而且现在他的部队都在关内。东北只有十万多部队分驻在东北三省。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兵力去挑衅日本人。”

蒋介炻点了点头,似乎也同意他的意见。然后转头看着何应钦,“应钦,你有什么看法?”

“委员长,我看我们根本就无须担心,放着张学莨和日本打去吧。反正消耗的是他的实力。”何应钦深得蒋介炻的真传。

“可是,对日作战是国家大事,如果我们不表示的哈,这会让有些人找到攻击的借口。”蒋介炻心有所滤,现在广州那边还一直不放弃的要赶自己下台,这次的事情要处理不好的话。自己的地位真的难保。

“委员长,我看张学莨也不会铁心和日本人打下去的。我们可以申请国际调停。”何应钦对这种和稀泥的事情最在行了,“能拖一时是一时。”

“辞修,你有什么看法也说出来。”蒋介炻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陈成。

“校长,我觉得还是支援东北军比较好,这样我们还能获的老百姓的支持。”陈成骨子里还是一个正统的军人,对于日本人也没有丝毫的好感。

“老百姓支持有什么用?”蒋介炻教诲般的对二人说,“他们再多也没军队顶用。打,说的轻松,我们现在的中央军才这么点人能打吗。那可是日本人。我平时就说过了,不要轻起战端,可是这个张汉卿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听进脑子里去!现在给我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那我们就电令张学莨停止抵抗,然后向国联请求调停?”何应钦试探的建议道。

“废话,说了说去还是这个建议!”陈成在心里不满的嘀咕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蒋介炻慢慢的走动着,“现在马上电令张学莨,让东北军马上放弃争斗,如遭遇日本人可以暂时后退。”

“是!”

关东军。

“什么,你再说一遍?”石原满脸震惊的喊道。

“嗨,张学莨刚才发表通电,要和大日本帝国开战。”通讯员战战兢兢的说。

石原挥手让士兵下去,然后一个人陷入沉思中,没想到东北军真的抵抗了,而且还这么顽强,现在张学莨发表战争宣言。这就是对帝国宣战啊,这可是自己以前所没有想到的。

“石原君,现在怎么办?”闻讯赶到的土肥紧张的问道。现在就指望这个被誉为东北军大脑的人了。

“不用慌张。”石原强装镇静,“中国人没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和日本开战。”说到这,石原恍然大悟,是啊,张学莨一个地方军阀是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开战的,他应该只是吓唬一下好争取政府的帮助。现在东北没有那么多军队,他这样是想拖延时间,对,一定是这样。

“土肥君,我现在要向司令报告消息,你先回去,我稍后去找你。”石原着急的要和司令报告一下自己的想法。扔下话就急忙了跑走了。

本庄繁一见石原就劈头盖脸的一阵痛骂,现在的额情况完全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国内的内阁正在裁减军队,这次让他们抓到这么一个借口,恐怕自己将会成为陆军的罪人。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只能拼尽全力把东北军打倒。所以他采纳石原的建议,派出飞机搜索侦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