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来铁血赚分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是!”几人认真的回答道。

“好了,散会。”张学莨安排完部署就要走了。

“少帅,我们是不是要打小日本?”赵林涛总是做这一群人的出头鸟。

“你怕了吗?”张学莨回头问道。

“不怕!”这次是几人一起回答道。

陕西。

“军长,你说少帅这是什么意思?”张自中迷惑的问,“他难道不怕我们真的招集旧部独立出去?”

“怎么独立出去?”孙良诚苦笑道,“下级军官现在已经把士兵的心都笼络过去了,尤其是他们那些个政工参谋,一个个的把士兵说的都围着他们团团转。我们怎么独立出去?”张学莨对于裁减后的西北军下了很大的工夫,把前期在东北军里表现出色的政工参谋全部都调到西北军里。而且还把西北军的军饷提高到和东北军一样的等级。现在这些士兵是死心塌地的跟着张学莨的。这也是张学莨为什么敢把西北军的这些能打仗的高级将领保留的原因。

“恩,是啊。”张自中感慨的说,“新军装、新武器、新军饷,一切都是新的。我们现在已经不是西北军了。而是东北第四集团军了。”

“恩,我们现在也只能跟着少帅了。”孙良诚真挚的说,“只要他能给陕西人民带来好日子,我们跟着他也无所谓。”

“恩。”张自中点头道,“不过,他要我们做出这些假象,他想迷惑谁?冯司令?南京政府?还是?”

“我们不要在这里猜测了,你赶紧把少帅的命令传达下去吧。”孙良诚疲惫的说,“最好把这事情通知那些将领,省的不知内情的人最后再闹出笑话。”

接下来的几天里,西北军那些旧将们都接到了少帅的密令,开始行动起来。一时间,陕西谣言满天飞,各种说法层出不穷,不过最基本的信息就是西北军旧将不满张学莨,他们要领兵反叛。为了配合陕西造势,张学莨命令东北军的三个师和山西的东北第三集团军一部向陕西方面移动。

南京。

“校长,北方急电。”陈成悄声说,“西北军有异动,张学莨已经调十万东北军入关了。”

“哦?”蒋介炻本来苦着的脸终于有了点笑容,“这个张汉卿,我让调兵帮我剿灭赤匪,他竟然拒绝。我看他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总统。”

本来就没有,是你把北方的财政大权都交给他的。他现在还尊你的命令干什么。陈成心里暗暗的想到。

“辞修,你看这个事情是真是假?”蒋介炻怀疑道,“不会是他耍的什么花枪吧?他是不是想借这个借口来拒绝出兵剿匪?”

“校长,我想应该是真的。”陈成仔细推敲完,说,“根据线报说,原西北军的将领已经多次聚会,而且,一些部队也开始了集中调动。张学莨也把东北军的部队向陕西方向调动了。”

“好,让他们打吧,打的越大越好。”蒋介炻高兴的说。前两次的剿匪都失败了,这让他很是恼火。现在终于有点高兴的事情了。

“校长!”门口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

“雨农,过来说。”蒋介炻高兴招招手。

陈成见到这个恶贯满盈的军统头头,也不由的厌恶的向旁边站了站。

“校长。西北军这些将领由宋哲元领头的。据消息说,宋前段时间得到冯的密信,然后就开始联络其旧部,西北军的将领得到消息后就主动和宋联络,现在宋已经把其旧部调到郑州附近,属下猜测他是想逼迫其他的将领就范。”戴立面无表情的念着情报,“不过,张学莨已经作出的部署,估计爆发战争的话也只在陕西一省。”

“恩,好了,继续侦察。”蒋介炻满意的点了点头。



第十九章 射日

“石原君,谍报人员传来消息说陕西正在酿造军变。”坂垣征四郎高兴的说,“东北军入关平乱的情报是真实的。”

“石原君,我们开始计划吧。”土肥异常兴奋的说。

“镇静,我们要再观察一下。”石原莞尔表情严肃的说,“我们要逼迫内阁同意战争就要一战而胜,最少要占领东北一个省!”

“嗨!”二人受教的喊道。

“内阁现在不停的压缩我们的军费。我们再不行动的话就会让内阁把我们陆军的荣誉全部毁掉。”石原莞尔很是煽情的说,“我们这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未来。”

日本国内的情况促使他们不得不采取行动。1921年日本的军费为七亿三千万日元,1930年则裁减到五亿日元以下,裁减额达40%。可是大规模裁军却引起了军人们的强烈不满。自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一直奉行军事优先的原则,培养了大批职业军人。对于职业军人来说,除了军事以外他们没有其他特长,裁军等于砸他们的饭碗。此外,裁军以前职业军人是社会上最受尊敬的人,军队是最光荣的职业。但裁军开始后,职业军人一下变成社会上多余的人,最好的学生不再报考军事院校,一些饭店甚至拒绝穿军服者进入。裁军给职业军人们带来的失落感和焦躁感是可想而知的。

陕西。

“少帅,我们这样做为的什么?”孙良诚很疑惑的看着张学莨。而他身边的张自中也露出同样的眼神。

张学莨看着他们,觉得该是告诉他们自己计划的时候了,可是,不告诉也不行了。日本人现在还没什么行动,自己必须再给他们一点刺激。

“两位将军,你们认为军人的定义是什么吗?”张学莨问道。

“保家卫国!”两人不知道少帅问这个有什么用意。

“对!就是保家卫国!可是,你们看我们现在还像什么军人。各国列强在华都有租界,日本人占领着东北无数矿产!我们这群军人却在这里打内仗!”张学莨越说越激动,“我们对的起军人的荣誉吗?!”

两人被张学莨激昂的话语说的很是羞愧。是啊,我们还算是一个军人吗?

“所以,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们应该正视我们军人的职责,保家卫国。驱除外敌!”张学莨狠狠的握了一下拳,“你们问我为了什么,我这样做就是为了把小鬼子从东北驱除出去!”

“少帅!请您下令!”张自中激动的说,自己投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驱除外敌。现在张学莨一番话把他心底的希望给激起来了。

“对!请少帅下令!”孙良诚虽然不知道张学莨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能打鬼子就行了!

“好,你们就这样行动。”张学莨拉过二人把自己的消息告诉他们。

1931年8月15日。宋哲元在郑州宣布讨伐张学莨,接着,原西北军将领就集体附电。宣布恢复西北军番号。

一时间,中原大地硝烟又起。

南京。

“校长,宋哲元发电讨伐张学莨了。”戴立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上报给蒋介炻。

“好,让他们打吧。”蒋介炻高兴的说,“雨农,你安排人去给宋哲元运送一批军备。我要西北军好好的跟东北军打一场。

“是!”戴立干脆的应答。

8月17号,蒋介炻发电,号召两方放弃武力争斗,一起坐下来和平谈判。

关东军。

“太好了!”石原莞尔拍手大叫道,“实在是太好了!天佑日本,真是天佑日本啊!”

“那我们是不是开始行动?”坂垣征四郎询问道。

“是,开始行动!”石原莞尔高兴的说,“行动代号满洲。”

“嗨!”坂垣征四郎兴奋的喊道。

历史,永远有着其突然性和必然性。小蝴蝶的翅膀煽动的再厉害也不能改变一些事情。何况是有人蓄意要历史回到它的轨道。

9月18日晚。日本关东军虎石台独立守备队接到东北军参谋处的代号为满洲的行动命令。接着第2营第3连离开原驻地虎石台兵营,沿南满铁路向南行进。

22时20分左右,一个小分队在奉天北面约7.5公里处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

“停止前进!”河本末守中尉示意队伍停止前进,“就在这里吧!”

“嗨!”两个士兵抱着炸药开始埋设。

“柳条,人你带了吗?”河本末守回头问道。

“中尉,三个人够吗?”柳条小心的回答道。这三个人是他们在行军中从一个猎户村庄掠来的。

“恩!”河本末守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中尉,炸弹埋设完毕。”工兵回报道。

“把人搬过去,准备引爆。”河本末守吩咐道,“准备向参谋部报告。”

“轰!”爆炸声在宁静的夜晚响起。

“正式开始满洲行动!”石原莞尔接到报告后兴奋的下令说。

奉天。

“少帅,南满铁路爆炸了。”一个士兵急忙报告道。

“问特勤小组拍到照片了吗?”张学莨连忙问道。

“拍了,但是天色太晚,恐怕效果不好。”士兵回答道。

“没关系,通知特勤小组,立即行动,把掠劫猎户的士兵杀了,留一个带头的就行。”张学莨大声的说,“立刻发电,射日行动开始!电告东北军全体将领,遭遇攻击立刻还击,不用上报!”

北大营。

“团座,少帅电令,部队遭遇任何攻击不用上报,立刻还击!”通讯员急声把正在休息的团长叫醒。

“什么?”王以哲迷惑的问道,“什么攻击?我们在奉天哪来的攻击?”

“不知道,少帅电令就是这个。”通讯员无奈的说。

“立刻吹集合号!”王以哲果断的命令道。

号声把正在沉睡的士兵惊醒了,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紧急集合也练习了很多次。所以士兵们没有一丝怨言,立刻穿衣起来收拾自己的装备。

当士兵集合完毕时候,就听见大营外响起了枪声。

“团座!有鬼子从南北方面夹攻来了。”哨兵气喘吁吁的说。

“团座,怎么办?”参谋听到日本人来了,拿不定主意的问道。

“怎么办?!”王以哲大声的喊道,“灭他狗日的!!!”




第二十章 射日

“王铁汉!!”王以哲大声的喊道。

“到!”王铁汉激动的站出来。

“你部立刻出发,包抄日军后部,不能让这群兔崽子跑掉一个。”王以哲命令道。

“是….”王铁汉心中失望极了。本以为自己能打头阵的。现在去包抄,还能包抄到什么。

“剩余部队马上进入战斗位置!”王以哲卷起了自己的衣袖,恶恶狠狠的说,“不要让这群兔崽子跑了!”现在的日本人虽然还有做出那些罪大恶极的事情,但平时在东北也没做过什么好事!

进攻北大营的日本军队人数不多,可以说是很少。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过度自信了。如果拿两年前的东北军来说,他们可能在军事训练和装备上占到优势,但现在的东北不管军事训练还是装备都稳胜他们一筹。

时间太少了,等他们到达北大营门口时,小鬼子已经冲过来了,根本没有给他们进入战壕的时间。

看见中国军队出来,疯狂的日本鬼子嚎叫着端着枪就冲了上来。

“兄弟们,上刺刀!!”王以哲把身上的军服脱了下来,一个是因为心情激动,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不想让鬼子知道谁是最高指挥官。

士兵们本来见到日本鬼子向自己冲来,心里是有些恐惧的,毕竟日本鬼子在东北已经积威太久了。可是见到自己的团长这么洒脱,心里的血性也被激发出来了,把装上刺刀的步枪握的更紧。

“杀啊!!”王以哲发出心中的怒吼!!

“杀!!”士兵们也跟随着大喊道。

进攻的日本鬼子被东北这么一喊,气势不由的一顿。气势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它可以给对方造成心理的恐惧。口号是一种增加气势的办法,统一的口号可以让士兵的气势更加强烈。

两边的人就这样嚎叫着拼斗在一起,人类研制出来的步枪就让他们当成了冷兵器来使用。

血!鲜红的血液。不管是哪方的鲜血都深深刺激了双方的士兵。他们现在已经彻底的杀红眼了。忘记了平时的训练技巧,全凭自己的身体本能行动。

他娘的,等我包抄过去,小鬼子早就让杀干净了。我才不去包抄呢。王铁汉想了一会就做出了决定,他带领三营的士兵从西边出来,就直接沿着大营边缘冲到了大营门口。

“兄弟们!杀啊!”当王铁汉赶到大营门口时就看见正在激战的双方,心中那狂野的血性也被鲜血的画面给激发出来了。

“杀啊!!”后面的东北军士兵也发出怒吼。

人都是有恐惧的,但一个合格的士兵就是要激发自己的血性来压倒心中的恐惧。日本鬼子也不是没有情绪的东西,当看到东北军的援军冲上来时,他们也恐惧了。但他们平时的训练让他们迅速压下心中的恐惧,慢慢的后退结成一个刺猬阵。

兴奋的东北军士兵也发现对方的这种变化,一个人单打根本就不是对手。

“列队!”王以哲挥了挥还在流血的手臂。

接着东北军就迅速的围成一个大圈,把剩余的结阵的日本鬼子围在中间。

“勇者!!”

“杀!!”

“无畏!!”

“杀!!”

东北军士兵随着长官的号子,一步一杀的向小鬼子走去。口号就像重锤一样,一下,一下,轰击着小鬼子的心灵。

当东北军走到他们面前时,小鬼子的手心已经充满了汗水。

双人配合,多人掩护是张学莨根据后世经验研究出来专破鬼子刺猬阵的刺杀方法。

现在的日本士兵不是后世占领三省以后信心疯狂膨胀的小鬼子,当他们发现东北军进退之间就把他们为以自豪的刺猬阵攻破时,他们也怕了。

“团座,共击毙日军四百六十二人,俘虏三十八人。”士兵大声的报告。

“我们的伤亡呢?”王以哲包扎着手臂问道。

“阵亡两百六十人。伤一百四十人。”

嘶,王以哲倒吸了一口冷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场仗打的实在是太窝囊了。小鬼子的战斗力还真是顽强啊。

北大营战斗打响的时候,奉天也迎来来了他们的客人。

“少帅,一支不明部队正在接近。估计还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士兵报告道。

张学莨现在正在苦思,现在他是能把小日本赶出去,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日本应该不会真的发动战争,他们想打,也要等到国内紧急动员以后才能打,这是最少一年,多则四五年的事情,自己该怎么办。自己难道要无所事事的等日本人准备好了以后再来侵略中国吗?可是自己就是一个地方军阀,怎么也不可能代替南京政府。未来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士兵轻轻的捅醒了正在沉思的少帅,“有部队正在接近奉天!”

“哦!”张学莨狠狠的甩了甩头,把那些杂乱的思想都抛开,现在他要完成自己的已定计划,“命近卫师迅速出击!”

“对了,还有。”张学莨叫住士兵,“电令三省各军,立刻进入战争状态!!”

关东军。

“司令,东北军方炸毁了南满铁路。部队已经展开反击行动了。”石原莞尔报告说。

“八嘎!石原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本庄繁怒斥道。

“嗨!”石原立正道,“属下所做一切全都是为了帝国的利益。”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本庄也不想过度的斥责他,他是帝国军校的优秀毕业生,是青壮派的领袖人物。如果翻脸的话,自己也不一定能占到好处。从二四年开始,下克上似乎成了日本陆军的传统。

“你有什么计划吗?”本庄繁询问道,“你既然策划发动袭击,就应该有后续计划。”

“嗨”石原把自己书写作战命令地给他。

你还真有准备啊!你还把我这个司令放在眼里吗?!本庄繁强压住自己的怒火,“就按照计划下令吧!”

“嗨!”

凌晨一点,关东军司令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辽阳的第2师主力增援对奉天的进攻,独立守备队第3营进攻营口,第4营进攻凤凰城、安东,第2师第3旅主力、骑兵第2团、独立守备第1营分别进攻长春宽城子、二道沟、南岭。







第二十一章 射日(三)

“师座,你看我们部署在这行吗?”刘四明心慌的问道。

“可以。”刘羿飞心里很是郁闷,自己手下的几个团长都升官了,新来的军官又傻又闷的。虽然他们也很优秀,但和以前的几个团长相比还是多了几分约束。也许经过一场战争后,他们也就能放开了。刘羿飞喜欢那种不拘小节的人。军人嘛,本身就要豪爽,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人,应该是兄弟!

刘羿飞微微发怔的看着前面漆黑的大路,按照少帅的意思,现在来的是日本人。小鬼子啊!很久以前就想跟他们打一仗了。现在终于如愿了。想到这,刘羿飞身体不由的兴奋的发抖起来。

“师座!”新团长又过来了。

“什么事?”刘羿飞一看到他就不由的想起自己以前的爱将,语气也不由的有点冰冷。

“我想,我们是不是装备新配发的刺刀。”刘四明心里忐忑的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师座,每次和他说话,他的声音都是冰冷的。

“哈哈!四明!你终于开窍了!”刘羿飞开心的大笑道,“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新配发的刺刀是一种像锥子一样的东西,当初士兵们对这种刺刀的杀伤力都很疑惑,结果少帅找来一头猪,一刀刺下去,鲜血很快就流了出来,没一分钟,那头猪就死了。

“师座,真是日本人!”刘四明吃惊的看着直奔奉天而来的鬼子。

“我看到了!”刘羿飞兴奋的掏出自己的驳壳枪,本来,团营以上的军官都是配发鲁格手枪的。可刘羿飞嫌那个手枪用的不顺手就把枪扔到箱子里了。

“砰!”一个哨兵开枪示警,然后从哨岗走出来,大喊道,“这里是军事警戒地区,你们是什么人?”

“操!!”钱五怒骂了一声,“那是哪个班的士兵?!缺心眼了?!”钱五不知道,那个哨兵是奉天警备处的士兵,今天值班。他根本没接到张学莨的命令。

果然,对面回应的是一颗子弹。接着日本士兵就开始散开,排成散兵线向前搜索前进。

“打!!”刘羿飞见士兵已经暴露,马上下令开火。

呼啸的子弹瞬间就把走在前面的小鬼子的生命带走了,枪声一响,日本兵马上就卧倒在地上,朝有火光的地方开枪还击。

“身体趴低!!”钱五看见几个士兵由于身体过高被射杀后连忙大声的喊道。

曹小毛趴在那仔细的寻找着目标,由于是黑天,所以军服很难看清,曹小毛在搜索了几次后就放弃了狙杀军官目标,转移目标去射杀那些机枪手。

“突击给给!!”日本军官见自己的部队被压制的一步都不能前进,愤怒的吼叫道。接着趴在地上的鬼子兵就站起来疯狂的突击。

“火力散射!!”连长命令道,“注意目标,火力散射!!”

刘羿飞见前面的士兵打的火热,忍不住的就想亲自到前线去。他想亲手杀鬼子。

“师座!”参谋长一眼就看出刘羿飞的目的,“你是最高指挥官。你应该留在这里指挥全局!而不是去前线战斗!”

干,你还真是罗嗦,老子去一下前线怎么了,就这么点鬼子,你还想让我怎么指挥啊。刘羿飞生气的坐了下来。

日本人见对面火力太强,自己强攻不能取胜。便招集士兵组织人肉炸弹,集中兵力向一个方向猛攻。

一连阵地猛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子弹的呼啸声不停的在头上响起。手榴弹不停的在阵地前爆炸。

一连的伤亡变大了。连长张朋着急的对通讯员说,“请求团部火力支援!!”然后他又顺着战壕边走边大声的喊道,“兄弟们!!我们是钢铁连!我们是东北军中第一个被命名的连队!这是我们的荣耀,这是我们连的一百八十二名士兵用自己的鲜血筑就的荣耀,今天,我们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告诉小鬼子,什么才是真正的钢铁连!!”

连长的话激励了本就兴奋的士兵,他们是钢铁连!他们是面对数倍敌人还能坚守两天而没丢弃阵地的钢铁连!

小鬼子被一连死死的钉在阵地前,接着,呼啸的炮火淹没了一连前的土地,鬼子在炮火的打击下开始疯狂的冲锋,可是,他们面对的是以防守而闻名全军的钢铁连!不管他们采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攻破一连防守的阵地。

“师座!二团发来电报,他们已经进入包抄位置!”通讯员大声喊道。

“下令全军突击!”刘羿飞郁闷的命令道。对一个军人最残酷的事情就是手里有枪但不能发射!

张朋接到命令后兴奋的命令全连反击。被小鬼子压着打,这让他心里很恼火。现在终于能报仇了,“兄弟们!跟我冲啊!!为了钢铁连的荣誉!!”

“为了荣誉!!”士兵们狂吼着冲出了战壕。

小日本的抵抗很快就瓦解了,当他们围成刺猬大阵的时候,他们以为东北军会上前和他们拼刺刀。没想到刘羿飞亲自抓起机枪向他们扫射!一时间,小鬼子最自豪的刺猬阵就成了马蜂窝。

“师座,你说小鬼子为什么会围成那个大阵来等我们上去啊?”刘四明非常疑惑的问道。

“呵呵,这是他们在日俄战争时期总结出来的。”刘羿飞轻笑道,“步枪发射子弹的速度慢,冲到跟前就要进行白刃战,当初机枪很少,所以他们这种阵法就成了克敌制胜的法宝。”

“哦。”刘四明明白道。这鬼子真是傻,我们这么多机枪还会跟他拼刺刀吗?还是师座说的对啊,拿机枪突突他们不更省事嘛。

“嗖”

“轰!”

“敌袭!快找隐蔽!!”

就在近卫师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呼啸的炮弹落在了他们的身边。剧烈的爆炸把一些正在高兴的收拾战理品的士兵炸飞起来。

“操!!侦察连长呢,老子要毙了他!!”刘羿飞双眼发红的看着在地上哀号的士兵,“快找隐蔽!!”



第二十二章 射日(四)

刘羿飞枪毙不了他的侦察连长,因为他的侦察连长在第一次炮击中就牺牲了。也许是因为侦察连长认为日本人不可能再增援了,也许他想看看小鬼子死了以后是什么样的。反正他在全师发起进攻的时候也跟着命令部队进攻,他忘了自己是侦察部队。就因为他的这个疏忽,让数百名东北军士兵跟着他一起被日军的炮火所埋葬!

刘羿飞现在心里已经悔恨死了。要是自己能克制住自己,严格的要求部队做好侦察就能避免现在情况!这也是自己的失误。

“师座,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参谋长猛然叫道,“现在需要你指挥!”

是啊,自己想自责也要打完这场仗以后再去向少帅请罪。刘羿飞狠狠的砸了一下地面,“各部赶紧退到第二道防线,受伤的士兵能带走就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先放弃。”刘羿飞咬着牙说出最后的命令,“炮兵观察员测量对方位置,通知炮营,火力压制!!”

炮兵观察员刚要测量着弹点时,对方的火炮就停了。这让他很无奈,也很恼怒,这样就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实行还击。

这时,通话机里传来微弱的声音,“012呼叫001,012呼叫001!”

通讯员连忙抓起话筒,“012,这里是001。听到请回话!”

“请求对红一区施行火力覆盖!”

“加一百码,三群密集射击!加一百码,三群密集射击!再减两百码,向左一百密位!重复,加一百码,三群密集射击!再减两百码,向左一百密位!日军在空旷地,实施有效射击!完毕!”

“营长!那里是我们的前沿阵地!”观测员惊讶的喊道。那里还有东北军的士兵啊!

“知道!”营长心里也在挣扎,现在开火的话,肯定能把日军重创。可是,那里还有受伤的东北军士兵,如果开炮的话,那些士兵可能会被炸死。

“012呼叫001!为了东北!向我开炮!!”通话机传来坚定的声音。

“开炮!!”营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鲜血已经流出来了。

正在残杀受伤士兵的日军没想到东北军的炮火这么精确的打在自己这,一时间,他们感受到比刚才炮击东北军时更加猛烈了炮火。

“向少帅发电。我部正面出现大量日军,据分析应该是师团主力。请求部队策应包抄!”刘羿飞红着眼睛说道。他要报仇,他要让对面的小鬼子一个也跑不了。

奉天。

“少帅,抚顺遭受到日军攻击,驻守部队警告无效已经还击。”

“营口遭受攻击!”

“丹东遭受攻击!”

听到通讯员不断报告的受攻击情况。闻讯赶来的刘尚海,张作相两人都深深的感到心惊,日本人不是在挑衅,而是发动战争了!

张学莨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故意让各地发电报告情况就是要用事实告诉两人,日本人不是来玩的,他们是真的要占领东北的!

“少帅,近卫师报告,他们与一支部队正在交战,根据推测,他们是一支日军师团主力!”通讯员失声道。乖乖,一个师团啊,那可是有一万多人的主力啊。

“一个师团?!”张、刘二人惊讶道。然后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忧虑。日军拿出一个师团来进攻奉天,那么他们的意图就再明显不过。

“现在您看到了吧。日军根本就不是在挑起争端来谋取更大的利益。他们是要占领东北!”张学莨朗声道,“他们这是发动战争!!”

“少帅快采取行动吧。”张作相沉思道。事到如今,东北已经没有办法了。不反抗就要灭亡!

“对!就算讨说法也要先打完再说。如果我们被占领了,还怎么去讨说法。”刘尚海同意道。

“命令,二师九团、十团。支援近卫师,受刘羿飞师长指挥。”张学莨命令道,“一定要把敌人消灭掉!”

经过一夜激战,拂晓时刻,近卫师和配合部队把进犯的日军的残部包围在奉天南的苏家屯。

清晨,长春。

“参谋长!城外六十里处发现日军。”六师师长胡斌报告说,“请指示。”

“来来,胡师长,不要紧张嘛。”熙洽一脸轻松的说,“我平日待你如何?”

胡斌不知道他在搞什么,老实的答到,“参谋长对属下很照顾,属下很感激您!”

听到他的回答,熙洽开心的笑了笑,“现在司令不在吉林。我们没有他的命令是不能随便行动的。”

“可是,我们接到少帅的命令要严加戒备,遭遇攻击立刻还击啊!”胡斌感觉到不对了。这个老狐狸好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是啊,胡斌,你要明白,少帅是让我们遭受攻击才还击,可现在日本人并没有攻击啊。”熙洽强辩道,“再说,日本人在东北不是有军事自主嘛。现在他们可能是演习。我们不能惹出事端来。”

操,你个王八蛋,原来是想投敌!胡斌心里怒骂道,可是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参谋长,那您说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啊。”熙洽装做思考道,“我们开城门让日军进来,这样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借口来生事了。”

操,城都让给人家了,人家还生什么事端啊!胡斌心里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老瘪三按在地上痛打一顿。

“怎么样。我们这也是因地制宜嘛” 熙洽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在犹豫,“我们不起事端,少帅知道后也会表扬我们的。”

“参谋长,你知道,我要是这样说的话,兄弟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不如你去下命令吧。”胡斌建议道。

“好吧!”熙洽笑了笑。他认为以自己的威望一定能让手下的士兵服从命令的。这样以来,吉林主席就是自己的。搞不好日本人还会扶持自己当新的东北王。

胡斌陪从熙洽一起到六师驻地。一进门,胡斌就给门口的卫兵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把门关上。

熙洽毫不知情的走到主席台上,吩咐胡斌招集士兵。等士兵出来以后,他刚想说话,站在他身后的胡斌就一下把他按倒在地上,“卫兵,把他给绑了。”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绑参谋长这件事情不是闹着玩的。他们以为胡斌要叛变,所以警惕的看着他。

“操!这王八蛋想投降日本人,你们把他绑了!”胡斌恼怒道。这些士兵现在最相信的人就是少帅了。自己想反也反不了啊。

“兄弟们!”胡斌大声的问道,“我们是什么人。”

“东北军!”士兵毫不犹豫的喊道。

“我们的责任是什么?”

“保家卫国!”

“日本人要是来打我们该怎么办?”

“杀!”

“现在,这个人。”胡斌指着被绑上的熙洽说,“这个人要投靠日本人,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办?”

“打死他!”

“现在我命令你们服从少帅命令,拿起枪,准备迎敌!”胡斌不打算让士兵打死他,这个叛徒应该交给少帅处理。

日本部队看到城门大开的长春城后都放松的笑了。他们认为是对方的主官已经害怕了。他们放松的走进长春城。可是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和笑脸。而是愤怒的子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