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武装党卫队第5维京师与切尔卡瑟战役

二战东线战场之“切尔卡瑟钢铁口袋”战役地点位于今乌克兰共和国首府 250公里之遥的切尔卡瑟州一带,位于今乌克兰共和国中部;1944年1月,东部战线上的苏军开始逐渐扭转战局,将不久前还势不可挡的德军打得节节败退,其战略主动权形势好转,但自开战已来,苏德交战双方阵亡和失踪的总人数超过数百万,在物质上苏联的后备力量已接近枯竭,对苏联而言,在德后备力量充分发挥效能之前,一定要利用现有形势和兵力优势置德于死地,而1944年初东线南翼的切而卡瑟地区的形势恰好为苏军提供了这样的机会。1944年1月,时值乌克兰冬春之交,雨雪不断,道路泥泞翻浆,不适合大部队作战,但苏联人却偏偏选定切尔卡瑟一带这个全年气温最低的时候进攻,在他们看来,恶劣的气候恰恰是突袭成功的保证。

苏军集结了乌克兰第一、第二方面军,以及苏近卫集团军约15万人,调集,坦克,自行火炮570辆(门)向扼守于切尔卡瑟一带的德军约7万人发起进攻(兵力对决是2:1),将包括党卫军5SS维京师在内的7万德军团团包围在切尔卡瑟地区,就在被困当晚五时,“元首”希特勒从蔡茨勒打来的电话中得知德军被围,他认为这是奇耻大辱,他严令切尔卡瑟德军固守待援,同时命令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曼斯坦因组织精锐装甲部队解围,里应外合歼灭围困切尔卡瑟的苏军(其实能够解围就已经是上帝保佑了,里应外合歼灭围困切尔卡瑟的苏军绝非可能)。解围的任务交给胡伯中将的第3装甲军团下属的国防军第1、16、17装甲师和党卫军「希特勒卫队装甲师」(这是曼斯坦因手中的王牌部队)。

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曼斯坦因一面命令胡伯中将不惜一切代价突破苏军重围,一面恳求希特勒允许切尔卡瑟德军撤退;胡伯的第3装甲军果然不负众望,成功地在苏军防线上打开一条通道,直达切尔卡瑟南面的列斯扬卡,双方相距不到10千米!眼看德军就将突出合围,面对着德军猛烈的抵抗,千钧系于一发之际,苏军卡涅夫大将的近卫5集团军其坦20、29军及233旅火速赶到列斯扬卡,苏德双方在这个本来名不见经传列斯扬卡展开了残酷血战!在彼此都付出了沉重代价后,苏军最终还是将德军阻止在了格尼洛伊提基河。

到2月10日,所有被围德军在苏军进攻的压力下已龟缩到一个宽约十几公里、长约二十公里的,并处于苏军火炮的射程内的地域内,苏军开始敦促被围的德军投降,并保证人身安全给予人道待遇云云。

其后几天,德军又进行了几次新的突围尝试,均未能成功,等到此时德军统帅部的将军们已经明白在乌克兰的切尔卡瑟突破苏军包围已无可能;2月15日,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曼施坦因无奈地电告被围部队:救援部队力量以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

凄风苦雨中的被围德军心情极为沮丧,自被围以来,他们在上级鼓励电报的激励下,拒绝了苏军的劝降,浴血奋战直至弹尽援绝,被压缩在饱受苏军火力覆盖的一小块地域内,而曼施坦因元帅的这封电报无异于雪上加霜!!但是,被困德军官兵仍誓要作困兽之斗!!!

2月16日夜?暴风雪,能见度仅10--20米,被困德军丢弃了所有火炮、辎重,烧毁文件,含泪放弃了数千余名重伤员,集合起所有能拿枪的人(司令部人员也编成了战斗群),包围圈中唯一的装甲部队 - 5SS维京师担当起了突围时的“装甲矛头”,在夜幕的掩护下以5SS“维京”师为先头组成两个纵队企图悄悄向列斯扬卡方向突围,但很快就被苏军发现,在照明弹照射下,苏军坦克和夜航轰炸机向德军纵队猛烈开火,“骄傲的维京尖刀捅开了缺口,五万五千名德军在暴风雪之夜力冲苏军重围;卡涅夫大将在德军的突围方向摆了五道阻击线,前两道是步兵,第三道是炮兵,第四、五道分别是坦克和骑兵。德军突破苏军前三道防线时仅遭遇微弱抵抗,都以为已经安全脱险,个个朝天鸣枪,欢呼雀跃,2月16日早上6点,埋伏多时的苏军坦克和骑兵冲进防备松懈的德军队伍,开始了一场大屠杀。T34坦克排成密集的队形,根本不用开火,直接向德军队伍碾压过去,而骑兵跟在后面,追逐消灭逃散的德军士兵,“苏联坦克象海浪一样扫过车队,将卡车撞翻,从拖车和马车上碾压过去,象压碎一个个火柴盒,士兵和马匹都碾为肉泥。紧跟其后的苏军骑兵又冲上来猛砍猛杀,甚至连投降德军举起的双手也被劈掉,而当幸存的德军密密麻麻地拥到苏军阵地前时又被机枪成排扫倒。。。。突围的德军冲上格尼洛伊提基河高地开始了残酷的白刃、肉搏。。。。被围德军终于再2月17日中午时分冲到了格尼洛伊提基河;此时党卫军5SS维京师的官兵可能是唯一仍有战斗力的部队,维京师日尔曼尼亚团士兵用手雷炸毁了数辆苏军坦克,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才暂时狙止了苏军的凶猛屠杀,可是德军的恶梦依然没有结束,残余的部队被水流湍急的格尼洛伊提基河挡住去路,而河对岸还有苏军好几辆T-34坦克和数十挺机枪火力封锁向慌不择路的德军官兵倾泻弹雨~~~“面前没有桥,也没有船;而身后和两侧,是源源不断涌来的苏军集群。。。”

在格尼洛伊提基河里丧生的德军达数千人之多,在丢弃了全部重装备后,最后活着逃出合围圈的德军大约有3万4千人,其中包括维京师官兵4千5百人,维京师瓦罗尼恩旅2千官兵仅632人幸存下来,旅长阵亡,遗体被士兵们裹在雨衣里扛了出来,切尔卡瑟地区成为一个巨大的尸体及钢铁的坟场,突围的5万余名德军官兵中有一万多人遗尸荒野,其中包括被围德军最高指挥官施特默尔曼上将,共有数百辆辆苏德坦克的残骸和几万具尸体永远留在了那里。


借《白桦林》中的一段歌词如下: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祥,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