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1930的春节到来了,张学莨放下关内的琐事,专门回到东北和家人一起渡过这个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从新的年的第一天开始就有许多好事让张学莨兴奋不已。

新年的第一天,张学莨就被夫人拉倒了客厅,说有一个高兴的事情要让他看。不管张学莨怎么问,于凤至都不说出喜事到底是什么。

早上八点,赵四小姐的到来把张学莨的所有猜测都给打消了。

“绮霞。你怎么来了?”张学莨开心的问道。

“哼,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来啊?”赵四小姐装做生气的嗔道。

“没有!没,我只是纳闷。”张学莨口不择言的说道,“我没想到你过年过来,那个凤至怎么让你来?”

“哼,我就是你想的那样吗?我就那么善妒吗?”这边的于凤至不愿意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学靓已经明白夫人的心思,他干脆不解释了,连忙握住夫人的双手,说“凤至,谢谢你!”

“好了,别在这肉麻了!”于凤至脸色微红的挣开张学莨的双手,“我还要和新妹妹的茶呢。”

张学莨就这样高兴的看着赵四小姐恭敬的给于凤至端了一杯新妾茶。于凤至喝完茶以后惭愧的说:“妹妹,你不要怪我装这个大姐,只是礼法在这,我也没什么办法。我知道你是新派的女人,希望你不要怪姐姐。”

赵四小姐听完她的话,连忙摆手道:“姐姐,我很高兴,这也是我必须要做的。”

于凤至转脸对着张学莨说:“我妹妹已经敬过茶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妹妹进门啊?”

当然是马上了,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的那个二奶现在还在天津孤单着呢,自己不能厚此薄彼。接着尴尬的笑了笑,“我会尽快安排的。”

于凤至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想的什么,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可不能帮你了。”说完就拉着赵四小姐到内间去聊天了。留下张学莨一个人在那里抓耳挠腮的想办法。

“汉卿,你在想什么呢?”

“还不是在想怎么让夫人接受你。”张学莨还在思考问题,听到耳边情人的问话,下意识的答到,接着满脸惊喜的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瑞玉!你怎么也来了!”

“呦,这是什么话啊,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温瑞玉调皮的说道,“你这个花心人不找我,我还不能找姐姐说话吗?”

“姐姐?”张学莨欣喜的说,“凤至也同意了?”

“当然了,你以为我对自己姐妹会厚此薄彼吗?”于凤至轻笑着拉着赵四小姐从内间走了出来,“这个惊喜大吗?”

“大!太大了。”张学莨兴奋的点头道。

“那好,过年了,让你高兴一下。不过,我们姐妹已经商量好了,如果你再往家带别的女人的话。哼哼..”于凤至拉着二女说。

“一定!一定!”张学莨连忙点头答应道。

“一定什么啊?一定给我们带姐妹回来?”温瑞玉忍不住调笑道。

“不是,不是..”张学莨连忙摆手道。

“不是?!你是想再带好几个回来是吧。”赵四小姐也凑热闹的说。

张学莨发现她们是要造反了,这还得了。看来不振夫纲是不行了,接着他一脸坏笑的伸出恶魔大手,“你们是翻天了,今天要是不让你们知道为夫的厉害,你们就不会遵守张家的家法了。”说完就用自己的恶魔之抓抓向三人,抓手..抓屁股..抓胸……

“汉卿…别这样,让孩子看到不好。”

“嘿嘿..我刚才已经让他们出门玩去了…….”

张学莨这几天每天都挂着高兴的笑容,夫人这个惊喜让他感觉如在云端。每天走路都是轻飘飘的。不仅是精神高兴,身体也得到了奖励。目前的情况距离他伟大的大被同眠的梦想已经不远了。哈哈….

“少帅,陈厂长来了。”王秘书被张学莨脸上的淫笑给笑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哦,那就快让他进来。”张学莨擦了擦流出的口水。

“少帅,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样子印制了,你看一下是不是符合标准。”陈寿亭拿着一块布样说。

“寿亭,你真是个天才!”张学莨拿着手上的布样激动的说,“小六子,我们都叫小六子。看来小六子是天才才叫的啊。”张学莨大言不惭的自吹了起来。

陈寿亭被少帅夸奖的脸色红了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的。”

张学莨高兴的说,“你不用自歉,这么好的迷彩,就算是德国专家也没你印制的好。你真是我们中国印染界的第一人。”

张学莨让他按照今天样品回去印制迷彩,过段时间,东北军就能穿上真正的军用迷彩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张学莨巡视了自己下属的军工产业。由于美国已经开始经济大萧条,所以,周涛飞招募的技工和科学人员已经到达东北开始工作了。张学莨把东北生产的大量的廉价的轻工业及农业产品通过周涛飞的超级市场来销售,现在的周涛飞已经成了美国华人里的第一人。而名面上的总裁伊雅格现在已经成为各个财团的座上贵宾。相信在未来的几年里周涛飞可以招到更多的技工和科研人员。

巡视完自己的军工产业,结果真的让张学莨很高兴。

首先,单翼飞机已经通过各项测验,开始定型生产。而切那个被张学莨当神仙供着的那位还设计出了一种新型的轰炸机,当他向张学莨介绍新型的轰炸机可以直线俯冲投弹,而且会发出尖啸声的时候,张学莨就兴奋的把新型飞机命名为:斯图卡!

第二,东北的另一位神仙也已经通过了临床检验,正式的开始生产青霉素了。

第三,东北的第一支装甲师建立起来了。现在已经开始秘密的进行战斗演练。

第四,东北汽车厂经过美国技工的改造,生产量开始大规模提升,现在能月产卡车、吉普车等三百辆。

还有其他的一些部门也有了很多喜人的成果。

1931年2月22日,张学莨就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同时迎娶了两位新娘。婚礼上,日本使者送来了大量的贺礼,但张学莨知道他们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福祸相依,上半年的好事连连是否就预见了下半年的恶变?!

————————————————————————————————————————————————————

下章开始打鬼子!!!!

还有,编辑告诉我,想签约有两个办法:一让少帅加入GCD。二和GCD合作!还有,战争结束后,少帅不能留在中国!!!兄弟们给个意见吧。



第十六章 引蛇行动

张学莨为了马上就要发生的战争开始做准备。他现在减少粮食的出售,全部囤积起来。加快了高射炮和飞机的生产。不过还好,由于美国现在正正在经济危机,所以张学莨购买了大量廉价的医药和军事物资。还有大量的石油。

对于张学莨这么大量的囤积物资,刘尚海等人都表现出不解,但张学莨不能说是为了马上就要发生的战争,他解释说这些东西是为了德国采买的。

中原大战以后,蒋介炻对与东北军这么强悍的战斗力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在得知东北现在已经能仿制毛瑟98K以后,立刻决定从东北这大量购买步枪。张学莨当然不会要他那几年后变的废纸一样的法币。所以张学莨以德国方面的要求为借口,让蒋介炻以大量的矿产来换武器。

北方的整顿还在继续,毕竟几个军阀在北方经营的很长的时间。还有大战中溃败的一些散兵游勇。这些人集合起来就占山为王成了土匪。对于这些人,张学莨是下死命令要求剿灭的。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成为小鬼子的伪军呢。这些伪军作恶不比鬼子少!

对于山西,张学莨花了很大的精力来整顿,因为这里不仅有煤炭,还有聚集了中国大量财富的晋商。对于傅作仪,他能力在以后是明摆着的事,所以张学莨也很放心把山西交给他来打理。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张学莨没傻到把所有的权利都给他,财政和军队的补给都是由东北一手操控的。

张学莨所做的这一切,除了物资囤积保密以外,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公开的。他就是想让小鬼子有所行动。不让他们提前发动行动,难道等他们准备好了再打不成?

由于张学莨调拨了大量的物资来支援战争波及的地区,所以大规模的逃难没有再次发生。历史上中国因为中原大战而饿死数百万人的结果也没有出现。刚开始时,有一些地方官员贪污赈灾物资,张学莨在得知这个情况以后,亲自带人把这些贪污百姓救命粮食的官员全部抓捕,然后召开审判大会,公开枪毙这些已经没有丝毫人性的贪官。事后张学莨马上成立隶属于司令部的检察组来监督各个地方的赈灾。

山西。

“少帅,前面就是矿区了。”一个山西官员指引着说,“不过大多数都是日本人在这里开设的矿厂。您看,前边那个就是。”

随着官员的手指,张学莨看见了一个巨大的矿厂,一个样式很古朴的大门,边上挂了一个写着伊藤株式会社的牌子。门口站了两个看着就很凶狠的大汉。

“走,我们过去看看去。”张学莨对着身后的人说,“你们都先回去,留下卫兵就行了。”

官员见张学莨吩咐,也不多勉强就赶紧回去了。现在虽然还不到夏天,但在太阳底下晒的也很不舒服。

“什么人?!”门口一个人用比较客气的语气询问着。因为他看站在前边的少帅穿的像一个很有钱的人。

“我进去看看。”张学莨说。

“你什么人就进去看看?你有什么证明吗?“大汉问道。一般的商人是不会来这的。日本人在这挖的煤炭都是直接运回国内的。

“为什么要证明?这是中国人的地方,我想进就能进去。”张学莨皱着眉头说。

“我们这是日本人的地方,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了的。”大汉听到张学莨语气不善,大怒道。

“这是在中国人的土地上!不是TMD日本人的地盘!”张学莨现在也不想再好好的跟这两个人说话了。

“我看你他娘的是活腻了!想撒野也不看清地方。你再不滚,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日本人的地方。”大汉撸了撸袖子说。

“你们两个还是中国人吗?对小鬼子这么恭敬,欺负中国人就这么厉害?”张学莨尽量压住心头的怒火。

“操,谁让你不是日本人呢,你要是日本人我就对你恭敬。”大汉轻笑道。

“干什么的?”门口的吵闹引来了一个日本鬼子过来。

“太君,他们是来捣乱的。”大汉指着张学莨一群人说。

“支那猪,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日本鬼子轻藐的说。

“听见没,快滚,再不滚老子就让你们这群猪罗见识点厉害。”大汉见日本鬼子在,态度更加凶恶。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就是山西的大官见了日本鬼子也要低三下四的。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两个人时间长了也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中国人。

“我操你大爷!!”张学莨觉得自己如果能再忍下去的话,自己就不能再当一个中国人了。本来他来矿区就是想挑起点事端的。骂完就狠狠的一脚踹在小日本的身上。至于那两个看门的,就留给身后的卫兵吧。毕竟小角色要留给陪角来打。

小日本显然没想到一个中国人敢打他,所以他听到张学莨骂他,就想让门卫去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没想到张学莨骂完就动手了,直接被张学莨一脚踹倒在地上。

“操你M!”张学莨想起了后世沈阳两万球迷围骂小鬼子时候的国骂。当时竟然有人发贴说球迷有辱国体!!真TMD扯淡!

矿厂内的日本看护全傻眼了,他们不敢相信中国人竟然敢在日本商社门口殴打日本人。等到地上日本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时才惊醒,然后拔出到冲了过来。

“少帅,怎么办?”卫兵问道。

“怎么办?给我灭了他们!!”张学莨怒吼道。

卫兵马上掏出身上的驳壳枪。一枪一个把冲过来的日本看护全放倒了。一时间,世界清净了。

之后,张学莨看见了他穿越以来最惨的画面,一群瘦的皮包骨头的矿工,正在用力的拉着身后的矿车。还有更多的人在没有一点安全措施的井下施工。后世的黑煤矿跟这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上帝了。日本人在中国挖走的每一吨煤矿里面就有几个中国人的鲜血。

小日本,只要开战,我第一个灭的就是你们的株式会社!张学莨心里暗暗的发狠道。

山西一个株式会社被灭,这让日本人很是气愤,他们严令山西主席傅作仪二十四小时内抓到凶手,要不然他们就采取行动。

“让他娘的自己行动去吧。”傅作仪在通知张学莨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第十七章 引蛇行动(二)

现在东北军在关外还有二十万军队,这样会让日本人感觉到难以胜利而不采取行动。所以张学莨以中原地区盗匪横行的借口要调十万东北军入关镇压。

“少帅,我们真的要入关?”一个将领冒失的问道。

“是的。你们先行入关,全部驻扎在河北。”张学莨肯定的对着三个师长说,“不用军事隐蔽。”

“是!”将领虽然很不解,但也坚决的服从命令。

夜晚的奉天变的安静而宁和。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各自的夜生活。张学莨管理东北的这两年让东北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奉天夜晚的灯火辉煌映照在东北居民那幸福的脸上。

酒吧,由于美国人的到来而兴盛了起来,劳作一天的美国人都喜欢来这里喝一杯。而且很多豪门商富的子弟也喜欢来这。

一个年轻的军官走了进来,人们纷纷转头看着他肩膀上的军衔。准将!这可算是高级将领中的一员。军官在人们羡慕的眼光中走到吧台,“来杯啤酒。”

酒保麻利的把一杯满满的啤酒推到军官的面前,“您请慢用。”

军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用寻找的目标的眼光扫了四周一圈。附近几个富家女纷纷用眼神挑逗着这个军官。如果能和这个军官结下良缘,她们就能进入到东北的上层圈子了。

军官的眼神定在酒吧角落的一个女人身上,女人像是等人一样,在那里独自坐者,酒吧暗淡的灯光让女人身上更显出一种神秘的气息。女人似乎感觉到军官在看着她,转过脸来对军官笑了一下。天哪!太漂亮。柔和的脸形,高挺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闪动着灵动的眼神。迷人的微笑,即诱人又不失庄重。军官没有耽搁,立刻端着酒杯走到女人旁边。

“一个人吗?我能坐下吗?”军官努力的把自己表现成温温而雅的样子。

“坐吧。”女人用很随意的口气说。仿佛对身外的事物都不放在心上。

“有心事吗?能和我聊聊吗?”军官搭讪道。

“呵呵,我是一个日本人。”女人显的很落寞的样子,“一个被日本人收养的中国人。”

“哦?那又怎么了。”军官听到她是日本人,微微的露出一点防备的感觉。

“呵呵,怎么了?我感觉很不好。”女人似乎感觉到军官的防备,“每个人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这让我很难受。虽然我有日本国籍,但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不想让人拿看待外人的眼光来看我。”

“恩,确实很难受。”军官似乎明白了女人孤独的坐在这的心情,“有日本国籍根本就没什么,只要你把自己当成中国人,那么别人就会接受你。”

“那你接受我了吗?”女人有询问的眼神看着军官。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军官笑了笑。

“是啊。”女人也笑了起来。女人在最后走的时候告诉军官,她叫川岛芳子。

那晚,两人聊了很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军官只要休息就会跑到酒吧找女人聊天,而女人每次对他的到来都表现的高兴异常。

渐渐的,军官似乎对女人放开了心扉,他们谈论的话题从日常生活,开始慢慢的转变的军事方面来。军官像炫耀一样对女人说着自己军队各种东西。而女人每次都会对他表现出崇敬的目光。女人的这种目光让军官感到很舒服,所以他又把更多的事情说出来。

终于,军官要离开了。

“璧辉,我要走了。”军官很伤感的叫着女人的中国名字。

“呵呵,我们下周不就再见面了嘛,干嘛这么感伤啊?”女人微笑道。

“不是的。”军官落寞的摇了摇头,“我们要出征了。去关内。”

“为什么啊?”女人用很惊讶的口气问道。

“少帅命令我们六个师入关。”军官显的很无奈的说,“表面上说是剿匪,其实是去平叛的。少帅接到密报说西北军最近有异动。”

“哦,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希望你能平安归来吧。”女人安慰着说,“也许你们会很快就回来呢。”

“不会的,西北军这次得到东北大量的军备,他们的实力很强。”军官感伤的说,“恐怕没有一年的时间是不能完成任务了。”

“不要考虑这么多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女人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呵呵,是啊。”军官自嘲的笑了笑,“我是一个军人,我的职责就是打仗。”

“旗开得胜!”女人祝福道。

“旗开得胜!”

****************************************************************************************************

关东军。

“大佐,这是红女最新的密报。”一个军官拿着电报说。

“哦?拿过来。”大佐接过电报看看了说,“很好,你去叫土肥参谋过来。”

“石原均,你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土肥询问道。

“土肥君,你看看这个。”石原莞尔把手里的情报递给他。

“哦?东北军要入关?情报可靠吗?”土肥疑惑道。

“绝对可靠,红女接触的军官是前段时间出尽风头的东北五虎之一。”石原莞尔轻藐的说。

“我们应该要慎重行事,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未来。”土肥慎重的说,“我们马上派人去陕西,看看一看西北军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异动。”

“恩,我的意思也是如此。”石原莞尔说,“我们这次秘密行动能成功的话,我们就是大日本帝国的功臣。”

土肥也露出狂热的目光,“我们一定会成为大日本帝国的功臣!”

“坂垣君的地图绘制的怎么样了?”石原莞尔询问道。

“马上就要完成了。”土肥高兴的说,“他制定了满蒙地区作战的攻防战略。”

“哈哈,我们马上就将见证陆军最伟大战略的诞生了。”石原莞尔兴奋的说。


第十八章 引蛇行动(三)

“怎么样?和美女独处的滋味怎么样啊?”葛朋辉调笑道,“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啊?”

“去去去!一边待着去。”赵林涛郁闷的说,“能看不能动,这种任务我再也不接了!”前段时间,张学莨把他们几个找去,说有一个任务要他们其中一个去完成。赵林涛一听是美男计,就赶紧自告奋勇的要求去执行任务。没想到那个女间谍真的很漂亮,身上有种贵族气质。他估计,要是再相处几天的话,自己的魂真的会被勾去。

“哈哈,你小子不会真的把机密告诉她了吧!”董晓文半真半假的说。

“滚!老子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吗?”赵林涛恼怒的说,“少帅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讲的就是保密条例。我再混也不能把这个给忘了。”

“说的好!”张学莨鼓掌道。

“少帅!”几个人见少帅进来连忙起立。

“都坐下!”张学莨挥了挥手说,“我来是给你们说下达一个作战任务。”

“少帅,要打南京了吗?”赵林涛兴奋的问道。因为目前东北军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南京政府了。而且,经过中原大战,东北军的将领都对中央军的战斗能力呲之以鼻。

“我们是中国人,我不希望再打内战!”张学莨严肃的说,“任何内战都不打!明白吗?!”

几个人被张学莨严厉的目光扫到,又立正道,“是!”

“坐下吧。”

几个人都坐到沙盘两边。张学莨指着沙盘说,“现在是七月,我希望你们带领自己的部队隐蔽行军到这!”

“少帅,我们去鸭绿江?”赵林涛疑惑的问了下。

“对,鸭绿江!你们一定要注意隐蔽,不要求你们快速行军,只要能在八月之前到达这就行。”

“是!”几个人答应道。

“万事以隐蔽为前提。”张学莨想了一下说,“行军路上要避开城镇,尽量夜间行军。如果遇到人,就随军带着。绝对不能走漏消息。你们到达目的地以后等参谋部的命令。命令口号是射日,一旦接到命令,你们就自行把军队布防在鸭绿江附近,任何组织都不能以任何借口来穿过你们的防线。记住!是任何军队或组织!”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