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军事战略互信有待建立

【侨报12月5日社论】在小鹰号被拒访港风波的阴影下,第九次美中防务磋商在华府落幕了。值得庆幸的是,在今年下半年多项美中军事交流计划未能如期实施的不利背景下,防务磋商如期、及时举行,不仅止住了两军关系继续下滑的势头,而且为两军加强交往展示了新的前景。


归纳起来,此次防务磋商取得的与两军关系直接相关的成果有:一,缓和了小鹰号风波引发的不利气氛,双方都愿意本着朝前看的态度,让这个事件成为过去;二,商讨美中军事热线的技术安排,争取在2008年早些时候开通;三,拟定明年两军交流的“路线图”,双方表示愿意深化机制化交流,并探讨其它合作的可能性;四,导弹防御首入议题,双方就在不远的将来展开核战略对话达成共识。


这四大成果中,核战略对话的意义最为重大而深远。五角大楼发言人惠特曼在磋商结束后特别提到,美国战略司令部与中国二炮展开了专家级的商谈,这是一个很好的、很值得的讨论,为将来两国就核政策、核战略、核项目进行对话作准备。


如果问什么兵种在美中两军交往中最封闭、最神秘,战略导弹部队无疑首当其冲。对美国而言,中国军力发展最令其担忧的部分恐怕就是中国的战略导弹,特别是洲际导弹。这种忧虑在五角大楼“2002年核战略态势报告”、“2004年四年防御报告”和近几年的“中国军力发展报告”中都有体现。美国宣称中国大陆部署了900多枚针对台湾的导弹,并以此作为两岸军力失衡的最重要证据,和对台出售反导系统的重要理由。而中国个别军官提出“超限战”和中国洲际导弹有能力攻击美国本土的个人观点,令美国对中国发展洲际导弹的意图忧心忡忡,以致中国军方高层不得不再三向美方重申“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没有改变”。


对中国而言,美国大力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令其怀疑这是否主要针对中国,尤其是美国将TMD扩展到包括台湾在内的亚太地区,并且有意与台湾合作开发反导系统,这让中国感到不安和不满。尽管美国再三解释,而且可以用朝鲜发射导弹做挡箭牌,但其战略意图仍然令中国担忧不已。


在这种背景下,虽然美方热切邀请中国二炮司令员靖志远访美,但消息从去年传到今年,却始终是听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中国国防部外办主任钱利华以靖志远日程安排紧张为由推脱,但靖志远有时间访问保加利亚,何以没时间访问更重要的美国?说到底还是因为气氛不对,特别是在当前美国决定对台出售反导系统的时候,靖志远访美很难有什么实质性成果。


因此,尽早开展美中核战略对话,对于增强两军乃至两国的战略互信至关重要,其意义将不亚于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和美中战略对话。


美中在核战略上的互不信任,只是美中军事战略缺乏互信的缩影,归根结底还是美中安全战略互信没有建立的体现。这就难怪两国经常需要提防对方,不少美国人把中国崛起当作是挑战美国的“最大威胁”,不少中国人则把美国的任何批评都视作“别有用心”。这种安全战略疑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存在。


现在有一句流行于两国军界和学界的话:“美中军事关系是美中关系的晴雨表”。军事关系是美中关系最脆弱、最敏感的组成部分;两国关系趋于稳定时,两军关系好转需要滞后一段时间;两国关系有任何风吹草动,两军关系恶化却马上就会表现出来。从美中建交后美中军事交往的历史印证了这个规律。


理解了这个定律,就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对小鹰号被拒感到迷惑和不解。小鹰号被拒只是面子问题,而对台军售和会见达赖,涉及台湾、西藏等中国核心利益的关切点。好在这场风波已经过去,双方应当向前着眼:如何加强两军战略互信?


中国军方不讳言两军关系发展滞后于两国关系,表现在两军人员往来的机制化交流多,实质性交流少。中方将之归咎于台湾问题、美国法律限制和缺乏战略互信。三大障碍的根本是缺乏战略互信,而建立战略互信需要日积月累的漫长艰巨过程。


不管是象征性沟通,还是实质性交往,只要有益于建立美中军事战略互信,都值得大力提倡。眼下可以推动的是建立军事热线,明年1月美军太平洋司令基廷访华,2月份国防政策协调对话,以及酝酿中的美中核战略对话。


长远来看,美中军事战略互信的建立有赖于中国真正成为全球安全体系的“利益相关者”,这不仅需要中国坚持和平发展,也需要美国真正把中国视作维护全球共同安全的合作伙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