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中原大战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九章 战火兄弟连

九月的夜晚依然热气滔天,没事的人都早早的洗洗睡了。路上除了时有时无的传来几声蟋蟀的叫声。忽然,一大队人急急忙忙的跑步前进着,为这个酷热的夜晚增加了一些活跃的气氛。

“大家加油跑啊!我们是少帅的前卫部队,如果我们完成不了少帅制定的计划,我们还怎么面对东北军的兄弟。我们现在就是和敌人比赛,和时间比赛。谁先到达晋城,谁就先掌握了这场战争的主导权!”一个军官在那里大声的鼓舞着已经跑的气喘吁吁的士兵。“我们来唱首歌!狼烟起,预备唱!”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嘹亮的歌声惊起了树林里沉睡的鸟儿,无数的小鸟在歌声中飞舞。

“这样不行啊!还是太慢了。”王忠皱着眉头说,“我们离晋城实在是有点远了!”

“还不是你,想玩大的,结果把少帅的计划都忘了。”宋瑞敏轻笑一声。

“为什么是我?当初你也同意了!”王忠辩解道。

这一支急行的部队是刚在大同附近全歼晋军的王忠部,可是他们只想着去歼灭晋军却忘了少帅的命令是消灭敌人,拿下晋城。来截断晋军退回山西的道路。虽然他们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也被少帅狠狠的训了顿。

“这样不行!”王忠想着说,“我们这样的速度肯定赶不上晋军。得想个办法。”

“汽车!”宋瑞敏提醒道,“我们有汽车,可以运输一个加强连的士兵。”

“对啊!”王忠大喜道,“通讯兵,叫周连长来。”

周连长本名叫周明,今年二十七岁,东北军校第一批毕业生。周明快步走到王忠面前敬礼道,“师座!有什么指示?”

“周连长,现在我命令你立刻集合部队,一会全部登车。你们的任务就是赶在晋军之前拿下晋城,并坚守住,直到我们大部队到达。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枪排加强火力!”

“是!”周明干脆的道。

“大明,现在晋城里有也就只有一个营的兵力。但你们会面对很多回撤的部队。你们一定要完成任务!”王忠鼓励道。

“请师座放心,除非我们连全部阵亡,否则我们不会后退一步!”周明大声的表露着自己的决心。

“扯蛋!我要你们即要守住晋城也要留住自己的性命!如果不行的话,我就把任务交给二连!”王忠微怒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周明坚决的说。

轰鸣的汽车载着师部侦察一连向晋城方向急驰。

“连长,我们也能坐汽车了。”曹小毛高兴的说,由于他一枪击毙了联军副司令,王忠奖励给他一把狙击枪,现在他已经是一个狙击手了。

“土包子!”大牛讥讽道。现在的大牛很是不平,那是他的狙击枪,那个副司令应该是他的。

“你!大牛你才是土包子,你看你的手都在不停的抖,你可是狙击手,你的手这么抖还怎么开枪啊!”曹小毛还击道。

“你….”

“好了。”周明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争吵,“小毛你也别太高兴了。取得这点成绩就能骄傲吗?大牛,你也别不满,虽然是你的聚集枪,但当时是你的话你也不一定能狙杀他!”

两个人被连长一通数落,都羞愧的坐在那里不出声了。

一时间除了汽车的轰鸣声,整个连队都没有任何的声音。他们知道将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他们要抓紧所有的时间来休息,让自己可以达到最佳状态。

汽车在离晋城五公里的地方停住了。

“下车!”周连长在汽车停住的那一刹那就睁开的双眼。一个翻身从车上跳了下来,“立刻集合!”

没有杂乱,没有吵闹,两百多人的队伍快速的在他面前集合。

“立正!”周明扫了一眼大家,“现在我们在执行一个艰难的任务,但这个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接着抬着手腕看着手表说,“对表!现在是五点十五分,大家休息五分钟,五点二十我们出发!”

五点二十分,在九月的北方已经可以看见太阳的升起。草地上,一群士兵正三两两的走动着。乍看之下,他们显得很散乱,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看似散乱的队伍之间有着一种隐秘的联系。

突然,走在前面的两个人之中的一个人蹲立着高举右手。队伍接着便全部停了下来。

“什么情况?”周明快速跑到搜索士兵身边。

“连长你看!”搜索兵指着右边说。

周明拿起望远镜,就看见远方有一个类似碉堡的建筑。上面还有人影闪动。周明放下望远镜,对后面的部队做了个隐蔽休息的手势。

“小猫,你觉得碉堡里有多少人?”周明向身边的士兵问道。

“感觉应该不会超过十个人。”小猫猜测道。

“恩。”周明点头道,“你需要几个人才能把碉堡拔掉?”

“四个。”小猫很有信心的说,“绝对不会让人发现。”

“好。”周明回到大部队里,接着就有四个人从大部队那跑出来。

五个人商量了一下,接着便猫着腰想碉堡方向跑去。

碉堡。

“TMD,这么早就叫老子守,你多站一会不行啊?!”一个士兵嘟囔着说。

“操,你怎么不替老子守夜!”另一个士兵打着哈欠的说,“老三,快点去。听说最近东北军来了,把副司令都打死了。”

“操,爱死不死,反正没我什么事情。”老三不满的说着,“东北军来了我们就跑,反正靠我们几个人根本就没什么用。”

老三嘟囔着走到碉堡的上方,放眼望去,四周没有一点动静,“操,东北军来个毛,他们还在大同那呢。”

“兄弟”

老三听着有人在碉堡下边说话,便把身体探出去看看下边有什么人。他探出头后就看见下边有个人拿着一个管子似的东西对着自己吹。他就感觉脖子上一疼,接着眼前就便黑了。“原来东北军真来了。”

小猫用吹箭把哨兵弄晕后就对着后边躲藏的人打了一个手势,接着掏出身上的猫爪,向上边抛去。为什么大家管他叫小猫,那是因为他在爬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身后的人来到碉堡前时,他已经把绳子在碉堡上固定好了。

“老三!”一个士兵走到碉堡上边,接着他就看见了小猫。“东北军!!”

第十章 战火兄弟连

“长官,我们这加上你杀的那个只有五个人。现在都在这里呢。”一个双手抱头的士兵说,“晋城里就只有我们营。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长官不要杀我啊!!”

“好了,别说话了!那个哨兵没死,我只是把他弄晕了!”小猫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士兵,刚才在碉堡上面他以为这个士兵会大声的喊叫,没想到这个士兵见到自己之后马上就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说我投降,不要杀我。

周明审讯完被俘虏的士兵后就把他们全都捆绑起来。叫小猫几个穿上哨兵的衣服继续前进。

晋城

门口的士兵好奇的看着远处慢慢接近的一群黑点,他是个小兵,望远镜那么高级的东西不是他能拥有的。慢慢的他看清楚了远处的黑点,那都是一个个的士兵啊!他用颤抖的嘴唇吹响了报警的口哨

“敌袭!!”

“你他娘的,不长眼睛啊!”胡营长一脚把守门的士兵踹了老远,刚才听到口哨以为有敌人打来了。结果到城墙上一看,原来是晋军的援军。

“刘老兄!快,兄弟我马上安排酒宴给你洗尘。”胡营长转过头来大笑着说,“一场误会,都是这个兔崽子闹腾的。”

“哈哈,胡老弟太客气了。”刘团长装作推脱道,“这次上面突然派我来打前站,考虑不周,让你们受惊了。”

“哈哈,没事。刘兄你先把队伍安排好。一会鸿图楼,兄弟做东。”胡营长热诚的邀请。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团长一抱拳,“老弟,兄长先去安排了。一会见。”

“一会见。”胡营长目送他走开,然后转身又踹了门卫一脚,“狗日的东西,擦亮你的狗眼,下次再弄错了,老子就一枪毙了你!”

“呸!!”门卫等营长走了以后,恨恨的吐了口。

“木头,你回去向连长报告这边的情况,就说有一队人马也进驻晋城。我和钱五,刘狗子一起进去侦察下。”小猫吩咐道。

“好的。”木头转身向回跑取。

小猫几个人则大摇大摆的往晋城方向走去,老远的就看见门口站了一个卫兵,他都想好了,如果卫兵问他们,他就说他们刚才在路上憋不住了,解完手才赶过来的。谁曾想卫兵连眼都不抬的让他们过去了。

不知道晋军是太大意了,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保密条例。反正小猫几个人很快的就套问出了他们想要的情报。原来驻守在这的是一个不满员的营,新来的是打前哨的部队,大约有两个营的兵力。新来的部队和驻守的部队都驻扎在一个地方。今晚大多数的军官都要去鸿图楼参加欢迎宴会。他让赶回来的木头把最新的情报再送回去,同时把他刚才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向连长报告。

晚上,小猫几个人在原来驻军的兵营里四处的游荡着,等到一些军官参加酒宴走了以后。小猫就装作放松的大喊道,“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大家一起来乐一乐吧!”

“好啊!”几下属跟着起哄。

他们的动静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些士兵走了过来想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当看到小猫几个在赌博的时候就围观了起来,慢慢的人越围越多。

“操,晦气!又他们的输了!”小猫假装生气的骂道。

“哈哈,别在意,我们再来。说不定你就时来运转了。”钱五很是诱惑的说,“大家一起压注吧。”

围观的士兵看见小猫输了那么多还在不停的赌,早就红眼了。现在听到钱五说可以压注,立刻把钱都压在了钱五的身上。

“操!小子,我就不信自己老输!”小猫把自己的袖子卷了起来,对着手里的筛子吹了口气,“六六六啊!”

接下来的几把中,小猫连赢了好几把,把士兵的压的钱都赢了过来,等士兵压小猫的时候,钱五就赢。慢慢的,围观的士兵感觉出不对来了。

“他们是一伙的!”一个士兵大喊了一声,他就是早上被打的那个门卫,他越看越觉得他们很面熟。现在他一下子想了起来,“他们是刘团长的人,他们是一起来骗大家的!”

输红眼的士兵一下子愤怒了,吼叫着就要打小猫几人,小猫几个连忙撒丫子的往新军的军营里跑。一些胡营长的兵看见自己的人追着别人打,就好奇的问问了,等知道后就全加入到追打老千的行列里,慢慢的大半个军营的人都跑出来。

“你们怎么了?”刘团长的人看见被追的气喘吁吁的小猫问道。

“兄弟!没什么,我们赢了点钱,既然见到你们就给你分点红!”小猫说着就把钱全分给他们了。

几个士兵被这天降的横财给弄晕了,手里可是好几个大洋啊,这都能找一个好的窑姐闹腾上好几天了!

他们还看着手里的大洋高兴的时候,胡营长的人追到了,看见小猫几个把钱都分给了那几个人,以为他们都是一伙的。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阵乱打。

“你们怎么打人啊?”几个人躺在地上狼狈的问道。

“打的就是你们新来的!”一群人是被刺激的不行了,连话都没说明白。

“胡营长的人打人了!”小猫几个从躲藏的地方跑出来喊道。

“就是他们几个,别让他们跑了!”一群人又追了上去。

就这样,军营大混战开始了!当军官得到消息赶到军营的时候,士兵们已经把枪都掏出来了。

“全TMD给我住手!”刘团长和胡营长一起大骂道。

可是打晕的人怎么能听到,依旧打的不亦乐乎。

“砰。”

所有人都被枪声给镇住了,就见一个士兵躺在地上,胸口一片血迹。

“杀人!!他们杀人了!”钱五悲愤的哭喊道,“我给你们拼了,接着就对着对面的士兵开了一枪。

“砰…砰…砰”枪声一下子就响成了一片。两方从冷兵器肉搏上升到了热兵器。

双方就这样在兵营里展开了激烈的枪战,而两方的军官只能在一边干看着。

“突突突”尖锐的机枪声响了起来,刘团长和胡营长无奈的对看了一眼,连机枪都抗出来了!

“不对!”一个军官大声大喊道,“这不是我们的机枪声!有敌袭!”

两个长官也听出来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控制不住。当两边的人被这突然响起的机枪声打疼打醒的时候,四周已经出现了很多穿着另样军服的士兵

“东北军!!”





第十一章 战火兄弟连

“冯民,你们排就部署在晋城西南这块旧市场。这里的建筑物很多,又没有明显的制高点,只要你们布置妥当就能和敌人耗掉很多时间。记住,你们是我们连最后的希望,只要你能守住这,我们的部队就能从南门进入晋城!”周明非常严肃的说,“就算我们全体阵亡,你也不能丢掉这块阵地!”

“是!”冯民用力的敬了军礼。

“我们先在城外预设第一道防御阵地,如果不敌,就退入晋城里,对方没有太多的火炮,我们在城楼上也可以有效的阻击敌人。如果这道防线也丢掉的话就全部分散,利用城市里的设施跟他们打游记。只要能把他们拖住就行。”周明用严厉的眼神扫了一下周围,“如果!他们全力进攻西南阵地的话。就算是战死,也要把敌人引开!”

“是!”几个排长同声说道。

“好,大家抓紧修筑工事,敌人最近会在明天点前到达!”周明开了一下手表说。

夜色深了,天空中的星星就像顽皮的孩子一样在调皮的眨着眼睛。一闪一闪的透着机灵。繁星中间的月亮就像一位照看孩子的母亲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好美啊!”周明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夜晚的天空,许久才发出一句轻轻的感叹。说完他有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丑善感了,难道是因为明天的大战连自己都没有信心吗?

“连长,喝水吧。”曹小毛轻轻的走到他身边。

“小毛,想家了吗?”周明问道。

“不想,俺是一个军人,军人就应该以战场为家。”曹小毛很明显的撒谎。

“呵呵,想家没什么丢人的。我也想家。”周明轻笑道,“家就是让人想念的。我们在这出生入死就是希望家人可以过的好点,你要把家当成动力去想。”

曹小毛很迷惑的看着连长,不知道怎么去把家当成动力去想。

“哈哈,你还小,长大了就能明白了!”周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不小了,都二十了。在我们家都能娶媳妇了。”曹小毛很是生气的说。

“好!小毛不小了。等打完这仗我就给你找个媳妇!”周明笑着说。

“谁,谁要找媳妇了?”钱五凑上来问道,“连长你要找媳妇了?”

“滚蛋!”周明作势要踹他。

“哈哈,连长想媳妇了!”钱五抱头跑了下去。

经钱五一捣乱,周明心里那点伤感全没了,接着他便仔细的检查着士兵们挖的战壕,顺便和士兵们谈谈天。

第二天。

“连长,你昨天说的话算数不?”曹小毛脸红的问道。

“什么话?”曹明疑惑的问道。

“就是你要帮我找媳妇.......”曹小毛的脸已经能冒热气了。

“哈哈,好的。回到东北我一定给你找个媳妇!”周明大笑说。

“连长,敌人出现了!”木头小声的说,“还有五分钟!”

“全体就位!”周明呼喊道。

曹小毛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狙击枪拿了出来,仔细把瞄准镜擦干净后才放到身前瞄准。敌人已经慢慢的进入了射程。曹小毛也在仔细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连长!”曹小毛观察了一会着急的说,“对方指挥官没有骑马!”原来晋军已经被几次攻击给打明白了,原来东北军有神枪手专打军官,所以他们这次就学乖了。

“继续观察。”周明皱了皱眉头,“寻找适当目标。”

随着敌人慢慢的接近,周明也大声的下达了作战命令,“开火!”

砰..砰..最先响起的狙击枪把晋军几个明显的军官射杀了。接着,尖锐的机枪声响起。死神镰刀又一次撩起无数生命。

这次残存的大量军官很快的就开始组织进攻,不过他们也不敢太出位,因为出位的几个都已经挂了。

枪声引来了更多的晋军,随着晋军人数的增加,侦察一连也慢慢的开始抵挡不住了。

“三排撤退到第二道防线,机枪手全部随二排后撤,其他人坚守原位继续射击。保持火力。”周明嘶哑的喊着。接着他推了推继续射击的小毛,“狙击手也退回去。”

曹小毛看了一眼周明,然后抓起枪向后跑去。

“继续射击!”周明沿着战壕观察着。

晋军的进攻又一次被打退了,趁着他们调整进攻的时候,周明带着士兵快速的撤退到第二道防线。等晋军冲到战壕时,留下的只有满地的弹壳和几个地雷。

“TMD。”一个晋军军官气愤的踢了一脚阵地上一名东北军士兵的尸体。他刚想再去踢一脚的时候,一发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脑袋。

冲上阵地的晋军士兵被后面的军官催赶着继续向第二道防线进攻。

这次东北军居高临下的射击使得晋军的行动更加的艰难,他们被东北军猛烈的火力打的死伤惨重。毕竟城墙前面都是光秃秃的一片,他们根本就没有躲藏的地方。

“他娘的!火炮怎么还没到!”进攻的失利让晋军军官十分的气愤。

“轰!”一发炮弹狠狠的打在城墙上,一段城墙轰然倒塌。

“小猫!!”钱五发狂的扒着已经塌倒的城墙。

“快走!小猫已经没有救了!”木头伤心的拉着发狂的钱五。

“不!他没那么容易死!”钱五毫不理会木头的劝解。

“操,摔死老子了!”小猫在另一边呻吟道。刚才炮弹打在城墙上的那一刻,他敏捷的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操,小猫,老子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钱五高兴的抱起小猫。

“哎呦,我是小猫啊,有九条命的!”小猫一脸痛苦的说,“快放心,勒死我了!”

“呵呵!我们快点走吧,敌人快上来了。连长叫我们后撤!”木头高兴的催促着。

“走!”钱五拉着小猫快步的向木头方向跑去。

“轰!!”

两人高兴的神情定格在他们的脸上,一发炮弹落在了他们跑向的那人身边,巨大的气浪把正在招手的木头狠狠的向前推了数米。

“木头!!”

又是几发炮弹落在斑驳的城墙上,古老的城墙再也顶不住炮火的打击,变成了一摊砖土。

周明带着连队的士兵快速的向城市中心退去,现在晋城已经人去城空。

“小毛,大牛。你们俩去那个钟楼和市政府。”周明指着两个最高的建筑物说,“其他人三人一组,各自寻找合适的建筑!保持一线!”

士兵按照他的吩咐四处散去,周明快速的带领二排撤退到西南的旧市场。

进了城的晋军还没体会到胜利的喜悦就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来的子弹打的抱头鼠窜。复杂的城市使得他们更难消灭当前的东北军。

虽然东北现在化整为零,可是到处都是的建筑物让他们可以更好的狙击敌人。慢慢的天色黑了下去,晋军在之中情况下更不可能战斗,所以晋军全部撤退到城外。侦察连得到了宝贵的时间休息。

“一排阵亡十三人,伤二十二人!”

“二排阵亡九人,伤十七人!”

“………”

周明皱着眉头听完部队的伤亡,战斗第一天就让他们付出了伤亡三分之一的代价。虽然他们面对是几个团的敌人,可敌人不会因为你人少就对你残忍。

现在部队大部分都分散在城市里,三人的组合能让他们稍微的休息一下,可是晋军会让他们休息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凌晨一点的时候,晋军发动了突然袭击,在侦察连的拼命狙击下败退回城外。

二点,晋军又发动袭击。

四点…..

整晚的袭击使得东北军的士兵极度的疲乏。射击的准确度也随之下滑,可他们还是在连长的鼓励下一次又一次的把晋军的进攻打退。可,他们的人数也变的越来越少。

晋军的将领们也可能认识到对方的目的,所以从下午开始,晋军的进攻开始猛烈而且疯狂。东北军的防守阵线开始不断的后退。终于,东北军退到不能再退的地方。城南旧市场。

“连长,你说我们能守住吗?”曹小毛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能!一定能!我还等着给你说媳妇呢。”周明目光坚定的说。

退无可退的东北军以自己足够强大的火力死死的守住了最后的阵地,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使晋军将领开始疯狂,他们催促着溃退的士兵再次向前冲击。当催促没用的时候,督战队开始擦亮他们的枪口。

“连长,我们的弹药耗尽了!”冯民焦急的说。

“其他排也没了。”周明的话显得很无奈。

“上刺刀!”周明看着又一次冲上来的敌人,猛然拔出了自己的刺刀,“如果我们这次有人能活着,那就请他把我们连的士兵牌全找齐,我们侦察连的一百八十二名官兵!”

“勇者!!”

“无!!畏!!”

“无惧!!”

“破!!杀!!”

口号让东北军士兵更加兴奋,让敌人更加胆寒!

周明看着慢慢开始要后退的晋军士兵,心里不由的喘了口气。又撑过一次了。忽然,炮弹尖锐的声音传来。晋军竟然开始无差别炮击了!!

曹小毛感觉到一个人用力的把自己压在了身下。接着,剧烈的炸响在身边响起。长时间的炮击让小毛的身体都被震的散架了。慢慢的炮击停止了,曹小毛努力的抬头,看见压在自己的身上的连长。

“连长,谢谢你!”曹小毛感激的说道,可是连长那欢快的笑声没有响起。

“连长?”曹小毛伸手推了推身上的连长,可自己的手上却沾满了鲜血。

“连长!连长!!”曹小毛哭喊的摇动着还面带微笑的周明。

曹小毛轻轻的合上周明的双眼,抓起身边的步枪,向又一次攻过来的晋军冲去。

“小毛,等回到东北我给你找个媳妇。”

“小毛,我们一定回胜利的,我还要给你找媳妇呢。”

“小毛,你要想家,你要把家当成你的动力来想………”

战争是残酷的,它不会因为你的哭泣而不带走你身边的人!



第十二章 一战定乾坤

曹小毛是幸运的,在他义无返顾的冲向晋军的时候,援军终于赶到了。突然间的逆袭让已经疲惫的晋军一败涂地。

当王忠来到一连最后的阵地时,看着满地的战士,心不由的绞痛起来。“医生!快!”

医生把一些受伤昏迷的的战士都带走了,幸亏二排的掩体弄的很标准,在最后的炮击中才使得一些战士存活了下来。

“周明呢?!周明!你TMD赶紧给我过来!”王忠十分生气的喊道。这个周明把一个加强连给生生的打没了。阵亡八十二人,剩下的全部受伤。

“报告,连长阵亡了!”曹小毛很坚决的说。他已经明白,哭泣并不能挽回什么。

“什么?!”王忠不敢置信的看着小毛。但他顺着小毛的手就看到了正躺在地上的周明。王忠觉得自己的眼泪要流出来了,周明才刚二十多岁,他连媳妇都没娶。没想到他离开时的一句誓言竟然成真了。

**************************************************************************************

张学L制定的作战计划已经完满达成。两支部队的奇袭把联军的后路彻底掐死。联军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就只能和东北军、中央军一决胜负。

“少帅,阎锡S打来电报说要和平谈判!”副官拿来一份最新的电报。

“回复他,让他通电下野,我可以安排他出国的事宜!”张学L态度非常强硬的说,“我们的部队已经开到他面前了还谈什么判?”

“对了,洛阳刘羿飞来电了吗?”张学L向副官问道。洛阳可是西北军老家的大门。冯玉X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把自己的底盘放弃了。

“没有。”副官翻阅一下最近的电报说。

“哦。”张学L想了一下问,“一师和三师到哪了?二师和六师到达新乡了吗?”

“一师现在已经到达焦柞,三师到达濮阳。二师已经在新乡王村镇驻扎。”副官把情况一一道来。

张学L在沙盘上把这些部队都标出来,思索道,“电令,一师驻扎温县,如果郑州西北军向西移动,立刻率部支援洛阳。三师所部必须在二十二日以前到达封丘县。二师和六师就在原地驻扎。另外给南京政府发电,说我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少帅,刘师长来电说西北军昨日发动一次进攻但已被打退。不过他说部队有些伤亡了。”通信员急忙报告说。

“哦?刘羿飞那个脾气说部队有伤亡那肯定不小了。”张学L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近卫师的战斗力很强,加上采取守势,西北军还能让部队有这么大的伤亡,那西北军一定是倾巢而出了。恩,应该是冯玉X想把后路打通。不过按照战斗比例来看,西北军应该受创更重。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成包围之势,估计西北军应该没有心思再去想回家的事情了。

张学L把自己的猜测又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猜想没什么问题就对身边的人说,“参谋处立刻拟订会战计划,给各师发电,让他们做好会战准备。”

河南,郑州。

“司令,最新线报,东北军一个师已经到达焦柞!”通信兵小声的说。

“知道了!”冯玉X无奈的看着四周的将领,“没想到东北军的作战能力这么强。我们这次真的要被困在这了。”

“司令!我们还是赶紧把部队撤回来吧。集结我们西北军全军之力一定能把洛阳拿下。”孙良诚激动的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撤?怎么撤?!”冯玉X指着面前的沙盘说,“蒋介S回让我们撤退吗?”

“司令,我们可以留下晋军来阻击敌人。”一个参谋小声的建议道。

“晋军,你们还指望他们,他们现在连打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要不是东北军把他们回山西的路断了,他们早就跑了!TMD的阎百川!他现在还被困在太原呢。我们怎么去指挥晋军!”冯玉X越说越生气,“还有李宗R、汪精卫!一群小人,看见东北军入关就吓的胆子都没了,发电谈判。他们有地盘可以后退,我们现在没有啊!”

“司令!太原急电!阎司令让你指挥河南境内的晋军!”通讯员高兴的说。

“司令,太好了,这样我们就能集结部队和东北军好好的打一场了!”孙良诚十分兴奋的说,“趁他们还没有完成包围,我们现在马上突围撤回陕西!”

“回撤?阎百川让我指挥部队是去救他的,如果我们回撤的话,晋军马上就会脱离我们的。”冯玉X咬牙说,“现在我们就和东北军拼一拼!胜利的话,国父的愿望就能实现了!”

“是!”西北军的将领们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激情。

河南,漯河。

“校长,东北军来电。”陈C立正道,“他们说已经作好战斗准备。”

“好,很好。”蒋介S高兴的说,“这次要把他们全部消灭!让薛岳、顾祝同、陈继承、蒋鼎文、熊式辉集结部队进攻开封!卫立H部进攻通许。”

陈C小心的建议道,“校长,现在作战计划还没明确,我们是不是要制定一个作战计划。还有,我们不投入全部兵力吗?”

听到爱将的疑问,蒋介S耐心的说,“东北军虽然易帜,但他还是一个军阀,我们只能让他们自相残杀。至于剩下的部队,我们还有心腹大患要解决啊!”

陈C随着蒋介S的手看到地图上一片红色的区域,瑞金!

河南,安阳。

“少帅,南京政府回电了,他们要求进行会战。”副官递来一封电报,“这是他们的部署命令。”

“薛岳部,卫立H部。”张学L喃喃的念着电报上的字,“蒋光头,你还真是打仗,消除异己两不耽误啊!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哎,目光短浅啊!这些士兵可都是战争资本啊,你如果把这些士兵俘虏再加以改造的话,那他们就是你新的中央军了。军阀是将领而不是士兵啊!哈哈,西北军,这次就便宜我了!!”

1930年10月20日,决定中国权利格局的河南会战拉开了帷幕…


















第十三章 一战定乾坤

“少帅,西北军有向洛阳方向移动的迹象!”参谋看着最新的情报说没“他们可能要突围!”

“不用担心,他不会跑的。”张学莨万事在心的说,“那是假象。”

“为什么?”参谋疑惑的问道。

“战争是人指挥的,所以战前你们要分析指挥人员的性格,冯玉详是老一辈的人,他对情义看的很重。他答应别人的事就不会反悔。现在晋军都在向他靠拢,肯定是阎锡S把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他了,所以,冯玉详是不会拉着部队撤回去的。张学莨耐心的教导。

“那他这么重情义,他的属下不是很难投靠我们?”参谋思索道。

“重情义就会看重情义,他的属下全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视这些将领为子侄。所以对他们很是严厉,也很讲上下尊卑,那些将领在他的面前都要像子侄辈的人一样。我们曾收到过情报,说一个将领在他面前抽烟被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张学L感慨的说,“但那些将领现在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他们也是要面子的,而冯玉详却没有看透这一点,在士兵面前不给他们一点面子,他们心里也已经生出间隙了。他们没有地盘还行,有地盘了的就会想办法离开。韩复渠就是因为这个投降蒋介石”

“明白了。”参谋恍然大悟的说,怪不的少帅对那些将领那么随和。

“好了,反正你们做参谋的就是要把一切因素都考虑到,最全面的为指挥官提供一个作战计划。”张学莨随时都放弃教育的机会。

郑州。

“司令,东北军没有任何行动。”孙良诚失望的说。

“张汉卿还真不错,张家有个好儿子啊。”冯玉详有点感慨的说,“你们应该跟他学一学。”

“哼!张学L要不是偷袭,哪有那么大的能耐。”梁冠英很不满的反驳道。

“你不要在这里说大话,你什么本事我最清楚。”冯玉详很恼怒自己的部下反驳自己。

“是。”梁冠英很恼怒的认错道。

冯玉详安排完战略部署就和参谋长一起出去了,剩下满屋的将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孙良诚最先站起来说:“我们要严格遵守司令的命令,和东北军誓死一战!”

“我们能有希望吗?东北军的实力在那里摆着,我们打他们一个师就阵亡了好几千人。”孙连中参加了前几天的洛阳大战伤亡很大,所以对东北军的认识很彻底。

“恩。”连先前骂东北军偷袭的梁冠英也对此表示同意。

“我们就算回去也没什么用啊。今年陕西大旱,粮食都没有了。我们回去吃什么?”焦文典懊悔的说,“以为这次能跟着司令打下点底盘呢。”

“好了,不要说了。”孙良诚阻止了众人的牢骚,“尽人事听天命吧。”

当晚,不少将领都没有睡觉,而且他们身边的亲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没待在他们的身边。

安阳。

“少帅,南京政府传来飞机侦察图片,他们发现白天西北军和晋军有很大大的调动。”参谋那着情报走到沙盘边读道,“西北军向温县、武陵现、原阳县一带移动,晋军则向新密、新郑、通许一带移动。”

随着参谋读完情报,他已经把部署的地方标示出来了。

张学莨看着明显排成两排的标示笑着说,“老冯是想亲自招待我们啊。他可真看得起我们啊。”

“少帅,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行动?”参谋询问道,“趁他们还没完成部署,先打乱他们的阵脚。”

“不用,告诉部队不准私自行动,先让火炮部队炮轰。给他们点声响听听。”张学莨可是等着收编西北军的,要是硬打的话就中了蒋光头的计了。”

当晚,西北军总算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炮火压制,东北军的火炮打了整整两个小时,虽然没有造成多大的人员伤亡,但那种心理上的压抑却让人胆战心惊。

这一轮炮击让那些本来心思松动的人开始活动起来了。最当先的一个就是被刘羿飞狠狠教训过的那个。要想一个人怕你,那就要先把他打疼了!得到张学莨吩咐的刘羿飞以极大的热情欢迎了这个敌人。对于他提的要求更是全盘答复,最后还要设宴好好款待特使。对于师长的过激行为,葛朋辉等人心里暗暗的鄙视了一番。最后还是经过他们的诚心解释才让一头冷汗的特使相信东北军是真的同意他们的投降。

远在安阳的蒋光头也被东北军这一突然的炮击给弄晕了,连忙拍电询问张学莨是不是私自更改了作战时间。

1930年10月22日,随着张学莨的一声令下,东北军展开的了全面的进攻。同时,中央军方面也开始了反击。

“哈哈,师长,这次我们要是把冯玉祥给俘虏了,少帅会不会把我们统统的提升一级啊?”赵林涛充满想象的问。

“你小子整天就没点正经想法。”刘羿飞狠狠的批评道,“还没立功就想着奖赏了!”

“呵呵,我这不是想为自己找点动力嘛。”赵林涛狡辩道。

近卫师这次也是赌运气,毕竟谁也不知道对面的西北军是不是真的投降,幸好张学莨同意了他们这个大胆的作战计划。

还好驻扎在偃师的孙连中部没有让他们失望,很合作的就把部队开出来,对东北军让开了通向郑州的大门。刘羿飞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等他们出城以后就立刻带领部队向郑州方向急行。至于投降的孙连中部就留给后面的一师来收编。

郑州。

冯玉祥正万分疲惫的处理着军情急电,毕竟两线作战不是什么人都能指挥的了的。东北军的进攻势头很猛,但却不强行攻坚,只是以优势的炮火逐步侵蚀,这让一向喜欢实打实的冯玉祥摸不着头脑。而晋军方面他没有寄托太大的希望,只要他们能溃败的晚点就行了。

劳累了一天的冯玉祥也有点感叹自己真的老了,像以前带着部队奋战几昼夜都没有事,现在只是处理点军情就这么累了。冯玉祥躺在床上回忆着自己以前经历过的战斗,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枪声炮声。

“司令,有敌袭!”外边有人大声的叫道。

“是真的枪炮声!”冯玉祥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














第十四章 一战定乾坤

“怎么了?哪来的枪声?”冯玉祥紧张的问道。

“司令,东北军打来了!”参谋慌张的说。

“从哪?怎么会怎么快!”冯玉祥对自己部队败的这么快感到不可思议。

“从洛阳方向,东北军的近卫师!”参谋定下心来说。

“孙连中是干什么吃的!!!”冯玉祥愤怒道。

不管冯玉祥再怎么愤怒,东北军显然已经打到他的面前了。无论怎么怒骂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其实是冯玉祥的战略部署给了东北军一个机会,他把西北军和晋军排成两线来抗敌,根本就没考虑到自己。现在郑州一带相对来说是中空的。

“司令,怎么办。我们还是让附近的军队来支援吧。”参谋心惊胆战的问道。

“怎么支援?现在正和东北军正面接触,一旦后撤,整个战局都会垮掉的。”冯玉祥伤心的说,“天不助我啊!”

郑州,历史上它历来都是一个战略重镇,高耸的城墙,宽大的护城河,这在冷兵器时代是多少的强大。可是,现在不同了。人类已经研究出更加强大的武器。

“轰”城墙被炮弹狠狠的击中了,接着整段城墙就倒塌了。郑州的守军不得不再次向后撤退。

“司令,东北军已经攻进城墙了。”参谋急忙的说,“再不让部队支援的话,我们就会全部被俘虏的。”

“完了,支不支援我们都输了!”冯玉祥一下衰老了很多,“让部队投降吧,为我们西北军保留点种子。

张学L接道冯玉祥投降的电报后,立刻电令近卫师和一师迅速南下,打击晋军后部。然后让剩下的部队去接收西北军。

阎西山给晋军将领下达的命令是保存实力,找寻机会,返回山西。所以他们没有和中央军硬抗,而是边打边退。

他们没想到东北军会这么快出现在自己的后方。在他们的印象里,西北军的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

近卫师和一师没有强行消灭某部,而是不停的进行穿插迂回,把晋军的部署全部打乱。在中央军的配合下,最大限度的把晋军打散。阎西山在得到冯玉祥投降,而自己的部队还在被追击的时候,气的破口大骂,连忙下令部队投降。其实他错怪冯玉祥了,冯玉祥是因为伤心过度而没有顾上他的晋军。

10月25日,声势浩大的河南会战落下的帷幕,以开始时双方投入数十万士兵来说,这次战役的伤亡实在是太过去稀少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战争的这个结果很是不满。但张学莨却很满意这个结果。中国人,能少死就得少死点。

蒋介炻在得到晋军投降的消息以后就把部队立刻后撤,他还有江西的事情需要解决。他把北方的处理权交给了张学莨,毕竟他战前就是怎么答应的。

张学莨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东北调来大量的粮食、物资来安抚战争波及的百姓。其中以陕西最的照顾。他不想那里以后发生什么变故。

冯玉祥和阎西山表示会通电下野,但都安排了自己的接班人,希望张学莨可以按照他们说的把部队缩编。

要是原先的少帅可能就会同意他们的建议了,原先的少帅也确实就是这么干的。不过我们现在的少帅可是眼馋这些士兵很久了。所以少帅客气的拒绝了他们的建议。把西北军改编成一个甲等军另一个师,命宋哲元为军长,张自中为副军长。孙良诚等人继续担任师长等职务。但他们必须先进入东北军校进行为期半年的紧急集训,而团营级干部将由东北军任命。

晋军改编成一个军,团营级干部全部进入东北军校学习,师级以上军官全部调入参谋部工作。任命傅作仪为军长兼山西主席。

两支部队改编后将由中央发放军饷给东北军,然后再由东北军转发。张学莨通过种种手段,终于把两支军队的控制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南京方面对此也毫无办法。可能他们以为少帅会依附与他们的补给吧。

到此,中原大战已经全面结束了,中央军通过这次战争清除了大量的异己。东北军则再次入关并占领的大量的土地。张学莨掌控的武装力量已经达到了四十六万。

11月初,蒋介炻邀请张学莨去南京,为他授予陆军一级上将军衔。张学莨连同夫人于凤至一起到达了南京,本来他是想把赵四小姐也带来的,可是赵四小姐却很理解拒绝了他。毕竟现在中国宣传的是一夫一妻制。

11月2日,张学莨到达南京,随行的只有一个近卫大队。本来张学莨还以为能有个盛大的阅兵仪式,为了让东北军能好好的露露脸,张学把德国党卫军的黑色风衣更改了一下,领子改成小竖领,胸前的扣子也改成金黄色。然后袖子上配上东北军的狼首标记。再加上张学莨挑选的身高在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卫兵。穿上这么拉风的一套衣服,张学莨想想都流口水。

没想到,到达南京以后就是两人一起拍照,然后举行授衔仪式。接着双方结拜,以兄弟相称。张学莨随着时间过去,那颗激动的心也冷了。没想到风头这么难出。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蒋介炻邀请张学莨参加剿匪誓师的大阅兵。张学莨很是激动的找到了崔成义,让他明天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出来。

第二天,张学莨陪着蒋总统检阅部队,蒋总统也有全德械的教导旅,可是,张学莨却为蒋总统的眼神感到怀疑。一身德国军服,头戴德国头盔,手拿指挥刀的士兵,竟然是绑着腿穿的布鞋!张学莨被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士兵装给打败了。

终于,当大家以为检阅结束的时候,东北军出来了!近卫队一出场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虽然人数很少但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而且士兵的眼神中透露着寒光。索然他们拿的是最差劲的步枪,但没人会小看他们。

当他们走到张学莨等人面前时,崔成义猛然转头,大喊道,“敬礼!”

士兵们大喊道,“一,二!”然后全体把步伐换成正步走,而原来抗在肩膀上步枪也整齐划一的被端在身前。

震撼!!绝对的震撼!!东北军的这一新式的服装和检阅时的动作都给在场的人以强力的震撼!

张学莨看着目瞪口呆的蒋总统,心里得意的狂笑,自己当初不让士兵带冲锋枪就是为了把这种后世解放军的表演更加真实的表现出来。想当初自己看到国庆大阅兵时那种激动的心情。现在这群人也被自己的所表现的东西震惊住了吧。

第二天申报就把昨天拍到的东北军照片和一张张学莨跟蒋总统的握手照发到到了报纸上。标题就是:

兄弟二人,平分天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