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中原大战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八章 虎贲入关之东北五虎

“师座,前面就是白马寺了。你要不要进去参观一下啊?”赵林涛玩笑的对着自己的长官说道。

“滚犊子的。你以为老子没见过啊?”刘羿飞瞪了自己的爱将一眼。“前面就是洛阳了,那里有西北军的两个师,你说怎么打啊?”

“这你别问我啊,我是团长,您是师长,您说怎么打就怎么打。”赵林涛比画了一个奴才请安的动作。

“哈哈!”董晓文被他逗笑了起来。

“素质,注意你们的素质!我们这是打仗呢。”葛朋辉装做一脸正经的教训道。自从上次张学L在奉天城外对着一群流氓喊出了这个口号,现在这个口号已经是军队最著名的领袖语言了。

“好了,别没正经了。”刘羿飞制止了属下的打闹,“告诉部队在前面停止前进,我们开一个作战会议。”

“师座,守洛阳的是西北军宋哲元,他可是一个猛将,我们想取胜不容易。”董晓文先开口叙述自己知道的情况,“葛运垄在这里也部署了一个团。而且赵登禹就驻扎新安和洛阳成犄角之势。目前的情报就是这么多。”

“呵呵,这有什么啊?我们是近卫师哎,师长你不是经常在外边说我们近卫师是东北第一师嘛。”赵林涛调笑着说,“要不师长你直接去洛阳劝他们投降得了。”

“找死呢!“刘羿飞直接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有什么好建议就说,别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赵林涛和董晓文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舔着嘴唇,说:“师座,上次在你家看到的那坛五十年老酒…..”

“我就知道你们几个小子看上我的酒了!”刘羿飞豪气的说,“只要你们打出我们近卫师的威风,回去我就让你们尝尝鲜!”

“那就太好了!”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赵林涛把他们商量的计划说了出来,“师座,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一路上行军过来都没有让人侦察到。而且今天少帅才发表通电,我们想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洛阳城高难攻,我们想先工攻新安,围而不打,引宋哲元出来,来个围点打援!恩,围点打援师座知道吧,就是围起来这……”

赵林涛的调笑还没讲完就被刘羿飞一脚踹到了。“你以为我一脸胡子就没文化啊,我可是一优异的成绩考入讲武堂的!”

早上,新安。

“喂,老李,你看,那边是什么?”看门的士兵指着一个方向说。

“操,你小子又想耍我呢。”老李可没那么容易上当。

“真的!老李,你看!”年轻的士兵着急的拉着他。

“操,你小子真是的!”老李不耐烦的摔开他的手,转头一看,立刻吃惊的嘴巴张的大大的。

“敌袭!!!!!!!!”

赵登禹急急忙忙的赶到城墙上,只看见下边漫山遍野的都是穿着灰绿色军装的士兵,“这是谁的部队?!”

“师长,你看!他们帽子上都戴着南京方面的标志!”参谋拿着一个望远镜大喊道。

赵登禹连忙也拿起望远镜看着,不看还好,一看边惊的猛吸了一口凉气,乖乖,这是多少火炮啊!“快,快点给宋长官发电,就说我们被一群精锐的国军士兵包围了!”

参谋现在也被满眼的火炮机枪给吓呆了。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你他娘的快点去啊!”赵登禹猛的踹了参谋一脚。

洛阳。

“宋副座!急电!新安急电!”通信员拿着电报一边跑着一边喊道。

“你喊什么,小声点!”卫兵直接就把这个大喊大叫的通信员拦住了。“副座还在休息呢!”

“快点给我通报!晚了我们就都没命了!”通信员擦着额头的汗,着急的喊道。

“什么事?”宋哲元已经被吵醒了,他披着衣服走出来问道。最近他每天都在关注着南边的情况,“是不是冯司令来电了?”

“不是!是新安急电!”通信员大口的喘着气,“新安被数目不明,装备精良的中央军给包围了!”

“什么!”宋哲元吃惊的猛窜到通信员面前,一把抓过电报来看。“卫兵,快叫各位团长来!”

一群军官衣衫不整的跑进了作战室,西北军还是很有作战能力的,大多数的军官都没有那些多余的想法。要是在中央军的体系里,谁要是衣衫不整的话,肯定是不会出门的。这就是面子。

“各位,你们有什么想法?”宋哲元把消息告诉大家后就询问道。

“这还有想法,赶紧去救啊。”一个直脾气的团长最先站起来说。接着大多数团长都点头同意。

“哎,还是不行啊,这些团长文化素质太低,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全局。还是欠缺专业的参谋人员啊。”宋哲元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

“不可卤莽!”一个长的很白皙瘦弱的团长站起来说,“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看他们会有埋伏!”

“不错….”.宋哲元刚要赞扬这个有想法团长,就被第一个发言的团长打断了,“马书呆,我看你是怕了吧!我看你就是读书读的胆子都小了!”

“张蛮子!你….”瘦弱团长脸色通红的想要反骂。

“好了,吵什么?!都坐下!”宋哲元一脸铁青的喊道,“你们成什么样子了,有意见就说,吵吵闹闹的成什么体统。”

“本来就是胆小嘛…”张团长嘟囔着坐下。

宋哲元打消了让这些团长自行发表意见的想法,直接说道,“现在目标的情况很不明确,但新安与我们唇亡齿寒,所以我们必须前去救援。现在听我命令!”

所有人起立,身体站的笔直。

“着安国军第一师全师出发,救援新安。”

“是!”几个团长大声的喊道。

“着二团,六团。协助葛运垄部守卫洛阳!”

“是!”

“好了,出发!”

宋哲元并不是没有准备,他让一团在前方打头阵,以防对方的埋伏。临行前他再三嘱咐一团长要让侦察连仔细的搜索行进的道路。

新安城下。

“刘营长,师座让你们打几炮给西北军尝尝鲜!”一个通信兵一路小跑的来到炮营阵地。

接着,几发炮弹呼啸着打在新安的城墙上。顿时,古老的城墙塌倒了一大片。

新安城里利马就响起了哭爹喊娘的嚎叫声。

“快!再给宋长官发电,让他快点救援!”赵登禹一脸声音嘶哑的喊道。

一座古关坐落在群山之间,从它班驳的关墙上可以看的出这座古关曾经经历多无数次血于火的洗礼。

“你闻到了吗?一股浓烈的味道。”赵林涛深吸一口气,对着董晓文感叹的说道。

“恩,一股血腥味道。”董晓文若有所思的说道。

“真败了!我说的是香味!”赵林涛一脸无奈的说,“走吧,我的大思想家。下边的小子应该把兔子烤好了!”

赵林涛本来打算在古关边设伏,来埋伏洛阳的援军。可董晓文却认为这里的位置太好了!好到让人第一想法就是这里有埋伏,要提高警惕。所以他们选择一个地势稍差的地方。那个地方在古关和新安之间的中心点上。董晓文认为援军过了古关以后一定回放松警惕,加上距离新安也近了,肯定不会防备的。但古关这也留守了一部士兵,这是一个关口,可以截断他们后撤的退路。

“副座!前面古关附近没有埋伏!”一团侦察连长骑马赶到中军,“我们已经扩大搜索范围,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副座,新安又发来急电催促了!”通信员急忙喊到!

“全军全速前进!”宋哲元虽然还有一些疑惑,但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团座!他们过来来了!”通讯员接到前方的讯息,“有一个团的部队进入伏击圈。”

“让他们继续隐蔽,先把小鱼放过去。”赵林涛指示道。

“连长,你看大部队都来了!”一个士兵小声的对着身边的人说,“打吗?”

“等着!”排长回答的很干脆。接着用眼光扫扫了旁边端着上面有个灯塔似的望远镜步枪的士兵,“一接到命令你就干掉那些骑在马上的大鱼!”

“开火!”连部通信兵接到步话机里传来的命令。

宋哲元忽然感觉一阵心惊,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下意识的向一边歪了歪身子,接着一声枪响,他就觉得一发子弹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巨大的冲击力把他冲下马。

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几个骑在马上的军官就没有宋哲元那么幸运,直直的从马上掉了下来。

“敌袭!”警卫员这时才吃惊的大声的喊道。

突突突……一连串紧促的有如撕油布一般机枪声响了起来,接着两边不高的土丘也响起了紧密的枪声。

宋哲元被这突然的打击给震蒙了。接着便惊醒的四处躲藏起来。几位指挥官的突然死亡使得部队一下子慌了手脚。

“怎么样?打死了没?”连长有点兴奋的看着那个士兵。

“没有,开枪的瞬间他动了下身子。”士兵有点沮丧的说,“怪不得我不能加入狙击队啊。我的水准还是不过关啊!”他是属于连队狙击兵,配发的是最低等级的安装只有三倍变焦望远镜的狙击枪。而狙击队配发的是最高五倍变焦的可调式狙击枪。

“小九,没什么,一次失误罢了,别灰心。”连长安慰道,“还有机枪手需要你解决!”

“是!”小九马上就冷静了下来,端起狙击枪继续寻找目标。

“标高100,距离500尺,预备!放!”由于是伏击,所以只有迫击炮队跟随支援。

“咚…咚..”

宋哲元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应入眼帘的是四处躲藏的士兵和被炸飞的灰尘。他惊的猛的站了起来,“几位团长呢?赶紧组织士兵反击。”

“副座,几位团长已经殉职了。”卫兵悲痛的说道。

“什么?!”宋哲元眼前一黑,险些又晕了过去。太厉害了,还没见到人影,自己的军官就死光了。

西北军并不是一支弱旅,现在的混乱是因为突然的打击,和军官的战死引起的。所以在经过宋哲元的指挥后已经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了。宋哲元现在已经不再骑马,而且也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自己的受伤加上几个军官的战死使得他知道对方有神枪手专打军官。

“团长,他们已经开始组织进攻了!”通信兵随时报告着最新的战报。

“恩,这样才有点意思嘛。”赵林涛觉得兴奋了一点。

“保持火力!机枪手继续压制!”连长走动着大声的喊道,“蹲低身体!”

“刘明,叫你兄弟继续射击。”连长狠狠的瞪了一眼在趴着躲避流弹的一班长。

刘明羞愧的大喊了一声,猛的半蹲起来,拿起轻机枪疯狂的向下边扫射。

“打,给我狠狠的打!”连长看着下边正在慢慢集结的士兵喊道,“手榴弹!手榴弹给我使劲扔!”

随着宋哲元的调动,西北军已经开始对左侧的山丘发起了冲锋。不过,进程相当的惨烈,因为自己方面的机枪不能提供有效的火力支援。所有人,只要一靠近机枪就会被对方的神枪手射杀!自己也没有太多的迫击炮来进行火力压制。

柳四有点兴奋的射击着,刚才他已经射杀了不下于五个士兵,他瞄了半天才开了一枪,接着熟练的快速拉动枪栓,接着把打出的弹壳插在了自己身边的土地上,“六!”

“老四,你杀了几个了?”旁边的王木抬头问道。接着一发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他的头盔。

“王木!”柳四慌忙的爬到他的身边。

“我没事!”王木拿下自己的头盔说,“我没事吧?”

“你没事!”柳四松了口气说。一发子弹打在王木的头盔上,子弹头还在他的头盔上散发着热气。

“操!这群小兔崽子,让我来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王木愤怒的站起来抓起身边的枪要向下射击。

“喂!你小子把头盔…….”柳四刚要把手中的头盔递给他,可是又一发子弹打在他那还光着的头上。

“军医!!”柳四悲愤的呼喊道。

当军医感到时,看着已经气绝的王木,微微的摇了摇头。柳四像突然沉默了一样,一声不出的抓起身边的步枪瞄向下方。一群西北军正在逐渐的接近他们的战壕。慢慢的柳四觉得面前的敌人越来越接近了,他只听到班长在那里大声喊自由散射。敌人越来越近,柳四已经觉得自己再开一枪就没有时间再拉动枪栓了。

“上刺刀!”

柳四机械的随着口号把插在地上的刺刀安在枪口上。忽然他感觉身边出现了一片黑影。

“勇者!!”站在他身边的排长大声喊着。

“无!!畏!!”阵地上的士兵回应着,但柳四却没有喊出来,他只是紧紧的抓住枪身。

“无惧!!”

“破!!杀!!”柳四疯狂的嚎叫着,疯狂的吼叫让他的喉咙像火烧一样。他要用比平时更响亮的声音来替自己的兄弟喊出这个骄傲的口号

“杀啊!!!”柳四猛然窜起,双眼通红的扑向面前的敌人。他疯狂的重复着自己平时的动作。

跨步,横摆,杀!

后撤。

跨步,前刺,杀!

他现在脑子里只想着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三年的好兄弟,那个战前大笑着拿香烟和自己打赌射击人数的好兄弟!

等班长拉住他时,西北军已经被他们给冲击下去了。排长的扶着他回到战壕,就在刚才,他被敌人刺伤了大腿。柳四慢慢的拾取王木插在地上的弹壳,眼泪无声的掉落下来,滴在他手中的弹壳上。

七颗弹壳!

西北军有些害怕了,猛烈的炮火没有让他们感到害怕,同伴的死亡没有让他们感到害怕,但刚才对面军队的疯狂的刺杀让他们感到了害怕。那疯狂呼喊的口号让他们感到畏惧。

“撤退!”宋哲元黯然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知道再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曾经让西北军感到自豪的白刃战现在却让他们感到了畏惧!刚才那种白刃战的经历已经让西北军的心里蒙上了阴影。一个被刺刀刺透大腿的人还可以疯狂继续拼斗,那比对方精妙的配合还让人感到畏惧。

“团座,他们撤退了!”通讯员高兴的叫道。

“我看到。”赵林涛摘下自己的望远镜说,心里默念了一声,晓文,就看你的了,“吹冲锋号!追击!”

嘹亮的军号响起来,有如战鼓一样震动着士兵的心灵。战士们踏着激昂的号声对敌军进行追击。

宋哲元知道自己失败了,看着四周满脸疲惫的士兵,他心里充满了悔恨。要是当初他小心一点的话就不会这样了。他知道回去的路上会有敌人阻截,所以他发电让马团长迅速带部前来救援。

不出所料,宋哲元部撤退到汉函关的时候就遭受到敌人的疯狂阻击。

董晓文邹着眉头的看着向自己发起一波波攻击的西北军,西北军善战也不是浪得虚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发起如此凶猛的攻击。要不是自己占据地利让他们摆不开阵行,加上自己火力凶猛,还真不一定能当住他们的人海战术,毕竟自己这只有一个半营的兵力。

“呸,小兔崽子还真是不要命啊!”机枪手使劲的涂着口水,这古关被子弹一打,四处的往下掉灰尘。弄的自己呼吸都不敢张嘴。

“刘哥,敌人还真是顽强啊!怎么打都不退,现在我们前面躺下得有二三百了吧。”副手自豪的说,“还是新机枪好,子弹突突突的就扫出去了,他们想上都上不来。”

“行了,别在这嘟囔了。赶快把弹盒拿来,他们一会就会在上来的。”老刘很有经验的说。

“团长,你看,后面有部队!”侦察员指着远处扬起的尘土说

“糟糕,敌人的援军来了。”董晓文快速的思考起来,该怎么办呢?硬抗?部队伤亡会太大,得不偿失。放过去?要是宋部抓住时机突围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怎么办好呢。

对了!有办法了!董晓文高兴的挥舞了着自己的手臂,给赵林涛明码通电,“现在敌人增援部队已经接近。死战的话将损耗惨重,现在你以少数部队继续追击,剩余精锐绕道迂回包抄敌援军后方,我要疏导洪流,让他大水冲了龙王庙!”

“哈哈。好的!”赵林涛高兴的大笑道,接着对通讯兵说“全军扔掉多余装备,急行军,饶过汉函关!”

宋哲元也看见援军扬起的灰尘,知道成败就在于自己能否突破对面的阻击了。于是他也承诺了数目最大的一笔赏金,“敢死队每人奖励五块大洋!攻占敌军阵地者赏十块大洋!”

西北军又再次疯狂的发起攻击。

“刘哥,敌人太多了!枪管过热了!”副手着急的说道,“要换枪管了,要不就炸膛了!”

“知道了!”老刘慌忙的拿起备用枪管,却找不到手套了。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老刘一咬牙,双手猛的抓住过热的枪管。

滋……..

副手吃惊的看着老刘换完枪管的手,那双手已经被烫熟了!

老刘努力的裂了裂嘴,“看什么,又不能给你吃,我知道你小子早就想打了,现在你来开枪,我给你送弹!”

副手抹掉自己流出的眼泪,趴在老刘趴过的地方,打着老刘那双烫熟的双手送过的子弹。

当白刃战开始时,西北军又退下去,他们看到那熟悉的配合,心中的阴影让他们鼓不起勇气来面对敌人。

灰尘越来越接近,董晓文也开始频繁的看手表。终于,赵林涛发来电报,已准备捉鱼,请放水。

“什么?!”副手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排长。

“团长命令部队立刻转移阵地,向右侧撤退!”排长又大声的宣布了一次。

“为什么?!你看看老刘!你看看老刘的那双手,我们是为了什么?!”副手愤怒的大吼,“他凭什么下这个命令。”

“好了,服从命令!”老刘用那双现在已经异常红肿的手抓起机枪。

当宋哲元得知对面阻击部队已经撤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时间,后面的追兵已经到了,他是被看到希望的西北军拥着前进的。

当马团长看到面前狂奔而来的士兵时,他根本就没想到西北军还能败的这么惨,当溃败的西北军把自己本就跑乱队行的部队冲的支离破碎的时候,他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东北军的军号又响起来了。无数战士喊出了共同的口号:

“勇者!!”

“无!!畏!!”

“无惧!!”

“破!!杀!!”

上万人同时呼喊的口号,响彻天空,大地震动。犹如利刃,要撕破天地。

它使战士得到了鼓舞!

它使敌人感到了畏惧!

郊外战斗的声音传到了新安城里。那激烈的枪声也牵动着赵登禹的心。当两个小时后声音消失的时候,赵登禹心也到了最紧张的时刻,胜就能见到援军,败就城亡。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登禹的心也慢慢的变冷了。他知道援军不会来了。所以,他要誓死一搏,西北军没有孬种。还有,他的大部都骑兵,如果突然出击的话可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当他听到响彻天地的口号后,他决定动手了!可是,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当骑兵冲击的时候什么才能阻挡它前进的脚步?拒马?铁索?不,都不是。是机枪!连续的射击能把目标较大的战马打成蜂窝。

所以,当赵登禹的骑兵冲出城的时候,迎接它的是连续尖锐好像撕油布一般的机枪声!战无可战的赵登禹最终向刘羿飞投降。

西北军的退路已经被东北军闪电般的给截断了!

当他们的战斗打响的时候,张学L另一路人马也已经秘密的到达了山西,由于晋军在山东和陇海线上部署了大量的部队,所以现在山西除了晋城张自Z的西北军以外已经兵力空虚了。

张学L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出兵,为的就是山西丰富的煤矿。所以张学L在通电之前就制定了攻取山西的作战计划。

“你出点力气好吗?怎么说你的团也是我花大价钱从近卫师借调来的!”王忠非常不满的说,“现在我是你的顶头上司啊!”

“就因为你是我的上司我才不出意见的。”宋瑞敏翻了个白眼说,“我一切行动听指挥。”

“那好,我派你部去攻取太原!”王忠生气的说。

“好啊,那边反正没什么兵,正好落个空闲。”宋瑞敏很是无赖的说。

王忠气得很想把他从车上踢下去。自己好不容易被提升为副师长,这次能单独带兵作战。为了取得更好的战绩,他专门把很受德国教官欣赏的宋瑞敏从近卫师那借调过来。可是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真的要比传闻中还要懒,一路上他几乎没出一点力气。作战计划由参谋处策划,行军由政工参谋负责。他一路上除了欣赏风景就没干过一点事情。

“师座!前面有情况!”卫兵拦住汽车,说,“前面似乎有一支部队,人数不知!”

“全军停止前进!”王忠下车道,“叫侦察连在仔细侦察一下。”

“是!”

在王忠焦急的等待下,侦察连终于带回来一个舌头。不过,审问的结果很让人吃惊,阎老西回来了!

“怎么办啊!我还指望一战立威的。现在还怎么打啊!”王忠愁苦的说,“他娘的阎老西,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那还有什么啊,我们才一万多人,他们现在有五万之众。我们直接回去就得了。少帅肯定不会怪罪我们的。”宋瑞敏无所谓的说道,“强攻的话就太傻了,我们要为东北子弟着想!”

“不要为你的偷懒找这么大的招牌!”王忠无情的揭露了他的真面目。

王忠就这样在沙盘前面走来走去,一会看看沙盘,一会又若有所思的在那里摇头晃脑。终于,他好象下定决心了,一脸狂热的看着宋瑞敏,说:“你敢不敢玩把大的?”

山西,晋城。

“阎司令,您怎么回来了?您不是在石家庄督战的吗?”张自Z疑惑的问,“现在战争未分胜负您怎么就回来了。”

阎锡S很是无奈的说:“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如果不快点和解的话就很快会被打败的。”

“怎么会?”张自Z疑惑的说,“前段时间不是已经击溃中央军一部了吗?怎么会失败呢?”

阎锡S一听也来气了,怒骂道:“还不是张学L那个小狐狸!要不我现在早已经打进南京了!”

张自Z惊讶的问:“难道是?”

阎锡S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张学L发电入关了,就在今天。”

“为什么啊?”张自Z还是很不解,“张学L不是秘密援助我们很多军火吗?”

“我怎么知道!!”阎锡S非常不愉快的结束了这次谈话。

第二天

“司令!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侍从副官大声的喊道,“张学L打来了!”

“什么?!”阎锡S大惊道,“他今天才通电,怎么会那么快!”

“太原方面来电报说,今天上午太原城外出现了大辆的汽车,还有好几架飞机从太原上空经过!”

“有多少辆汽车?”阎锡S连忙问道。在这个时候汽车就代表着军队的数量。

“大约五十多辆!”

“嘶..” 阎锡S倒吸了一口凉气。五十辆汽车就代表最少有八万部队包围了太原,“快叫他们来,叫他们来开会!”

等将领们来商谈的最后会议结果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救援自己的老家。现在晋军这边有五万,加上西北军的一万。也能支持到前线部队回撤!

当天,部队就急忙起程赶往太原。

三天后,当他们急急忙忙赶到太原的时候,得到的情报是张学L的部队已经撤走了,不过从火炮和汽车来看,张学L的这支部队绝对在五万以上。

第二天,大同发来急电,张学L现在出现在大同外围!

大同是山西的铁路枢纽,也绝对不容有失,所以阎锡S又急忙派军驰援大同。

当天深夜。

咚….咚….

“哪里打炮?”阎锡S急忙起来问道。

“司令,张学L的部队又打回来了!”侍从副官慌张的说。

阎锡S觉的头上的汗一下子又下来了。原来张学L用的是掉虎离山之计,他真正的目的还是太原。

越演越烈的炮声似乎也在印证着阎锡S的猜想。这下真的中计了。现在太原守军不足两万,如何能抵的住张学L的进攻!

“快给徐永昌发电,让他快点回援太原!”阎锡S着急的命令道,“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回援太原。太原破,则山西破矣”

就这样,尚未到达大同的晋军又扔掉多余辎重全速回援太原。

山西,怀仁。

“宋兄!你的这个来回调军的主意真是太妙了!难怪德国教官那么夸奖你!”王忠佩服的说道。

“呵呵,不敢当啊。要不是你的那些汽车,飞机。阎锡S哪里会那么容易上当啊。”宋瑞敏客气道。

“哎,我现在才明白少帅为什么要费尽心血的造汽车!原来汽车真的有这么大的用处。汽车来回行进的速度太快了。那些炮兵在车上也能休息,这可比战马要好太多了!”王忠感叹道。

“是啊,如果能有足够的汽车,我们就能把全部的士兵带上。连夜奔袭一百里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宋瑞敏难得深思一回。

“哈哈,我们不要想那么远的事情,我们今天就来会会这个会守不会攻的晋军。”王忠双手兴奋的挥舞了几下。

“大哥,你们坐那汽车舒服不?”一个正在为炮兵挖掩护壕的士兵向旁边的炮兵问到。

“一点不舒服,汽车也是颠的厉害,不过颠着也就习惯了。要说汽车比马有一个最大的好处。”炮兵一脸回忆的说。

“什么好处?”士兵很好奇的问道。

“在汽车上睡觉不会掉下去。”炮兵为自己明白这个好处很是得意。

“哦!真的啊。在马上睡觉就掉下去了。”士兵很是崇拜的看着炮兵。

“好了,别磨蹭了!快点挖!”炮兵营长走过来训道。

有人监工,工事很快就挖好了。炮兵营长把前来帮忙的士兵全都赶了回去,“快点回去,师座说敌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师座,敌人还有十分钟进入包围圈!”通信员报告说。

“宋兄,你去收尾?还是我去收尾?”王忠笑着问道。

“当然是我去收尾了。重要的工作给我!”宋瑞敏当仁不让的抢下“重要”工作。

黑夜的怀仁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公路两边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散兵坑。

“连长,这次你让俺先开第一枪行不?”刚才那个和炮兵说话的小兵正一脸媚笑的看着自己的连长。

“小毛,你小子,每次打靶你都是最差劲的,怎么能让你先开枪呢。”连长玩笑的说。

“连长,你就相信俺这一次,真的,俺可是自己练了很长时间的。”小毛拍着胸脯说。

“那好吧。”连长也不认为打第一枪有什么好处。

“那个,连长你能把狙击枪给俺用不?”小毛不好意思的小声的说。

“你小子!滚!自己想打自己问大牛要去。”连长现在才明白这小子为什么想打第一枪了。原来是想玩狙击枪。

“大牛,狙击枪给俺。”小毛走到大牛身边说。

“凭什么?”大牛不满的问道。

“连长说的,不信你问连长是不是让俺打第一枪的。”小毛一点也不怵他。

“连长!你真的要小毛打第一枪?”大牛向连长问道。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满是不舍的把枪递个小毛,“小心别弄坏了!”连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狙击手是开第一枪的人。如果别人先开枪的话就会让目标产生警惕。

“知道了!”小毛乐孜孜的摆弄着狙击枪。

“敌人来,各单位准备。”连长朝他们打了个手势。

小毛从晋军进入包围圈开始就开始寻找目标。先是把骑在马上的人扫了一个遍,接着他发现了一个目标。,一个从停在路边的卡车里下来的人。他刚从炮兵那知道在汽车上睡觉舒坦,那个从卡车上下来的肯定比骑在马上的官大。

“砰”

如果之前有人告诉徐永昌说他会死在一个第一次开枪的小兵手里,他肯定会笑死。可是,今天当他在卡车里休息完走下车想活动一下被颠的发麻的身体时,一发从一个第一次开枪杀人的小兵手里的步枪里发射的子弹准确的打中了头部。一个全国闻名的大将军死在了一个默默无闻的第一次上战场的小兵手里。这真的验证了那句话,一个人在战场凭的不全是本事,而是运气!

随着小毛的第一枪枪响,整个阵地上枪声响成片。疲惫晋军一下子就被打蒙了。很多人都是在半睡半醒中被杀死了。多年受到的老式日本的训练让他们下意识的都往最高领导长官的身边凑去。可是,骑在马上的军官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狙击手的亲切问候。

而炮兵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轰…轰….,炮弹每次炸响都要带走无数条人命。

被炮弹打疼的晋军终于放弃了自己那种相对很紧密的队行,该成了四处逃窜。而东北军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没有采用联体战壕,而是采用了包围范围更广的散兵坑。

“哎呀!还真的是不能打野战啊!”王忠看着四处乱窜的晋军无聊的说道。晋军的训练方式决定他们要遵照直属长官的命令。直属长官全怪了以后就马上跟群龙无首一样。

“吹冲锋号!缴枪不杀!”王忠觉得再这样下去只是多点流兵而已。

“勇者!!”

“无!!畏!!”

“无惧!!”

“破!!杀!!”

无数东北将士高喊着口号,端者明晃晃的刺刀冲向被打蒙了的晋军!

第二天,阎锡S得到部队被全歼的消息直接被气的吐血。

至此,张学L领导的东北军第一次入关战役取得了重大胜利。

是役。东北军歼敌一万五千人,俘虏五万余人,俘虏军官数千人(由于他们的军衔没有统一,这里也不好划分他们的等级),俘虏高级将领十余人。击毙联军副司令一人。缴获物资无数。

消息一经传开,全国哗然。在这次战役中有着优异表现的东北军少壮派军官被称为东北五虎!(王忠、赵林涛、董晓文、宋瑞敏、葛朋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