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中原大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三章 中原大战(三)

“没你们什么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张学L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羞怒的对着看过来的士兵说。

“少帅,真的有了吗?”张柏庭激动的抓住张学L拍打衣服的双手。

“呸!你才有了呢!”张柏庭这句话太暧昧了,张学L一阵恶汗,“孩子有没有问你媳妇去,不过坦克嘛,我们是有的。”

“太好了!”张柏庭激动的连张学L戏耍他的话也没听到,现在满脑子的就是坦克,“少帅,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现在着什么急啊,又跑不了。”张学L现在郁闷着呢。才不会理会他这个要求呢。

“呵呵,是啊,是我太着急了。”张柏庭也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讪笑的说。

“你先看看我们东北军的操练。你想的要的东西还需要时间。就算组建了部队,你也需要这些士兵配合你。”张学L指着正在操练的士兵说。

“恩,恩。”张柏庭自从学习以后对步兵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重视了。现在他看着那些在练刺杀的士兵,漫不经心的说。

“柏庭,你是不是觉得他们练这些东西已经没有用处了?”

“是啊。”张柏庭没想到是张学L在问自己,所以顺嘴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去。

“柏庭,你不要小看这些士兵练习的这些啊。”张学L正经的说,“刺杀并不只是一种战斗技能,还是一种精神。”

“精神?”张柏庭疑惑的问。

“对,一种精神!三十米内刺刀见红,它象征的是一种勇于对抗的精神。一种拼搏的精神。就像一个剑客遇到一个明知不敌的对手,还勇于拔剑进攻的亮剑精神!狭路相逢勇者胜!”张学L看着陷入思考的张柏庭,知道他需要时间来消化今天的知识。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独自走开了。

5月1日,蒋介S在南京誓师,战争的火线已经点燃了。

张柏庭想了几天后终于又再次来见张学L,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刚回来的那种目中无人的傲气,现在的他已经让人感觉不到他的锐气,只能从他眼中偶尔闪现的精光知道他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张学L送他去德国就是为了组建自己的装甲部队,所以才会在刚回来的时候就磨掉他的锐气,这样才能更好的担当重任。毕竟装甲部队的事情太过去重要了。他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对于他的忠诚自己从没有怀疑过。加上一起去的学员都是对自己忠心的部署。不是怕军官背叛,而是怕走漏消息,让日本人提前防备。

就在蒋光头誓师的当天,他的特使团有来到帅府来找张学L。在被卫兵以少帅不在的借口婉拒以后也没有走,而是在坐到接待事等张学L。

“少帅,你看怎么办?”王秘书现在也已经开始对这件事麻痹了。

“让他们等好了。”张学L现在正兴奋的摆弄着自己手里的家伙,“王秘书,你来看看这个好东西。”

“这是什么啊?”王秘书看着面前的一根不像刀不像剑的东西问道。

“好东西啊!这个是刺刀!”张学L高兴的把它拿在手里把玩着。

王秘书轻笑了一声,“少帅,我虽然是个文人,可刺刀也见过。你就不用唬我了。”

“呵呵,这不是普通的刺刀,是三棱刺刀!”张学L很是自豪的说,“八一军刺,解放军侦察兵标准装备!”

“什么解放军?”王秘书迷惑的问。

“哦!那是德国的一个军的名字。”张学L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连忙掩饰道,“这刺刀可是好东西,刺进敌人身体后,可以导致快速的失血,就算当时没死送到医院也不好缝合伤口。绝对的杀人利器!”

“哦,那少帅怎么不早生产来装备部队呢?”王秘书不是军人,对张学L这些狂热的介绍也没什么感觉。

“这东西对钢的要求很高,原来的钢材根本就不能制造这些。”张学L热情依旧的说,“这东西只能留着对付外敌,对自己人太过残忍了。”

本来张学L以为那些人会很快的离开,没想到这次他们竟然铁了心的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看来,蒋光头终于要动手了,所以他让王秘书把他们带了进来。

“哎呀,你看我,今天太忙了,让诸位在这里久等了。”未待他们开口,张学L就抢先说道,“请坐,请坐。”

“少帅,我想请你再认真的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上次的领头人整了一下思绪说,“总统希望您可以出兵讨伐叛军。”

“先生,贵姓啊?上次太冒昧了也没有问侯。”张学L客气的对他说。

“免贵姓刘。”领头人谦虚的说。

“哦,原来是刘先生。”张学L装做恍然大悟的说道,“我还以为先生姓戴呢。”

领头人猛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下意识的放在腰间。脸色冰冷的说:“少帅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张学L也阴冷的看着领头人说,“我也想问问戴先生不以真姓名示人是什么意思?!”

戴笠发现自己太过于紧张,刚才被张学L识破心里太过去吃惊了。一想自己来这的目的就是要劝说张学L与校长结盟,顺便探察一下张学L的动态罢了,既然被识破了那就好好的劝说吧。想罢就微笑着道,“少帅不要见怪,事关重大,校长才派雨农前来以示诚意。雨农伪装也是为了省掉不必要的麻烦。”

张学L得到监视他的人汇报的情报,知道他没有说谎。刚才不过是想吓唬一下他,让他先把自己的底细都暴露出来,这样利于自己和他的谈判。

“戴先生,我们就长话短说吧。我也想入关帮助蒋总统。可是东北经过连年战乱,现在已经疲惫不堪。实在是无力再出兵。”张学L先把自己的困难无限的夸大,“再说,东北军现在因为军费短缺已经裁减到三十万了。”

鬼话连篇!戴L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还是一脸笑容的说,“这些事情无须少帅担心,只要少帅出兵,军费补给将由政府供给。”

“可是,现在东北军很是疲惫,我即使想出兵也需要等士兵修养之后才行啊。”张学L对这种好处一点都不感冒。

“这个,少帅,总统承诺战后五省将由少帅自行治理,南京政府决不过多干涉。”戴L被动把最后的好处抛了出来。

“这个,我还需要和东北各界商议一下。再下决定。”张学L知道现在已经榨不出再多的好处了,就假装思考的说,“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戴L不知道他是真的铁定心思想要观虎斗,还是想得到更多的好处。虽然他很善于察言观色,但从张学L最近的行为来说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自己既然不能劝动他就只能先回去了。所以当天戴L就留下随行人员独自回南京了。

11日,蒋介S下达总攻击令,战争正式爆发。






第四章 中原大战(四)

“整个战局的形势是,陇海线位置在全局的中央,津浦、平汉是它的左右两翼。因此,双方都把主要兵力使用在陇海线方面,因为这一方面的得失胜负,对整个战局将会发生决定性的作用。现在双方到在此部署了精兵,蒋介S使用在这一方面的部队有刘峙、顾祝同、陈继承、蒋鼎文、熊式辉、王均、杨胜治、陈C、卫立H、叶开鑫、秦庆霖、张砺生、张治中、冯轶裴等部,都是蒋的精锐部队。阎、冯使用在这一方面的部队,有晋军的孙楚、杨效欧、关福安三个军及优势的炮兵部队;有西北军的孙良诚、宋哲Yuan、孙连仲、吉鸿Chang等部及郑大章的骑兵集团,也都是战斗力相当强的队伍。所不同的是,蒋介石掌握了铁路和航运的交通线,军运迅速,在短时期内即可调动和集中大部兵力于战场,粮秣弹药的补给也很便捷,且士兵无长途跋涉之劳,可以保持饱满的精力。西北军就不然,在发动战争的开始,除孙良诚、宋哲元、庞炳勋等部分布在关中平原,距陇海路较近,比较容易东调外,驻在陕南的张维玺、刘汝明部,就需要经过山岳地带,而且受到襄樊一带蒋军的牵制。至于远在甘、宁、青的孙连仲部,全靠徒步行军,就更需要较多的时间。这都是远远比不上蒋军的。”张学L指着沙盘和四周的人说道,“所以说,打仗,不是只依靠士兵拼命,良好的后勤保障就是战争胜利的前提。”

“少帅,如果我们入关的话,后勤将怎么保障?”一个参谋问道,“毕竟我们有重要的铁路线掌握在日本人手上。”

“这个无须多心,我们现在只是讨论一下双方的情况,并没有说一定要入关帮助哪一方。”张学L狡辩的说,“现在你们先回去思考一下,明天写一份作战计划交上来。要求是双方的作战计划!”

“是!”

随着蒋光头总攻击的命令下达,这场波及整个中原地区的大战算是打响了。目前双方投入的兵力就接近一百万了。这可是目前整个中国的军事实力啊。

“少帅,你让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王秘书脸色怪异的说道,“可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呵呵,树锌,不该你操心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的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张学L打哈哈的说,“想的太多会掉头发的。”

“好吧。”王秘书一想也觉得自己有点越轨了。关心则乱啊。

刚送走一个,另一个也来。

“汉卿,你这样这做是为什么?”刘尚H很疑惑的问,“你叫我们把这些东西送给他们干什么?你不是已经制定计划了嘛。”

“哎呀,刘叔,他们不明白,你怎么也不明白了呢。”张学L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挂在嘴边民主言论了。每个人都能来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绝对权利带来坏处让他不能继续实行独裁主义。虽然自己是穿越的,但也不敢保证自己永远是对的。自己也是一个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犯错的时候。张学L耐心的跟他解释了自己的想法,才把这位叔叔送走。

“汉卿!”

我靠,没完了还!张学L听见有人又在叫自己,马上满目怒火的看着进来的人。

“额….”赵四小姐没想到张学L突然间用这么厉害的眼神看着自己,吓的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哦?绮霞。”张学L急速的把怒目换成爱眼,轻柔的说,“我还以为是别人呢,你找我有什么事?”

“哦!那个,东北军校的第一批政工参谋毕业了,他们想叫你去训话。”赵四小姐缓过神来说。

东北陆军指挥学校是原东北讲武堂扩建的。里面含概了多种专业,可以说除了装甲指挥以外,现在陆军的所有指挥专业这里都有。而且还多了一个政工参谋的学科。

政工参谋是张学L亲自要求成立的学科,入学前提就是学员必须是三民党党员。虽然大家不知道这个政工参谋是干什么的,但还是有无数的热血党员入学,现在就是第一批学员毕业大会。

张学L站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的学员们,朗声道,“先恭喜大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相必大家也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也许有的人认为这个很没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大家,你们的作用不比军事指挥官的作用小!”

哗啦..啦。底下响起了不是很热烈的掌声,虽然张学L这么说,但他们不认为一个照顾士兵生活,跟士兵聊天、讲大道理的参谋能有大用处。

张学L知道他们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在战争中会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便耐心的说,“打仗靠的是什么?不只是军官的指挥,更重要的是士兵的勇敢作战。而你们的作用就是鼓起士兵的勇气!所以说,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你们能把那些兵哥哥们整的嗷嗷直叫。那你就是一个合格的政工参谋!”

晚上,一列火车从奉天驶向石家庄,张学L微笑着目送着这列装满军火的专列缓缓驶离自己的视线。“呵呵,不把你打疼了,你怎么会让出更多的利益呢。蒋总统,在我入关帮你之前,你还是惨点的好。”

五月十一日,双方开始大规模的接触。中央军来势甚猛,切有飞机配合作战,激战数日,万选才、孙殿英两部节节后退,孙部退往亳州,万部退至归德附近。中央军以顾祝同、陈继承、陈C等师乘胜进攻,蒋介S于十五日亲赴马牧集督战,并以教导第一师围攻归德。就在这时,刘茂恩因不满阎、冯而投蒋,以开会为名,在宁陵诱捕万选才,万部即陷于包围之中,归德被蒋军攻破,师长万殿等被俘。其余部队由石振清代理指挥突围西撤。这样一个突然的变故,立即造成了军事上极大的混乱。首先是原由刘茂恩防守的宁陵、睢县被中央军掌握。晋军的杨效欧部(刘茂恩归杨指挥)、孙楚部都受了一定的损失,而关福安部在混乱中失去掌握,损失颇大。中央军占领归德后,其先头部队又乘胜占领归德以西的柳河车站,蒋鼎文部亦逼近木巳县,企图与中央军正面部队配合围攻兰封。至此,退往亳州的孙殿英,遂与友军失去联系。鲁西方面的石友三部亦被陈调元部所阻,不能前进。由于刘茂恩的投蒋,战争一开始联军就遭到了极大的挫折,从而打乱了预定作战的计划。

联军方面中路的快速败退使得张学L不的不加大对联军方面的支持。虽然历史上是少帅入关才最终帮助蒋光头获胜,可现在自己都穿越了,难保历史会发生什么变化。蝴蝶的小翅膀,让张学L不得不多做些准备。












第五章 中原大战(五)

“娘西皮的!你们是怎么打的仗?!”蒋光头愤怒的破口骂道,“有飞机配合轰炸你们都拿不下兰封!”

蒋介S因前一战役颇为得手,便亲自到归德督战,以期一鼓作气,把陇海正面的晋军打垮。他以刘峙的第二军团的主力部队向兰封猛烈进攻,并以空军配合轰炸。但由于晋军预先在这方面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并且阎锡S把预备使用在津浦线方面的一个军调来增援,兵力有所增加,再加上采取守势,而且发挥了炮兵的威力,使得中央军的进攻难于进展。

“校长息怒,依我之见,兰封如今已经兵多城坚,实在是不能强攻。”陈C低声的说道,“不如我们派一部迂回到晋军的侧翼,这样来威胁晋军后方。”

“恩,辞修说的很有道理,不知道谁能领军迂回呀?”蒋介S环顾了一下四周站立的将领。

“校长不弃,属下愿意带领十一师进行迂回穿插。”陈C毛遂自荐道。

经过参谋部的进一步谋划,蒋介S决定以陈C的第十一师由陇海路南侧挺进,威胁晋军右翼侧后。

“司令,晋军来电说中央军一部侧插其防军右翼,已经严重威胁到晋军后方,晋军希望司令可以派兵援助。”

“哦?是哪一部?”冯玉X快步走到沙盘前问道。

“这个,晋军没有说明。”卫兵看了一下电报说。

冯玉X怎么研究着沙盘,发现如果不马上派兵救援的话,整个晋军可能会以后方受到威胁的借口后撤,那样整个部署将全会被打乱,到时候联军可就一退成败了!想完对着卫兵大声的说,“电令郑州孙良诚,着你部迅速开赴兰封,支援晋军右翼!”

东北。

“少帅,前方人员发来电报,说弹药已经送到,还把目前双方的部署说了一下。”卫兵拿着电报说。

“念!”张学L现在正和一大群参谋趴在沙盘上模拟双方部署。

“中央军前次进攻兰封受阻,现晋军部署铁路正面,它的左翼为刘春荣部,再左为石友三部;右翼为孙良诚部,再右为庞炳勋部。”

“孙良诚部?”张学L皱了一下眉头说,“孙良诚部怎么在晋军右翼?”

“少帅,我估计是中央军派出一部骚扰晋军右翼侧后,冯玉X才把孙良诚部从郑州调到晋军右翼的。”

“恩,我看是。”几个参谋点头道。

“那你们说说联军下一部的行动是什么?”张学L鼓励的看着几个参谋。

“依我看,联军下一步将全面发动攻击!”一个参谋大胆的说道,“大家看,现在晋军经过撤退调整已经在兰封整理好了部队,而且西北军的部队也大致赶到。目前在双方的兵力对比联军已经占据了优势。不过联军就算发动攻击也很难打退中央军,因为中央军的武器要比联军好,而且还有飞机这个空中优势。依我看战事将会呈现胶着状态。”

啪…啪…张学L带头给他鼓掌,“说的不错,如果没什么变化的可能就会出现你刚才说的情况。可是大家都忘了一个事情。”

参谋们迷惑的看着张学L,张学L干咳了一声说:“你们都是参谋,在将来的战争中你们就是战争的策划者,所以说你们要仔细再仔细的观察收集到的资料。”说着便一指沙盘,“你们忘了一个人。”

兰封外,深夜。

“世五兄,你怎么来?”孙良诚惊讶看着风尘仆仆的吉鸿昌问道。

“呵呵,哪有这样招待兄弟的,见我来连口水都不让喝。”吉鸿昌大笑着说。

“对..对..对!”孙良诚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快,里面坐。”

“司令叫我协助你给中央军一个好看,打出我们西北军的威风。”吉鸿昌喝着水说。

“那司令的意思是?”孙良诚问道。接着便拉着吉一起来到沙盘前让他解释司令的指示。

天一亮,孙部就对对面陈C的第十一师发起的猛攻。

“他娘的!这仗还怎么打。”陈C猛的把自己的帽子摔在沙盘上,“让预备队上,一定要给我顶住!”今天天刚亮对面的西北军就发起了猛烈的攻势。按照他前段时间的接触,对面的西北军虽然作战勇敢但火力差,自己还可以顶的住。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对面的火力忽然之间变的强大了起来,部队一下伤亡惨重。

“师座,兄弟快顶不住了,我们还是先撤吧!”一个团长跌跌撞撞的跑进指挥室。

“混蛋!就算部队都打光了你也要给我顶住!”陈C怒骂道,“你要敢后退,老子第一个就蹦了你!”

“世五,你怎么有这么多机枪啊?”孙良诚羡慕的说道,“比我的要多两倍啊!”

“这些都是东北那边运来的。”吉鸿昌低声的说,“这次运来的军火量很大,我看东北那边也闲不住了。”

“恩。”孙良诚明白的点点头,“对面快抗不住了,我让兄弟们再加把劲!”

“兄弟们,今天是我们西北军打的第一仗,司令要我们打初西北军的威风来。现在,发大家每人一块大洋,谁能抓到军官就再发一个大洋!”孙良诚挥手让属下抬来一筐筐的银圆。

“冲啊!!”拿到大洋的敢死队发出疯狂的嚎叫!接着便疯狂的冲向敌军的阵地。对面阵地上的机枪还在疯狂的收割着士兵的生命,可是敢死队对于枪声已经麻木了,他们毫不躲闪的快速冲向对方的壕沟。

一个,两个,三个......在付出三分之二的伤亡以后,敢死队终于牢牢的在对方的阵地上占据住一段战壕。

“冲啊!”后面军官见敢死队已经成功便呼喝着让部队加速前进。

“师座,我军后方出现大量的骑兵!”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冲到了陈C的面前。吉鸿昌的部队已经从侧翼迂回包抄过来了。

“撤吧!”陈C看着被西北军占据的阵地,悲愤的说。最后陈C部在付出重大伤亡以后终于从孙、吉的包围中突围而出。突围之后陈部不足千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