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中原大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第一章 中原大战(一)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这是一个痛苦的年代,横扫全球的经济危机使得无数家庭破产,等着政府接济,而受到百年欺侮的中国正酝酿着一场惨烈的战争。两者相比,中国的人民将会更加的孤苦,因为没有人能够得到所谓政府的救济。

1930年2月10日阎锡S电请蒋介石下野,接着联络西北冯玉X,桂系李宗R成立反蒋同盟。阎锡S反蒋的号召得到了以汪精卫﹑陈公博为首的国民党改组派﹐以及邹鲁﹑谢持为首的西山会议派和冯玉X﹑李宗R等反蒋政治派别与军事集团的响应和支持。

3月14日﹑15日﹐鹿钟麟等五十七人通电拥戴阎锡S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总司令﹐冯玉X﹑李宗R﹑张学L为副总司令。

4月1日﹐阎﹑冯﹑李宣誓就职。

战争,已经爆发!

东北现在并没有感觉到战争的痕迹,一切都显的欣欣向荣。早上,工人还是照常起来上班,学生照常上课。妇女们也和原来一样,一边洗衣服,一边唠嗑。所有的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温欣,舒适。

“真是的,又要加班了!每天都加班,我都快要累死了”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一边嘟囔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一边打水来洗漱。

“哎呀,你还闲累了,少帅可是发给你们两倍的工钱啊,现在多存点钱,将来好给孩子去媳妇。”一个妇女一边替他整理衣服,一边嗔怪的数落他。

“好了,知道了。你就想着娶儿媳妇!我看你把我累死了,你还怎么办。”汉子穿上衣服玩笑的说她。

“去!大清早的也没好话!”妇女瞪了他一眼说,“中午别回来了,怪累的,你在那多歇歇。我让儿子去给你饭。”

“不用了,我们那是军工厂,不能让人随便进的。”汉子一口就拒绝了,“我中午在食堂吃点就行了。”

“好吧。晚上我给你炖点鸡汤补补。你先去上班吧。路上注意点。现在路上车多了!”妇女一直把他送到路口。



“少帅,你看,阎锡S他们又发来电报催你宣誓就职呢。”王秘书拿着一份电报说,“他说要你马上发兵讨蒋。”

“行了,不用理他们,看来阎老西是骄傲的过头了,命令都下到我这了。别看他们现在这么风光,但他们不会长的。”张学L轻笑了一下把电报扔在了桌子上。

“少帅,不是吧,他们现在可是聚齐了一百万大军啊,再说,南京方面,蒋总统都被逼的连剿匪都放弃了。”王秘书并不赞同张学L的意见。

“呵呵,一百万,我们东北军当初和直鲁联军也有一百万呢。可那些军队能打仗吗?打一场仗,光跑就能跑一半!”张学L对于一百万这个数字很是不屑。

“可是。”

“不要什么可是了。”王秘书刚要开口就被张学L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我的王大秘书,你就放心吧,就算他们赢了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你就赶紧去安排一下收容难民的事吧。一打仗,逃难的人就会更多了。”说完张学L就把王秘书推了出去。

张学L不是没想过联合他们把把蒋介S赶下去,可赶下去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就算新成立政府也是现在这种军阀割据的场面,根本就不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日本人拼命的。再说,蒋介S的中央军要比这些地方杂牌要厉害的多,选一个拖住日本的盟友当然要选一个强大的了。再说自己还不一定能把蒋介S打下去。不怕他们不出力,就怕他们在后面捣鬼。

“汉卿,”赵四小姐轻轻的走到他身边,“南京方面来人了。”接着看着这两天有写憔悴的情郎,心里不忍的为他轻轻的按压着肩膀。

“我没事,到是你,家里跟你断绝关系,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张学L握住肩膀上的双手。

“没什么,为了爱,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我的生命。”赵四小姐亲吻了一下他的手掌。“我先出去了,你先忙正事吧。”

不一会就看见几个中年人进来,张学L看了一下,没有一个熟人。上次的那个何应Q可能已经回去帮忙了吧。

“少帅,我们带来了总统对您的新任命。”一个领头摸样的人站出来说,“总统任命你为华北五省主席。总统希望您可以立刻出兵讨伐叛军。”

“呵呵,我的责任是抵抗外敌,而不水对着自己的兄弟开枪。”张学L直接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直接就拒绝了他。老蒋动动嘴皮子就想让我帮他,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没想到这个华北五省主席这么快就从阎老西那移动到我这了。

“您!!”领头人也没想到张学L这么直接就拒绝了他。刚想发火,但一想到来时总统的吩咐,就又强压了下去。

“少帅,你再考虑……”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张学L就已经让卫兵把他赶了出去。

“少帅,你这是干什么?”王秘书见一群人被卫兵强赶了出来,急忙走进少帅的办公室,“你不是要和南方政府结盟吗?怎么又把他们都赶走了。”

“哎呀,王秘书,你说你一惊一乍的也不累的慌。”张学L玩笑的对他眨了一下眼,“天机不可泄露。你就等着吧。”

“少帅…….”没等王秘书说完就又被张学L给捻了出去。

“呵呵,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有你这样才能让外边的人更猜不透我在想什么。”张学L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阎老西曾说过他在三个鸡蛋上跳舞,我现在就是拿着两个鸡蛋玩耍,我不接哪个,哪个就要摔碎了。”说完便在那里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时,一封电报从奉天发向了石家庄,“即日,南方来人会见张学L,似有拉拢之意,结果未知,我方不可拖大,应立刻派人主动接触张学L。

4月2日 奉天电。


















第二章 中原大战(二)

4月3日,

阎在石家庄设立总司令部﹐自兼第三方面军总司令,由河北向山东进兵。以李宗仁为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由广西向湖南进兵。鹿钟麟为第二方面军总司令,由陕西向河南进兵。石友三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由鲁西南会攻济南。

4月5日,蒋介S通电撤免阎锡S本兼各职,任命张学L为华北五省主席。

12日,任韩复榘为第一军团总指挥,在鲁西阻阎军南下。刘峙为第二军团总指挥,由徐州沿陇海铁路西进。何成浚为第三集团军总指挥,在河南许昌以南地区牵制冯军。陈调元为总预备兵团总指挥。战争,马上就要正式爆发!

而我们的少帅大人正悠闲的在家里陪伴着于凤至一起逗弄孩子玩。前几天他接见的阎锡S派来的信使。不过,现在的阎锡S似乎认为自己集合了这么多的队伍,完全可以把蒋光头赶下台去,自己担当国家最高领袖。所以他的特使也没有用低声下气的语气来与张学L商谈。态度虽然谈不上什么傲慢,但绝对不卑谦。张学L也没有因为他的态度就打他一顿,只是让士兵礼貌的把他们赶了出去。

对于少帅这种坐山观虎斗的这种表现,东北军内部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支持他这样,因为这样才能最大的保留东北军的实力。另一方认为少帅这种做法太过于保守。富贵险中求,没有付出就不会有回报。趁这个机会可以扩大东北的地盘。持前者意见的是元老派,后者当然就是年少激进的少壮派了。元老派的头领首推张作X和刘尚H,不过两人都已经和张学L通过气了,所以最近都在家里避不见客。少壮派以近卫师师长刘羿飞为首,每天都要在张学L的办公室里发牢骚。

不过,虽然军官们之间有差异,但前提都是为了东北的发展。所以张学L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由着他们去吵。

随着两方面的排兵布阵,战争的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多的难民开始涌出关外。这时的东北军正忙着收容难民。所以每次刘羿飞都大吵着说这不是军队而是一个收容大队。张学L对于这些难民可是很看重的。逃难的大多是一些年轻力壮的青年,只有年轻人才有哪个气力和决心从中原逃到关外。这些人可都是张学L未来的战争资源。

别看张学L现在每天都好象无所事事的样子,其实他已经派出了大量的情报人员去收集两方的情报。当然,张学L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联军这一方,因为他想得到傅作义!当自己想到当初的少帅竟然让他从自己的手里轻易的跑了就气的头疼。这可是名将啊!当初的他也已经显示出了自己名将的能力。少帅当初怎么就轻易的让他跑了呢。这次自己一定要把他抢到手!

为了躲避刘羿飞等人的骚扰,张学L现在经常往军营里跑,和战士们一起参加训练,这样即能和战士们增加感情,又能锻炼自己的身体。虽然自己那世少帅活了一百多岁,可这边自己都穿越了,谁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能活那么长时间。所以身体锻炼才是硬道理。

“少帅!”一个卫兵大声的叫道,“张将军回来了?”

“哪个张将军?”张学L现在正锻炼的满身大汗,拿过来一条毛巾擦了擦脸问道。

“少帅,是我,蔚久。”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

“柏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学L高兴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今天才刚回来。帅府的人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张柏庭心里也很高兴,声音有点颤抖的说。

“还没回家吧,来我们先坐一会,你跟我说说在德国的情况。”张学L拉着他坐到操场边的凳子上。“和你一起去的学员都回来了吗?”

张柏庭很正统的腰正背直的坐在凳子上,说“都回来了,这次我们在那边跟那个叫古德里安的人学了整整一年。也参观了几次德国部队的军事演练。”

相比张柏庭那正统的军人坐姿,张学L就显的很随便,听到他说完话就高兴的说:“和那个古德里安学的怎么样?感觉如何?”

“他讲的那些东西真是闻所未闻啊。在那之间我从来没想过战争也可以打成那样。那种战斗方式真是骇人听闻啊。如果真的可以得到那种军队的话,我相信只要几万人就能横扫我们东北。”张柏庭显的很兴奋,说着就不由自主的把手紧紧的握住了。

“那也不一定,装甲部队也不是万能的。首先它要有严格的后勤保障,没有保障能力,就算你有再多的坦克也要一部部的全抛锚在路上,还拿什么向敌人纵深穿插。再说,只有空地配合才能更好的打击敌人。没有空中支援,你的坦克再多也没有办法突破敌人的防御。还有,坦克也不是无坚不摧的。你有坦克别人也会有克制你的武器。所以说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强大的。”张学L也不忍心在他兴奋的头上泼冷水,可现在的古德里安的闪电战理论还没有成熟,他这种自大的情绪会对以后很不利。自己只能先给他一个打击,让他明白他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啊?!”张柏庭被张学L劈头盖脸的一阵反驳给惊呆了,真的是有如当头棒喝。原来自己认为无敌的作战方式还有这么多不足。不过,慢慢的他想过来,为什么少帅会知道这么多啊。

看到他用迷惑的眼神瞅着自己,张学L无比烧包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我要是不知道还会送你们去他那学习吗?”

张柏庭想了一下也是这个理。少帅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连德国一些人都不知道的装甲作战理论都知道。不过一想这种作战方式不可能在东北实现,又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告诉你一件事。”张学L故作神秘的趴在他的耳边说道。

“什么!”张柏庭吃惊的站了起来,张学L由于重心靠近长凳的边缘,所以张柏庭猛的一起,椅子马上就翘了起来,张学L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