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春秋 历史洪流 综合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3/

张学L接到何应Q邀请他去北京商谈的电报,他知道自己要求的那些条件南京政府肯定都答应了。对此他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西北军的小动作,他也得到了消息。

张作X对于张学L放过杨宇T等人一马,很是感激。所以他得到消息后就主动要求去北京担任谈判使者。张学L耐心的把现在的形势跟他说了说。表明自己这次前去没有任何危险。况且东北现在还需要这些元老来坐镇,来安抚东北那些老将的人心。而且,张学L此去还有个重要的事情——见“网友”赵四小姐。

1928年12月29日,张学L在北京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易旗帜”接受南京政府的任命,宣誓就职东北边防司令长官。

第十八章 民国年间的“网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变态大叔悄悄的来到了一个小萝莉的身后,接着他伸出的罪恶的双手抓住了楚楚可怜的小萝莉,不顾她的强烈反抗,强行把他拉到茂密的灌树丛里。然后狞笑着把手伸向小萝莉的身体……….

呵呵,大家不要惊讶,本书是历史军事,当然不会出现上述的情况。在见到后世闻名的赵四小姐时,张学L不由的就想起了上面的画面。心里也不由的鄙视了一下以前的少帅。他还真是老少通杀啊。

面前的小萝莉,哦不,是赵四小姐,她现在也不过刚刚十六七岁。想想少帅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年龄,张学L就不由的想起了后世AV里的变态大叔!

“汉卿,你在想什么呢?”赵四小姐眼冒星星的看着面前的情人。

“哦,没什么啊。”张学L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呵呵,你是在紧张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啊。这可不像你哦。你在信里可是很口花花的。”赵四小姐似乎想起张学L给她写的那些情书,脸上不由的飘起红运。

“咳咳,没什么的。你不要多想。”张学L也脸红起来,后世虽然知道少帅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可是并不知道她当时才刚十六七岁啊。“要不我们一起走走吧。”

“好啊。”

也许是赵四小姐受新潮思想影响对男女之事看的很开,或是猛的见到情郎心情大好,反正她很自然的就伸手挽住了张学L的手臂。

“呵呵….”看着街上对他们行注目礼的行人,他也只能苦笑两声。压马路是情侣最常进行的活动。因为它不会被时间,金钱等条件限制。还可以增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后世,在大街上可以看见无数的情侣。而且他们还会别出心裁的搞出很多花样。大街上的人也不会感到奇怪。可现在,民国初年的人的思想并没有后世人那么开放。何况,一个身穿不知道是什么样式军装的人和一个明显是小女孩的人一起亲密的走在大街上,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惊讶呢。

“我们一起去那边坐坐吧。”张学L实在是被行人看的受不了。

“好啊。”赵四小姐好象根本没受到什么影响。

“绮霞,我们在一起可能会受到很多的阻碍。你不后悔吗?”张学L看着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虽然他的心理年龄也是二十出头。可自己的身体却是快三十的人了。他不想面前的少女因为一时的念头而后悔。

“汉卿,如果能跟你在一起的话,什么事都不能让我后悔。”赵四小姐目光坚定看着少帅说,“就算是让我死,我也不会后悔!!”

张学L从她的眼神中知道她的决心是多么的坚定。她对爱的真诚,可以从少帅被软禁而不离弃的经历看出来。

“那我们来说说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吧?”张学L用调侃的语气来掩饰心里的紧张。他想知道赵四小姐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对少帅死心塌地。

“恩,这怎么好意思呢。”赵四小姐脸一下又红了起来。不过一想这也是让情人更好的理解自己便慢慢的说道,“第一次在舞会上见到你时,我就对你有好感。后来从你的信中,我感觉到了你的幽默风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对你念念不忘,每次都把你寄来的书信拿出来看。每次都好想亲耳听你说那些感人的故事。你还在信里那么口花,人家刚开始都不想理你呢。”

张学L听她慢慢的讲完这些话,心里高兴的想大声的喊出来。原来是自己的书信才把她泡到的。哈哈,这也算是现在的少帅的功劳。

“你想什么呢?这么高兴?”赵四小姐看着在那偷笑的少帅问。

“呵呵,没什么啊。今晚的月亮真大啊….”张学L在那嘿嘿的笑着。

“什么呀。现在哪里有月亮啊?”赵四小姐显得很迷惑。

“你就是我心中最美丽的月亮啊!”张学L很肉麻的说到。

“哎呀,讨厌,不理你了。”赵四小姐也被他这么直白的情话羞的脸更红了。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了。

张学L现在很高兴,这也算是他在民国时期的第一个恋爱了。虽然是用书信。那他可是在网上总结的无数情话。对于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来说,那些浪漫的爱情故事是最让人向往的。

听到赵四小姐的表白,张学L也高兴起来,和赵四小姐一起走在街上也丝毫感觉不到四周人那刺目的眼神。

晚上,张学L让身边的女孩体验一下后世的浪漫。他们二人一起来到天津城里的一家西餐厅里共进晚餐。

“绮霞,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看。”接着张学L便起身走到了钢琴师身边跟他说了几句,接着那个钢琴师便礼貌的让开了。

他要干什么啊?赵四小姐很迷惑的看着少帅。

张学L先伸手弹了几个音符,还好,自己以前为了泡妞而学的钢琴还没有忘掉。他先缓慢的弹了几个音符,然后深情的说:“今天,我想把一首歌献给我心爱的女孩——赵绮霞小姐!”

赵四小姐吃惊的看着正在弹琴的少帅,四周的客人也大声的鼓起掌来。他们都是留过学的人,对这种事情并不惊讶。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一曲终了,四周的客人已经被歌曲深深的震撼住了。而赵四小姐已经落下了感动的泪水张学L深情款款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拉住她的手慢慢的把她转向窗外,忽然外边燃起无数的蜡烛,组成火色的三个大字——我爱你!

张学L慢慢的单膝跪地,掏出一根玫瑰,然后充满爱意的对着她说:“绮霞,我爱你!”


第十九章 包二奶也是要感情滴

在众人羡慕的掌声中,赵四小姐幸福的和张学L一起走出了餐厅。

“汉卿,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快乐的一天。”赵四小姐一脸幸福的说。

“不对,你以后的日子都会这么幸福快了。我将会陪在你的身边!”张学L现在已经把情圣演绎到最高境界了。无论再肉麻的话他都能说的正义凛然!

“恩!”赵四小姐现在已经被完全被幸福所包围了。她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她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少帅真厉害啊,连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卫兵甲羡慕的说。

“是啊,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少帅呢。我们就没这么厉害!”卫兵乙附和道。

当天晚上赵四小姐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她觉的自己现在浑身都冲满了力量。经过一夜的思考后,她决定去东北。陪伴在她的爱人身边。

而我们的主角张学L先生现在也难以入睡。不是兴奋自己创造了民国年间最浪漫的爱情故事。而是因为他的另一个女人,他的二奶——姨太太谷瑞玉。谷瑞玉这个长期在外而得不到承认的二奶因为爱情得不到满足的原因,对物质生活就产生了更大的欲望。长期的压抑生活使得她的虚荣心无限的扩大。前段时间,杨宇T曾经派自己的姨太太来主动接近她,不断的邀请她出席各种舞会、晚宴。这使得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来张学L曾经写信让她远离杨宇T一家。但她却没有听信张学L的话,还是放任自流。

现在自己来到了天津就不可避免的要和她见面。其实张学L心里很是同情这个长期被包养的二奶的。而且现在的自己也知道她和杨宇T等人并没有太多的交往。可是,自己如果不好好处理这个事情的话,就很容易让她心里产生不满。这会让以后的生活产生很多变化。但要是跟她离婚又有些过意不去。所以说,他要想一个好办法来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女人。还要警告她要遵守一些家法、规矩。

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了谷瑞玉独居的小楼。经过昨晚的思考,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汉卿!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听说你昨天就已经到了!”谷瑞玉见到他并没有幸喜,而是埋怨。

“我昨天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张学L知道她是因为心里压抑而产生的不满,所以他并没有生气。

“那你赶快进来吧。”谷瑞玉也觉的自己有点过份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好久没有陪你了!”张学L体贴的为她披上大衣,“就我们两个人。”

张学L让自己的卫兵换上便衣在远处跟着。他可不想耍帅,他可没有小说主角那么厉害。对于刺杀他是害怕滴。

“汉卿,这么早,我们出来干什么啊?”谷瑞玉对他的行为很是不解。

“今天我好好的陪你,今天我不是少帅,只是你的汉卿。”张学L目光真挚的看着她说。

“恩!”谷瑞玉也被他的话感动了。

两个人像平常夫妻一样,四处溜达着,然后到一个小摊吃了份早餐。谷瑞玉的心情慢慢的变的平和起来,她觉得这种生活比前段时间的锦衣玉食还要让她开心。张学L也很温柔的为她忙碌着,替她擦擦嘴、帮她整整围巾。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谷瑞玉没有烦躁,因为她感觉到幸福。张学L没有感觉的无聊,因为这是他刻意营造的。

“瑞玉,我们去看电影吧。”张学L温柔的握住她的双手,“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没有陪你去过。我觉得好内疚啊。”

“恩,我听你的。”谷瑞玉双眼微红的点了点头。

由于是还不到中午,所以电影院里并没有几个人。现在也不像后世一样每天都有大片,美国的,国产的。

“汉卿,你在找什么啊?”谷瑞玉看着四处乱转的少帅问道。

“我在找爆米花。”张学L下意识的回答道。

“这里哪有什么爆米花啊!你真是没吃过苦,爆米花是在大街上淘换的。”谷瑞玉无限风情的瞪了他一眼。

“哦!”张学L也醒悟过来,现在还没爆米花呢。不过大街上炸的的玉米花也能将就一下。他叫过卫兵让他去大街上买点回来。

“你为什么一定要吃爆米花啊?你以前应该吃过吧。再说来天津你应该吃麻花啊!”谷瑞玉温柔的说。

“呵呵,突然想吃了。我们先进去吧。电影快开场了。”张学L又不能告诉她后世看电影都会吃爆米花的。

这时的电影明星就那么几个,而且当红的女星就更少了。电影开始时,谷瑞玉就吃醋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对这个蝴蝶,我听说以前你还专门把她请到北京了呢。”

“哪有啊!”张学L心虚的道。后世时曾看过一些帖子说少帅曾经把她强行请到北京去。然后就那啥了。他可不知道这是事实还是传闻。

刚好卫兵把爆米花买来了,张学L连忙拿过说:“瑞玉,你尝尝。”

“我可不像你,我以前吃过很多次了!”谷瑞玉还在吃醋。

“呵呵,这次不一样了,这是我亲自喂给你吃的。这可是独一份的。”张学L算是把情圣宝典给发挥到极限了。

谷瑞玉被他说动了,很是幸福的吃掉眼前的爆米花。一场电影很快的就过去了,两人都没有明白放的是什么。谷瑞玉是因为幸福,张学L是因为无趣。谷瑞玉很是怀念的说:“刚才的爆米花真好吃。”

“想吃就再买去。”张学L拉着她的手,“不过现在我们要去集市。”

“去集市干什么啊?”

“买菜啊。”

“家里的老妈子早就买好了。”

“这你就别管了,赶紧走吧。”张学L拉着她往集市方向去。等他们到集市后才发现,集市里还有不少人。因为是冬天,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那么早就出摊。反正天冷,菜又坏不了。本来谷瑞玉还因为张L把自己拉到这生气。可慢慢逛着就觉的这种感觉很温欣。而且身边的人都把他们当成一对夫妻来对待,这种感觉就是她渴望得到的。由于是冬天,所以菜市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东西。不过两人都不在乎这个。快到中午时候两人才慢悠悠的回到家里。

“你买菜干什么呀?”谷瑞玉好奇的问道。

“我要为你做一次充满爱的午餐!”张学L很是深情的说道。

谷瑞玉刚开始还不相信,不过看到张学L煞有其事的洗菜,刷洗工具后,就被这幸福感动的双眼通红了,“汉卿,你的心意我懂,可你不用真的去做了。天这么冷,会冻着的。”

张学L把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二奶推到正屋,然后自己就在厨房里忙碌开了。后世自己因为喜欢美食,也曾花过一些时间来学习做菜。

等谷瑞玉看到一桌子的菜肴时,嘴已经惊讶的张开了。而张学L就像一个丈夫一样,温柔的为她夹菜。

“瑞玉,我很对不起你,让你吃了很多的苦。而且在短时间里也不能让你过你想要的生活,我今天只想好好的补偿你。”张学L双眼朦胧的说。

“我知道,汉卿,我知道。我以后再也不会埋怨你了。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就算一辈子吃苦我也愿意。汉卿,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谷瑞玉感动的泪水不停的涌出来。

“瑞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没有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张学L温柔的用手擦去她流出的泪水。

“别说了汉卿。今天我很幸福。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这就已经足够了。”谷瑞玉轻轻的握住张学L的双手。

张学L慢慢的低下头,吻住她那鲜红的嘴唇。同时双手也慢慢的放下,从后面抱住他。谷瑞玉也动情的回应着他。渐渐的,张学L一只手已经开始慢慢的抚摩她那翘挺的美臀。另一只也攀上了她胸前的高峰。

“不要,汉卿,别在这。”谷瑞玉连忙抓住他罪恶的大手,“我们去楼上!”

张学L猛的她横抱起来,然后低头吻了一下,“遵命,夫人。”

走进卧室后,张学L把她轻轻放在卧室的大床上,然后轻柔的替她除去一件件衣服。接着一副完美的玉体就呈现在面前,而这副玉体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兴奋,在那里轻轻的颤抖着。张学L用他罪恶的双手轻轻的抚摩着她,慢慢的亲吻着她胸前那鲜红的樱桃。

“恩。”谷瑞玉下意识的轻哼了一声。“汉卿,我要!”

张学L迅速把自己全部脱光,然后撤过来一床棉被把两人都盖上。接着房间就充斥着床板的摩擦声和男女的呻吟声。

两人都是久旷爱欲的年轻人。所以这场大战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了数个小时。结束后两人依偎在一起甜蜜的诉说着情话。

张学L耐心的把前来送别的谷瑞玉给劝回去。经过张学L一天的努力总算是把她彻底的搞定了。“二奶真是不好包啊。”张学L看着一步三回头的谷瑞玉,心里感叹道。

火车慢慢的发动起来了,张学L正要回自己的包厢,忽然看见前边有个女生的背影很眼熟,接着他就看到吃惊的看着女生转过来的脸。

“绮霞!!”

第二十章 民国的春节

漫天飞舞的雪花为奉天披上了一层漂亮的银装。而自己也将迎来民国的第一个春节。张学L看着外边的雪景,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些感慨。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赵四小姐给他端来一杯茶。自从那天在火车上遇见她,以后就每天都跟在张学L的身边,无论怎么劝都不离开。本来张学L想让她去东北大学上学的。可无论他怎么劝说都没用。最后就只能答应让她在自己身边当一个生活秘书。

“我在想怎么让凤姐接受你呢。”张学L调侃了一句。

“讨厌!”赵四小姐脸红的轻啐他。

“呵呵,说真的,你不想回家吗?要过年了啊。”张学L亲了她一下问道,“你家里人会担心你的。”

“不,我就要在你身边陪着你,哪里都不去!”赵四小姐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给家里留信了。”

张学L明白她的心思,所以也没有再劝说她,只是轻轻的抱住她。过了一会赵四小姐好象忽然想起什么来,轻轻的挣开。然后调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说:“快过年了,秘书处按照你的安排已经把抚恤金送给上次战斗时阵亡的士兵了。下午有时间,你是不是要再去医院看一看受伤的士兵?”

“对啊!上次只是匆忙的看过,这次要过年了也得好好的去安慰他们一下。”张学L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

当天下午张L就到达医院慰问上次战斗受伤的士兵。幸好上次战斗对方没有重武器,所以大多数人都伤的不重,一些人已经出院走了。张学L并没有在那里发表什么演讲,而是亲切的和每一个士兵聊天,询问他们的需要。这也是在后世看电影时候学到的。这样的聊天比空讲大道理要好的多。聊天可以让这些士兵知道少帅在关心着他们。

慰问完士兵后,张学L感到很欣慰,大多数士兵都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这些都是自己的子弟兵啊。也是将来自己特种部队的苗子。

“崔营长,受伤的弟兄都得到照顾了吧?薪金有没有多发啊?”张学L仔细的问道。

“少帅,部队的薪金全都发下去,少帅奖励的大洋也全都送到他们家里了。大家都很感激少帅,受伤的兄弟都得到了最好的救治,只有几个人伤口发炎死了。这与以前打仗可真是没的比啊!”崔成义在那里感叹道。

“什么?伤口发炎怎么会死呢?为什么不打青霉素啊?”张学L很是吃惊的问道。

“什么青霉素啊?少帅,你不用难过,平时打仗因为伤口恶化而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我们这样就是好的了。”崔成义连忙安慰他。不过张学L现在没听到他的安慰,现在的他心里把自己打死的心都有了,枉自己还自诩为一个军迷,竟然把青霉素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了。

“少帅,你怎么了?”崔成义看着少帅在那里呲牙裂嘴的,很疑惑的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罢了!”张学L现在巴不得马上就飞到英国去,“我现在有事要赶紧回去,你就不要送了。”

张学L风尘仆仆的赶回办公室,一刻都没停顿就把王秘书叫到面前,“王秘书,我现在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你立刻去办,不能让你在家过年了!”

“少帅有什么吩咐。”王秘书知道少帅这样说肯定有要事需要自己去办。

“你马上去英国一趟。这件事关系着整个东北军的将来,你一定要办成!”张学L歉意的看着他。

“好。“王秘书没有什么怨言,少帅平时对自己很少用这么严肃的口气和自己说话。这次这么心急,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现在也就知道那个英国人叫亚历山大,是英国一家医院医院的细菌专家。别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你去那边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这个人请到东北来!”张学L想了一下说,“我估计现在他需要一些研究资金,你这次去多带些钱!”

王秘书就这样一头雾水的被张学L送了出来,虽然他很迷惑为什么少帅会知道英国有这么一个人。但看到张学L那么紧张的神情也不再多问。他连忙回家安排了一下就起身去英国了。

张学L送走王秘书,心里也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自己生产出来青霉素,那就会让东北军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好处。这东西在未来的战争年间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接着他便使劲的发动自己的大脑,想一想自己还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汉卿,你在想什么呢?”张学L正思索着就被一个人叫醒。他抬头一看,就看见于凤至正担心的看着他。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了。

“没什么,凤至,让你担心了。”张学L看着面前这个时刻为自己担心的女人,心里感到十分的愧疚。

“你没事就好了。”于凤至轻轻的松了口气,接着就用有些幽怨的眼神看着他说,“你打算怎么安排赵小姐啊,她老在旅馆住着也不是一回事啊。”

“咳咳,这个,我会安排的。”张学L看着她的眼神,感到心虚的发慌。

“汉卿,你不要怪我心狠,如果让她住进家里会让人传闲话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的声誉着想。”于凤至开口解释道。

“我知道,凤至,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现在总算有点空闲了,我会好好陪陪你的。”张学L看着面前这个温柔的如同大姐姐一样的女人,动情的说。“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没有想过你感受。”

“不用内疚,男人嘛,都是三妻四妾的。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于凤至充分的表现着她的胸怀。

接下来几天,张学L放下所有的事情,每天都当成一个尽职的丈夫,陪伴于凤至购买一些年货,吃的、穿的、玩的,一应剧全。现在奉天城里到处都弥漫着过年的气味。到处都是满脸喜庆的人在购买年货。

“汉卿,你找来的那个陈厂长真不错啊。你看,现在卖的最火的布都是我们东北印染厂出的。”于凤至拿着一块鲜艳的花布比画着说。

“是啊!”张学L也冲满感叹的说。没想到短短的半年时间,陈寿亭就把东北印染厂干的红红火火的。现在整个东北最热销的布就是他厂子的。看来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能把东北的布卖向全中国!

劈劈啪……..响亮的鞭炮声在四周响起。张学L开心的看着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和于凤至一起幸福的度过自己民国的第一次春节!

第二十一章 微服(上)

年后的东北焕发着新的生机,南京政府的财政拨款已经到达,加上张学L优厚的商业政策。东北的工业也开始了急速的发展。各样的工厂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东北的引进的履带式拖拉机也已经开始了量产,德国来的专家已经开始研制如何在履带底盘上安装炮塔了。军工厂现在生产的仿制毛瑟步枪已经开始装备部队。经过张学L的提示,德国专家也开始研制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不过,现在有个很严重的问题出现在张学L面前,那就是钢产量不足。东北的铁矿大多都在日本人的霸占下。随着张学L宣布医帜,日本已经减少了对东北钢铁的供给。

“操!这TMD算什么事!在我的地头上采矿还TMD不卖给我!”张学L现在感到非常的愤怒,“惹急了我就把这群孙子全阉了!”

“少帅息怒!”刘尚H连忙安慰他说,“小不忍乱大谋啊!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实力和他们硬来!”

“我知道,我也是一时的气话!”张学L现在也平静下来了,“刘叔,这件事你去和日本人去交涉吧。我现在有点心烦,出去走走,散散心。”说完也不理刘尚H就独自出去了。

“哎,现在的日子过的真是苦闷啊。放着这么多东西不能用。要不是美国产业已经开始大规模的赢利,可能现在连一个师的装备都买不了。”张学L很苦闷的想。要不是易帜后从南方收购了大量的矿石,估计德国人早把他们专家撤走了。

“小子,让开点。”

不知不觉间,张学L差点撞到一辆路边的汽车上。“呵呵,对了,还有石油。放着大庆油田不能采,还要从国外进口石油。TMD,小日本,你把爷爷害的好惨啊。”张学L不理正对着他狂叫的司机,漫无目的向城外走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司机才刚骂走一个不长眼睛的小子正在那嘀咕呢,就看见几个大汉向自己走过来。

“兔崽子!我看你才是没长眼睛,今天我们就叫你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带头的大汉恶狠狠的骂了句,接着几个人就把他架到小巷里好好的修理了一顿。等几个大汉走了以后司机才颤巍巍的站起来。心里很是无辜想自己今天没有冒犯到什么大人物啊。

“排好队,排好队。”一个大汉狠狠的踹了前边的一个人一脚,“说你呢,你TMD给我排好队!”

张学L很感兴趣的看着城门外聚集的人群,他轻轻的撤了一下身边的人问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旁边的人似乎很热心的说:“兄弟,一看你就不常出来吧。这是关内的难民。现在奉天城里开了很多工厂,这些难民就是来做工的。”

“难民?”张学L疑惑的问,“现在又没饥荒哪来的难民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两年老打仗,这些都是因为打仗而逃难的。”身边的人很是自豪的说。

“哦。”张学L也不由的脸红了红,这些人也是因为自己和南方政府开战而逃难的人。不由的感叹道,“害了好多人啊。”

“这还叫多?”旁边的人似乎没听清楚,“过段时间还要多,我听说好象是南边和北边打起来了。”

张学L现在已经知道这些人是因为前段时间蒋光头和西北军大战而逃难的。自己当时只想到两方的交战了,没有考虑到会有这么多的难民。张学L走过去想去询问一下这些难民。

“哎,别走啊。”路人似乎还没有说够呢。

“你们都是哪里人啊?一路上见到逃难的人多不多啊?”张学L拉着一个难民问道。

“哎,小子,说你呢,你哪边的?”一个大汉指着张学L问道,“你不知道这是我们忠义堂的买卖?!“

“我?我就是过来看看啊。”张学L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小子,你TMD滚远点。小心老子揍你!”大汉大声的威胁道。

“素质!注意你的素质!有你这样当流氓的吗?”张学L心里也很不快,不由讥讽他一下。

“操,我看你是找打!”大汉恼羞成怒的看着张学L,不过他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他还是要先把对头的底搞清楚,“小子,你TMD的混哪的?不知道我雷豹子的名号?”

“没听说过。”张学L也很无赖的答道,他心里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些难民看成买卖。

“操,我看你是找死!”大汉脸上也挂不住,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要维护自己的面子,“兄弟们,给我打,让他知道点教训。”接着几个小弟就向张学L跑来。

“操,有种单条!”张学L想了向连忙改口道,“是个好汉的就一对一!”自己可没练过什么无敌神功,这么多人一起上还不被打死啊。

“小子,我今天就要你知道你雷爷爷的厉害!”雷豹子一听他要一对一,知道他就一个人。心里也大胆起来。看着几个看着他的小弟骂道,“你们TMD还等什么,好好的收拾收拾他!只要被弄死就行。”几个小弟听到吩咐马上狞笑着向张学L走来。

“操!玩大了。”张学L看见他们若无其事的把自己围了起来。“早知道就不充老大。”自己虽说是军人可平时也没怎么训练过。两三个还好说,现在这么多人怎么也对付不了。

一群人似乎想玩弄一下张学L,几个人慢慢的向他走过去。

“操!死就死了,能放倒几个就放倒几个吧。”张学L把身上的大衣脱了扔在地上。接着向前一个跨步,猛的一个勾拳打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混混脸上。打人就打脸,这可是无数人总结出来又有科学根据的经验,一拳重重的打在脸上可以让对手短时间昏迷。另一招猴子偷桃也能重创对手,可是那招太难看,太小流了。我们的主角当然不会用这么难看的招式了。张学L接着快速的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操!还敢还手!兄弟们打死他!”小混混没想到这个人还敢还手,没注意就被打飞了一个。于是恼羞成怒的围了上去……

第二十二章 微服

就在张学L豁出去要拼命的时候,人群中忽然窜出几个黑衣大汉,接着便三拳两脚的把小混混全部放倒了。张学L知道他们是谁,连忙制止他们向自己敬礼。他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搞什么勾当。看见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心里想起了后世电影上的经典台词,于是就走到黑衣人前面无比嚣张的喊道:“还有谁!!”

“操!小子,你有埋伏!有本事你给我等着!”雷豹子自壮胆色的说,“今天不让你知道点厉害,你TMD就不知道我们忠义堂的厉害!”

张学L对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叫他出去报信。然后逍遥的说:“你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来吧。今天我就是要看看你们忠义堂有什么来头。”

“好小子,算你狠!”雷豹子被张学L这一番话给逼到墙角了,如果今天他不把场子找回来,那么他雷豹子也不用再在道上混了。“发信号,叫人!”

没过多长时间就见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子领着一大群人赶了过来,看见雷豹子就大声的骂道:“TMD,没用的东西,就这点人你都摆不平,你TMD还想不想跟着我了!”雷豹子本身就理亏,被老大一顿臭骂也只能在那里点头。

接着那个老大就对着张学L双手抱拳,说:“在下熊浩,道上的兄弟抬爱叫我一声炮哥,不知道兄弟是哪条道上的。”

“哦,原来是炮哥,在下是个无名小卒,今天只是出来看看罢了。”张学L也客气的抬了下手。

“你认识他吗?”熊浩小声的问身边的一个青年,那青年是警局的一个小警察,奉天城里的一些实权人物都见过。熊浩可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不认识,他长的有点面熟,不知道在哪见过。”小警察轻轻的摇头,“也许是个小老板。”

“操!哪来的小兔崽子,你TMD不知道我忠义堂炮哥,我操。今天老子心情好,你TMD马上磕头道歉,再摆上几桌酒席我就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了。”熊浩一知道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就马上便回原来的凶恶面目。也难怪他们都不认识少帅,张学L本来留的大背头,可他闲那个发型太傻气了就换了个板寸。再加上一身便装。他们认不出来也情有可原。毕竟他们不想到堂堂少帅会来看这些难民。

“呵呵,我只是想来看看这些难民,是你的兄弟不由分说的便要打。要赔礼也是你们赔礼吧?”张学L轻笑道。

“操,给你脸你还上天了。老子TMD本来心情好,现在你TMD找死就不要怪我了。兄弟们给我上。打完给他家送个信,让他家里拿钱来赎人!”熊浩眼冒凶光的说。

“让开,都TMD让开!”这时一群人强行把围观的人驱赶开,走进来说;“谁啊?在这里聚众闹事啊?”

“刘队长,你怎么来了。”熊浩连忙给身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小弟连忙给刘队长点上香烟。

“原来是泡哥啊。”刘队长笑着说,“我听说有人在这里闹事,到底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事,不就是工厂招人的买卖嘛。”熊浩解释说,“今天有人来闹事,我就过来看看了。”

“哦?什么人敢来找您的麻烦啊?”刘队长转眼看见在那边站着的少帅,“你们是什么人啊?”

“你就是刘队长吗?”张学L皱着眉头说,“你不问清楚事情的原因怎么就下定论了?”

“哦?”刘队长听他的语气很嚣张,很是生气。一想他可能有点来头,就仔细的端详着说,“我看你有点眼熟,我们在那里见过吗?”

“我是刚来这开工厂的。”张学L胡扯道,“以前可能在警局见过吧。”

刘队长一听他是商人,就认为可能是去警局挂牌的时候见过。所以立刻就变的威风起来,“你这个刁顽的商人!还在这里狡辩,我看你就是故意找茬,破坏别人的生意。现在你马上跟我回警局。”

“刘队长,这点事情还要劳烦你出马吗。交给我就行了。”熊浩给他递了一个眼色,示意自己得到好处不会忘了他的。

“恩,这件事你就慢慢处理吧,不要闹出人命来。”刘队长会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便示意众人收队。

“TMD,你是怎么当警察的。你没长眼睛吗?!”张学L身边的护卫恼怒的骂道。他是一个军人看不惯面前这些人的嘴脸。

“小子,你TMD是找死!”刘队长大怒,“兄弟们抄家伙。好好的教训一下这群不开眼的混蛋!”

卫兵叫他们一群人要冲上来,连忙把身上的手枪掏了出来,“我看谁敢!!”

一群人也被眼前的武器吓到了,连忙后退了几步。巡警身上是没武器的。刘队长声色具厉的喊道,“你们还敢掏枪,我看你们根本就是假冒的马贼!”

熊浩他们也是有枪的,吃惊之后就把身上的武器也掏了出来。“刘队长,我们帮你擒住这些马贼。”

这年头,黑帮也成了见义勇为的良好市民了。张学L苦笑的想到。自己脚下的地方就这么混乱,更别提别的地方了。看来需要好好的整治一下了。

见到他们都把枪掏出来了,原本在看热闹的人一下全跑了。剩下的难民跑不了,也只能向后缩了缩。

“全TMD把枪放下!”一声大喊从众人身后响起,回头一看,从后面跑来了众多的士兵。

“长官,他们是土匪,快抓了他们。”刘队长看见军队来了,大喜道。

“操,我看你就土匪!!”骑在马上的军官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他的身上。然后向张学L敬礼道,“少帅,二团奉命赶到,请指示!”

“王忠!把你的鞭子放下,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能欺侮百姓!”张学L正经的说道,“马上把他们全部缴械!带回去审问!”

“是。”王忠敬礼道。

现场的人都已经被眼前的变化给惊住了,在士兵不耐烦的催促下才醒悟的把手里的家伙扔到地上。接着便排成一排在士兵的押解下往城里走去。

“王忠,你让人把这些难民全部安置一下,等我处理。”张学L指着难民说,“让他们吃点东西,洗个澡。”

“是!”

经过审问,张学K总算知道他们说的买卖是什么了。最近奉天附近开了很多新的工厂,他们就是在路上把这些难民收容起来,然后在卖到工厂里做工。那些工厂主虽然也想自己来招,可是怕得罪他们,也只好花钱在他们这买人。所以他们的生意很是红火。今天见张学L去询问事情就认为是抢买卖的,当然要打了。

张学L知道情况后马上派人去收容这些难民,然后再安排他们种地或是做工。随后他想到马上就要爆发中原大战了,那时难民将会更多。如果难民太多的话,将会引起严重的治安问题。没有工作来养活自己的难民就会变成土匪。

对了!张学L猛的一拍自己的额头,后世曾经最在看的一本叫北方之王的小说里曾讲主角在内蒙建立钢厂的事情。自己可以把这些难民迁移到那里去建厂啊。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要是让东北居民去的话,他们肯定不愿意的。想到这他不由的感激那本书,不过感激一会就消散了,因为那本书太监了!!!自己是看不到它更新的那一天了。

第二十三章 穿越一周年之小结

内蒙的钢厂在无数人力和财力的支持下终于建成投产了。现在的东北终于有自己的钢铁了!!这可是花费了整整两万劳力和张学L从美国赚取的一半的金钱。不过,跟自己的装甲部队比,这点钱花的真是不亏。

现在东北已经兴建了三个履带拖拉机厂,月产各式拖拉机二百辆。德国专家也已经在改装炮塔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如果需要的话,每月能改装坦克近一百辆。虽然比不上后来的豹式坦克,但对付小日本战时的97式坦克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于飞机,张学L更加没有吝啬过,可以说,他对飞机的投入比坦克还要多。现在东北乃至全中国都没有象样的军舰,更别提海上霸王航空母舰了。张学L曾想从德国获取潜艇制造的技术,可德国对于自己潜艇很是看重,没有更好军事科技根本无法打动德国人。再说自己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港口来建立舰队。所以为了对付日本的海上压力,张学L只能寄希望与飞机了。幸好容克集团派遣的一个专家在致力于单翼飞机的研制。这个在德国没人问津的专家在东北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张学L就差每天给他上供了。

军工厂的成绩更是喜人,现在军工厂已经月产步枪两万把。各式子弹二十万发。而且,新研制的半自动步枪也已经开始列装检验了。张学L很是风骚的给新的半自动步枪命名为玉风半自动步枪。蒋光头不是把仿毛瑟1888的步枪命名为中正式嘛,那我也用我自己的名字来命名,嘿嘿。命名之后的几天,张学L每天都挂着淫荡的笑容。MG系列的机枪经过改进开始量产了。新的机枪得到全体军官的一致好评。

东北火炮的产量本来就很可观,毕竟不管什么战争,火炮的作用都是不容替代的。大帅就把心血都投在了火炮上。经过专家的改进,火炮的生产量提高了两成。这也是张学L唯一敢让日本人知道的事情。毕竟火炮的重要摆在那里。

现在东北的军工产业可以说是欣欣向荣,唯一差的是单兵头盔。头盔可是士兵一个重要的护具,前期没有好钢,张学L就没有大量生产,不过现在自己的钢厂已经建起来了。以后就可以大量的生产了。

经过一年的训练,现在的东北军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各种新式作战训练。加上大规模装备的步话机。现在的东北军可以将指令迅速的下达到排一级。由于张学L当初喊出的那个,操练,使劲操,操到他们连打手枪都没力气的口号。东北军的单兵作战能力迅速的成长起来。加上张学L从外蒙古换取的大量的牲畜,现在的东北军小伙子一个比一个壮实。

当然,张学L最重视的就是科技,而且他还很不羞耻的喊出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在这些科学研究中,张学L最重视的就是青霉素的研究,英国科学家亚历山大也得到了和那个德国飞机专家同样的待遇。张学L甚至隔段时间就去察看他的研究进度。这可是少帅的宝贝啊,也许以后能用这个从美国换航空母舰也是可能的。幸好,亚历山大没有辜负我们少帅大人的厚爱,青霉素已经进入临床实验阶段了。现在的美国已经开始爆发了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张学L已经开始筹划从美国大规模的招工了。

而历史要发生的中东路事件已经被张学L搞的胎死腹中了,因为,张学L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而把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家底给打残了。一旦开战,就算张学L政策再好,那些商人还是会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以东北军现在的实力和苏联红军硬抗的话,就算是胜,那也是惨胜,他不想自己费心培养出来的战士,连日本人都没看到就牺牲了。所以张学L提前一年就已经开始和苏联谈判,对于苏联要求保留工会的要求也答应了。由于屯田军团的建立,东北的粮食产量已经整整翻了两番。所以张学L近年来对苏联出口了大量的粮食和其他物资。加上从苏联进口的大量的工业设备。看在两方的贸易上,苏联方面也没有太过分的要求。不过,张学L也狠狠的阴了苏联一把,他让东北的官员频繁的给苏联远东地区的军官送礼,拉关系。当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张学L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不白给俄国鬼子便宜嘛。张学L当然不会告诉他们几年后苏联的大清洗是多么的惨烈…….

根据张学L保守估计,这次苏联远东军区的军事指挥人员要被清洗掉五分之四以上。苏联大清洗那可是无比恐怖的存在,军事方面几乎所有的指挥官全都换了一遍,五个元帅死了仨,五个一级集团司令也杀了三个,十个二级集团司令死光了。57个军长中50个被杀,186个师长中154个被杀,16个一级和二级集团军政治委员全部被杀,28个军政委中25个被杀,64个师政委中58个被杀,456个上校中401个被杀。在这方面,中国GCD还是没有苏联老大哥厉害啊。按照张学L安排的每个军官都要送到的命令,远东军区全被杀光也是有可能的。每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张学L自己都会在睡梦中笑醒。

解决苏联这个潜在的威胁以后,张学L就开始筹划怎么才能把日本从东北引向远东了。毕竟,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打仗,受到的伤害最多的还是我们自己。不过这个计划也不能着急,毕竟苏联要等到三四年后才开始大清洗,如果有日本这个威胁的话,他们就不会杀的那么痛快了…..

至此,张学L自穿越以来,已经为自己实现理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以后就可以大胆的开展自己的计划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