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神的国度 22节 轻取台湾 17 土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17K,每日两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大家支持。



“听我们的命令就能活命,明不明白?”纯正的荷语在特纳的耳边响起,他相信他遇到了强悍的海盗,对方如果愿意的话,会随时杀了自己。

“是……是……”由于害怕至极,说话过程之中他紧张的咬着了自己的舌头。

抓住他的黑衣人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按我说的话向外面喊话……”

“长官……长官,救命啊!我被毒蛇咬到了,救命啊!”

那位特纳口中的长官可能也是位颇具胆色的军官,持着一只新的火把下到井里来。

此刻,罗杰也带着后续部队向前来到了进口附近。他的心里有些火烧火燎的焦燥,如果在这儿发生战斗,可能就会使整个作战计划失败。

“别动,吱一声就打死你。”

军官才拿着火把头探进入通道的时候,一只长枪伸了出来,直直的顶着他的眼睛中间。

“告诉我,上面有几个人……”

这位长官借着火把的光亮,惊恐的发现前面人影幢幢,他们全都是一身黑色的衣服,在这漆黑的通道里具有良好的隐藏效果,所以他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有多少人,身上带着他猜得出来用途,但从未见过的武器。

不一会以,罗杰从军官口中知道了大致情况。内城这儿除了部分炮手而外,其余全部都是招募的民军,不但有荷兰人,也有些从当地土著中雇佣的士兵。由于仓库处在地下三层相当安全,所以并没有什么军队驻守,只有几支巡逻队定时会去看看仓库的大门,并和管理员打个招呼罢了。

从这位军官口中还得知,井口外不过只有两名当地的土兵和他自己手下的几名士兵

“把你的士兵们叫下来……”

同时,罗杰内心急速的转着念头。内城这里全由民军防守,反而不能按照计划那样从内部进行攻打。来时他们的计划是如果遭遇敌军正规军则可心放心进行战斗,可是如果是民军集中的防守地方则不能发生过于剧烈的战斗。这些自然还是因为出自参谋部那份故意难为人的作战书。

看来按照无声夺取内城的计划已经不可能实现,只好按照第二计划进行。突击热兰遮城的仓库,只要占领或是摧毁那儿,热兰遮城的守军没有了物资,自然有办法再坚守下去。

不多时,这位军官带着自己的手下从井里钻了出来的时候,一个特种兵班已经替换了他手下的几个人。

两个土兵还在一旁惴惴不安的等候着发落,心中别提多悔了,几句闲话惹得这几位洋大人这么劳师动众,从当先那位洋大人的脸上看得出来,因为手下受伤,他可不怎么高兴呢!

害怕的同时,两个人趁着那位“长官”从井筒里上向爬的当儿,低声交换着意见。

“呀,大哥,这可坏了,惹得洋大人不高兴……”

“可不是……可不是……这事,哎,都怪咱俩运气不好……这,这,哎!我说兄弟有个办法或许救得了咱俩的命!只是……只是……这个可有些为难呢!”

另一个一听有了救命的办法,哪还顾得了那许多,一个劲在那儿催:“好我的大哥哩,逃了性命是要紧的,谁还管他什么招呢,大哥有办法但说无妨,兄弟没有不应承的!”

“兄弟,你说这洋大人最喜欢什么?”

“洋大人,洋大人最喜欢女人,这还用……你不是想着我屋里的那个来陪……这个……”

看来,虽然这些人是些土著,可是对于廉耻多少还懂一点,对于人和畜牧的区别,听了这样的“建议”还会迟疑一下!

“得了,兄弟别想那么多,不就是一个汉人女子么,改明哥哥我叫上几个人再抢他一个黄花闺女回来……”

“嗯!大哥说得对,一个女人命哪比得上咱们兄弟的命金贵啊!明个我摆上酒咱们就请洋大人……”妈的,看来这两个家伙,把人和畜牧分不太明白了!

井筒子里面的罗杰越听越气,原本听郭怀一说这里的一些土著帮着荷兰人欺负汉人,他还没往心里去。想这岛上的的百姓大多都是岸上历年移居过来的汉人,就算山里那些人不也还是我们中华的百姓么!

只不在井筒子里一听外面这两个狗才的对话,他才知道还真有人忘了本了,说出些连畜牧都不如的话来,罗杰向那几个换了衣服的特种兵作了个手势。

两个生番可不知道他们的性命就要走到尽头,看着那个“长官”从井里上来,两个人一脸媚笑凑向前去打算邀请。正说话间,两个人的神色同时大变,他们看到对方身后的两个“荷兰兵”已经掏出两把一面带着锯齿的古怪匕首来,向他们各自的喉结上划了下去。

喉咙上的剧痛,以及向外喷洒的乌血使他们生命迅速从身体上流逝,在迈向最阴冷、黑暗的地狱之旅途的最后一秒钟,他们听见了字正腔圆的汉话。

“两个SB!”

揆一开完了全体军官们参加的会议,疲惫的回到自己寝室之中。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些只会用大刀和弓箭的土著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打败了毕力率领的三千荷兰的海军陆战队。

那可是配备着野战炮兵的三千荷兰的海军陆战队,即使放在欧洲这也是一支使人难以小看的部队!他想不明白,想的脑仁生痛,也依然还是没有结论。

迈动脚步,习惯性得来到窗前,迎着海上传来的,严冬过后虽然寒冷但充满活力的海风,伸展胳膊,他扩了扩胸。只是心中的忧虑却没有因为这个轻松的动作,而去掉一丝一毫。

眼睛望向海面,那儿一如傍晚时的情景一样,亮着照射得极远的灯光来来回回的巡逻的军舰没有离去的迹象,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一刻也不会放松对于海港的监视。

揆一心底里叹息一声,他明白自己刚刚拒绝那些商人离开海港的提议是对的,看这样的情况从海上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冒险出海只会葬身鱼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