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神的国度 21节 轻取台湾 16 遭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17K,每日两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大家支持。



“赤嵌竹城”月牙井旁,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下到井中去。这口井的半中腰有一条长达数公里的地下通道,对面的出口同样在热兰遮城内城的一口井的腰部。

今天下午工兵营里的人已经进入地道进行了勘察,并对于某些危险地段进行了加固,同时用一些消防车的水管,在接头处连上一些钻了小孔的竹筒,从泵从下午起就不住向通道内送入新鲜空气,以置换那里潮湿的霉气。

罗杰是领头第一个下到井下的,里面除了工兵营安装的送气管道不住传来喷出空气的“咝咝”声以外,没有其他的声音。

特种作战作为一种作战样式,它的成功始终带有一定的偶然性,罗杰率领的这一次突袭几乎成功,又在最为紧要的关头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而几乎失败。

热兰遮城中,由于水井已经不够使用,揆一只好要士兵们轮班站岗,并安排人趁着夜晚不断把井水打出来,装在水缸之中,预备明天使用。

两个当地部族的雇佣士兵不断用手摇抽水机从水井中抽出水来。整整一下午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两人不但腰酸背痛,而且水井之中再抽不出多少清水,抽出来尽是些泥汤汤。

“哎,兄弟咱们也歇歇,干了这么老长时间,是人都受不了,再说一旁也没什么人,咱哥俩也歇歇喝上两口喘口气再说。”

安平港(热兰遮城)附近的百姓除了一些人务农之外,打渔之人同样很多,所以这里的人,干活累了总习惯唱上两盅。

两个人坐在井沿边上,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汗,偷眼望着来来去去的荷兰人。他们背着长管的火枪,在军营里面悠闲的来来去去。荷兰人富裕的生活使他们羡慕,而荷兰人强大的武装使他们害怕,就凭这两样荷兰人就征服了这个岛上的大部分人。

或者是两个土兵经常坐在井口处歇息,一个土兵突然说道:“哎,我说大哥,我怎么觉得今个这口井有点怪怪的。

另一个土兵把口中的酒咽下去,美美的哈了一口气才说:“什么怪怪的,你糊涂了吧!”

“真得,我怎么觉得这井里向外冒气呢?”

“是吗?我瞧瞧!咦,你别说还真是有点怪啊!你说这……”

两个土兵的话引起了一旁荷兰士兵的注意……

还在通道之中静悄悄前进的罗杰是一点也不知道井口处发生的事情。全连两百多号人在长长的通道之中摸黑前进,居然不发出一点声音,不愧是神州军的精锐。

根据郭怀一的叙述,这条通道的尽头有两个出口,一个是荷兰人所筑的热兰遮城,内城水井的半中腰。

另一个出口被一块可以从上面打开的厚石板封了起来,那儿是热兰遮城内城的第三层,被荷兰人当作仓库使用,里面堆满了粮食和弹药。虽然那儿是个很好的突袭的地方,只是外面是一块大青石板,只有深入到仓库之中才能打开,否则很难打开。至于爆破出安全和隐密的考虑,这个方案已经被放弃了。

从黑呼呼的通道里,远远的向前望去,似乎出现了一些闪烁的亮光,拿起望远镜一望,罗杰看清了,那是火把照耀下的井口。脑海之中急速的思考:“行动被荷兰人发现了吗?是否立即强攻呢?”

热兰遮城是,两个土兵的发现,引起了荷兰人的注意,现在正派出士兵拿着火把下到井中察看。

罗杰伸手在后面人身上一拍,按约定的信号,示意前面有情况,全队停止前进。

出口处传来荷语的对话声。

“长官,这里有个通道,里面没有什么,只有风从远处吹过来!”

“向通道里面开上两枪,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这条通道修筑的时候,从“赤嵌竹城”到这儿几乎是笔直的一线,敞口的地道用青砖垒起两壁,最后使用木料搭建顶棚,再覆以“三合土”最外面再覆盖上土层,原本是用来和“赤嵌竹城”进行相互支援用的,可是现在对于荷兰人来说已经成了一块无用的鸡肋,甚至还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砰砰……”相隔不长时间,对面放出了两只短铳火枪的射击声。

罗杰伏在地下一动不动,头皮绷得紧紧的,他感觉每一粒铅蛋都可能击穿自己的头盔。

铅弹击中头盔发出的暗哑的“当当”声,击中护甲则发出“扑扑”的声音。好在他们距离放枪的地方还相当远,大约有二十几米,短铳火枪那完全没有力量的射击不能击穿神州军的护甲,而且响亮的枪声在通道之中回荡了相当长时间,完全遮掩了罗杰他们被击中时发出的声音。

但是,头盔被子弹击中的滋味相当不好受,指望荷兰人的短火铳在这样的距离击穿钢制头盔虽然是没可能的,只是那冲击力也使他的脑袋眩晕了好几秒钟。

“抓活的!”不用罗杰吩咐,身后的特种兵们自然上前支援,罗杰的尽量压低声音吩咐。身旁的特种兵前进时发出低低的“淅淅索索”的声音。

“喂,特纳,再向里而来两枪,我们就走了!”

在通道口的那个人应了一声道:“噢,好的长官,这里面!……啊!”

此刻,特纳心里全是都是恐惧,在这黑漆漆的通道之中,如同从黑暗之中飞来的蚊蚋,叮在他的肚子上。一阵极度的疲倦几乎就在瞬间袭击了他,使他再也把持不住手上的火把

“哐啷”一声,火把掉在地下。

使就在他昏迷的一瞬间,黑洞洞的通道之中如同扑出了一群魔鬼。两个全身都包裹在完全黑色当中的幽灵扑了上来,紧紧扼住他的脖子。

“特纳……特纳你怎么了……”井口的“长官”显然是急了,在井上大声问。

这时,控制他的两个人,一个弄灭了火把,另一个却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揭开盖之后,一股极为刺激味道把刚刚的瞌睡从脑海之中瞬间给驱除了出去。几乎同一时刻弄灭火把的人掏出来一件东西。

特纳借着火把最后一丝光亮,他认出了那是一把怪模怪样的刀子。紧接着脖子上感觉到刀刃那非常不好受的冰冷和锋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