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波顿的新书“投降不是选项”

波顿回忆录 仿两德两韩 主张美承认ROC

中国时报 2007.12.06

刘屏/专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波顿的新书“绝不投降”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刘屏摄)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波顿的新书《绝不投降Surrender Is Not An Option》上市后,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在极其忙碌的行程中,他接受了本报专访,剖析美国的台海等外交政策,也寄望未来的中华民国元首与美国更紧密谘商。同时,他也公开几件未解外交之谜。

波顿(John Bolton,大陆译做博尔顿)生长在距离华府不远的巴尔的摩,父亲参加过二次大战,后来是救火员,母亲是家庭主妇。波顿念高中时就曾为竞选总统的高华德派发竞选传单,没想到高华德惨败。

早期跟错人 差点卷进水门案

波顿靠着奖学金念耶鲁大学,他说他感受到众多富家子弟的异样眼光。尤其是他不愿参加同学的反越战活动(他将之比拟为“文化大革命”),使他在校园里成为争议人物,不少同学抵制毕业典礼,他却是毕业生致辞代表,这些都是他日后在政坛特立独行的伏笔。

就读耶鲁法学院时,他曾在白宫实习,担任副总统安格纽的法律助理。这本是累积政治资本的好机会,没想到安格纽因为早年担任马里兰州州长时的漏税事件而下台。

取得法律学位后,波顿一心想做尼克森总统的法律幕僚,可是恩师全力反对。他回忆说,还好先进律师楼,不然不但卷进水门案,而且从高华德、安格纽、再到尼克森,一路跟错人,往后的日子就很难说了。

一九七八年,一位德州的政治人物竞选检察官,找波顿帮忙研究选举法规,两人因而结缘。此人即是后来担任过白宫幕僚长、国务卿、财政部长等多项要职的贝克。波顿自此与雷根、布希家族搭上线。

二○○○年的总统大选,波顿在投票日当天飞往南韩开会。凌晨二时,他在汉城的旅馆里接到贝克的电话,“立刻上飞机,回来!”因为面对佛罗里达州的计票争议,贝克需要这位他口中的“重量级律师”。

结缘贝克 搭上雷根、布希家族

最后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停止验票,布希当选,贝克打电话到德州给小布希,“恭喜,总统先生”,当时波顿就在贝克身边。

一九八五至八九年,波顿担任雷根政府的助理司法部长;八九至九三年,老布希总统任内,他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小布希上任后,他先后出任主管军控的国务次卿及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

民主党的柯林顿当政后,波顿和许多共和党官员一样,转至“美国企业研究院(AEI)”工作。不同的是,他有个副总裁的头衔,并接受台湾委托研究有关台湾的国际空间议题。

美国一贯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波顿却主张承认中华民国;美国一贯主张“不支持台湾加入以主权国家为会员资格的国际组织”,波顿却力挺台湾加入联合国。他的理由很简单,美国当年支持两德入联,也支持两韩入联,却不违背“一个德国”、“一个韩国”政策,所以他的各项主张也不违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

他说,面对台湾在国际环境的奋战,美国应该果决的全力支持台湾。至于现行的模糊策略,会使中共怀疑美国究竟有多强的决心与实力捍卫台湾,“这违反美国的利益,也违反台湾的利益”。波顿说,如果美国扩大对台湾的外交承认,可以清楚的让北京领导人了解美国的决心,这有助于降低区域风险,提升区域稳定。“毫无疑问,北京会不高兴,但也必须接受现实”,这个现实就是老布希总统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时,在一九七一年有关中国代表权辩论时提出的双重代表权案。

坚持力挺台湾 有助台海和平

面对外界质疑这是支持台独,波顿澄清指出,“这并不否定未来统一的可能性,就像当年美国承认两个德国”,他表示,“中国说这是承认台湾的分离分子;我要说,这不是事实”。他说,他过去如此主张,如今立场更坚定,因为他坚信,美国如以肯定支持台湾取代模糊策略,将更有益于台海和平。

但如果说这是鼓励台独,“那就错了,美国没有交付空白支票给任何人,没有给英国,没有给以色列”。他说,任何紧密的伙伴关系必须要对话,任何一方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以为另一方一定会买帐,绝对是错误的。他说“我相信,假以时日,不论哪个党当政,台湾的领导人会与美国更紧密的谘商”。

二○○二年,陈水扁总统的妻子吴淑珍访美,波顿以次卿身分亲往致意。事隔五年,他说,他事前没有向任何人请示,事后也没有任何人表示不满。“我觉得该做,我就做了”。

后来又传说他过境台湾时,秘密与台湾的政治人物晤面。他说,他也听到这个传说,但“那不是真的”。

书里谈到他与多位政治人物间的互动,并以照片为证。也谈到他与各国处理各项议题时的交手经过。他透露了中共与北韩之间的微妙关系,也透露了胡锦涛对第一线外交官的充分授权。

例如去年七月,北韩一口气试射了七枚长程飞弹,美国提议谴责北韩并要求各国停供飞弹零组件给北韩。当时最大的阻力来自中共,可是布希总统亲自打电话给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提醒胡,北韩没有把试射之事告知中共,“伟大的中国人民被北韩打了一巴掌”。后来中共驻联合国大使王光亚告诉波顿,“(胡锦涛)主席告诉我避免使用否决权;不过他也说,如果你觉得需要用,就用吧”。最后的结果是安理会十五个成员一致通过第一六九五号决议案。

美国人对这本书有兴趣,理由之一是他离开政府不到一年,就把官僚体系间的种种行之于文。外国人对这本书也有兴趣,理由之一是他详细分析了国务院的文化,例如“民主党人和自由主义者充斥其中”。

离职甫一年 细说国务院文化

他也毫不隐讳的披露,潘基文出任联合国秘书长,日本从头到尾都反对,而且是安理会中唯一的反对票。他认为这是因为日韩之间的历史因素。

波顿有不少名言,例如“把联合国大厦炸掉十层也无妨”;行事风格也迭有争议。对于这些批评,波顿说,今天在华府,对“人”的批评,往往较对“事”的探讨更受关注,使政策辩论的空间更形缩小,实在很不幸。不过他多年走来,始终如一,对台湾的友谊即是明证。

离开公职,他的言论更加海阔天空;出版新书,则使他的行程益加紧凑。各种演讲、访问,邀约不断;还要应书商、书局之请,出席在全美各地的新书发表会。他接受本报访问时,助理开着旅行车,等在AEI的楼下。访问一结束,他随即快步下楼登车,赶赴下一场约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