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题: 胜败两极“格差社会”恶化

日本专题: 胜败两极“格差社会”恶化

中国时报 2007.12.06

黄菁菁、张慧英/专题报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个世界▲在日本的都市中,常见街友席地而坐,与穿着光鲜亮丽的民众,形成强烈的对比。(姚志平摄)


日本文化有很强的阶级意识,上下泾渭分明,而且流动管道有限。就像火车一样,有人搭上成功直达车,一生优渥平顺。有人只能搭普通慢车,遇上抛锚还得另外找车。有人什么车都搭不上,但也有本事大的人,自己开车驶向更宽广的天地。


长期经济衰退加上全球化冲击,使日本贫富差距(格差)扩大,中产阶级减少。如果用火车比喻的话,就是直达车减少,更多人必须改搭慢车,而慢车抛锚或把人抛出去的频率也更高了。


努力求胜避当飞特族

岩波书店学术一般书编集部课长马场公彦表示,十年前出的书还会讨论日本有没有格差问题,现在的书根本不谈这个了,只谈如何成为胜利一族,如何不落入下流社会。


薪资就可以看出差距。如果男性正式员工的薪水是100,女性正式员工是67.1。男性临时员工只有52.5,女性临时工更少到46.3。由于现在正式员工不到7成,年收入3百万日圆以下的低收入户于是大增,进一步恶化了胜败两极的“格差社会”。


能够搭上成功直达车的,是世人眼中的“胜组”。通常家世好,从名门幼稚园念到名门大学,之后顺利进大企业或成为公务员。升迁按部就班,年薪可拿到6百万日圆以上,公司还提供保险福利。


第一份工作做不久就转业,或毕业后没立即就业,选择自由兼职打工的人,就像半途下车游玩,想再上车时才发觉此路不通,只有当时薪的派遣社员、飞特族(Freeter临时打工人员)。学历能力不佳、找不到正式工作的人,也只能做派遣或飞特族。


败组生不逢时难翻身

在日本社会里,这样的人形同落入了败组,很难再翻身。很多人其实是生不逢时,90年代出社会的人,刚好碰上十年经济冰河期,很难找到正式工作,只能兼职打工派遣凑合着过。33岁的讲谈社文库出版部编辑高垣了士毕业自名校神户大学,他说他的同学很多现在都还在当飞特族。


即使现在景气好转,企业也宁可到校园找大学毕业生,也不要雇这些年龄、资历、能力都不上不下的人。因此,70年代出生、90年代就业的这整个世代,简直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没办法回头分享经济复苏的好处。


网咖难民只能算圈外

努力的败组虽能维持生活开销,但薪资偏低,又没有奖金、退休金或厚生年金,在高物价下只能勉强糊口。日本虽有劳工最低薪资法,但与英美等先进国家相比是最低的。而且慢车缺乏保障,可能没坐几站就被赶下车,难免对未来感到不安。


更等而下之的,是仅能到工地打工领微薄日薪,或作资源回收维生,有的人1个月赚不到五万日圆(约台币1万4千6百元),连最基本的温饱都不可能。最近除了游民之外,更出现年轻低收入的“网咖难民”。这些人连胜组败组都排不上,只能算圈外了。


有心也能打开新通路

不过,也有人不必靠列车前进。新时代为旧体制打开了新的通路,现在的生存竞争也许激烈,但也激发出人的求生本能,让有心挑战的人找到更多机会。市值近3千亿的乐天集团社长三木谷浩史、软体银行的孙正义等人,都是旧体制难以想像的成功范例。


大部分成长于日本文化的人,是必须依附某个团体才能生存的。但这样的文化正在蜕变,人的生存方式也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