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狙击 第二卷,深入 第一一章,新的卧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思来想去的杨林忽然发现,面对现在这个处境,面对李东轩的怀疑,实际上他根本毫无办法。这不是表忠心的年代,他李东轩也不是什么慈祥和蔼的领导,他们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毒贩,如果对杨林的怀疑哪怕得到一丝一毫的佐证,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一枪干掉他,当然,或许也可以用刀。


对此杨林没有任何办法,或者换一个角度说,这就是危险,一种将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别人手上,并且用来换取秘密的交易,成功了,功成身退,失败了,荒山野岭就成了他的安家之所。


目前杨林唯一能有所倚仗的就是他从不犹豫,犹豫是最大的敌人,任何是在犹豫间就会错过时机,所以,虽然敏锐的察觉到了李东轩对自己的怀疑,但是杨林仍然没有对此感到担心,索性干脆放下心情该吃吃,该喝喝。


“妈的,该井里死,河里死不了。”回到旅馆,杨林一头栽倒在床上,在临合眼前他自我安慰道。


“you have an incoming call~~~!”当枕边的电话响起的时候,杨林正沉浸在一场被追捕的噩梦中,梦里,似乎他的卧底身份突然曝光,随之而来的则是无穷无尽的追杀,场景不断的转换着,从森林到城市,到森林,而此时的电话声却仿佛救命绳索一般,瞬间将他从噩梦中拉了出来。


“呼~~~!”调亮床边暗淡的台灯,杨林长出口气后坐了起来,身边的电话此刻仍然不不断的闪动着,彩色的光芒混合着台灯柔和的灯光为房间增加了一丝奇异的格调。


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杨林思索一会,按下了接听键,不过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电话那边已经传来李东轩那特有的声音“喂!杨老板啊,这么晚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个从缅甸来的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


对方的声调并没有多少起伏,甚至在平静中还透着丝丝的冷漠,可是在电话这边,当听到对方的邀请后,杨林立刻清晰的回忆起多少有点淡忘的梦境。


虽然此刻边洲的气温并不闷热,但是当听到对方的建议后,杨林身上的冷汗刷的一下流了出来,皮肤也顿时变的刺痒。


“咳,林老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见是一定要见的,等我收拾一下这就过去。”用一声轻微的咳嗽演示了内心的紧张,杨林立刻随声附和道。


“恩,好的,我已经让小乖去接你了,估计这时候也该到了。”听到杨林的回答,李东轩满意的在电话那边说道。


“滴~~~~!”他的话音未落,一声汽车的长鸣就忽然在旅馆的楼下响起,杨林立刻匆忙的走到窗旁向外看去,楼下,潘兴已经一瘸一拐的走下车,礼貌的向窗前的杨林招了招手。


关上电话,杨林迟疑的坐回到床前,脑中则不断回想着李东轩刚刚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并试图从中找出些许可以利用的信息,“缅甸来人了?会是什么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个时间叫自己去?”可惜,信息有限,李东轩的话非但没有让杨林理出什么头绪,相反却更加让他迷惑起来。


“算了,刀山还是火海,不去怎么知道。”杨林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物,一边自言自语的安慰道。在他看来,既然分析不出什么来,索性不要去浪费脑细胞。


当杨林最终姗姗的从旅馆中走出来的时候,潘兴已经等了有点不耐烦了,李东轩突如其来的命令,让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与杨林不同的是,他担心的却是李东轩是否要找杨林对口供,以便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公司内的事情透露给了杨林,所以当杨林走到车旁时,潘兴立刻瘸着走过去将其拉到一边。


“杨大哥,要是我们老板有什么事情问下来,你可一定要替兄弟担待着点啊。”临上车前,潘兴拉着杨林哀求道。


“看你那样,多大点逼事儿,放心,有我呢。”潘兴的话显然透露出他对此事也是一无所知,而他的态度多少让杨林感到些许的放心,对方如果真的有什么行动的话,至少潘兴应该实现得到点讯息,而现在看来,他似乎也对此毫不知情。


看着杨林满不在乎的表情,潘兴无奈的打开车门,司机在两人登车后,立刻迅速的启动向此前李东轩所在的宾馆径直开去。



在缅甸的人来了以后,李东轩终于对于当前所发生的事情有点把握了,现在只等杨林确认一下,那么整个事情就变的彻底明朗。


焦急中,时间似乎也走的慢了很多,在屡次抬头看向房间一角的老式座钟后,门外终于响起了敲门声。


“大哥,杨老板来了。”在得到李东轩的回应后,潘兴率先推开门报告道。


“啊,杨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叫你来,恕罪,恕罪啊。”见到杨林的到来,李东轩立刻热情的抱拳道,他的态度再次让杨林放下了本已经提起的心。


“恩,没关系,李老板有事找我,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怎么听说缅甸来人了?那钱的事和货的事是不是有希望了?”在寒暄了一句后,杨林立刻直奔主题道。


“咳,恩,这个杨老板先不用操心,钱与货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谈,目前先让我们互相介绍一下吧,来人,去把四爷的妹子夏小姐请过来。”听到杨林直白的询问,李东轩略一迟疑后微笑着说道。


“四爷的妹妹?我怎么没听说过。”听到李东轩的话,杨林立刻奇怪的问道。


门再次被无声的推开,一个婀娜的身影轻快的走进房间,不过当杨林透过屋内柔和的光芒看到来人的样子时,原本彻底放下的心立刻瞬间暴涨到嗓子眼,身上的三万六千根寒毛也在同时被吓的竖了起来。


来人,不是别人,此前在与四爷交易中亲手抓住自己的警官夏雪!!!


“让我介绍一下,这是四爷的妹妹夏小姐,这是四爷的老主顾,杨先生。”幸好此刻李东轩并没有看到杨林吃惊的表情,在夏雪进来后,他立刻微笑着向两人介绍道。


自己要怎么说,自己要怎么回答?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她?对方是不是有意试探自己,或者这个夏小姐根本就是李东轩布置的棋子,用来揭穿自己的棋子?可是她是警察啊,她为什么会来这里?


在听道李东轩的话后,杨林的脑子里瞬间冒出无数的想法和猜测,短短的几秒钟此刻却如同几个世纪一般,在三人的目光凝视下,杨林缓慢的站了起来,而此刻,在他的脑海里,还有两个最致命的问题无法解决,到底应不应该说自己认识这个夏小姐?


此刻,站在杨林对面的夏雪的心也如同被扔进了奔驰的马车里,上下跳个不停,此刻的她甚至不敢张嘴,如果张嘴的话,她很难保证自己不会把心脏从嘴里吐出来。


来此之前,她将所有的可能都考虑过了,惟独没有考虑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二杨子,这个逃脱了法律制裁的家伙竟然还有胆子留在边洲,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会勾搭上自己好容易查到的四爷上线。


当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的时候,站在中间的李东轩倒仿佛成了外人一般,在转头看了两人几眼后,他最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打破了众人之间的沉默。


“她是四爷的妹子?我怎么没听说过?就四爷长的跟火烤过似的德行,能有这么好看的妹子?”一瞬间,杨林终于做出了目前为止最难的一个决定,矢口否认认识夏雪,虽然他知道,他的这一宝其实是将自己的性命压在对方的舌头上,如果这是个骗局的话,或者说夏雪是对方的人的话,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数十个人冲进屋内,将他干掉。


而让他做出如此选择的唯一凭借,就是夏雪在逮捕他的时候所表现的态度,那是一种对贩毒人员深到骨子里的仇恨,这种仇恨是装不了假的。


现在,自己能在这里看到她,只能说明一点,她一定是在执行某种任务,而如果自己贸然的说认识她,那么势必会打乱对方早已经拟好的计划。


“嘭!!”在杨林的话刚一出口的同时,夏雪立刻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跌回原来位置的声音,刚刚仿佛被钢丝吊在半空中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而随之,一阵虚脱般的感觉也随之而来。


强自忍耐住已经发软的双脚所带来的要跌倒的感觉,夏雪勉强的一笑,然后说道:“杨老板不认识我,不代表我不认识您啊, 大哥每次与你交易后都曾经和我说起过您, 二杨子,江湖上有名的很啊。”


“扯淡,什么二杨子,大杨子的。”杨林的心脏也因对方的话而恢复了原有的功能,在自嘲了一句后,他率先走过去,一把拉住夏雪早已伸出的小手,晃了两晃。


两人从刚刚相互的凝视,瞬间变成熟识,这让一直站在旁边的李东轩顿时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原本早在心里拟好的说辞和询问此刻都被他埋进心里,在简单的寒暄了两句后,他忽然开口道:“恩,今天太晚了,如果再耽搁夏小姐的时间,那我们可都成了罪人了,要知道,女孩子最大的天敌就是减少睡眠时间哦。”


李东轩看似风趣的话,却准确的传达了送客的信息,听到他的话后,夏雪立刻知趣的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你真的不认识他?”目送着对方的身影最终消失在门后,李东轩立刻转头向杨林质问道。


“不认识,我也从来没听说过四爷有妹妹,而且看对方的样子,根本和四爷一点也不象。”虽然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为了圆自己刚才的话,杨林只有硬着头皮瞎说道。


“哦,我也不知道四爷有妹妹的事,不过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杨老板看了她那么半天,我还以为你俩是老相识呢。”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立刻故做轻松的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哈,那当然了,那么漂亮的娘们,能说不多看两眼吗?就那小胸脯,小屁股,肉墩墩的,要是来这么一下子,估计……嘿嘿。”虽然李东轩说的轻松,但是杨林又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的怀疑呢,所以立刻接口道。而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借口永远是不落伍的主题。


“哦?真的吗?还不知道杨老板好这口,呵呵,说起来真是惭愧啊,为了我朋友的事,这段时间让杨老板没少操心,又是上山又是钻林的,明天我要做个东,请杨老板一下,不知道您给不给这个面子呢?”听到杨林的说辞,李东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再次转移话题道。


“不用我花钱那自然是好事,哈哈,不过还希望李老板能兑现您的诺言就更好了。”杨林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接口道。


“生意的事,不着急,不着急。好了,天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大家都养好精神,明天找个地方好好的‘撕杀’一番。”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色色的笑了笑,摆出了一副送客的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