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不是开始的开始 友情客串,红色尖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北京市区上空,三架深绿色涂装的S—70D直升机成‘品’字队形正高速前行;晴空万里,一览无余,钢筋水泥筑造的城市森林中,座座造型独特的建筑、种类繁多的大幅广告便如棵棵姿态各异的树木展示着都市的繁华与时尚;密布的车流更如一条条蜿蜒流淌的溪流给城市注入独有的动感与活力。然而直升机上的‘雪狼支队队’队长许耀却没有心思和精力去顾念、欣赏这一切。相反,心中空留的只有愤懑与无奈:

没错,维护国家利益;捍卫主权完整与民族统一是咱的职责;虽说咱不过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精英内卫武警;但作为国家屈指可数的特种部队一员,要求咱飞机、坦克、驱逐舰样样都玩转;导弹、炮弹、原子弹天天都操练;笔杆、枪杆、电子管业务门门都精尖;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政治过关,军事过硬;一专多能,全面发展;那都是可以理解的事儿!可就是这般素质,这般能耐,上峰却要咱去管交通?国家花了那么多钱将咱培训出来容易么?咱花了这么大的劲儿奋勇训练容易么?您廖大司令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通电话就将咱撵上飞机去抢交警饭碗,这叫什么事儿?这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廖大司令,‘撩千军’,咱服你了!咱‘雪狼支队’虽说是名义上隶属警察系统,可那也是系出名门的‘722’啊(PS:722,武警总部直属武装特警部队部队代号,直接接受国家重要领导人调用,隶属关系相似于以色列的‘野小子’或印度的‘黑豹’;而‘雪狼’则是为08年奥运安保工作抽调直属特警部队精干人员优中选优组建的集成化精英特警部队。人员不仅要求军事技能、心理素质、文化素质上出类拔萃,更要求具备一定实际工作资历或作战经验,刚从武警特警学院里出师的嫩头青哪怕是成绩再优秀也不在考虑范围之中。为此722下属不论是的特种应急保障分队、特种作战分队、特种防暴分队、特种技侦分队头头脑脑没一个不骂过娘,更是廖佑铭等一打内卫系统高级将官们的掌中宝,心头肉。),怎么能是哪些片儿警、巡警、交警的职能相类比的?只听说特种兵必须成全能士兵可没听说特种警察要成全职警察的啊!难不成咱也得去查户办证、反扒缉盗、抄牌查照去?咱可是特警部队的排头兵‘雪狼’,咱的职责是反恐治暴;负责首都大型重要活动安保。从这一点来说和保卫中央首长们安全的8314蓝、黑衣们几乎就没什么分别;不同的是他们是内勤安全部队,咱是外勤安全部队而已,职责仅有细微差别罢了。(PS:实质上8314的蓝、黑衣,国家安全局、保密局名义上并不隶属国防系统而是隶属公安系统,同时受中央直接领导的特殊单位。故在其他小说中被人常常鼓吹的身手非凡的中南海保镖、国安局特工名义上都属‘警’而非‘军’,当然无论野战军还是武警机动部队都受中央军委领导,都算是军人。不过要重点提醒大家的是武警是从警务事务的军人,他们是现阶段维护国家、人民生命财产的主力军。随着我军军事现代化建设及国际维和以及反恐斗争的不断深入,武警机动部队的地位及作用已经不再是国家防力量的辅助和补充,而是主力和基础。虽然在装备上武警机动部队难以与野战部队相提并论,不过在人员编制数量及专业素质能力要求来看,武警机动部队的发展已经逐渐超越野战部队成为国防力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这并不是贬低野战军,正规部队在国防力量中的作用,在我看来在世界安全大致处于和平环境的形式下,一个国家对国防力量的发展需求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武力上对他国的吓阻与威慑,而是对国家民众生命财产的保护与社会秩序的维护,故现阶段武警部队是我国国防力量的主力军。)

许耀透过机窗看了看下方喧哗的城市,惟有苦笑着摇摇头,将自己的不满置于脑后。

“头,北京交管局叶局长的电话接通了。”一名坐于许耀对面的上尉递过卫星电话对许耀道。

许耀点点头,取下耳麦,接过电话朗声道:“喂,叶局长吗?我是北京军区72218部队许耀,你那儿情况怎样?我马上就到。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堵截车辆因装备人员不整无法实施堵截;追击车辆赶不上,需要动用应急通道?应急通道我看您就别指望了,我们也用不上,廖司令现在一提这就火气上冲。哦,对了,为何不使用直升机实施机动,调动人员及设备实施堵截?噢,对不起,没想到交管空勤部队换装比咱还快呐,这么早就能用上新研发的超轻型便携式直升机了,术业有专攻,载重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带了三架S—70来,正好可以用来实施空中机动,调动人员装备实施拦截任务,你看行不?好,事不宜迟,烦劳您马上在市公安交警管理局楼顶停机坪准备好人员及装备,我们很快就到。好的,再见!”

“头,终南1号信息化作战指挥系统即将打开,廖司令及警备司令部各级领导将时时监控我方行动。廖司令说了,这就当是‘同心12’演习彩排,要我们慎重对待,不辱使命。”许耀身侧一名操动手提电脑的少校道。

“了解,谷参谋……兄弟们,活得办个漂亮!廖司令和各级领导正看着我们呐。”许耀打开无线通用通话频道,对众人道。

“2号明白!”

“3号明白!”

两侧协同齐飞的S—70D透过机窗伸出了大拇指。

少顷,飞行驾驶副座上的上尉道:“小王,悬停。头,我机已到达市公安交通指挥中心大楼上空。”

许耀闻言,命令道:“明白,小展。2号机,3号机,次第降落。我机先下。小王,降落后莫要停机,飞机保持待命状态。”

“明白!”

“2号明白!”

“3号明白!”

市公安安全、交通指挥中心楼顶停机坪,作为北京市警察系统的核心指挥机构及市防暴大队特勤中队总部中枢建筑的配套设施,拥有的是能够同时容纳5架大型直升机同时停放的夸张面积。宽阔的楼面被人塞个满满当当,长枪短炮密集如林,好事的大小记者们若漫漫洪涛阵阵拍打着众保安手挽着收咬牙构建的防波堤。人圈儿内北京市交管局叶开阳叶局长与手下一群大小队长们指挥着众交警紧张有序地整理从总局防暴大队仓库内紧急调用的拒马、三棱钉路障带、防暴盾牌、交通指示灯具等大小家伙什。

“叶局,‘雪狼支队’特警们似乎到了!”负责瞭望的交警二大队副队长小马唤道。

一旁指挥的叶开阳闻言仰首观看,但见天边的三个小黑点逐渐清晰扩大起来,随着耳边的螺旋桨轰鸣声由无到有,由小及大,三架粗犷凶悍的S—70直升机悬停在距离大楼顶部不足百米的上空,在长枪短炮的聚焦和众人的瞩目下,靠前居中的长机先平稳降落下来。飞机落地,舱门拉开,在直升机桨翼带动起的强烈飓风中一名身形矫健的军官从飞机里跃了下来,一身装扮引得众人惊叹侧目:他年约30上下,一身干练的陆军迷彩作训服,头顶着带有武警部队独有的金穗边方帽,右耳别着有线式耳麦,肩上两杠两星,挺直的鼻梁上架了副硕大的墨镜遮蔽住眉目,方正黝黑的面庞,留着硬朗帅气的短髭,嘴角边微微挂着一丝和善的笑意。当然令人惊叹侧面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左臂间,黄底盾形的臂章上一头栩栩如生的白色狼头侧首像跃然其上,形似对月长嗥,逼真传神。

“雪狼突击队!”众人心中惊道。作为一支因为北京奥运会安全保卫工作组建而延续下来特种部队,它的标识当然不会令世人陌生。有人说:“暴露在媒体聚光灯下的特种部队并不能称为国之利刃而是做秀工具。”这不过是某人自以为是的谎言。特种部队,特别是负责安全保卫的特种警察部队其功能其实和国家其他暴力机构一样,打击、惩罚并不是目的,其根本目的是防范与吓阻;适度曝光的特种部队,特别是特种警察部队能够有效的吓阻宵小之徒的重大刑事犯罪,并对隐藏在黑暗处的恐怖分子形成有效的心理震慑作用。“雪狼”即是在媒体聚光灯下适度曝光的武警特警部队中的佼佼者。其声名之盛,现今已远远不下于因同样故事组建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俄罗斯反恐精英“阿尔法”来;每次‘雪狼’的亮相又怎能不触动小记们敏感的神经?当然,小记们更感兴趣的是西北那支被国家扔进兜儿里也难掩其锋芒的特种部队;在媒体那支与“雪狼”并称为“国之双璧”的部队同样与‘雪狼’名声显赫,不过这个名是“恶名”,为此铁骨铮铮的中央高级军事要员没少给其他部门甚或是友邦邻国哈腰,道歉,擦屁股;这倒真应了小记们惊艳猎奇之心,若不是中央将其捂得够紧,下了狠话爱护着,小记们就是拼了个家破人亡也想一探个究竟;幸好还能暴“雪狼”的料,想来小记们的年终奖金算是有着落了。

众小记全神贯注、目不转睛操弄着长枪短炮聚焦在人圈中。叶局长顶着大风迎上前来,敬礼,握手道:“呦,许大队长,咱们合作也不是三五回了,怎么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许耀回了个军礼,冷眼打看一翻如潮涌动的众记者,伸手同叶局长握在一起,淡淡一笑道:“咱可比不得你叶老四正大光明啊,看看众记者长枪短炮严正以待,我可怕天天有人对我家狗血淋门;免费给我家老小派发子弹头呀。”

叶局长嘿嘿一笑道:“您说笑了不是?虽说有困难找警察,但危难时刻显身手的还不得是你们人民子弟兵?”

许耀点头,微笑道:“那是……现在情况怎样?”

“哎,别提了!西南、西北城区,三环到四环路段交通基本宣告瘫痪。截至目前,因那飚车贼搞出的祸端已酿成大小车祸74起,轻伤无法统计,重伤十余人,所幸尚无人当场死亡报告,而且数字还在上升中。目前那小子正带着咱们的追击车队在新宫门一带绕圈子。追击车队因车辆故障或车祸以造成6辆捷达,3辆桑塔纳,2辆长安之星退出追捕,23名交警不同程度受伤,原追击车队减员近3成;负责堵截的更指望不上。巡警、片儿警、防暴警察也都抽调人手维持治安交通去了。许队长,北京市区6300名交警同志的颜面、饭碗可全看您了!”叶局长从裤兜中掏出兼具PDA功能的商务通手机低头翻看着,痛苦道。

“这么严重!?装备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咱马上出发。”许耀严肃道。

“就等您了,许大队长!装备共计:折叠式大型防暴据马20具,每具长5.38m,高1.73m,净重58kg,已使用挂索捆扎完毕,全重1210kg;三棱钉路障带10条,长20m,宽1.8cm,已打包装箱,全重150kg;94式防暴盾牌80个,97式防暴枪30支,各式非致命性18.7mm弹药300发,全重430kg,已打包装箱;另有交通指示灯具、缓冲隔离网、金属支架等若干,已捆扎完毕,全重140kg;两架S—70负载应该绰绰有余。不过S—70最大乘员数仅为12人,三架最多36人,这并不能满足严密封锁道路,并设置一道防线的需求。我们可以随时在预设拦截路段的就紧急抽调负责维持交通及治安的巡警、交警及防暴警察作为补充,保守估计应该不少于30人,再加上各街道值班的治保联防队员,应该能够满足我们需要。”叶局长道。

“不愧是前15军后勤股长啊,物资、人员调配指挥真是行家里手,咱们这就出发。”许耀道。

“好的,全看您的了,许大队长。此次行动就由交警二大队副队长马国力与总局精干警力协同您行动如何?”叶局长道。

“您瞧好吧,装备马上装机,另抽调20名交警同志随行动就行。”许耀道。

“那好,老牛带人将装备推过来……”叶局长转身冲交警4大队长老牛叫道。

“明白。”老牛满脸不削地看了看同样在一旁打哈哈的其他队长们无奈应道。

与此同时,许耀拉起衣领对别在衣领内的微型无线通讯器道:“2号,3号,我是1号,待我机升空后逐次接受人员装备出发,待我机升空后逐次接受人员装备出发。”

“2号明白!”

“3号明白!”

“雨时,展浪,随我协同交警上装设备!”许耀命令道。

“了解,头,我终南1号数据链正在最后调试尚未完成,我恐怕来不及。”谷参谋应道。驾驶副座上的展上尉则应声跳下飞机来协同许耀指挥着交警将设备挂上飞机。

“许大队长,您请……”交警二大队长马国力见装备基本上装完毕,不失时机地上前一脸媚笑从衣兜烟盒中掏出根烟来背着风掏出打火机给许耀点上。

“哟,马副队最近挺滋润的么?正品精装小熊猫,一条烟怎么也得值个五六百,这一支起码怎么也得烧掉我一顿伙食费啊。”许耀毫不避讳众记者的长枪短炮,接过烟来深深拔上两口道。

“嘿嘿,专款专用,专款专用,若不是局里能报我哪儿有这资本如此招待解放军弟兄?谷参谋,展上尉,小弟兄来,请抽烟……”马国力应承着又从烟盒中抽出三支烟分发给一旁的展空展上尉和S—70里的抄弄电脑的谷参谋及驾驶员小王。

“得了,马副队长,您省省吧,可别厚此薄彼忘了我们其他弟兄。”许耀道。

“我哪儿会忘?哪儿会忘?这儿还多,我这就留着。”马国力道。大凡军中的爷们儿都好这一口,虽说这年头扛枪从军的爷们儿早不复当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那幅熊样儿,但老三样:好酒、好烟、好菜那也是必不可少,特别是这好烟,秉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就是见者有份儿,便是当年最艰难困苦的年头老革命们推衣、缩食、让好酒也没听说哪人让好好烟的。小马同志发烟怎不悠着点儿?说来开国两朝国家头号都是著名烟民并免费自觉担任国家某品牌卷烟厂的业务推广兼形象代表,真是国家之不幸烟民之有幸啊……

“马副队,此次行动要咱‘雪狼’管交通可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这可还请得您多多请教……”许耀俩指夹着烟,一面吞云吐雾,一面观看着工作进度,对马跃明客气道。

“指教谈不上,咱怎会要求解放军同志们搞交通?那不是请人砸自个儿饭碗吗?咱不过想借借光,仰仗、仰仗许大队长您的装备和人脉而已。”马国力笑道。

“那就好……兄弟我日子难过啊,今儿个因这堵车误了开会,被廖佑铭一通电话心急火燎地撵上飞机来支援交警弟兄,等完事免不了被‘撂千军’一顿咆哮啊。”许耀感叹道。

“我理解……许大队长,都是咱交警工作不力害了您啊!”演技高超的马国力瞬间潸然欲泪道。

“哎,我就纳闷了,北京市区大堵车也不是一两回了,这次算得上是最严重,可怎么会是个飞车的臭小子引起的?”许耀问道。

“您还真别郁闷,我马国力还真佩服这飞车的混小子。一辆改装自行车能跑上150m,咱就是有这贼能也没这贼胆儿。”马国力道。

“150m!?NND,什么自行车能跑150m!?咱配发的那辆东风铁马SUV恐怕惭愧到要自杀了……”许耀头皮发麻,150m的自行车!?什么玩意儿?打个比方,就像苍蝇装上了火箭推进器一般夸张,一级方程式摩托车比赛也没这速度,真要是自行车也能这么跑车不散架,人都该散架了,骑过摩托的人都知道单车时速100m以上基本纯粹就是嫌命长了。

“听说这玩意儿是北方工业大学出来的,恐怕也是北方工业大学的杰作……”马国力道。

“噢,北方工业大学?”

“前两天有个叫徐鑫源的教授跑来要咱北京市交管局封闭一条路段说作个什么新型交通工具的实用测试,您也知道,咱北京道路资源紧张得要死,哪有什么富余,叶局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这自行车也是从北工大出来的,我想是不是有什么联系……”马国力道。

“小马,你们北京交警办事可真不地道啊……徐鑫源教授我倒是听说过,搞发动机设计的,你们新配备的Z20A/B超轻型直升机的发动机就是徐国栋教授领头攻坚拿下的。”许耀介绍道。

“我的天,大水冲到龙王庙,家人不识一家人呐!不成,咱回去一定给叶局打报告去。不过今天的是可善了不得……”马国力道。

“当然!”许耀道。

“报告!头,装备上装完毕,随行交警也登机完毕,请指示!”忙完活儿的展浪中尉尉跑步到马、许二人面前道。

“出发!”许耀灭掉烟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