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旧西藏政府结构(转自小说论坛,作者清风雅意)



旧西藏实行的是“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专政的政治制度,社会等级十分森严,最上层是僧侣,也就是喇嘛,其次是贵族,最下层的是农奴、奴隶。政府官制实行僧俗双轨制,行政机构中既有俗官也有僧官,由地位显赫的僧侣和贵族组成,僧官大于俗官,某些机构只有僧官而不设俗官。他们是西藏的统治阶级。农奴和奴隶则是被统治阶级,在政治上毫无地位。

活佛是旧西藏统治阶级的最高阶层,活佛藏语称“朱古”,意为化身。活佛制度被用于大喇嘛继承制度,主要原因是可以很好的解决寺庙首领的继承问题。

在西藏,达赖和班禅是活佛中地位最高的,他们分别是前藏与后藏的政教领袖。在宗教上,达赖和班禅的地位是相等的。但事实上,因为达赖和班禅管辖的地域、属民有所不同,政治上的权力也不完全一样。

1751 年,清朝废除郡王制,正式任命七世达赖总管西藏政教事务,定官位二品,建立了政教合一的西藏地方政府。名正则言顺,从政治统治角度上来讲,达赖喇嘛明显要高过班禅喇嘛。下面主要讲讲以达赖为首的旧西藏官制。

达赖喇嘛是通过转世制度继承政治和宗教统治地位与权利,而不是世袭,这与其它封建统治阶层不同。接照西藏的惯例,达赖喇嘛须满18岁,并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和色拉寺)考取“格西”学位之后才能亲政。这就有个问题,在政府首脑空缺这近二十年里,谁行使首脑职责呢?

我们说,在达赖喇嘛亲政前,政教大权是掌握在摄政的手里。一般来讲,充任摄政的也必须是活佛,是仅次于达赖和班禅的第二等活佛,藏语称之为“杰波朱古”。这一部分我将在西藏宗教体系中详细讲解。

达赖以下的旧西藏政府共设三个系统:

一是政务系统,即噶厦政府,这个称呼一直延用到1959年。乾隆十六年,将噶厦政府定设为两司伦、四噶伦制。

司伦是在达赖喇嘛离开拉萨时指定的临时最高执政官,有僧、俗之别。僧官司伦的服饰与其他高级僧官服饰相同,紫红袈裟内的黄色缎袍是节日穿戴。俗官司伦的服饰与三品俗官(噶伦)的服饰相同,唯官帽高于噶伦官帽。

噶伦四人,三俗一僧,官位三品,此后一直延续下来。噶厦政府的责任是管理辖区的土地、差税和俗官的任命等政治事务。办公地点设在大昭寺。

旧西藏的一切重要事务,都由噶厦议决后,呈达赖喇嘛或摄政核准执行。所以,外国人常译为“内阁”,我认为较接近。

如果有噶厦不能决定的重要事务,如战争、议和、选举摄政及达赖转世等问题时,就由噶厦呈请达赖喇嘛或摄政召开“民众大会”,藏语称“冲都”,与会的是各机关官员代表、三大寺的堪布和贵族代表。等等,大家看看,这像不像是民主制啊?^_^。肯定骗不了大家,平民、农奴和奴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所以这种会议大多被少数大喇嘛和贵族操纵。有些较重要的事或政府不愿做的事,常常借大会名义来发布,是一种典型的推脱责任做法。

噶厦以下有“译仓”和“仔康”两个主要的办事机构。“译仓”虽然隶属于噶厦,但实际是达赖的秘书处。这将在下文详细说明。“仔康”相当于政府审计处,管理着政府财政和俗官、贵族的事务,也负责发布政令。西藏的每一个贵族,有多少庄园,应向政府纳多少税,出几个兵,都由仔康管理。同时它负责培训贵族子弟,凡贵族子弟出任官职,必须先在仔康登记,然后接受训练,经过两三年的训练才能得到职位。仔康设有“孜本”四人,都是俗官,官位四品。噶伦出缺时俗官噶伦多半从“孜本”中选任。

此外,噶厦政府的其他机构还包括“玛基勒空”(即藏军司令部)、朱颇列空(粮务局)、索朗列空(农务局)、色章列空(铸币厂)、门孜康(医药历算局)、“雪嘎勒空”(执法机关,相当于高等法院)等部门。

地方行政建制最大的是“基恰”,又有译为“基巧”,相当于现在的专区。“基恰”主管官员也叫“基恰”,一般1人或2人,意为总管,俱为四品以上僧官或俗官担任,三四年为一任。任职期满后或调职或留任,由噶厦决定。基恰按所管辖地域不同,等级亦分大小,其中又以昌都为最大。因为出任昌都的基恰都是噶伦,较其他总管的地位高,权力大,所以昌都总管一般都被称为“昌都噶厦”。

“基恰”下一级的地方行政机构被称为“宗”,相当于县,官员称为“宗本”。

贵族、寺庙庄园的辖地称为“溪卡”,较宗小(也有的溪卡和宗在行政上同级),设“溪堆”。

噶厦把宗、溪分成三等:一等宗的宗本官位五品,僧俗各一;二等宗、一等溪的宗本、溪堆官位六品,僧、俗各一,也可只设一个宗本(溪堆),僧俗轮流;三等宗、二等溪的宗本(溪堆)官位七品,一般为一人,僧俗均可。

二是教务系统,藏语称“译仓”,相当于达赖喇嘛的秘书处。其地位较噶厦政府的噶伦要低一些,但它直接由达赖或摄政领导。“译仓”设“大仲译”(首席秘书长)1人,官位三品,“仲译”(秘书长)4人,由四品以上的“堪穷”担任,全部为僧官。普通秘书称为“噶仲”,官位五品。他们管理着所有的寺庙,僧官的调迁、任命也都由“译仓”决定。同时,达赖或摄政起草文件等文书事宜也由他们负责。僧官噶伦出缺时,多半从“大仲译”中选任。

“译仓”形式上隶属噶厦政府,实际上由受达赖的总堪布(基恰堪布)的领导,噶厦的一些重大事情,都必须通过译仓向达赖呈报。

三是达赖的侍从系统。其下设“基巧堪布”(总堪布)1人,相当于达赖的内侍总管,地位与噶伦相等,负责达赖的私人财库和地方政府的财库,可以代表达赖出席噶厦会议;设“卓尼钦波”1人,即传令官,职掌内外传达;设“森本堪布”1人,管理达赖的起居生活;设“苏本堪布”1人,管理达赖的饮食;设“曲本堪布”1人,管理达赖日常的宗教活动。以上各人官位三品。另设“大卓尼”(副官长)1人,官位四品。此外,还设有侍卫若干人,负责达赖的日常警卫;“孜恰”若干人,负责管理达赖个人财产和放债等。

总之,清朝对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实行的品级制度中,噶伦、基巧堪布、“译仓”的“大仲译”,达赖的司寝、司膳、司祭堪布、堪钦(大堪布)等均为三品官;达赖的大卓尼(副官长),“译仓”的“仲译”,孜康的孜本,军队的代本、颇本(军粮官)以及各地的“基巧”、“噶本”、“堪穷”均为四品官;噶厦的噶仲(秘书)、各地区基巧的副主管、各大宗的宗本等均为五品官;噶厦、孜康和译仓的部分官员为六品官;三等宗的宗本、溪堆均为七品官。上述官员中,噶伦、代本、颇本要上报朝廷委任,发给敕书,如革职则收回朝廷的敕书。

旧西藏军制

大约是1792年,清政府授命其成立藏军。共设六个团,清灭亡后,十三世达赖加紧军队建设,将藏军扩充至10个团,6000余人,以其待卫长达桑占堆为藏军总司令。

1944年,藏军以“雪山狮子旗”为军旗,设最高指挥机关“玛基勒空”,司令官称“马吉”,直接听命于达赖喇嘛和噶厦政府。

藏军中将团称为“玛噶”,意为“军营”、“营房”,“玛噶“长官为“代本”(团长),意为“弓箭长”、“箭官”。每五百人设“代本”1人,如千人“玛噶”设“代本”两名,五百人“玛噶”设“代本”一名,最多1500人的“玛噶”设“代本”三人。然而也有特例,如第1团就只有一个“代本”。

“玛噶”以藏文三十个字母为序,分别称为“噶当玛噶”(第1团,又称“古松玛噶”)、“卡当玛噶”(第2团)、“喀当玛噶”(第3团)、.....“巴桑玛噶”(第13团,又称“仲扎玛噶”)等。

但由于藏文中第12个字母含有病的意思,为避凶趋吉,藏军便没有“纳当玛噶”(第12团)这个番号。

解放前夕,西藏嘎夏政府为抵抗解放军,曾再次大规模的扩大军队,最多时辖下共有16个“玛噶”,共约2万余人。

当时,第1团1000人,代本1人,是尧西.彭措扎西,此为特例;第2团1000人,设代本2人,分别是牟霞和噶穹;第2团1000人,代本2人,分别是扎西白绕和桑颇色;第9团500人,“代本”德格格桑旺堆;第13团1500人,设代本3人,分别是卡那、郭喀哇和彭惹巴。

所以,当西藏和平解放时,藏军在16个“玛噶”中共有“代本”20多个。在同一个“玛噶”的几个“代本”中,有第一“代本”、第二“代本”之分,或有“代本”和“代曹”(代理代本)之分,而无正副之说。藏军中,历来没有副代本。

“代本”辖“如本”(营长)2名,“甲本”(连长)4名,各管兵125人。每“甲本”辖“定本”(排长)5名,各管兵25人。以上军职清未灭亡时,由满清驻藏大臣会同达赖喇嘛委任,清亡后,由达赖喇嘛与噶厦政府委任。

藏军军饷,士兵给以口粮,军官给以薪水。

藏军的军衔和军徽比较特别,各级军官均有代表等级的各种符号。如“代本”戴由绿松耳石和珍珠等点缀的金质帽徽;“如本”戴由绿松身石点缀的金质帽徽;“甲本”和“定本”则戴刻有十字的金质帽徽。“代本”的帽子和肩章上还有四个“十”字架花,“如本”有三个,“甲本”有两个,“定本”只有一个。士兵的帽子和左肩上均有标志某团某号士兵的符号。

藏军中还设“颇本”,即军粮官,网上对其介绍较少,编制未知。

解放前西藏宗教机制


在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专政的政治制度下,活佛是藏传佛教的崇拜对像,以他们为主体,构成了西藏社会的上层建筑。

活佛,藏语称“朱古”,意为化身。后被用于大喇嘛继承制度,来解决寺庙首领继承问题。达赖和班禅是活佛中地位最高的,他们是前后藏的政教领袖。因为达赖和班禅管辖的地域、属民有所不同,政治上的权力也不完全一样。不过,在宗教上达赖和班禅的地位是相等的。

达赖喇嘛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达赖喇嘛平常住在布达拉宫,夏天移住罗布林卡。达赖喇嘛作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首领之一,在西藏政治生活中起主要作用,其兼任地方政府的首脑,集政教大权于一身。其施政方式及政治架构见我的另一篇文章《解放前西藏政府结构》。

班禅喇嘛被认为是无量光佛的化身。班禅常年驻锡地是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寺是喇嘛教六大寺庙之一。班禅之下设有管理政教事务的机构,由班禅所属的重要堪布组成,藏语称“囊玛岗”,意为内务处,负责管理后藏地区的政教事务。九世班禅时期,改称“班禅堪布会议厅”,十世班禅时期称“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班禅自己也有与达赖喇嘛大体相似的内侍机构,替他管理宗教、经济和日常生活等事务。

“杰波朱古”是仅次于达赖、班禅的第二等活佛,“杰波朱古”在藏语里,意即出任摄政的大活佛。他们中以四大活佛为首,分别是:功德林、策墨林、锡德林和丹吉林,此外还有热振林。丹吉林活佛在十三世达赖喇嘛与满清政府冲突中帮助了汉人,结果达赖率军打回拉萨以后便遭到了清算,活佛遭处决,整个庙子被毁为平地。这以后便只剩下了四大林。

四大林都是大活沸,已经转世了许多代,都曾受过满清皇帝的册封,被称为“呼图克图”,呼图克图是蒙语音译,意为“化身”,是清朝政府授予藏族和蒙古族地区喇嘛教大活佛的封号。这一级的活佛,均被载于理藩院册籍,每代转世必须经中央政府予以承认和加封。这一点与达赖和班禅很相像。

按照满清政府的规定,被封为“呼图克图”的大活佛,可以在达赖喇嘛18岁未亲政前出任摄政。因为大呼图克图可以出任摄政,其宗教、政治地位很重要。每个大呼图克图都有自己所属的寺庙,如热振活佛属于色拉寺的“结扎仓”,他自己的寺庙是热振寺。他们就是不当摄政,收入也很多,可以过上极其富裕的生活。每个“大呼图克图”都设有“拉让”,庄园里派有管家,替他们收租和管理农奴。在“大呼图克图”中,有的出任过摄政王,有的甚至出过达赖转世。

除此之外,木鹿寺的地珠活佛也有充任摄政的资格。此外,黄教(格鲁派)甘丹寺法台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出任摄政。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前有两位摄政,一位是热振呼图克图,一位是达扎活佛。达扎活佛是个例外,他并不是大呼图克图,是在特殊情况下取得摄政权力的。

在西藏还有一些大活佛,在他们自己管辖的区域,有很大的权威。他们掌握着自己区域内的政治、宗教大权,噶厦政府也要通过他们才能把政府的命令贯彻下去,像昌都地区的帕巴拉呼图克图等。西藏还有许许多多小活佛,他们的地位比喇嘛高,多数没有自己的寺庙和庄园,寄籍在一个寺庙中,靠活佛的名号和地位分取布施以养活自己。他们的转世也不一定是永远的,有些小活佛转了几代以后,就停止转世了。

藏传佛教寺院社会集团同世俗社会一样,其僧人内部也是等级森严、各有分工的,他们有不同的职业。有经常在寺外为群众的生老疾病、吉凶婚丧等念经占卜、祈福祛灾的;有杂役僧,专为寺院做各种体力劳动和差役;有工艺僧,专为佛殿从事雕塑、铸造、绘画、刻版、印刷等事务;还有学习医药、星算的僧人;还有一类僧人,在重大宗教活动期间,协助铁棒喇嘛维持秩序,发生严重冲突时,充当战士保卫寺院的安全,以安全保卫为业。寺院僧侣分成许多等级,活佛、堪布、管家及担任重要职务的僧官喇嘛是上层僧侣,约占喇嘛总数的4%。他们把持寺院的一切大权,享受更多的封建特权。占90%以上的广大普通喇嘛无权无势。有的是迫于生计,为解决衣食问题而进寺的;有的是为了逃避差役,求寺院庇护;有的是代人出家和支扎差(即当喇嘛的差),被迫而来。据本世纪50年代初期对哲蚌寺的两个康村287名喇嘛的调查,其中因年岁小被父母送来当喇嘛的有124人;因生活逼迫,逃避差役、债务来当喇嘛的有126人;被寺院勒令拉差来当喇嘛的31人;自愿来当喇嘛的只有6人,占调查人数的2%。普通喇嘛一进寺院就要承担一系列封建义务和各种差役,寺院规定这些封建义务和差役可以出钱代役或贿赂免役,贫苦喇嘛是无能为力的,只能终日为庙寺上层喇嘛劳动,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如哲蚌寺规定,凡要免除根差(年轻时期叫宣差,期满后转入根差,意为老资格的差),要对本康村全体喇嘛布施茶饭一次,每人发藏银三钱,捐赠康村基金藏银六百两,合计三项开支约三四千两藏银。这是贫困喇嘛根本办不到的事情,因而他们也永远逃脱不了各种差役。



西藏马帮略考

入西藏的马帮有除藏商外,还有汉族、纳西族等商人。几条茶马古道沿途的宗都设有大小不等的商号,要道、村寨也有转运站。运往印度的货物主要是砖茶,即后世的普耳茶;运回来的货物主要是从印度转口运来的药品、布匹、百货以及一些奢侈品,以英国货为主。

藏人一般称老板为“聪本”,马帮头称为“马锅头”,赶马人称为“坠本”,骡夫称为“坠巴”。一般马帮有驮骡十数至数十匹不等,马锅头还会有坐骑马或是骡子。一名骡夫负责驱赶5-8匹驮骡,大的马帮甚至要赶10匹以上。

马帮内部分为头帮、二帮以此类推。马帮行路规矩很多,启程之始、路途之中、某一特定之处等,都要讲个方圆。如启程前要进行祈祷仪式;翻越雪山时要在山顶烧天香;途中忌讳若干不吉利的言词,如翻、断、崩、塌、陷、淹、倒霉、亏损等;在某处定要唱歌跳舞、进行竟技比赛,之后还要打“牙祭”;赶马人上路常常要唱以前的各代聪本传下来的“拥”、“阿拉”、“阿中”、“箭”等歌谣。

行路时,马帮会给每两个帮发一顶帐篷;每两个骡夫一个皮袋,里面装着骡掌铁、钉锤等换骡掌用的工具和缝缝补补的针线的什么物;每个骡夫后腰系花氆氇挂包,内装喂骡子的糌耙和木碗盒,藏语统称普可。各帮头骡和二骡脖子挂大响铃,赶头帮的在头、二骡的货驮子上各插一面红布方旗,旗上一般会标明马帮所属的聪本姓氏。

马帮每次上山前,伙夫会用生姜和红糖熬成汤让大家喝,然后每个人还需自备一根拐杖。

每逢翻大雪山前,马锅头会指派一个骡夫提前到山顶烧天香。去烧天香的人要带上五谷、香面和敬火。烧起天香时,烧香人要朝天放一枪,并大叫3声“拉吉罗”(愿菩萨常胜)!当众人赶牲口到达山顶时,也要依次大叫“拉吉罗”、“拉麦罗(敬献神山)”!

要涉过汹涌泡哮的河流,巍峨的雪峰。长途运输,风雨侵袭,骡马驮牛,以草为饲,驮队均需自备武装自卫,携带幕帐随行。宿则架帐餐饮,每日行程仅20-30里。加上青藏高原,天寒地冷,空气稀薄,气候变化莫测,民谚说:“正二三,雪封山;四五六,淋得哭;七八九,稍好走;十冬腊,学狗爬,”形象地描述了行路难的景况。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