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二章 小时侯(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听后神情一凛,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凭啥让我来做?”

事情是这样的,朱晓飞为了讨好、接近张燕而安排了一场戏,一场让人觉得土的不能再土的戏,却偏偏在故事中常出现的一幕:英雄救美。在这场戏里白帆很不幸的扮演了反派人物。就像是某狼为了写小说懒的想人名直接从同学里面找一样,比如:朱某某,宋某某还有张某……

情节安排是这样的,明天下午放学时,白帆跟着张燕,等她走到无人时拉住她骚扰一下,然后朱晓飞等人很‘巧合’的从这里路过发现了他们,最后一群人把白帆打翻在地,安慰一下张燕,留下一个光辉高大的形象。

其实白帆心里也很想这样做,可以在骚扰时占一下下小便宜。在他看来,做为一个八岁就读完《金瓶梅》的男人竟然没有碰过女人,这简直就是耻辱啊。可他也有顾虑,还有一点反感。张燕的父亲在自己的老子手底下干活,万一要是哪天自己的老子知道了,会不会抽出枪来毙了自己白帆不知道,但绝对不会是再在屁股上印个46号大脚印那样简单。

而且白帆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利用。如果里面牵扯到自己的利益,他也不会介意被当枪使。但是这种为了占点小便宜就要冒着生命危险,白帆也不介意反抗一下。

宋子健下意识的避开了白帆的直视,转移了视线看向别处。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心里也有一丝感觉:好象这样白将军也不是看上去那样好欺负。但想到站在自己后面给自己撑腰的朱晓飞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你别不识好歹,该怎么做你自己想吧!”对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

白帆站在原地,目光阴冷的看着宋子健离去的身影,哼了一声低下头走了,嘴角却不自觉的勾勒出一丝冷笑。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的忍耐和退让已经被人当成了懦弱和胆怯。都以为自己可以欺负么?

晚上,白帆对着坐在餐桌对面的老爷子问道:“如果被人骑到头上怎么办?”原本最为军人最讨厌吃饭说话的老爷子刚要皱起眉头呵斥几句,听到白帆这么问老爷子放下碗筷,说道:“我带出来的兵都有两个共同点,一个是能喝酒,一个是能打架。我就在许司令手底下干过,第一点是他的遗传。另一个就更简单了,连打架都不会的怎么可能打好仗嘛!军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血性,那种不服输,神挡诛神,魔阻灭魔的气势。至于被人骑到头上,俩字,干倒!”老爷子好象喝的有点高,白帆看了看地上空出的三个五粮液瓶子,心里下了结论。

白帆的老子白亮的脸略微发红,听了老爷子的话拍巴掌赞同,摸着白帆的头说道:“儿子,我告诉你,以色列人为什么骁勇善战?因为他们骨子里流淌着好战的血液,就像当年大汉帝国时的尚武精神一样!他们在小的时候,家长都会给他们一把刀做礼物,让他们用手中的刀挥向敢于挑衅的敌人!”

白帆听了父亲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眼睛一亮,不怀好意的看了父亲两眼打定了主意。而他的母亲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温柔的说道:“你可不许与同学打架,有什么事就忍着点。打坏了别人我们操心。打坏了自己我们心疼。听见没!”

白帆看着自己的老妈乖巧的点了点头。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在老妈面前闯祸。这个在白帆看来温柔的像水一样,总把自己挂在心头的老妈总是那样包容、宽恕,无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都是先拍拍自己脏兮兮的小脸然后告诉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既不生气也不揍自己。搞的白帆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闯了祸后自动的找老爷子挨揍也不愿意看母亲那疼爱的眼神。

“啥?!”白亮想要拍桌子发火,对面的老爷子也蠢蠢欲动,想要纠正儿媳的这种思想。这时,坐在老爷子身边一直安静吃饭的老太太出声了:“嗯哼!”就这么两个字,使白亮原本要拍桌子的额手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屁股刚离开椅子要站起来的老爷子又坐了回去。随即,老爷子和白亮飞快的拿起碗筷低头猛吃,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

老太太看着嘴里被饭塞的满满的,噎着也不敢出声的两人满意的笑笑

老太太身体不好,很少说话,她更喜欢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假如说在家里面老爷子的话是圣旨的书,老太太的话就是天谕!档次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老太太不说话时,老爷子就是权威。但老太太一句话,管你在外面多大的官,一把手还是权威,在这,这个家里面,是龙你就要盘着,是虎你就要卧着。

但是有一点,不管是老太太还是白帆母亲都做的很好,那就是不过问军队里的事。每逢过年过节的都有一大群人来送礼走后门,希望可以帮忙吹吹枕边风,但都一概回绝,她们明白自己的职责:管理好家务,让丈夫可以放心无忧的搞好军务。

…………

第二天,原本正趴在桌子上流着口水睡大觉的白帆被人推醒。“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朱晓飞把手插在口袋里,一副老大的派头问道。

白帆并不答话,只是站起来手伸进书包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样黑糊糊的东西猛的摔到了桌子上。啪!白帆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问道:“好有谁不服?上来打两盘!”

巨大的声响吸引了班里所有的注意力,都围了过来看起了热闹。

54式手枪!

朱晓飞吃惊的看着白帆拍在桌子上的东西,额头上的冷汗刷刷的冒了出来。经常见他爸爸腰里别着的那把一模一样。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将军,你先把枪收起来吧,你不同意就算了,这东西一旦走火就坏事了~!”站在他旁边的宋子健也被吓着了,战战兢兢的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啊,有话好好说!”

白帆可不会罢休,这是他昨天晚上趁着他父亲喝醉了后偷……不对不对,是拿的。平常摸都不让摸,这次搞到手不拿出来耍耍威风,否则回家后肯定要挨的那顿揍不白挨了?

白帆拿起枪,一脸小人得志的站在凳子上说道:“你们牛气啥,不服咱就来练练!”靠!朱晓飞听了这话心里大叫无耻,你丫用枪别人用空手,还上来练练,别人是傻子啊!

吱~!门就在这时被人拉开了。听到教室里有动静的训导主任走了进来。这个训导主任30来岁,左胳膊只剩了空荡荡的袖子,那只胳膊据说是留在了越南。

独臂训导主任近来后看着白帆站在那傻不啦叽举着……枪?!训导主任心里一惊,然后大步走了过去,推开围在周围看热闹的学生走到了白帆面前。

“老…老师…早上…早上好!”白帆结结巴巴的说道。训导主任并不答话,夺过枪后直接一耳瓜子把他扇倒在地。被打了的白帆低着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妈了个巴子!你个兔崽子还听厉害的,敢把枪拿到学校里头!关着保险没有子弹也不行!”训导主任吼道,但还是觉的不解气,有上去狠狠的踢了白帆两脚。

不得不说,白帆确实是条好汉。

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手抱头拱起身子做出了标准的战术保护动作,就是不出声。

成年后的白帆对于小时侯的记忆印象最深的就是看着一只大脚印到自己的屁股上,自己却无力躲闪……

当晚,被训导主任骂了一个下午的白帆听到老师说可以走后拔腿就跑,看的旁边被老师打电话叫来的白亮那叫一个吃惊:这小子跑的这么快?!看来以后运动会上的短跑金牌归八一队了!

一路上狂奔的白帆终于比他老子先一步到家,回去扔下书包就钻进老爷子屋里找老太太去了。这个时候,也只有老太太能救的了他。

“那狗日的兔崽子在哪呢!拔了老子的枪拿到学校里去耍威风去了牙还没长全就敢这么烧包,以后那还了得!”白亮骂骂咧咧的闯了近来。一进门二话不说脱了鞋拎在手上就找白帆算帐。但推开老爷子的屋门正要风风火火闯进去时,却看见他要找的人正趴在老太太怀里死活不出来。看到白亮近来还回头扮个鬼脸刺激了他一下,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你奈我何!

抓紧了皮鞋刚要发作的白亮看到了老太太不善的目光,那表情就是挡在老鹰身前的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可惜,白亮这个在外面说一不二的汉子在老太太面前不是鹰,而是虫子。

白亮嘴角抽动了几下,低声说道:“妈,你也别老护着他,宠坏了孩子啊!”“啥!”老太太拾起地上的拐杖对着白亮的屁股狠狠的戳了两下,吼道:“当年我在部队上时,你个小东西整天穿着开裆裤跟在我后面,非要摸摸枪不行。你七岁那年你往你爸办公室里的君子兰里尿尿,结果把它弄死了,是谁拦着你爸不让他打你,你个白眼狼!还有……”事实证明,女人算帐记事的本事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弱,相反,还有愈演愈烈的形势

白亮看着老太太将自己小时侯的事情全部抖出,马上就鞋底抹油溜了。这件事最后以白帆躲在屋里三天未出而告终,最后白亮迫于压力不得以喊在屋门口宣读了自己将不再追究白帆的声明后,白帆才大摇大摆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老爷子也不用再睡沙发了……

至于白帆的名字,那是在他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偷偷买烟抽时,看着小卖部货架上摆放着售价仅为5元钱的白壳将军烟俗称白将军时,当场暴走。跑回家便迫不及待的宣布自己要求改名。

乍一听白帆的决定,属老爷子反应最激烈。这个名字是他取的,也是他的得意之作。为了打消白帆的念头,老爷子循循善诱道:“你看咱们是军人世家,你到时肯定也是要当兵的。想想看,当你入伍后扛着列兵的军衔,而戴着二毛三的团长却要叫你将军,多威风啊。拉出去一吼:将军同志。啧啧,你小子占大便宜了!”

听老爷子这么说也有点心动,但转念想到济南卷烟厂出品的白将时,又铁了心改名。才5元钱,太便宜了。要不取个白泰山,那玩意还20块钱呢,叫白中华也行。不对,应该叫白熊猫,后面再加两个括号,铁盒!这个就值500了!白帆在心里美孜孜的想到。

“不能改名,老爷子说的对,白将军这个名字多威风,你小子比我还高一级呢!”白亮看着自己肩上6、7年没动的大校军衔酸溜溜的说道。

“那咋不起名叫白部长啊!以后什么国防部长、公安部长见了我都要叫我部长!”白帆对和与老爷子一条战线的老爸翻翻白眼,反唇相讥道。

老爷子看着他一脸坚决的样子叹了口气,来回踱了两步,问道:“那你想取个什么名字?”白帆一听老爷子妥协了,马上来了精神头,脑筋转了转,一时想不起什么好名字。这时电视给了他启发。

“中国申奥成功,在青岛举办帆船比赛,作为一个山东人,我就叫白帆吧!”一拍巴掌决定了这个名字。

于是,故事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