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红色的愤怒 第三章 血色晨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砰”……7.62毫米的子弹穿过警卫室的窗口,虽然他的手没有离开警报器,但是子弹在一瞬间穿过眉心,瞬间切断了他的神经束。


不耐烦的守门警卫听着扳机的唠叨,和一声怪异的响声。身后是什么声音?……在他转头的瞬间,一把细长的尖刀从他第4、5根肋骨之间准确的穿过了肺和心脏。随之而来的是车后尸体倒地的声音。


犀牛手中的无线引爆器,同时报销了电力变压器和电话分线盒。仅30秒的时间,堡垒的大门就被攻陷。


汽车发动机传来恐怖的嘶嚎,扳机一跃跳出驾驶室,紧闭的别墅大门被汽车撞的粉碎,随后固定在车身两侧的C4炸药被引爆,把迎击而来的特工们送上了半空。


爆速飞行的各种碎片,受伤者的哀号,还在燃烧的汽车,惊天的爆炸,翻飞的人体组织,瞬间把宁静的别墅变成一座赤裸裸的人间修罗场。


云豹组的四名队员,率先通过被炸毁的边窗跳入楼内,一楼大厅随之迅速被全队控制。


“云豹报告,确认四人死亡,两人重伤。左侧通道1、3、4间房门敞开,2、5、6情况不明。”

“狐狸报告,确认两人死亡,一人重伤,右侧通道1、3房间房门敞开,2、4情况不明。”


“雪虎建立防御,其余人员向两侧搜索攻击!”


紧密的队型体现出巨大的整和战力,云豹组所遇到的抵抗简直微不足道。在震撼弹之后,两名队员同时象屋内扫射。AK74U突击步枪撕碎了屋内所有的掩护。随着弹壳落地的声音,又有三人告别这个世界!


“云豹清场完毕,击毙三人!”


“狐狸清场完毕,没有发现!”


“各组注意,向大厅集中!”


握紧手枪,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哀号的人:一个白人男子, 1.78米左右,体格健壮。爆炸使他的半边脸灼的焦黑,凄惨的叫声从他被毁坏的声带中发出。看到我的枪,他并没有显出丝毫恐惧。是疼痛迟滞了他的神经,还是在长期的压力中麻木了?我想他更需要解脱!沉闷的三声枪响后,哀号彻底消失。

一楼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短暂的宁静过后,云豹已带着队员摸上通往2、3楼的阶梯。此时,真正的困难出现了。这栋建筑是典型的前苏联风格:二楼房间设在中央平台两边,一旦进入平台,突击分队将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态势。


“手雷!”喊声过后,迅速传来杀伤破片手雷的两声巨响。硝烟未散,云豹,狐狸两组队员已迅速跳上2楼平台。


就在此时,通道两侧房间里的特工开始还击。无奈的是,和职业特战军人以及他们配置的精良武器相比。特工的挣扎是徒劳的,格洛克17型手枪的攻击效率实在太低。他们不敢探出身子来瞄准,只能凭感觉向外面盲目的开枪,其实更大的作用只是为自己壮胆。


最后清场开始了。特工们明白这次攻击是毁灭性的,不存在丝毫的怜悯或人道。但徒劳的抵抗并没有停止,死神的镰刀不断收割着生命,在短暂的爆炸和哀号声过后,每一间屋子的墙壁上,都沾染上残破的肉屑和泼洒的鲜血。


“云豹清场完毕,击毙两人。”

云豹:原名林飞,四川人,17岁入伍,18岁获得全能尖兵称号,20岁加入特战队。在战场上磨砺出的枪法,可以说枪枪毙命。而他敏捷的身手和无论在任何状态下,都能做出意想不到射击动作的本领,让他成为真正的死神镰刀。


“狐狸报告,击毙3人。胖子腿部中弹,建议退出行动。”


狐狸:如果不当兵,我想他会成为人见人爱的歌手。棱角分明的脸庞,忧郁的眼神,弹得一手好吉他。可就是这样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手中的飞刀和精准的手枪速射,让他成为一个近身杀手。


“全队展开队型,向三楼发起突击。”雪虎转头吩咐队医:“海蛇留下照顾雷电!”然后一挥手带领队员快速奔向激战正酣的三楼。


此时,云豹组的攻击遇到阻碍,他们被两名特工联手压制在三楼拐角处。


“妈的,这俩还真不是吃干饭的。”云豹摸了摸被子弹擦伤的耳朵。


“耗子,刚才我听到他们好象说了什么。”


焦黑的表皮下流着血,耗子一边帮他处理耳朵上的伤口,一边解释道:“他们正问候伯母呢!”


“什么问候伯母?”


“你别乱动好不好!笨死你,他骂你母亲呢!”


“操!耗子,咱玩个高难度的!”云豹指了指楼梯扶手。


耗子立刻明白了云豹的行动意图。


“没问题!小心!”耗子拍了拍云豹的后背。


两人把步枪背在身后,耗子拿出手枪,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云豹一脚踹在拐角的墙上,猛的发力,身子横向冲出。楼上的特工本能举枪射向云豹,可一发子弹却准确的击中这名特工的手臂,谁也没注意躲在墙角里的耗子。云豹在飘落的过程中左手抓住了扶手,右手的手雷准确的落在了楼道里特工的脚下。


整个房子随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云豹两手一翻又回到了楼梯上,并迅速拔出腿上的手枪,队友在他的掩护下跳跃蛇行。


“4号房间遭遇抵抗。从火力判断,最后三个都在这里。”

“快速行动,还剩5分钟!”


“是!”


两枚手雷同时扔到了最后的房间里。但是收效甚微,家具被重新排列后形成了有效的防御掩体。


“我去吧!我和云豹、耗子强攻!”我对身边的雪虎说


雪虎看了我一眼。“自己小心。”


房间外,两名队员搭起人梯,从敞开的窗缝中对屋里一阵猛烈扫射。屋内特工被强大的火力压制的抬不起头。我和云豹、耗子,伴随着步枪迸发的节奏,突然从不同方向滚进房间……


当我们冲进屋中时,他们依旧躲在各自的掩体后,当我对着沙发射击时,他迸发出了最后的勇气。忽然间起身、举枪。


“砰”……随着枪响,他眉间的黑洞中散发出清烟,尸身向后倒去。


云豹和耗子向躲在书桌后的人猛烈开火。手枪、AK-74U突击步枪把书桌和后面的人一起撕成碎片。

“安全!”口令下达,后面队友准备跟进。


突然,窗帘一个轻微的摆动,被我的余光捕捉,我立刻撞向身边的云豹。一股巨大的冲击在我胸前扩散,没有疼痛,只有灼热,难以忍耐的灼热。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前,而我,只有我,在向后。不知是痉挛还是别的,我还是扣动了扳机。“哒哒”……,我听见了连续射击的声音!


“毒牙中弹,海蛇!快!”云豹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毒牙。


雪虎冲进房间,眼中的一切使他双拳握的“嘎嘎”做响!


“24个!是他妈24个!!”云豹的泪水从两腮滑落,滴在毒牙的脸上!


“头,是个日本人!”耗子递过一本护照。


“头,贯穿伤,弹头从右胸穿过。”海蛇把毒牙背后的衣服剪开,用手指扣出伤口中的血管。“豹子,把止血钳帮我掏出来!左面包里,快!对,夹住这血管!吗啡,扎在臂弯!”


雪虎克制住自己的思维,尽量不去想受伤的毒牙,因为任务还没有结束:“把那电脑带走!全队撤离!”


……


朦胧中,有人在拍打我的脸!我迷迷糊糊的看着我周围若隐若现的战友。雪虎还在拍打我的脸,我隐隐的听到:“江山!走,我们回家了!别睡,回去有漂亮护士!听到吗?!我们要回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