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一章 小时侯(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那些充满叛逆的80后。

因为他是早产儿,所以在他出生一个月后才被父母抱到了怀里。当他的上校老子带着上级来看他时,他的反应不是哭,而是在他老子身上撒了一泡尿,然后不理会愁眉库脸、初为人父的老子直接爬到了首长怀里,看着那金灿灿的将星大流口水。于是,在家里家外都是权威、十六岁就入党打鬼子,荣获过二级勋章的老爷子的坚持下,取名:将军。

当他五岁时,就被刚退休在家闲的发荒的老爷子操练起来。每天不到六点军区大院里的兵哥哥们刚开始跑操时,他就被老爷子用一盆冷水浇醒。看着旁边老爷子若无其事的表情,再看看怀里的小号解放鞋,毅然跳下了湿淋淋的床出去跑步去了。

每次都出来检查战士们跑操纪律的齐超看着拖着那杆按照一比一的比例用木头刻出来的56式半自动步枪的白帆,可谓是又爱又恨。一个可爱的小孩跟在战士的屁股后面玩也算是在这种白天兵看兵夜晚数星星的军营里的一种乐趣吧。

但白帆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拥有所有小孩都有的毛病:爱哭!每当战士们跑的快点他跟不上掉队后,就把那杆制作精美的木制步枪往地下一扔,坐在地上就号啕大哭。别看他年纪不大,可他肺活量就跟水兵似的。嗬!这一嗓子吼出来,操场对面打太极拳的老头老太太全扭头看过来。

这时,坐在操场一边拿着半导体收音机坐在马扎上的老爷子就像一阵风一样跑过来。一不抓住白帆“哐哐”就是两脚,吼道:“哭啥!不知道什么是流血不流泪么!就是被老毛子的RPG打了也不能哭!”

看着老爷子生气时,脸上的五官就像是紧急集合似的凑在一起的样子,白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趁着老爷子不注意的时候挣脱开他的手跑向了站在操场中央的齐超。

原本正站在那里感叹首长心思就是不一样,被反坦克导弹打中还能哭的齐超看着死死抱着自己大腿的白帆,知道自己今天又要倒霉了。每次自己都是这爷孙俩的牺牲品。

“你让开!”老爷子黑着脸举着马扎对被白帆拉在身前当肉盾的齐超说道。齐超为难的回头看了看某个死皮赖脸,还取名叫将军的小同志正满脸写着“你走开你就完蛋了!”的威胁之意洋于色。齐超心里大叹:老子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我满腔热血的投身军队为什么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啊……

老爷子没事时喜欢下象棋,每天中午坐在树下与其他的老头杀上两局。而旁边被勒令扎马步的白帆不忿的喊着从战士口中学到的自己也不知道含义的话:“马杀鸡!马杀鸡!”。这些个站战场上淡定从容指挥战斗的老将军们一脸纳闷的看看白帆再瞅瞅棋盘:不对啊,哪来的鸡啊,这马子再怎么跳也吃不了对方的子啊~!……

白帆是个好孩子。这是当老爷子看着在半夜里年仅8岁的白帆抱着一本新华字典,趴在床上读马克思的《资本论》时给他的评价。此后,满怀欣喜的老爷子逢人便吹:此子决非池中物,以后肯定是一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

但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错的很离谱。老爷子从白帆床下搜出和伟大的《资本论》摆在一起的《金瓶梅》时,老爷子气的发疯,要不是旁边警卫拦着,老爷子说不定会抽出枪来毙了这个不肖子孙。

“说!你这是从哪来的!”老爷子把这本封面印着“中国第五大名著”“民间第一淫书”的《金瓶梅》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震怒的问道。

白帆偷偷的瞄了一眼家门,抬起挂满了泪珠的小脸,委屈的说道:“是我从爸爸书架最里面拿的。”……

当晚,刚刚获得晋升大校命令,才进家门准备吆喝着要喝两盅的白亮还没等说话就被老爷子拖进了书房。十分钟后,他与白帆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屁股上印了那只46号的大脚印。而罪魁祸首白帆屁股上则是一边一个,一个父亲的,一个爷爷的……

后来,已经上了二年级的他看着班里的同学在海吹胡侃的攀比着家里人谁的官大。做为军区机关里的直属小学,大多数都是一些军官的子女,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外面来的。从军衔到职务,再到所管理的人数,一个一个的数着。每当此时白帆总是默不做声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群刚刚学会系鞋带的小屁孩争的面红耳赤。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在五岁时就自己洗衣服了。但却忘了他直到七岁才停止尿床的伟大壮举。

看到白帆不出声,那群小屁孩以为白帆是外面来的,每次都是故意在白帆面前炫耀似的大声说出自己家长的职务,然后得意洋洋的看他一眼,最后拍拍他的肩膀用大佬的口气说道:“小子,你以后跟我混了,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白帆听到他们这样说,总是无所谓的点点头,再暗地里打量一下对方的身材。按理说,人家那白白胖胖的可爱模样算是正常身材了,可白帆从小就在太阳底下操练,不仅高出同龄人一头还晒的像是黑蛋一样。

这些,白帆都是可以容忍的,你们爱咋吹咋吹,干老子屁事,反正到时出了事,就找你们顶缸,喊一声:老大,我有麻烦了,你要帮我扛啊!于是,就有人背黑锅了。放学后白帆拍拍屁股走人,那些强出头的人正战战兢兢的站在班门口听训导主任的训斥,毕竟向女厕所扔石子是件很严重的问题,而他们连事都不打听,直接拍着胸脯保证有事他们全担了,谁出卖了谁就是汉奸。

直到有一天,那群白痴站在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张燕面前炫耀。要说这张燕吧,白帆也多少了解一点,他的父亲在自己老子手底下干活。说实话,一般人很难把这对父女联想在一起。张燕长的就像是陶瓷娃娃一样的精致,两只大眼忽闪忽闪的非常惹人喜爱。而他的父亲,白帆见过他后搜肠刮肚也想不出用什么词语形容最合适。在后来偶然看电视时,才知道用什么最好。那个电视栏目是赵忠祥叔叔主持的,名字就叫动物世界。形容他的就是大猩猩,对,就是大猩猩,还是没进化好的那一类的。

每当白帆把这个发现说给父亲和爷爷时,两人先是一怔,随后摸着他的头感慨道:“英雄所见略同啊!”

要说张燕这名字吧,也是有来历的。但她出生时,张父急匆匆的赶往医院时看到外面有只燕子飞过,便取名张燕。也是,不能指望他这种憨头大汉、猛张飞式的人取出什么精彩绝伦、富有诗意的名字呢。后来,白帆知道她名字的来历时,真的很想问问:当时有一对燕子飞过是不是会取名张燕燕,或者张双燕?

跑题了……像男人都会在女孩子面前耍一下自己的威风,所以就必须有立威的牺牲品。于是他们盯上了这个看上去壮实,而且家里没有背景又是班上最老实的,现名为白将军的白帆了。

白帆会屈服在他们的淫威之下么?

用刘翔做广告的那句话就是:我能!

每当有人点他名时,他都会不屑的看叫他的人两眼,然后再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白帆的性格可是说是复杂多变,他可以为一件事而忍上几年,也可以在热血涌上大脑后用板砖拍别人的脑袋也可以用一个晚上策划一件事情,也可以视心情好坏而做出某个重要的决定。

终于有一天,一个经常跟在被自封为班里老大朱晓飞的跟班拦住了正急匆匆往家赶的白帆。白帆抬起头看了这个跟班一眼,问道:“宋子健,找我有啥事?有话快说,我还有事。”白帆的确有急事,因为他家老爷子规定他一放学必须按时回家,接受老爷子自己编写的初级指挥课程教学。直到白帆张大后回忆起来仍然是狂晕。老爷子看来是初级教材,可是对位高权重、一个命令可以让十多万人立正的人来说的。就那些教材扔到军校里就是属于团级干部才学习的!明明自己什么都听不懂,却为了不打击老爷子的自信心而装出一副明白的神情……

这个叫宋子健的狗腿子……错了,是秘书,打量了一下白帆,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将军,你小子走大运了!”白帆一听着话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怎么这么像是妓院的老鸨子对纯洁的良家妇女说的话啊。

白帆往后退了几步,有意与宋子健拉开了距离:“有什么好事?别告诉我回家准备准备去当国防部长?”“呸!就你那鸟样还当国防部长?!”宋子健嗤之以鼻的说道,然后警惕的向四周往了往,发现没有人注意他时才一脸诡笑的凑到白帆耳边轻声嘀咕了一阵。

**********************************************************************

PS:拜托各位砸砸票啊~~~推荐才20多……写起来都没劲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