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七节 仇家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从床上坐起身子,头很疼,就像是要炸开一样的疼。

我看了一下四周,这个房间不大,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个单人床,床头是一个桌子,上面有一台笔记本,桌子边上有一个折叠椅,床的对面有一台电视机。

我爬起身来,晃了晃脑袋,感觉头还是很疼,口很干,我看到床头边的桌子上有纯净水,拿过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感觉好了一点。我穿上鞋子,发现房间里还有个小卫生间,进去解决了一下生理需要后走出门去。

我踏出房门,外面的阳光让我不由眯起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而夏日的阳光照在头上,让我的头更疼了。我慢慢的蹲下,就那么蹲在门口,宿醉的感觉真是难受啊。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有人来到了我的旁边,我抬起头,眯缝着的眼睛中看到的是北极熊的身影。

“尤,好点了没?你的酒量不行嘛,哈哈。”

“唉,怎么能跟你们这些用伏特加泡大的人比呢?”

“哈哈哈哈。”北极熊笑了一会儿,说:“尤,昨天跟你说的事你答应了没有?”

“让我加入你们?”

“是啊,加入我们吧,加入我们,你将会有花不完的钱,泡不完的妞,啊哈哈哈哈。”说话是的淫虫,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不过看他的样子好象是刚从外面回来,脸上还有一个鲜红的唇印。

北极熊看淫虫回来了,笑骂道:“你这个淫荡的家伙不知道又从哪个婊子的裤裆下面爬回来啊。”

“嗨,头儿,你不能这么说,我刚刚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事业,那是人类最伟大的行为,正因为有了这种行为,人类这个种族才能够延续下去,所以说这种行为是人类最伟大的行为。是吧,尤?”

我笑了笑,说:“这确实很伟大。”

淫虫听到我这话,笑的更淫荡了,“听到了吧,头儿,哈哈,亲爱的尤,我发现你是最可爱的。”他走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头靠到我的肩膀上说。

我接着说:“人和动物的区别之一就是动物的交配的目的只是为了种族的待续,而人类的性交多数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有人类的性交还会传染性病,动物则没有发现这种情况。淫虫,我建议你去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HIV的携带者,还有,请不要靠我太近,我可不是GAY。”

“哈哈哈哈哈。。。。。。”北极熊狂笑着,而淫虫这家伙现在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尤,你太让我伤心了。”他还想继续说下去,北极熊又发话了:“得了,别再聊天了,我是来叫尤去吃饭的,淫虫,你快去洗洗过来吃饭。”

“好的,头儿。”

这里就是我们乘坐的那架公务机降落的那个美军基地,就在我们向食堂走的时候,天上传来了一阵喷气式飞机的轰鸣声,不一会,一架F-15E出现在天空中,那架飞机在机场上空来了个超低空通场,扬起了一地的尘土。

“FUCK,这帮秃鹫!”北极熊眯着眼睛,坚起领子挡着沙尘骂道。我也没说什么,因为毕竟初来乍到。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来到了饭堂,饭堂不是很大,但是很整洁,一排排的桌椅整齐的排放着,就餐的人也分成一群一群的坐在那里小声的谈论着什么,谢辽沙他们几个人也在,他们正坐在一个角落里用餐。北极熊让我先到他们那里坐下,他去帮我打饭去了。不一会儿,饭打来了,就坐下一起吃,他们还在谈论着任务里的一些细节,时不时的还扯到我,我也没搭话。瞄准镜对我的表现映象很深,尤其是我在撤退时反身卧倒压制追出来的村民的时候,说我的枪法很准,而灰狼在此时也插上了话,说他在望远镜里看到了,我反身卧倒后共打了五个点射,击杀了五个村民,瞄准镜说我可以当个狙击手了。可是他们不知道,我在部队里就是一个狙击手,而且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瞄准镜在战斗中的表现我也看到了,我知道,我不会比他差的,还有,我在进A大队之前在一个王牌师的师属侦察营,我在我们的那个侦察小组里面是第一突击手,而到了A大队,他们发现我不光是枪法好,而且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知能力,就是我的直觉很准,在演习或者训练中有时候冷静的可怕,所以中队长就让我改行当了狙击手。

他们一边吃着饭,一边谈论着目前世界上的一些有名的狙击手,尤其是佣兵界的那些牛人们,而我依旧专心的对付着盘子里的食物,也没理会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弗拉基米尔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鹰眼去年在东南亚失手受伤了,枪弹从肋部擦了过去,听说他的肋部和屁股上被子弹擦开了一条长长的伤疤,还好那小子命大,养了大半年的伤,现在又出现了。”

“啊哈,这小子身体破相了啊,以前这家伙老是凭着他的身材比我好跟我抢女人,现在他身上有了那么长一道疤,看他怎么跟我抢,哈哈。”能说出这种话的肯定是淫虫这贱人。

灰狼说:“鹰眼也有失手的时候啊,不知道是谁把他打伤的,党卫军,你也是KSK出来的,应该认识他吧。”

“那家伙是个纯粹的恶棍,为了钱什么活都接,不过这家伙的素质还真是没得说的,以前在KSK的时候被称为Matthias Hetzenauer(在德国活到二战结束的狙击手中排名第一的著名狙击手)第二的家伙啊。”党卫军说。

“哦,那到底是哪方面的人把他击伤的呢?”

“听说是中国特种兵,他这次接的活是去保护东南亚的一个毒枭,结果那个毒枭被人狙杀,这家伙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就追了下去,他杀了两个,后来在那些中国特种兵撤退快上飞机的时候被人击中了。”

东南亚?毒枭?狙击手?我停止了咀嚼,眼前又出现了孙排那血肉模糊的脸,老鬼的呐喊声和大牛的呻吟声仿佛就在耳边,那次惨烈的战斗就在眼前,原来那个家伙也是个雇佣兵啊,原来那个狙击手还没有死啊,原来我还没有报仇啊!是他,就是他,是他击杀了我的孙排和老鬼,我以前不知道他的名字,现在我知道了,我要找他报仇!接下来北极熊他们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到。

“啊,尤,你不是中国特种兵吗,你知道是谁干的吗?”淫虫推了推我。

我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抬眼望着他们。

“鹰眼他现在在哪里?”冷冷的问。

谢辽沙看到我用这种眼光看着他们,奇怪的问:“尤,你怎么了?”

“告诉我鹰眼现在在哪里!”

“尤,击伤他的那个家伙是你的战友?”淫虫接着问。

“不是我的战友,是我把他打伤的。”

我这句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再说一遍,告诉我鹰眼现在在哪里!”我扑上去抓住了党卫军的领子,吼出了这句话。

“嗨嗨嗨,哪里来的黄皮猴子,在这里喊个什么呀。”正在吃饭的一个美国大兵抬起头来看着我说。

我一听这话,直接跳起来扑了过去,却被北极熊抱住了。

我一被北极熊抱住,也就冷静了下来,我重新坐下,又问:“谁能告诉我鹰眼现在在哪里,我要找他报仇,他杀了我两个战友。”

谢辽沙说:“尤,你不要太激动了。”

“我现在没事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

“他现在在非洲执行任务。”党卫军说。

我听到这话,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饭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