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0多年前,在抗日战争即将结束之际,日寇制定了一个毁灭上海的决战计划,虽未得逞,但这触目惊心的计划却反映了日本侵略者野蛮疯狂的本性。



垂死的“玉碎战”


1945年元旦对于日本侵略军来说,意味着丧钟已经敲响。但是1月17日,接替东条英机任首相的小矶国昭在东京召开了大本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试图以新的阴谋来挽回败局。会上制定了所谓《帝国陆海军作战计划大纲》和《决战非常措施纲要》。他们要在日本本土和中国台湾、上海及南洋岛屿等“前缘生命线”,“展开登陆抗击战,以免日本陷入孤立无援”。而在这些命运攸关的作战中,将实行自杀式的“玉碎战”,即要日本士兵和人民用肉体去硬拼盟军的飞机、舰艇、坦克和大炮,以此来为天皇“效忠”。


1月22日,一份日本大本营的密令到达南京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把加强战备重点放在中国南部,尤其是长江下游领域”,“特别要重视上海及周围地区”。日酋冈村宁次接受命令后,速命所属部队立即投入部署。这就是日军密谋实施的包括外围阵地战和巷战在内的“上海决战计划”。



强化上海城防工事


“决战计划”的要点,首先是强化上海外围的城防工事。日军工兵部为此专门制定文件,明令要达到“既隐蔽又坚固,且便于出击”。日军当年进攻上海时,是从杭州湾偷渡登陆,从侧翼迂回夹击而获成功的。为防止中国军队和美军也用这一战术,日军于1945年新年前后在杭州湾畔的金山卫镇大修碉堡工事。


对上海北郊连接江苏的嘉定、太仓一线工事,日军明确划定几个防区,加紧督建。据当时人记载,仅嘉定一县,即“强征民夫至十万余人,斫砍树木至上百万根”。对被征民工,“稍有不遂,杀戮随之”。与此同时,日军驻沪西部队也劳师动众大修工事。


被视为“军用大动脉”的干线公路和桥梁,日军更是不敢懈怠,紧急赶修加宽了锡沪、沪闵二路,在部分路段上,又新修十余座桥梁。长期驻扎在上海及江浙的日第13军司令部还制定绝密文件,严格规定了路基、路面、桥梁、桥洞的用材标准和高宽度,无意间透露出日军将要调动战车师团到上海来参加决战。除陆上通道外,日本中国舰队司令部还下达密令,迅即凿深加宽内河港湾河道,以便河浜输送线路畅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