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码字


几乎每天都来论坛转转,一转就是好几个小时,可能这是病了,好象除了工作和回家的路,就是网络,这一方看不见摸不着的的天。


前几天和友人说,我的生活在网络里慢慢老去。友人说,你该出去走走了。可是我能走到哪,才能感动?看雪吗?登山吗?听海吗?风景仰躺成我床上的天空,进入妙漫的世界,只需要闭上眼睛,一幕幕幻彩,就会象云一样飘落,象水一样滑过。可是我不再感动,因为我分不清这是梦里还是醒着,更不明白,怎么会这样美丽。


忧伤成病。


温一壶茶,暖成寂寞。冬夜围炉,不再有红焰裂木之声,那哔啵的一声脆响,听成今夜对窗的遥望。记忆模糊地扣响了心门,又在风声里隐去,隐约有过的故事,只如手中一盏清茶上升的烟,微香里散尽芳华。


孤独成病。


如果这种病能够使我清醒于浊与清,病又何妨?滥情于风景,滥情于感动,与滥情于灯红酒绿,区别,我已分不清。


我病了,还不轻。


希拉于宙斯眼里,无非是个女囚,而希拉的眼神,却分明象个皇后。谁征服了谁,谁囚禁了谁。圣洁的灵魂拖累了肮脏的躯体,还是圣洁的躯体拖累了肮脏的灵魂?


区别,我已分不清。


这几天,论坛是热闹的,《年》诗征稿的活动,使今年论坛第一个年注定会过得别样精彩,可是在所有的《年》里,几乎都隐藏着轮回的定律和对逝去的无奈。河流是饱满的,可是饱满都是曾经的。是谁说过,永远没有相同的一条河流?于是我伸足下水的一刻,就是一阵刺骨的冰凉,仿佛就是灵魂的剥落,留下一个荒冢,孤独在月明中。


论坛里的情书越来越精彩了,我也想凑个热闹,却发现失去了故事的主角。久了,就自然淡了,淡了,就慢慢习惯了。渐渐就忘了该如何去牵爱人的手了,渐渐就忘了该如何将爱字说出口了,渐渐就忘了还有爱的存在。如果爱情好比月亮,心就好比一口枯井,以静默的方式将月亮包裹,看爱情之光慢慢抚过干涸的一隅。


一个人的空间,是堆放记忆的空间。


习惯是个天使,她让你与众不同;习惯是个魔鬼,他让你沉沦个中。我们在习惯里呼吸,习惯于生存中的无数次意外,习惯于惊喜或者麻木。


今夜上班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说他的和母亲的房门都关了,钥匙放在房间里了。母亲躺在医院的病床,父亲是真的老了,孩子般的这样的无助。我说我的房呢?父亲说没有关,我说你就睡儿子的床吧,明天再说,父亲说他只穿着短裤,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失眠无事可做,只好码字,将心绪象沙漏一样慢慢放逐。什么时候,月隐了,风停了。


我也要睡了。别用那样的眼光看我,我只是病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