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第一节 中招的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这是一双手,灵巧的手。只用三个指头就可以轻巧的把手中的什锦锉放在它该放的地方。一下、两下……铁沫均匀的洒下。

闪亮的千分尺把把尺寸,然后被迅速放回到被油污弄成黑色的钳台上。那上面有一张报纸,里面是一堆闪光的零件。

一下、两下……手中灵巧的毛刷三两下打扫干净中工件上剩余的铁沫。一个眼药瓶子,滴下了显然比较宝贵的液体。

满意的声音“这下……没什么问题!”

“咔嚓……咔嚓”,桌上的零件一件件减少,灵巧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显然有些不适合他手型的硕大手枪,想来军器爱好者都已经看出来这是把“沙漠之鹰”。

通过渗碳得到的乌黑的枪身,却因为精细的打磨而反射出一种威严的光彩。一只手拉住套筒,“哗啦”上膛的声音。举起、瞄准、扣动扳机。

这把枪发出欢笑似的击发声,沉重而清脆。那双灵巧而有力的手,乐此不疲的玩着这个游戏。不过快乐总是难以长久,下班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灵巧而有力的手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进行了最后的疯狂。“沙漠之鹰“在他手中转动着,匪所思夷的转动着各种角度,玩着各种花式,直到它被满意的收进主人用牛皮给它做的枪套中去。

他是个年轻人,看来大约有二十一二岁,一头板寸把他的头打扮的像个刺猬。和同龄人相比明显深的肤色衬的他那陕西人特有的国字脸更加棱角分明,一双瞪起来吓人的眼睛这会儿满是笑意,他的得意全来自于手中的这把自制,费了他半年时间的沙漠之鹰仿真手枪。

他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岳效飞,高中毕业后他没考上大学,倒不是他学的不好,只是他有他致命的缺点——怯场,从小到大考了无数次试的他在人生最重要的一环上却掉链子了。

看着望子成龙的父亲蓦然苍老了十多岁的模样,岳效飞知道他曾经为了有个学习好的儿子那种骄傲的感觉,在高考前满是自信的他一瞬间便为儿子出场时的面色所击败。心中那座完美的殿堂崩塌了。而他心中的苦痛却无法表现出来,作为父亲他当然知道儿子备考的苦楚,他当然明白儿子不断在努力,不过他毕竟不能接受这希望,这唯一的希望竟如此破灭。

面对失败,岳效飞却没有能再次站起来,他没有勇气再次去面对那个考场。家里原来的那般热情,也因他再也没有面对高考的勇气而越来越冷,最后只好去上个技校找个工作了事。

三年的时间,转瞬即过。技校的生活虽然也丰富多彩,可是这里的学生注定要成为一个蓝领,所以他们比起那些象牙塔中的孩子们多了些豁达与粗野,不过同时他们也多了些豪气与单纯。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不怎么爱读书的他们神经自然比较大条,想法也少了许多缜密,不过他们是一群好人。

岳效飞以优异的成绩离开了这临时的避风港,这会儿的技校已没了什么分配的指望,所以南下的列车是他躲避父亲那早苍发丝的唯一借口。

三年了,整整三年除了每周的平安电话以外他没有再和家里联系,也没有回过家。也许在梦中,也许在酒后的呓语中,也许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老天才看的见他的泪水。当然年轻的生命是充满生命的机遇与挑战,并非是命运之神情愿送给他们,根本就是他们从命运女神那里硬生的夺来放在自己的生命中去的。这也许就是青春的价值。

经过在南方陌生街头的流浪后,岳效飞在一家私人机械厂里找到一份机修钳工的工作,同时也遇到了给生命中带来意想不到的光彩的那个人。

“飞飞,你这枪能比的过周大年的那把吗?”

看着面前白痴一样的金涛,手里抓着自己刚刚制作完毕并调校好的M4A2,眼见嘴里的口水就要掉下来。

岳效飞摇摇头,回头继续手头上的活,嘴里骂着:“金涛,你小子要是敢把口水滴在我枪上了,那把双瓶M9我就送别人了。”

“嘿嘿!大哥,大哥我擦了还不行吗?嘿嘿,那把M9还是给我留着吧!”金涛有个快1.90米的大个子,肩宽的有些过份,脸上满是青春发育后留下的残酷痕迹,那么大个个子,行为却总作出一付小人德性。

看着金涛的脸,岳效飞摇摇头回头继续手中的活,心中骂道:“mygod怎么让我认识你这该死不死的货,要不是你这个死金涛,这会不是在K歌就是去CS去了,哪用的着跟你这个死小子在这流汗。”

“嘿嘿,你心里在骂我呢吧!咱都是成人了么,你要骂就痛痛快快骂出来吧,千万别憋着,小心憋出病来。”金涛一边继续玩弄着岳效飞的宝贝,一边抬头扫了一眼在钳台边忙碌的岳效飞,那眼神分明是一副“吃定你”的样子。

说实话,金涛满喜欢看岳效飞干活。尤其是他的那双手。每次拿着那些个钢铁制品时,四个手指头好像捏住了女孩的手,那么轻、那么柔,眼睛里盯着零件时又那么专注,好像在看女孩的脸。不过恐怕他没什么机会捏女孩的手,这家伙是个实干家,满脑袋都是机械上的齿轮什么的。

金涛端起M4A1瞄了瞄,以他狙击手的眼力看过去。

“这小子手艺不错”心里一面说着,手指一动。

“噗”子弹打在墙上发出的声音吓了金涛一跳。普通的的仿真枪的子弹柄顶多在墙上打下一个坑,可手中这把M4A1的子弹直接把墙上打了小孩拳头大的一个坑。

“你疯了!”岳效飞惊叫一声,忙停下手上的活训叱道:“你没看看这是什么弹夹。”

金涛看看弹夹上缠的红色塑料带,吐吐舌头。看着吓的脸色发青的岳效飞嘴里强辩着:“我哪知道你装的什么弹。”

“行了,行了,别玩了……别玩了……小心让别人看见了。”岳效飞心虚的四处观望了一下。

“看见了怎么的,我让我老子开除他。”金涛嘴硬着,不过手里却把枪交了过去。

“行,行,知道你老子是厂长,看你那一副小人德性。”说着忙他的去了。

“哼!小人德性……切!”金涛刚才也吓了一跳,因为枪中装的并不是平常仿真枪中所玩的“BB”弹,又或是尖头油彩弹,那玩艺最多在墙上打个小坑。刚才枪中装的是钢芯箭形弹,这还是岳效飞在看兵器杂志时想起来的。

当年美国搞了个什么先进步枪计划,其中几家的样枪毫不例外全部使用的箭形弹。因为钢钢芯弹带有尾只好搞了个弹托,不但可以提高闭气质量,而且还增加了士兵子弹携带量。这种箭形弹在飞离枪口时弹托自动脱落,但由于弹托的闭气作用,所以子弹初速及侵彻力都有所提高,同时由于长径比的关系,所以钢制箭形弹在击中目标时极易产生翻滚,比普通子弹所造成的伤害更大。

金涛玩的是一把AWP仿真枪,不过这小子觉的打死靶不好玩,非要打鸟,岳效飞拗不过他只好给他加工了百十发。这种子弹威力大的有些吓人,五十米打鸟没问题,为此岳效飞常常担心这金涛给自己惹祸。不过年轻人都不知道处怕字,这不这次给自己做枪又顺手加工了几十发,刚好装了一个弹夹,没想到让金涛在这给打了一发。其实两个个都吓一身汗,这玩艺可是犯法的。

岳效飞一边给他校枪,一边心里骂,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那次拿着刚做好的沙漠之鹰在玩枪花时被这小子给看见了,要不自己怎么就上了贼船呢。想到这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个子,他正专注的端着M4A1瞄着,嘴里还发出“砰砰”的声音。

可是,这么可爱的朋友就这么见不着了。坐在山地山上的岳效飞有点晕,他试着喊了两声“涛涛……涛涛……”。

原本今天不想出来,天气阴郁加上心情也不怎么好,电话那头的老爹还是不愿与自己多说话,倒是老娘一声“儿啊……儿啊”的把自己眼泪几乎给叫出来。谁想到金涛这个多事的家伙因为昨天见了那把M4A1,今天非上山玩枪去。实在磨不过他,只好跟他骑了车出来。

车子骑的不快,金涛屁股下的车子不停“吱吱呀呀”的哭个不停。是啊,快三百斤的体重不但坐在上面而且还在不安份的扭个不休。

天空中铅色的云彩好似镶着一层金边,空气中的潮热使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也只有金涛他们这群疯子才会在这样的天气也不休息,还在这山里玩什么“CS仿真战场”。

这个“CS仿真战场”在众多的CS爱者中却是相当有名。原先大家都是面对电脑大战,后来出现彩弹游戏枪凑和着也可以玩。直到仿真枪开始流行起来这个“CS仿真战场”才真正运转起来,不但成立了俱乐部而且还有半年一度的大赛。

岳效飞因为有一身改枪的好本事被金涛半拉半骗的加入俱乐部,而他在为大家改枪及制作玻璃钢护甲时小赚了一把,同时也为自己按照CS1.6中第6海军陆战队的着装打了一副护甲,现下全套装备和拆散的枪都装在身后装着的背囊当中,里面还有今天试枪用的几个缠了红塑料带的弹夹。

前面是一段下坡,金涛欢呼一声猛蹬几下,借着体重加速的优势飞快的冲下斜坡,转过最后一个弯去,他们的“训练基地”过了弯就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