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救人牺牲 万人握菊相送(转)

新闻链接:http://news.qq.com/a/20071205/002399.htm


“这样的场面,在金华几十年没有过。”近六十岁的朱孝文手里拿着一束黄色的菊花,伸长了脖子往前方望去。他前面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就是孟祥斌的灵堂了,但他没法走过去,因为前面挤满了和他一样手举黄花的悼念者。



“好人,是个好人。”老朱叹一口气,远远看着孟祥斌的画像,左手有点冻得发抖。



昨天上午10点,在离市区有近10公里远的殡仪馆,孟祥斌的追悼大会在那里举行,整个上午,源源不断有人涌入,约摸有约3万人到了现场。



在孟祥斌的灵堂前,悼念的人哭了,维持秩序的士兵哭了,拍照的记者也是一边按快门一边擦眼睛……在拥挤的人群里,有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有年轻的小姑娘,也有拄着拐杖戴着墨镜的盲人……



据介绍,解放军某部已正式追认孟祥斌为革命烈士。



几十年没见过这样的送行场面了



孟祥斌的灵堂设在殡仪馆的空地上,灵堂两旁有一副挽联:从戎十载忠心报国革命精神百世传承,挺身而出捐躯救人英雄壮举千古流芳。



孟祥斌1997年从军,到今年恰好十年。



“我们预料到会有很多人过来,”孟祥斌所在部队的首长说,所以灵堂特意安排在了空地上。



殡仪馆负责人吴主任这两天伤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但为了料理这事,他已经两天没睡好觉了,“有幸送英雄,不睡觉有什么关系呢?”老吴一边说话,一边东瞅瞅,西看看,生怕什么事情没做好。



灵堂离殡仪馆有近一里路,两旁摆满了花圈,人们一个个脸色凝重,从中间走过。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朵小白花,拦住一个稍微比她大的姑娘,“大嫂,帮我戴上吧。” 对方接过花,帮她别在了左胸口,大家一起继续往前走。有穿着军装的年轻人专门在路边发放小白花,年少的小伙子接过来给身边老人戴的,也有一对夫妇接过白花给牵着手的孩子戴上。远远看,这些人就像一条流动的河,涌入前面的“湖泊”当中,而“湖泊”,则是早到一步的黑压压的人群。



“我们金华几十年没有看到这样的送行场面了。”吴主任远远看着那片人群。



盲人爷爷轻轻说,我想摸摸他



昨天的金华,几乎可以用万人空巷来形容,普通市民来了,金华市委书记、市长来了,军分区领导也来了,金华人以一种最高的规格为孟祥斌送行。



当司仪喊出 “请大家依次向遗体告别时”,人群突然向前涌,现场维持秩序的士兵们被挤到了一边,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大家遵守秩序,英雄也不希望看到这样啊。”人群顿时平静了下来,大家相互提醒着,迅速排成了长队。许多人一手拿着花,一手抹眼泪。



人们排着队依次走到孟祥斌的遗体前,鞠躬,放下花,然后就匆匆下来。金华市政府一位在场的副市长发现,有些人祭拜完后,又到后面排队去了。



突然,拥挤的人群中一下让开了条小道,五六个拿着拐杖的人在别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他们是盲人协会的,大家请让让好吗?”人们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轻轻地对扶着他的小姑娘说,“等快到跟前时,你就跟我说一声,我想摸摸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