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天涯 第三章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队员们从皮卡上把马盛洪扶下车,他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队员温言安慰着他艾哈迈德.赛已提也上去抱着他。还有几个队员在警戒四周。

另外的队员把6名俘虏分开审讯,而拿着扩音喇叭的那个俘虏就交给了罗启云和“铁拳”——在非洲,一个会说英文的黑人,应该是不那么简单的;罗启云看了一眼马盛洪和向导艾哈迈德.赛已提,招手把他们都叫了过来,站在自己的身后。

罗启云眼神很平静的看着对方,对方眼睛里也没有其他人的那种慌乱,同样很平静的迎着罗启云的目光。他的手上还拿着那个小型的扩音喇叭,只是“铁拳”看到了他的手很用力的握着扩音喇叭的把手。

“Made in China?”“铁拳”开头问话。

对方楞了一下,似乎有点意外中国人居然一开口是问自己手上的喇叭。他连忙回答,说:“Yes,made in china!very good!”他说道,同时看了一眼艾哈迈德.赛已提。

罗启云冷冷的笑了一下,鹰隼一眼的锐利眼神盯着对方,用图族语问:“图族人,为什么拦着我们?我们中国的大使被劫持,你们也有份吧?”

对方眼中在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中国“黑人”的图族语那么标准,他偷眼看看四周自己同胞正被虎视眈眈的中国人盯着在分开审讯,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的。

“我们是图族战士,我是族长的二子,‘沙柳’,我的哥哥是图族的第一战士‘蝎子’!”他开口道。他看着罗启云冷冷的眼神,接着说道:

“我们受雇于一个白人雇佣兵头子,他说我的哥哥‘蝎子’在追踪中国人,所以他派我们出来接应!”他叹口气,闭上了眼睛,想了一下,说:

“我想,在10分钟前的战斗,我犯了战术错误!”他无奈的笑了一下,看一眼周围的地形,接着说:

“你们守的地势不高,而且面对我们的这一面还是一个风面,堆积的都是沙土,连块露出来可以当作掩体的岩石都没有!”他摇摇头,说:

“我们的4辆武装皮卡直接冲上来,步兵跟随冲击,保护好皮卡,杀伤你们的火力点,只要10分钟,你们就会被我击垮了!”

“老猫”走了过来,蹲下身来,从贴身的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到“沙柳”.眼前。借着火光,看清楚了对方手上的东西,脸色大变,瞪着“老猫”,问:“你…怎么得到这个的?”然后,他摇了摇头,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呼出了一口气,说:

“我在埃及学习军事的时候,选修了哲学,我的哲学老师告诉我们说:人,都有自己的命运的;每个人的人生,在出生的时候,已经由太阳神安排好了的,躲也躲不过……”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了下来,他接过了“老猫”手上的银蝎子,说:

“命运安排了我们的族人和中国人为敌,也安排了我的哥哥和族人死在中国人的手上!那么,太阳神给我安排了什么样的命运呢?”他把银蝎子贴在自己胸口上,好一会儿,手一伸,把银蝎子递还给“老猫“,说

“按照我们非洲的古老传说,你杀死了一个战士,你也就获得了那个战士的灵魂和他的力量以及他的一切!这个银蝎子,是你的了!”他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看一眼面前的三个中国“黑人”,说:

“刚才中国人杀死了我的那些族人,中国人也获得了我族人的力量!或许,我的族人要找一个新的力量来依靠了!”

罗启云看着他的表情,眼睛里若有所思!



“我们准备离开吧!”“伯爵”对他的手下们说。

“‘火鸡’,给老板回话,我们的活做完了,我们需要收尾数了!”他转身对“火鸡”说,其他在收拾东西的雇佣兵们听到了,都咧开了嘴在笑。

“哇喔——哈哈哈哈”“大嘴”笑着对“剃刀”说:“嗨,‘大嘴’叔叔带你到加勒比海去看火辣的美女怎么样?”

“剃刀”笑一下,说:“这是我在这个团队的第一次任务,我想,我应该去爷爷的墓前告诉他和他分享!”

“大嘴”砸一下嘴,无所谓的耸耸肩,又向另外的人推销他的加勒比火辣美女去了。大家都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毕竟,这次任务没有什么大的风险,但是酬劳却不少,这一切!这个可是比较难得的优差!

“火鸡”转头对自己的长官说:“‘伯爵’,老板要和你说话!”“大嘴”看到了“火鸡”脸上的表情,他把手上的东西放了下来,挥挥手,带着队员知趣的走了出去。

“我们要把C国的‘核桃’干掉(我们要消灭中国人的特种部队)?”“伯爵”抓着话筒,追问着那边。接着他恼怒的道:

“嗨,你雇佣我们做的工作只有一个内容:抓到‘幸运饼干’,把他在‘口袋’里放一个礼拜(抓到中国驻S国大使,扣押他一个礼拜)!到今天,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的队员要取得他妈的酬劳去休假了!”

隔了一会,“伯爵”很坚决的说:“可以,但是现在这个算是新的一单,我们要‘两桶水(两倍酬劳)’!”他冷笑着说:

“不要和我说什么爱国,国家利益之类的鬼话!我只要‘两桶水’,我和我的队员就很有动力了!当我们战死在非洲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时,我们甚至不需要国旗盖上我们的棺材,因为,我们可以用美元来铺在自己的身体底下这样我们会更加觉得可以安心的死去!”他在冷笑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他自己也没有觉察的对自己的讥讽和嘲笑,还有那么一点悲哀。

他放下了电话,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呼了口气,才低下头来,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他看了一眼“火鸡”,问:“我对老板的态度是不是很恶劣?”

“火鸡”把话筒挂好,抓抓鬓角,笑嘻嘻的说:“比起你对老板的态度,头儿你对我们的态度更加恶劣,尤其在训练的时候!”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他用中文说,然后又换成母语:“这个是我还是M国军官的时候参加和中国人的军事交流的时候看到他们挂在墙上的一个标语!”

“我们真的要和中国人的特种部队开战了吗?”“火鸡”微笑着问。

“伯爵”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次任务完成了以后,你要帮我找一个电子战高手给我;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们团队的副队长,负责参谋工作!”

“火鸡”楞了一下,起身敬礼,大声说:“是,长官!”

“伯爵”再次在他肩膀拍拍,说“现在,我们准备离开了!”他想了一下,接着说:“希望图族人可以给中国人一些损失!不过,我准备叫图族人在给我们邦戈忙!”

“‘松鼠’,叫‘百手百眼’进来!”“伯爵”对着门外大声叫了起来。

门外有人回答了一声“是,长官”,过了不一会,一个黑人走了进来,用那只完好的眼睛看着“伯爵”,静静的等他发话。

“伯爵”把桌面上的一叠钱推给他,说:“麻烦你帮我放一个消息出去:中国人知道了袭击他们驻S国大使的人里面有图族武装分子!”他微笑着说:

“我知道,你酒吧里的那些记者朋友会帮你把消息在扩大放出去的!”

“百手百眼”用他唯一完好的眼睛看了一下桌面上的钞票,然后用他唯一完好的左手把桌上的钱推了回去,说:“我想,你大概忘记了,我也是图族人,我可以因为钱把你们藏着,也可以帮你寻找武器或者是收集情报。但是,这个消息,我不会帮你散发出去的!”

“伯爵”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和颜悦色来形容,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冷冰冰的:“不不不,‘百手百眼’安东尼.库图先生,你不是图族人,你是胡族人放在这个中立区的情报员和资金武器中环站负责人!”他笑了一下,接着说:

“我想,如果你的这个秘密被全城的图族人知道了……”他的话在这里停住了。

“百手百眼”单独的那只眼睛里露出了冷光,盯着“伯爵”,然而,最终他的目光还是黯淡下来。他伸出左手把钱拿了过来,问:

“我可以出去了吗?”

伯爵微笑着说:“你可以走了!麻烦帮我们办理退房!”


陈铭伟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了:饥饿,绝望,无边黑暗造成的压力,让他无法在有力气去抗争,去坚持。他想到了自杀,可是,身体虚弱得让他把头向着石墙用力撞去,都无能为力了,最主要的一点是,在他自己的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阻止他采取这种消极的方法来面对困境。

我要活着,我要活下去!我不能这样抛下我的妻子和孩子!一个声音,在他的内心里呐喊!

他蠕动着嘴巴,唱起了一首无声的歌: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这是当年他和妻子在大学合唱队时练习的一支歌,也因为这支歌,他们才认识的!

“咣”一声响,黑屋子的门被打开了。突然而至的灯光,一直处于黑暗和恍惚中的陈铭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嘿,中国人,我们出去兜风了!”一个声音用蹩脚的中文说。


“中国指挥官先生,你们除了想救回你们的大使,你们还想通过你们的战斗为你们的祖国在我的国家取得更大的利益吗?”“沙柳”艾哈迈德.赛已提看着眼前的罗启云,问。

罗启云望着他,不说话。

“我和‘蝎子’是父亲7个妻子中的两个妻子分别在同一天生下的,我们有不同的母亲,可是,也许是命运安排我们同一天降临这个世界,让我们做兄弟,从小时候,我们就很友爱,我们也是父亲27个儿子中最得宠的两个和被送到外国读书的少数两个人。因为,父亲希望我们可以继承他的长老地位,可以让我们部族和家族成为图族中永远的最高长老家族。”“沙柳”艾哈迈德.赛已提接着说下去:

“但是,父亲做错了一件事,只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不应该为了军火而答应那些白人雇佣兵来和中国人作对!不该为了自己想要成为图族‘土王’的梦想而去和西方雇佣兵勾结,结果害死了他自己的儿子,害死了我的哥哥‘蝎子’!他已经老了,不适应这个新的时代了!”他平静的看着罗启云,问:

“我们可以合作吗?你帮我取得图族的控制权!我率领我的手下和我哥哥的手下帮你们对付白人雇佣兵!”他看一眼罗启云身后的黑人向导,笑了一下,说:

“如果我没有认错,你应该是胡族‘土王’爱迪德.赛已提的最小儿子,从埃及回来的步兵学校毕业生!我是你的师兄!在我毕业前一个学期,我见过你,但是,你没有见过我!”

罗启云无言的看着这两个S国敌对部族的黑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