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简述汉族族称的演变历程

一般人都知道,汉族族称起源于汉王朝,然而,汉族族称从他称到自称的最终确立是一个漫长复杂的历史发展过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汉族曾经有过不同的称谓,从时间顺序上说,汉族族称的变化先后有“秦人”、“汉人”、“唐人”三种。与此同时,从秦到清历朝,“秦人”、“汉人”、“唐人”三种称谓又交叉使用,直至清末,“汉族”取代“汉人”最终成为汉民族族称的专有名词。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楚人、赵人、齐人等华夏民族各支系也首次实现了统一,秦人占据了中国历史的统治地位。在文献记载中首次称汉民族为“秦人”的是司马迁。《史记·大宛列传》载:“闻宛域中新得秦人知穿井,而其内食尚多。” 班固在《汉书》也称汉民族为“秦人”。《汉书·匈奴传》载:“于是卫律为单于谋,穿井筑城,治楼以藏谷,与秦人守之。”这里的“秦人”是指秦朝灭亡以后,逃入匈奴境内的秦朝遗民,他们的后裔在汉代仍被匈奴称为“秦人”。同样,汉朝人在当时也被称之为“秦人”。《汉书·西域传》:“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勾若马’。”唐代名儒颜师古在《汉书注》中也明确指出:“谓中国人为‘秦人’,习故言也。”宋代胡三省在注《资治通鉴》时也说:“据汉时匈奴谓中国人为‘秦人’”尽管如昙花一现般的秦王朝很快就被汉王朝取代,但秦王朝凭借其赫赫武功确立了在东亚大陆的霸主地位,于是,周边国家和民族称统一的华夏民族为“秦人”,直到西汉,当时的汉民族仍被周边各国各族称之为“秦人”,在古印度、古希腊和罗马等国仍习惯称中国为China,Thin等,而在佛经中译作的支那、至那以及中国的英文名称“China”其起源都出自“秦”字。

到东汉建立,汉民族才始有“汉人”之称。在文献记载中首次称汉民族为“汉人”的是班固,班固在《汉书·李广利传》里抄录上面提到的《史记·大宛列传》那段文字材料时,将“秦人”改为“汉人”,《汉书·李广利传》在抄录这段文字材料时,将“闻宛城中新得秦人知穿井”中“秦人”改称为“汉人”。在《后汉书》中“汉人”一词更是随处可见,如《后汉书·西羌传》载:“霍去病破匈奴,取西河地,开湟中,于是月氏来降,与汉人错居。”又如《后汉书·耿恭传》载:车师王国后王夫人“先世汉人”。

由此可见,从西汉到东汉,汉王朝通过派遣使者出使西域以及对周边国家和民族的不断用兵等一系列举措逐渐被人们所认识,周边各国和民族也逐渐放弃“秦人”的旧称,在称汉王朝的使者为“汉使”,称汉王朝的军队为“汉兵”的同时,改称“秦人”为“汉人”。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时所称的“汉人”或“汉民”,都是汉朝人的意思,而没有民族的含义在内。

“汉人”一词被真正指称汉民族,并被赋予“汉族”的含义是在南北朝时期。南北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首次大规模进入中原地区,并建立了一系列割据政权,特别是在北朝的北魏、东魏和北周的建立者都是鲜卑族,他们对所统治的原中原地区的居民,统称为“汉人”以区别于鲜卑人。在这里,“汉人”一词成为具有共同民族属性的原中原地区居民的称谓。

到了唐代,由于唐王朝在前期励精图治,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其震古烁今的文明,千余年来不仅影响着中国,同时也影响着世界。于是,唐朝时出现了用“唐人”指称汉民族的新称谓。在文献记载中首次称汉民族为“唐人”的是沈亚之,他在《沈下贤文集》中称:“自翰海以东,神鸟、敦煌、张掖、酒泉,东至于金城、会宁,东西至于上郢、清水,凡五十郡、六镇、十五军,皆唐人子孙,生为戎奴婢。《新唐书·吐蕃传》记载刘元鼎出使吐蕃经过兰州时,所见“(兰州)地皆粳稻、桃李榆柳岑蔚,户皆唐人。见使者麾盖,夹道观。”元朝人吴鉴在《岛夷志略·序》中记载:“自时厥后,唐人之商败后,外蕃率待以命使臣之礼。”《明史·外国真腊传》也记载:“唐人者,诸番呼华人之称也。凡海外诸国尽然。”清代王士祯在《池北偶谈》中对于“唐人”一词做了如下说明:“昔予在礼部,见四译进贡之使,或谓中国为汉人,或曰唐人。谓唐人者,如荷兰、逻罗诸国。盖自唐始通中国,故相沿云尔。”由此可见,称汉民族为“唐人”是自唐朝开始与中国有交往的国家,而至今东南亚一带仍有人把华侨为“唐人”,在许多国家,华侨聚居的地方被称为唐人街,成为当地城市文化的一个亮点。

不过有趣的是,和“秦人”一样,“唐人”一词仍然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作为族称,“唐人”并没有被汉民族本身所认同。唐王朝在与周边国家和民族交往中仍自称“汉”。例如,在与吐蕃交往中,即称“蕃汉两家”,在划定边界时也称蕃界、汉界。而在新疆出土的藏文书信中,就有一封命令中说:“驻陇州大臣:猪年期间发布手令,据汉、蕃两族官员呈报,先是,蕃松及相论亚耶二人,编造谎言,取沙州汉人女子,名为娶妻,实则用作奴婢。”由此可见,到唐朝时所称的“汉”,指的唐朝领土及唐人,“汉”字原来所指的汉朝人的意义已经彻底消失,而指称汉民族的含义则从南北朝时北方少数民族对汉民族的他称而转变、发展成为汉民族的自称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转变。正因为如此,从唐朝以后,“汉人”一词作为汉民族的族称,一直延续到明清。

到了晚清,随着面临亡国灭种的空前危机以及从西方传入的民族科学以及民族主义影响的扩大,“汉人”的成为逐渐转化为“汉族”。1901年,梁启超在《亡国篇》说:“悲夫悲夫,吾汉人之有兮日也,虽然则亦幸矣。……皇皇种族,乃使之永远沉沦,其非人心也哉!夫驻防云者,则岂不以防我汉族哉!”孙中山在《民族主义》中也说:“象亚洲的民族,著名的有蒙古族、巫来族、日本族、满族、汉族。”中华民国成立以后,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成为国策,“汉人”正式成为具有科学意义的“汉族”,至此,汉民族族称最后确定。






本文内容于 2007-12-6 13:53:08 被微言大义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