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天系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 水


广东的民居是我最喜欢的景致之一。


在公路上飞驰,通常都是在大片的原野和村庄之间经过,中国人多,所以没有荒芜的角落。喜欢广东的民居,是因为清和雅,清是因为房屋简洁和水的环抱,雅却是因了树木。广东不缺水,所以基本上所有的村落都有水环绕着的,或是一弯悠长成村落的玉带,或是浅浅一道横于村口小陌象一面古朴的镜子。


没有河流,也必定有池塘。民居就安静地坐落在绿野丛中,好象自古就是这样存在了。不管是早晨还是傍晚,雨天还是艳日,村庄都很安静和谐,而且时不时有野鸟飞过,更显幽静。有些上了历史的民居,在这种景致当中更能与大自然浑为一体,让路过的人产生一种错觉,好象这就是自己的家乡,这就是童年的屋子、弄堂。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诗句,将心软化成了春泥。


清是要配上雅,才能别致,而广东民居,雅就雅在那些树木的天然形态。榕树是最适合取景定格的,榕树在广东和闽南很普遍,但普遍不等于没有价值,因为榕树本身的美,无以伦比的姿态。没见过如此多姿的树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长不出来的形态。广东大多水乡都种有榕树,而且很多都生长在水边,大半个身子探出了水面,那些榕树须就一直垂到了水里,天然的一幅画图。还有就是凤尾竹,大片大片的竹林将村落摇曳成诗,将炊烟梳成温暖的记忆,将春天厚重成浓浓的梦。哪怕或是芭蕉林或者随意野出的美人蕉和那些三两棵的石榴,都很别致,没有刻意,却让人觉得是精心整理过的样子,就这样横斜在村口、堂前、屋后,和着牛铃声声,将游人的思绪牵扯得无边无际,收拢不得。


可惜的是,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雨后春笋般盖起了各色的洋楼,而古老的广东特色民巨在日渐减少,洋房和村落大自然的景致无法协调,显得突兀,而且破了和谐的格局,看到这些,心里又不是滋味,到底什么才是美好?


不知道大家对池塘水面上的绿浮萍有没有印象,也不知道北方有没有,圆圆的如硬币大小,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安静在池塘上,甚至将整个池塘都遮盖了,满塘春色,是再适合不过。偶尔会有鱼在浮萍上打出个碗大的圈,又渐渐聚拢平静;或者是一枝突出水面的竹杆,上面停只蜻蜓或者翠鸟,疏影横斜,恬静寂寥的画面就跃然上了心头。这春色,迟迟不敢放声,连脚步也嘎然而止了,怕惊动了这分春光,怕散了这场春梦。


浮萍是鸭子最喜好的食物,也是鱼的美味,但这些都是童年里的记忆了。之所以今天着力写下平常普通的浮萍,是因为下午在高速公路上的惊鸿一瞥,虽然是在窗外刹那的看见,但毕竟是很多年很多年没有见过的景致了,那个池塘不大,但有大半水面覆盖了绿色的浮萍,一瞬间,就回到了童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


我爱水乡,故乡的水乡永远都不会干涸,而且永远碧绿着,走得再远,梦里都盛着,心里都柔软细腻着,就好象春天的雨,春天的烟,不惊扰,却常滋润袅绕着我的心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 光


“草堂春睡足,醒来暮迟迟;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因为这首诗,我曾经还给自己起了个“大梦”的笔名,还将最后一句的自知改成了不知,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说到春天,总是和时间关联,时间又与桃花相应,说到桃花,又免不了“去年今日此门中,桃花人面相应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首诗。春天年年都会来绿满人间,可是曾经赏春的人,却是一年比一年的迟暮了,心情也变化了很多,但不管怎么的变,每当春天到来,思绪也会自然而然的随之湿润起来。


古人关于春天的文字很多,最喜欢的也是最浅显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样的诗真是百读而不厌。春天是生命的象征,但同时也预示着生命开始,就必定走向终结,所以哀而不伤、连绵不断的旋律,才是值得永久思索的话题。春天因为太过柔软,往往被人忽略了生命背后的意义,春潮带雨晚来急,背后会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一种天生的寂寥。生命注定是孤独的,哪怕身边有这么多的生命,但生命本身,永远是独立的个体。一个生命消失了,无数的生命在延续着,但是消失了的生命,他的起处和归宿,显得这样的渺小,就象一株春天的小草,但是,谁知道它曾经或者已经拥抱过了整个春天?不需要别人在意的,因为春天来了,你的鼻端、你的眼眸、你的毛孔以及你的心跳,都感受到了这一刻的与众不同。


早春和晚春是不一样的,早晨和傍晚是不一样的,最喜看的是傍晚的春天,近处是各式庸懒横斜的灌木,远一点是阔野闲田,闲田有水,倒影着春天,再远一点是山了,不高不矮,将天地横成一卧,山间徜徉着柔软的雾气云蔼,象是无心烟拢,又似有意玉带,柔柔润润,天然的一幅山水画图。这时候的画卷,不要有夕阳,只要春光,一种朦胧弥漫的春光,还要有一只水鸟飞过,万物的生灭,荣和寂都在里面了。叫春光,是有道理的,为何不叫秋光冬光夏光呢?因为只有在春天,才会有这种光,她不是太阳产生的,是自然情欲滋长出来的,是大自然生息应物、催情播种的一种性态之光,天地媾合而成。人因为随着文明的深入和欲望的发展,这种原始的生理冲动,已经不随季节的转变而转变了,但大自然里,动物们依旧沿袭着古老的传统,在春天播种和孕育着生命。春天,这个伟大的母亲。


不能说春天就是最美的季节,关于美,各季各景因人而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春天确实是最华丽也最温润的。如果说冬天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僧入定,那么春天就必定是入定苦修后大彻大悟的心。前者是体,后者是用;前者是真空,后者是妙有。岂不见桃红李白刹那的遍野,就将至高无上的无尽甚深秘密开满了人间,展现在了众生目前?“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说的,就是这个吗?大笑,人面桃花,有情无意,不碍年年春来到,相应面面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 晚


你说春天。关于春天我们有很多种的概念,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会是和温暖相连,哪怕是潮了点湿了点,或者还会稍微的冷了点,但是枝头不会寂寞,因为忍耐了一整个严寒的冬天。


有春天,多么好,我们可以踏青和晒太阳了。我们可以将心事跟随春光上到远山放牧,或者嬉戏于远山上盘旋的白云,还可以温柔地如风筝收回,落在咫尺的船弦摇曳,再绕到堤上那面向风中的柳间。


无关爱吧,只是心是真的柔软起来,于是看什么都是荡漾而眩目的,看什么都是迷蒙而一衣带水的光。夜太长,夜太凉,枕着的梦,无关爱吧,爱字太狭窄了,但梦里分明又展转着爱的迷茫,满眼满心的,除了水,就是水的涟漪荡漾。


我以温柔的姿态,将寂寞举向指尖,方向在那。哪里?指尖,那片遥远。食指,就是心的路标,标向了这个春天。顺着我的指尖,你沉默寡言,却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爱的本质不是伤感的,也不是理智的,爱就是爱了,就象年年的春天,就这么来了。虽说年年都会春光明媚,但在年年的这个时分,依然惊动了取暖的鸭子,惊动了沉睡的枝桠,惊动了夜来探访的细雨声声。于是回忆就会在沉沉的春梦里铺展开来,去年的、前年的、经年的,那些人,那些事,夜就隐了,光就亮了起来。


承诺和希冀拉扯成一生的距离,你在哪里?我在哪里?长江头,长江尾,遥相辉映的,或许只是举起的那只苍手,落下的那寸目光,鸿飞了,水流了,山色千里,春光一片。满眼满心的,都会是思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病 春


桃化盛开的时候,春天就开始向晚了。


花季有长短, 但树树争春的一刻,最盛大的也是最短暂的。晚霞之中,野鸭子的翅膀,折腾着最后一缕春光,将湖光山色撩拨得春心荡漾,柳岸上,心事随着湖心那圆,一拨又一拨的温柔摇曳开来。风也懒懒过来,宠辱不惊地走过梢头,落一叶,虫眼寂寞,于水面张望着这善感的春天。


桃花落了,野鸭子飞了,带去春水一线,粼粼点点,将晚霞折叠,山与水两分,又吻合得如此完美,真与幻交织、错觉,于是懵懵懂懂成水天一色。


春近晚,言语声色亦是越来越清寡了,刺绣上,半只蝴蝶庸懒,是收不住,还是放不全?横斜在长廊摇椅之上,随意春昏。


风过之后,雨跟着来了。稀稀沥沥懒散地敲着屋檐敲着窗,象一曲亘古的弦,琴声散乱,却天然成大珠小珠,落在芭蕉叶上,缠绵一下,没入春泥。谁说润物无声,已近晚春时节,就少了些羞涩和矜持,由疏转密的最后倾注,连带漫山的桃红,来的彻底,去得干脆。情到浓时情转薄,来时依依,去时急急,惹得谁家的心绪尚未舒展即黯然神伤,余那一叶扁舟,于烟雨洲头横卧,无始无终的,病了。




春 事


终于还是抗不住了,春天太沉,梦得浓烈,沉甸甸的都是湿气。街道给双脚机械地丈量城市的距离,河流又将距离冲洗了。这恼人的春天,将每个毛孔透遍,入肺上心的,都是希望和憧憬。停步,哈一口气,玻璃上就将梦境显现,伸出指尖,一横一竖,将心事重叠。


真的是抗不住了,眼皮还在努力朦胧着春光,磷光点点的水面,余光里,一只水鸟飞了。振翅声中,剪落了一朵寒梅。春风象个裸露的熟女,开始痒痒我的发梢,还将我半垂的床前青纱,顽皮地撩拨开来。我的目光,越来越沉。


终是抗不住的,虚火和内热,开始煎熬这片春光,潮湿和柔软的沼泽,一场雨,将诱惑深入。沿流而上,山泉涌动,林鸟的幽怨,将一涧桃红催得花枝乱颤,雁荡江湖、雁荡江湖,这么激情,如此寂寞。


弯一张弓,向林深处,那布谷鸟鸣唱的地方。俊朗的青春,紧闭的唇。箭在弦上,箭在弦上,放纵,生死的距离。


烟霞拢,烟霞散,缱绻浓淡。相识、隔世,阴阳割分的错觉。此一生,此一春,争个枝头俏,却哑了座春水桥。举手抬头,新人入了旧景,新景痴了旧人。


一水两分,却上下重叠。错觉,过去生,只是这般模样,来世,依旧会水天一色。而静默的石头,青苔悄然爬满了脸,只有芭蕉怜惜一叶,将春雨落了两滴。


我做了一个梦,那俊朗的少年,在春天的腰肢上,独自往返,怜水碧花红,而春山不应,沉沉睡去。只有孑鸟的声音,雁荡江湖、雁荡江湖,反复呻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晚 春


春天,叫我怎么说你才好呢?让人这么的懒,而且要命的是,还懒得这样惬意和堕落。说堕落,是整个身体都散了的感觉。


春天,我可以找很多很多的理由和借口啊,让我消沉,让沉沉入梦,让我有一万个理由丢掉了手中的书卷,在非想非非想的氤氲里想入非非。枝头满绿了,春江水暖了,我的气息却越来越浓,渐至大音希声。


让我睡去,一千年的光阴,只在睁开双眼的一刻,是募然回首的惊鸿。无须消受,这春来春去的缱绻,无须折磨,这花开花落的缠绵,更无须深吟浅唱一曲又一曲的清音。


记得去年,我曾低眉于一针一线,将春天绣成了掌上的花园,还将一只蝴蝶飞过的弧,蜿蜒成掌心的生命线。我留住了春天,却再也无所事事。


今天在梦里,偶尔的展转一次、呻吟一声,又沉沉睡去,春梦浓得睁不开眼睛。而田野烟蔼弥漫,芭蕉低垂,春光是拢了又散、卷了又疏,晚春光景,叫我怎么梦你才好?


我该放飞了那只蝴蝶。该将花园还给春天,将春天还给四季,那么在我的梦里,也就少了些许的清愁和郁郁寡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