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日本人肆意践踏我楼兰古城(图集)

无耻:日本人肆意践踏我楼兰古城(图集)




12月4日,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谁在让楼兰古城流泪》,被几大网站以《外国人擅闯楼兰古城随意践踏无人管》等题目在要闻区转载,引起了很多网友的讨论,有数千条的评论,很多读者希望了解更多细节。因为篇幅等原因,这篇见报的文章有一些删节,在此,我把稿件全文原原本本贴出来,让大家能够更加清楚地了解此事的真相。我是完全客观地描述我在现场看到、听到、采访到和亲身参与的事实,相信您看过之后,会有自己的感受和判断。


我们在进行“横穿罗布泊科学考察”行动到达地处罗布泊湖心地区的楼兰古城时,意外遇到了一批来自日本的游客,他们没有进入罗布泊地区的相关手续,但是若羌县文体局为了收费擅自放他们进入楼兰古城。


我们跟随他们进入古城后发现,楼兰古城管理十分混乱,没有参观的规则,完全是“放羊式”管理,缺乏基本的保护措施。那些进入遗址现场的日本游客有一些损害古迹的不文明行为,甚至随意捡地上的陶片,还有人在古城内的土坡下撒尿,但是带领他们进入古城的工作人员却没有加以制止。


我们在现场还看到,楼兰古城遗迹的毁坏状况比较严重,除了自然的风化,人为的破坏痕迹也非常明显,而且古城内还有不少垃圾没有清理。


多次去过楼兰古城遗址的罗布泊镇党委书记郭高潮告诉我们,这些年来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特别是缺乏保护的规范、措施以及资金,楼兰古城正在流泪。“如果再这样保护不力,过不了多少年,已经在中国历史上消失过一次的楼兰古城就会从此永远消失。”


冒充石油物探工作人员 12名外国游客擅进罗布泊和楼兰


众所周知,由于罗布泊核心区的特殊性,是军事禁区,外国人若要进入这一地区,必须经过相关部门严格的审批。中国科学院多个科学家曾经告诉我,他们过去对罗布泊地区科考时,邀请国外专家参加的申请审批是非常严格的,而且只有极少数能够获得批准。而且在新疆,过去几年就发生过多起外国人非法测绘案件。


10月22日下午5点钟左右,我们在罗布泊湖心地区距离楼兰古城约30公里的若羌县文体局楼兰文物保护站关卡处,却意外遇到了冒充石油物探工作人员进入该地区的12名日本游客。


当时我们到这个关卡处大约几十分钟,这个关卡是通向楼兰古城的必经之路,是若羌县以保护文物的名义所设立,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此驻守。这里是罗布泊湖心无人区,距离某军事基地直线距离大约只有几十公里。


当我们正在与工作人员说话的时候,有4辆大型“奔驰优尼莫克”型大卡车从远处行驶过来,车是新疆牌照,上面有“东方物探”的字样。这时保护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石油物探的车,“他们是提前联系好的,要进行勘察”,并要我们立刻给他们让路。


正当我们准备配合挪车的时候,却偶然发现,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说的是日语。这里对外国人是禁区啊,怎么会有日本人?于是我立刻上前用英语询问。几个日本人非常紧张,不愿意和我们说话,更不愿意让我照相,还把脸遮住。后来有一个女士被我拦住了,才用英语对我说,他们来自日本,有12个人。


我们立刻向保护站工作人员询问,日本人怎会成了石油物探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无言以对,说是县文体局孟捍高局长早就同意和放行他们进入古城。而且工作人员立刻当着我的面,通过卫星电话和孟捍高联系,孟在电话中明确表示让放行这些日本游客。


“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


我们在现场看到,12个人分4组乘坐4辆大卡车,每组有2名中国人陪同(包括司机)。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陪同日本游客的是新疆乌鲁木齐一家旅行社,他们带领这些日本游客于5天前进入罗布泊地区,已经考察了不少地方,预计还会在罗布泊地区考察3天左右。


我在现场要求旅行社负责人出示进入罗布泊和楼兰的相关手续,他开始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后来索性向我坦承:“我们没有手续,其实这是钱的问题。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过去几年,都是这么做的,去年我们就组织过几批,都是日本人,今年这是第一批。钱交给他了,我们就可以进去。”


该负责人说,“我们知道带日本人进来是不合法的,但是反正有县文体局批准,而且日本人愿意付大价钱来,我们也是做生意。我们已经和孟捍高局长合作过不少次了,彼此都很熟悉了。”


随后,这位负责人见我没有妥协的意思,就不再理我们了,自己回到车上,而且让所有日本游客都回到车上,一个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跟着坐到他们车上。接着这四辆车掉头,朝另一个方向开去了。我有点纳闷,这时保护站留下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你看他们走了,他们不进去了,你也赶紧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我问他:“那个工作人员跟他们车去干嘛?”他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出了端倪,他们似乎绕到另一条路上,又折向楼兰古城的方向。我们恍然大悟,这时另一个工作人员也取笑我们说:“他们从另一个方向进去了,你们追不上了。”


为什么要刻意避开我们,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立刻上车,加大马力,飞速追了上去。


后来在10月24日,我们到了若羌县城,采访了孟捍高局长。他表示是他同意放行日本人进去的,但是“进罗布泊地区的手续不归我管,应该旅行社自行办好,和我们县文体局没有关系。”县文体局只负责楼兰古城管理,他承认日本人每人交纳了1万元“文物保护费”。


他表示,这种做法也是多年形成的“一种惯例”,“县财政这么紧张,没有钱来保护文物,上面拨下来的费用也很少,楼兰古城地处无人区,我们要安排人看守和保护,费用很高,只能自己想些办法。”


他也表示,“我知道这些日本人进入罗布泊地区需要有关部门批准,但这和我没有关系,只要他自己进了罗布泊,他又给我交了费用,我就让他们进楼兰古城。”


注:图一


虽标明“请勿攀登”,楼兰大佛塔上依然被践踏出了不止一条路,而且有一条很新的痕迹,分明是刚刚践踏的结果


图二


日本游客乘坐的大卡车


图三


这个日本游客索性睡在三间房里


图四


在楼兰古城里发现有几堆游客留下的垃圾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