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洒家不认为中国现代学校教育具有很好的科学教育,见前面的牢骚。那是从科学思想方面谈的,具体怎们做才能充实现代学校教育中科学教育的不足,在洒家的脑海中也不是很清晰,不过有几个印象值得说一说。俺小时候过六一儿童节,买过一本科学童话,里面说孙悟空去某个遥远的星云,取天上万年“仙酒”,因为这猴子的体质比较特殊,能坐得超光速宇宙飞船,身体被拉长了或者缩短了也不会发生健康问题,更让俺牢记的一句话是“今朝出发昨夜回”,超光速“筋斗云”造成的时空逆转。这里面除了让小孩子兴趣盎然的故事,还有可以留下能回味到成人的科学哲学问题。也就是到现在,洒家也依然很有“思想”的认为“今朝出发昨夜回”这种可以逆转的时空隧道不会真的存在。但是这类科学童话,悄悄地启发了儿童的某种深层次的心理。这属于读书印象。


第二个是“望天”印象,确切的说是仰望夜空,尤其是繁星点点的夜空。大约岁数大一点儿的时候,暑假回老家躺在房顶上,夏夜天上的点点繁星自然而然落在眼里,有时候禁不住会想宇宙有边儿没边儿,有边儿的话外面又是什么,没边儿的话……就想不清楚了。这类问题,尤其是小男孩儿,差不多都想过吧。想不下去的时候就是一个很好的“疑情”,可惜现代学校教育,太缺少哲学思辨的严谨,基本都会把这类“灵性”的闪光扼杀在摇篮里。时间、空间、速度和意识的关系,没事儿就用现代科学的成绩在脑子里鼓捣两下,起码也能自己搞一个“华 藏世界海”亦真亦幻的整体意境,比现代科学观念的“俄们的宇宙”来得还有意思。自然这是洒家个人的思索所得。意境上可能人人不同,这不就是“作意”了么?再深入下去,可能就有点儿“屁禅”的味道。多说无益!


允许问问题,敢于问问题,问到深处,现代科学算什么!


第三个印象是上了初中或者高中吧,碰到美国航天局在世界好多国家面对中学生征集科学试验方案,如果方案被选上就可以放在航天飞机上进行太空试验。中国的奖励政策是保送上大学,美国的奖励好像是去美国实地观看航天飞机上天。这是洒家十分感兴趣的事儿,就和洒家的一个同学,就是上了北大生物系现在在外国谋食的好友,开始了绞尽脑汁的“设计”。第一个想到的是“养蚕”,一看活动说明,前几届用过了这种方案;又想到养蚂蚁,也是有人做过了。洒家养过几百只蚂蚁,还有“蚂蚁蛋”,放在一个罐头瓶里,过去的那种大口矮胖子玻璃罐头瓶。每天放学后拿点白糖或者抓几只苍蝇,喂这群小小的蚂蚁部落,没有蚁王小蚂蚁们也照样各司其职,蚂蚁小宝宝们都日渐“成人”,竟然有长着翅膀的大蚂蚁出来,蚂蚁的家有弯弯曲曲的走廊连着,洒家有时会看很长时间。可惜一次下雨,忘了给生机盎然、忙忙碌碌的小蚂蚁们避雨,等到发现罐头瓶已经灌满了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种心痛竟是难以言表的。


后来中国区的上航天飞机的试验方案选出来了,竟然是我们班一个同学的,用草履虫为对象设计的一套非常巧妙的自动试验装置。洒家两个人颇有些惋惜,更有些不平,因为后来知道这个方案是俺们的生物老师帮着,动用一个车间的试验室设计完成的。为什么不帮助洒家这两个“天纵英才”涅?洒家敢打赌,在俺们学校最独立自主最费心思的两个小脑袋,就是俺和俺同学脖子上面的。印象中那个同学是保送到哈工大,高三一年也不用怎么听课,就坐在洒家后面。那个同学据说现在大约是米国的“美籍华人”了,搞不搞科学就不知道了。


洒家的中学条件还不错,毕竟当时那个大厂子效益很好,所以初高中课本里的大部分生物、化学、物理的试验都做过,而广大农村的学生恐怕就差一些,相比而言感性的科学影响可能会少得多。南怀瑾先生经常说“科学的哲学”、“科学与哲学合流”,是否能从孩子们身上及早做些工作,与“中国学派”的形成关系就比较重大。历史上的大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牛顿,都是在二十几岁为世界作出个人一生中最重大的发现的,而其孩童时的思维训练虽然说是“天才”自然成长过程,但是作为教育的国家行为,能够提供培养上乘科学人才的土壤,“天才”出产率一二十年之内大幅增加是可以想象的。中华民族仅仅祖国的花朵就比很多发达国家的总人口还要多,基数太大了。纵观现代学校教育,科学教育的条件远远好于过去,学校都有钱嘛,而且自“伪科学”们被打翻在地,中国科学知识的宣传力度明显增加。如央视的“走进科学”,办得不错,张腾岳这小伙子长得也俊,差不多家喻户晓了。但是仍有一个感觉,还是缺少哲学思辨的魅力,有时会有“以不知强为知”的“科学专家”式解释。


抛开政治不说,敢“存疑”,会“存疑”真的是一种气魄!



不是现在物质条件不好,而是现行教育体制比较“罐头”,孩子们很快就没有时间提问题,在久一点儿孩子们“存疑”也不会了,然后中华民族要“空前绝后”了。深化学校中的科学教育,如果国家不管,民间力量恐怕要有四两拨千斤的智慧。慢慢看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