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语文是什么?

阿蚊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是语文。

“咽不下金莼玉粒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是语文。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是语文。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是语文。

“身既死兮魂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是语文。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是语文。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是语文。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是语文。

“这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是语文。

“我是你河岸上破旧的老水车,……”,是语文。

原来,语文是一种诗性的光辉,一种厚重的关怀,一种浪漫的情怀,更是一种崇高的灵魂,是一种灵性,一种尊重,一种人格,更是一种精神。

这,才是语文。

在练习册中,没有这种灵魂;在高考试卷中,也没有这种精神。

语文沦落成为科学主义的一种“工具性的学科”,沦落成为各种试卷中的“筛选信息”、“修改病句”,沦落成为“下列四个选项中注音有误的是哪一项?”

这里没有子美,没有太白;不会有子美,不会有太白。他们永远都只是曾经了。

也许,曾经的子美依旧感慨,只是他的感慨快要成为哀哭;也许,曾经的太白依旧醉诗,只是他的诗篇砸落在秋风之中,他却呆呆地望着我们这个世界。

我为子美哭。

我为太白哭。

我们读,我们绞尽脑汁地读,太想把文后的答案全部填写正确。

我们写,我们搜肠括肚地写,太想让阅卷的老师心情舒畅一些。

我们教,我们唯命是从地教,太想让大脑的步调紧紧跟住高考。

我们学,我们深挖硬钻地学,太想让谨慎的笔触在陷阱之间顺利穿行,谁都知道,那张试卷有多险恶,于是,我们跳一种脚尖的舞蹈。

我为我哭。

我为我的学生哭



前两年在人教论坛上“发现”的美文,想来是一个 网名叫做“阿蚊”的老师的佳作,读后颇有涤荡胸臆,却又柔肠百结的郁闷。洒家和现在很多老师应该是同龄人,只不过是当时洒家第一“志愿”不是师范,而和广大老师朋友不是同行罢了。十数年来,所经所历都差不多,都逃不过万丈红尘中的些许俗情,正像南怀瑾先生经常引用的一句诗:无情何必来斯世,有好终须累此身。到如今,爱也爱过,俗也俗过,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太缺少诗情画意,误入红尘深处过于遥远,所以,洒家于是乎就关心了一下教育。真的教育——请从语文开始!请从千千万万“阿蚊”这样的老师开始!


语文考试成绩再好,不会读书,语文的教学就是失败的。语言、言语、文字、文章是一切学问的基础,一切学问都为一个终极真理服务,只有中国文化的文字是其承载工具。为什么要把语文搞得如此面目可憎。一年级的孩子大多愿意学数学多过学语文,看两门课的平均成绩就行了。孩子说:我喜欢数学,不喜欢语文,因为数学简单。才一年级的孩子,不觉得可怕吗?后面还有十几年的学习生活,怎么过?稀里糊涂过吧。


前面的观点,语文从根本上式全面训练孩子理解能力,思维能力地开始,千万不要停留在一个唯一的标准——考试之上,过多的考试是“培养”垃圾头脑的捷径。现代印刷业很发达,一年级的孩子,每天做一份印刷精美清晰的卷子都可以做到,有时候感觉老师们好懒,家长们好笨。懒得不动脑子,却是还有改不完的学生作业;笨的以为花点儿钱给孩子多买几份试题就高枕无忧了。现代人到底是什么动物呢,大约是会看图识字,能算几道算术题的动物吧,谁知道呢?要不为什么非要把十八到二十 几年最好的时间花在那上面呢?!把大猩猩用心这么蹂躏十几年,不论洋文中文,斗大的字八成也会认得几个。


为了组词而组词,为了造句而造句,最后只能训练出为了考试而考试的笨蛋。其实我们做笨蛋久矣。老师们想着法儿得出一些难题、怪题,无非就是从语言文字上绕来绕去,把很多基本知识换几套马甲来骗小孩,以为自己智商很高。确实,多穿几套马甲连老师自己都大眼瞪小眼认不出来了,何况大多数被语文搞傻了的大小孩子们。


人是思维动物,不是背书动物,背书是为了思考,思考到一定时间,就会产生疑问,疑问是为了解决某些人生终极性质的问题的。从思维角度,一般人大多是一个退化进程,也就是说,有了孩子之后未必比孩子更懂得思索。做个实验,随便找个问题,给半小时时间思考它,能够不走神进行方方面考虑的家长朋友恐怕不多。


普通人类,只不过是能够进行肤浅思想的直立动物罢了,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像人就是真人了。宁静致远的语文,谁偷走了你的灵魂,以至于越学越不会了?


“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听说读写,以至于做人都在里面了,而且是高效的学以致用。中国人读书就是一个字“读”,加上南怀瑾先生的传授,一种“唱读”,没有语法什么的,这个动词,那个副词看似有用,其实基本没用。洒家罗嗦了半天,还是没有把语文的“学而”说得很清楚,因为俺自己语也不行,文也差劲。告诉诸位一个秘密,俺小时候作文很少及格,及格了的几篇基本都是老师看俺写作文时挤牙膏那个吃奶劲头,于心不忍放水通过的。其实现在回想,吃奶的劲儿还是好的形容,老师站在身边,看俺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憋,简直就是大便干燥状!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乎老师干脆就……忍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