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八章 事在人为——教育的形势内容和事功 第五节 学而——什么才是学会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从古典治学精神来看,这本来不是个问题,不是个问题的问题一般不容易说清楚,因为人们不会为似乎显而易见的问题动脑子。这个问题,从洒家的孩子自幼儿园大班开始学一年级的教学内容,到真正上了小学,越来越是一个问题,值得俺自己警惕了。孩子所面对的教育,哪怕仅仅是知识教育,也不是大多数老师能够胜任的。经师都做不好,何况为人师表的人师乎?这个结论有点儿严重,同时少了点儿尊重。没有办法,实际经验如此。


举个例子,洒家的孩子属于中人之资,和洒家兄弟姐妹的孩子相差在一岁半岁之间。几个孩子在不同的家庭、幼儿园和学校“成长”着,多少算是有了一个基本的对比和统计。


现在孩子的数学学到了100以内的加减法,洒家跟着教学的过程,包括在幼儿园的时候,再看了数学课本,慢慢弄懂了教学思路,个人经验,有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让绝大多数孩子“学会”加减法是怎么回事,而且不会很累。而课本也是按照这个路子安排的,那些举一反三的题型演绎,每次都应该诱导孩子还原到由三反一的基础知识的归纳上来,才有益于孩子的思维训练,一套知识大体上都是在训练一些特定内容的观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的,熟能生巧是真理,但是一味傻练还不会,洒家认为那不是孩子们的责任。


现实的观察,孩子比较笨,比较累得学着,是在幼儿园就开始的,老师们比较累,比较笨的教“灌”着,洒家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毫不客气的说,现代学校填鸭式知识教育,在浪费并蚕食着中国天真孩童的先天智慧和聪明。老师们自己“学而”了否?难说得很。以语文为例,语文老师有多少人去读语文以外的“语文”呢?“学而”了吗?“语文”的学而,是比数学的“学而”大得多的问题。


任何一门学科都会有四项最最基本的功夫,那就是“听、说、读、写” ,但是考查以往每个人自己学习和现在孩子们的学习,可以说比较好的完成了这四项最最基本的学习功夫的人是不多的。仔细分析其原因,在整个教育的过程中仅仅是把这些基本功当作了学习的目的,而且非常偏重于古人所垢病的“记问之学”,即现代中国教育体制下令人痛心疾首的“学分制教育”,比八股还八股的破烂玩意儿,令无数儿童无可限量的先天智慧淹没于大量的题海中。即便“听、说、读、写”这最基本的学习能力,虽然教学目标制定的清晰无比,但是在浮躁的教育商业化和父母功利色彩浓厚的围堵氛围中,也没有充分的培养出来,或者说这根本就是教师和家长的无能和失职。


根据古典理论,洒家理解,学习在于诱导、启发,让孩子自己学会一套学习的方法,决不是填鸭式的来教育笨蛋。


大体上训练孩子的记忆力和理解力为目标。


一、记忆力。


1、在写字和抄写中训练。即逐渐做到看一遍就把一个字或者单词、句子写下来。可以作专门训练。这个过程中的心理关口是要突破的。可能会非常有效地训练方法是:先放松眼睛(面带微笑即可),调整呼吸到均匀了,然后集中精神,静静的看向目标,不要把眼光全部放到外面的目标上,要想像目光和脑袋中心连着,从脑袋中心发出来一样,这么去看。看一遍就要有一遍的效果。


其实每次学习前,进行调身、调息、调心的功夫,绝对会比“全脑速读”中的所谓“有氧呼吸”要好的多。此谓之“内功速记法”,商业性靓名可以随便胡诌一个,比如“全身心速记法”云云。


2、复习。不用多说了,大脑记忆的生物学规律就是要把短期记忆转化成为长期记忆,而反复刺激就是唯一方法。初级的“学而时习之”即是。


二、理解力。


根本上理解力是古代叫作“悟性”的东西,是一种智慧,按照现代教育理论,反而不太好把握。有迹可循的方法是逻辑学中的“归纳、演绎”等概念,其实就是训练一种哲学思辨能力,即“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哲学思辨到了一定深度,自然会对“思”生出兴趣来,读书也会成为精神享受而调剂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所谓观察问题就是归纳法中的发现事物中的规律性东西,如学习汉字、算术等,都会有其特有的规律,让孩子找到那些规律和特征,孩子的学习就成功了一半。其后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在开始的时候和观察问题一样,必须老师和家长对孩子进行经年的诱导和启发,然后才能变成孩子自己的能力。 《论语》中有相关的论述,孔夫子作为真正伟大的教育家,他老人家的理论的确不是乱盖的。那是“人师”的风范!


从哲学上说,对宇宙万物乃至自身的观察是一个人穷尽一生也不可能完全做好了的,此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咱们老师和家长怎么能那么自大的,在孩子面前好像什么都懂的样子出现呢?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教学相长”。老师和家长不是在放牧鸭子,应该和孩子一样,都在程度不同的学习过程中,从内求法的角度看更是这样。内求法能从根本上提高人类的这两种能力,所谓“开发智慧”。


如此,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反复诱导和启发,孩子才会形成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以及我们和孩子共同学习的乐趣。否则,学习就太过辛苦了,与其说孩子们笨,不如说老师和家长更笨。最后需要对孩子的学习方法和结果进行评估,学校考试是其中之一,但是显然很不够,因为现代的孩子们,显然已经被淹没在题海之中。那是扼杀灵性的题海呀!更好的标准可以是 :孩子获得了独立的观察和思考能力。尤其是对付“题海”的归纳和演绎能力,所谓举一反三。孩子做题是做题的“类型”,决不是题的“海洋”,老师和家长真能拿出平实而长久的耐心,中国孩子们不聪明也很难了。稍差“举一反二”总可以吧,再次,举一下反一下的意识总要有点儿吧。


把这种能力扩展到人生中,就是“见微知著”、“一叶落而知秋至”,渐渐积累社会阅历,再配合养气做人的道理,才真会有那么点儿“做人”的味道,否则学了那么多知识,狗熊掰棒子一样,越学越不像人样。但是考察学生的这能力需要“人师”,现代敬业的“经师”都不多,“传道、授业、解惑”都伪科学了,人就是一架机器,基因表达物而已。洒家一“粪”再“粪”又能如何?能“喷”过大院士乎?


中国文化是整体的,中国教育也是整体的。由下学而上达,开启一个人思索的门径,十分不容易。时下,老百姓对小资白领猪的体面生活比较高山仰止而心向往之,孩子学习的事情十之八九靠给了老师,而老师们则辛苦的在学校内外大踏步向着白领与时俱进,家长和老师们,拿着一张张的试卷,笨蛋加傻蛋的“迫使”孩子们在十大几年里,把大多数人也变成“两蛋”合一。另一方面 的严重现实,不管主观意愿如何,现代的家长、老师和孩子有时间读书否?有时间思索乎?


不是问题的问题,敢不敢问问自己,就看家长和老师们自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