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八章 事在人为——教育的形势内容和事功 第四节 脑袋长在别人脖子上的一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想当年,俺年轻的时候,有个老大,做了个颇有历史使命感的对比。


中国二十世纪初的新民主主义“改革”,因为抛头颅、洒热血了,所以又叫“革命”,其中成与败的具体事功,基本上是在黄埔军校位列两个阵营的同学间打出来的。在那个时代也算是先知先觉吧,那一伙子同龄人确实引领了一个时代的“风骚”。虽然资本派输了,共产派赢了,可是几十年来从中华文化的要义和全民皆商的现状来看,资本派和共产派的区别也不是不共戴天那么大的,两岸三通,握手言和,中国会更加富强……


中场休息一下,搞个全民公决,6.5-70年代出生的人和“恰同学少年”的那一代人有没有可比性呢?那一代“愤怒”青年可是做了经天纬地的实事儿,把中国从半殖民地的魔爪中独立起来的。(同时印度阿三另辟蹊径的玩独立,于是乎世界独立运动才轰轰烈烈了,资本主义也向帝国主义大步前进到现在,全球化吹响了新式殖民的号角)


6.5-70年代的人,在中国经济改革中,好事儿基本上都没有摊上。红色子弟、劳改释放犯开始玩官倒、玩贷款的时候,咱们正在学校为了四个现代化猛学数理化,等上完学上班没几年快分房子了,中国终于“四化”了,然而此四化非彼四化,福利分房Game over了……


格老子的,没法儿比呀。没法儿比洒家就没法儿白话了乎?


上个世纪有两件事两个人关乎中国文化教育的气运。


其一为国家行为,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此为一事,教育复兴之形式准备。


其二为民间行为,南有南怀瑾先生的儒释道经典讲述,北有庞明先生的智能气功科学理论建立与初步的群众实践,此为一事两人,即为教育复兴之内容准备。两者合一则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兆基(国家富裕了,人很难自己知书达礼,尤其带着原罪饱暖思淫欲的富裕),如果从高考制度恢复算起已有三十年,南怀瑾先生自比白头宫女,自鸣自说也大约有六十年余年,“百年树人”的准备期也该差不多了吧。


国学热,气功热与南庞两位先生有莫大关系,前有略述。6.5-70年代的人适逢这一事两人的文化运会。虽然脑袋长在别人脖子上,几乎什么也没赶上的一代人,但是先天秉承了改革开放前父辈们,经过文化大革命残余的厚道,或者可以有一点儿余勇可鼓的。


相比来说,高校扩招,70后8字辈及以后的大学生们就有点儿那个了。在此描述一下印象,由于没有做过社会调查,可能有失公允。


高校双轨扩招大约是1994年,到并轨完全大规模扩招,大约是1999年,粗算就是70后半叶出生一直到8字辈的学生赶上了这种教育形式“大跃进”,和当年气功热大师满天飞一样,现在大学(没有大专、学院什么的了)满天飞。高校中的总体学习氛围,一代不如一代。这可是九斤老太的名言,窃以为扔在地上会叮当作响的。


洒家上学时,前两届的学兄学姐们,几乎整个班背书每每到晚上十一点,而吾等新秀显然聪明一筹,晚自习到九点多就结伙回宿舍泡方便面吃了。那个时代,俺们不懂MM也是可以泡一下的,当然也没有钱。


特别声明:俺们是国家“几乎免费公助生”的最后一届,好像当时的学费每年是120大元,然后按照国家规定还要返回100大元,除了吃饭,大约向学校总共交了几百块钱吧。一天的伙食费用一般1块多钱就够了,那时俺们吃的水煮菜大多数在1-3毛钱之间。每个月学校或者应该说国家还要给每个大学生十几块钱的饭票补助。后来可以看到油水足了很多的菜,每份也卖到了块八毛钱了。那就是高校双轨招生,一切向钱看所谓产业化的开始。


开始之后,在校生徒然增多,校园里叼着烟卷,招摇而过者有之,从楼上将面包系一根丝线钓楼下学M者有之……后来上班和后面分配来的同事聊天,他们大学里双宿双飞已经不新鲜,当时听得俺两眼大大的,更让洒家惊诧万分的是每当周五晚上,男生宿舍楼道里经常乒乒乓乓响声大做,一帮天之骄子喝完啤酒集体自发的玩儿摔酒瓶比赛,一阵爆响之后,满楼道的啤酒瓶渣子,蔚为壮观啊!


这种集体行为令人颇为不解。大学生者,类似于古之文人秀才公一流,奈何为此乎?然而后来震惊中国的马氏凶人大号加爵者,锤杀四同学的事件,以及某典范人模式的老牌主持人可能偶然无意中主持的桃色闹剧,前前后后似乎说明了什么。小而言之,俺道貌岸然的鄙视了一番之后,依然故我的过自己的猪样生活去了;大而言之,举世皆然,大约现代的文化人,充其量只能称之为知识分子,文化二字的内涵要深厚的多,甚至可以说中国表面上已经没有几个真文人了,某些酷似文人的老老少少们只可远观的,文化精神接近真空。教育产业化把象牙塔的每一层都塞满了铜臭。


前些年有曾经又稍稍热乎了一点儿的所谓现代新儒家,不论大陆的冯友兰先生或者台湾的遗老遗少,“为往圣继绝学”的时候知识学术意味稍浓,变化气质力行稍弱,也算最后的象牙塔文人吧,于民族社会移风易俗上总觉不太着力。


现代社会的中国青年,少年时即使有些模模糊糊的想法,愿意做点学问,但是举目四顾,基本上找不到可以师从者。“古之学者必有师”,除了可授不可传的道需要本人自疑自悟自信之外,其余大大小小、沟沟坎坎的问题,如有明师在身旁,自然可以节省多少光阴。身体力行的内求功夫,在明师身旁,随时亲近,假以时日也可以导入正路得其门径而窥之。呜呼,哀哉!修道也需谋稻粱,商业社会不谋不行啊!


8字辈的大学生,不是小瞧他们,父辈的厚道在6、7字辈上已经所剩无几了,曾经被叫做“新新人类”的他们,更加不上台面的是各个方面的责任感缺失。不过他们在社会上“野外”生存能力要比还能托门子找关系上“公家”班的上几代大学生们强得多,比如很多推销工作的训练,在洒家这一辈人眼中看来,简直就是不要脸皮的死缠烂打,其中最典型就是现在改头换面叫做“直销”的“传销”。基本生存压力真的那么大么?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对可望而不可及的“财富神话”美梦不醒呢?在这样的梦中鼓吹文化传承这种屁事儿,自然难入大大小小的方孔眼里了。也许或者必然吧,8字辈中千万人中有一二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年轻后生,在气功热尘埃落定,国学热洗去浮躁的时候,怀着曾经象俺们一样的少年情怀,选择自己生命轨迹的时候,用沉淀下来的真知装点青春的双翼,翱翔于不远将来的伟大时代,想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虽然6.5-70年代的人,求师无人,求学无门,求己无力,但又适逢一事两人的文化运会,不能不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十几岁时,各路正邪气功风行中华大地,道听途说一二,不免有神奇怪异之感,因为中国特色的唯物主义“哲学”教育,认定人死如灯灭,没有鬼呀神呀的,但是晚上上厕所蹲茅坑的时候总是怕得要命,尤其看了《画皮》之后,一路小跑且高歌一曲自个给自个壮胆儿。但是时间久了,所谓三人成虎,在半信半疑之中,不知不觉有了些兴趣。偶然一天,在新华书店买到一本单行本的《金仙证论》,薄薄的满篇古文,初读之下,不知所云,然而其中有一句俺好象知道意思,并当时震晕,曰:“初证,则长生不死”!!!


这一晕可就迷糊了好几年,其中最令俺不解的是,堂堂新华书店怎么敢卖封建迷信的书呢?进而疑问越来越深。(现代科学的真假卫道者们,尔等也可以说这是搞乱人们思想的现象)


直至上了所谓的大学,真正开始自觉读点儿书,俺才将人到底有无灵魂的问题搞定。所谓搞定,在我只是思想信念上的坚定认识,而非内求功夫或现代科学意义上的明确验证,所以俺无法拿出一个“灵魂”标本让“真”科学家们切片研究。(人人有一个灵魂之本,不妨自家切几片研究研究,灵魂之末呢,您老人家game over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


真正的学会读书是在大学才开始,这是洒家的个人经验和经历。洒家那几百本破书在当时同学们以及后来同事中间,至今基本上还是绝无仅有的。中国作为文明古国,诗书礼仪之邦,到了二十来岁的所谓大学,为国家民族培养高等专才和通才的地方,竟然没有几个青年读书,更何况连读书是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能说是中国现代教育之兴盛乎?呼呼?


遥想当年,和命定前生的夫人谈对象的时候,俺头巾气十足,问曰:


你平时看书吗?

对曰:看啊。

俺心中一喜……

再问:看什么书?

对曰:武侠、女友!

俺狂汗、狂晕、狂倒ing(后来才有的网络用语。格老子的,教育部长罚俸三年,局长罚俸一年。)


有一初、高、大学时的同窗好友,北大生物系博士毕业,离华赴洋之前,短聚闲聊,问起世界排名200开外的中国最高学府里治科学之学的Doctor们,除了专业书还读其它书,如哲学等等乎?答曰:印象中是没有的。


因此,所谓的大学毕业近十年的单位工作,基本上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整天扯淡!书生意气,少年情怀,消磨殆尽了。曾与两位大学同学重游母校,景物依稀,只是校园干净整齐多了。俺上的学校是个不知名的地方专科学校,校园很小。上课学习和高中一样在固定教室,看了过去的教室和宿舍,内外都经过了一些装修,已不复往日的破旧,那种破旧无益于快要奔四的 俄们回忆起多少青年时期的十丈豪情。俄们三人留了几个影,那两位往日的少年情怀,似有还无吧。


而教室至宿舍的两点一线,正所谓此路曾经百千回,却是小人俺人生的转折。


读书在此,悲欢在此,疑悟在此。


每当周末全班同学,三五一伙出去会老乡,俺便来到空无一人,窗明几净的教室,读读散文,看看小说,翻翻丹书,诵诵佛经。(够臭屁的,其实没有看懂多少)


感怀青春易逝的莫名寂寞,常常沉浸在淡淡的哀愁里,并因个人体质的原因,厌离心尤重于旁人。读书读不懂,落落寡合,“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搞得自己很颓废。


后来知道,多愁善感是少年特有的情绪,这份大好资源稍稍配以读书静心的功夫,正是审视人生,追问生命意义的时间。“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吃饭”,这个问题恐怕被曾经少年的 俄们曾经真诚的问过自己吧。据俺观察,上苍赐给每个人的这份智慧灵光,很快就会被后天聪明淹没。


现在老婆孩子热炕头了,抖擞精神再问一次自己吧!


将一头猪,衣之以高档西装,足之以名牌革履,哇,俨然一位高官and大款and you?




所以读书是以先贤明师的智慧,涤荡心胸,扩充吾等渺小短促的人生,借少年尚且纯粹的多愁善感培养坚定的厌离心。然后有些东西自然会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而心向往之……


什么是厌离心,譬如you,and you那个you,不想在农村土里刨食,要考大学;不想在小地方装孙子,要考研究生;不想在中国挣人民币,要考托福——削尖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