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八章 事在人为——教育的形势内容和事功 第三节 礼失而求诸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依个人浅见,中国教育复兴可能会从两个方向展开。查阅教育史得知,中国的私学为民族的繁衍昌盛和国家的繁荣富强培养了大量的时代性人才,尤其在朝代更替官学没落的时候,在青黄不接中私学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孔夫子就是这种“制度创新”的伟大先行者之一,所谓“弟子三千、贤人七二”。彼时竟能聚众讲学,还能亲自收“现金”做学费,也不须交税,那可是封建社会中的真民主啊!


私学兴盛也算中国特色吧!从民国大力推行新式西洋学校教育,私学就消失于中华大地。共和国成立忽左忽右的走了几十年,人们已经不知道私学为何物了,不用动脑子可能就把私学搁到四旧或者“封建”糟粕里面。现代私学,不过是有钱人挣钱的工具罢了,里面寻找一点“传道授业”的精神比在垃圾堆里检一毛钱难多了。故而,有家长因为厌烦应试教育的种种弊端,集合自家三五孩童开办什么“现代私塾”,竟被教育部门责为非法,被社会主流思想视为异端,于是乎就知道什么叫“有辱斯文”了。洒家并不认为私塾什么的就很好,而是文质均等的中华故国,你的文化在哪里呢?不能不令人喟然长叹,人潮人海中的荒凉啊!


儿童读经运动和所谓现代私塾的出现,是对传统文化矫枉过正后现代教育的反动,预示了传统人文精神与西洋科学进步的合流,伴随教育的艰难复兴将在现代科学新迷信及其盲从者的谩骂声中开拓新的局面!


因此,第一方面的可能:儿童读经深入之后的必然结果将是成人读经风气渐开。经典是好东西,老子如果只是逼着儿子死读自己不读,老子脸上总会有些红中带紫的不好意思吧。不管你读没有读过经典,经典是稍微有点思想的人经常用到的精神食粮,里面有大餐也有快餐,中国人的祖先对人性的理解是宇宙级别的,思想哲学方面洋圣人想过的远没有中国圣人“内求”出来的深邃。而且中国经典短短几行字,甚至一行字就可以令人玩味良久,看似浅近实际尽吾等一生也难以企及,决不像洋人逻辑思辨那样“精P”的废话连篇。经典中唯美善喻的简约文字,传神会意,恍然有得,自有那么一点无与伦比的快慰。然后时不时的用来印证一下自己小小的人生。善恶好坏,匆忽走过,自己的后代也要这么悲欢一生的。普通人自己前半生所经过的是非恩怨基本上不会对孩子们说什么,但是都在经典里了。因为几千年来社会和人性并没有本质的变化,这个时代的家长朋友,大多数在孩子小的时候都要告诫自己的小宝贝儿一句话: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而古人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不和陌生人说话相对容易做到,后者当孩子长大就是现在的俄们人在江湖之后,做起来就不容易了,其中的自处之道除了父母,一般就更没有人向你说三道四。与其挥霍少年青春蒙头乱闯,不如适当读一两遍经典。这个时代的成年人读经是亡羊补牢的事情。个人体会,亡羊补牢式的读经颇有些用处,看事情自然而然会比原来清晰一些,而且更有意思的是经典都是叫人学好的,但是如果歪着用也会成为一个有思想的坏蛋。所以如果有志于做个有点儿水平的好人或者坏蛋,强烈建议从读经开始。


儿子女儿读经是为将来积累智慧资本,老子读经会知道人类这个人是怎么做出来的;自己做不做似乎关系不大,让儿子女儿将来做个大写一点点儿的人总不是什么坏事儿。老子儿子一块读经就叫做书香门第了,几百块钱,十来年时间就做到了。当新的一代孩童长大成人,两代人相辅相成以完成中华文化继绝续存在家庭教育中的传承,孔子有教无类,文化下移的伟大工作,在两千余年后的今天,借助现代科学技术的便利,终将实现平民百姓诗书传家的雅致和科学大发现的丰富。格老子的,又把话说远了。


现在社会有一二家长完全脱离学校教育,单兵作战或者干脆组织“现代私塾”这种特种小分队的形式,在商业社会,以广大工薪阶层的财力和物力,无法大行其道,也无益于现代科学技术条件下的社会资源的高效利用。教育形式复古的现实意义不大。仔细剖析中国现代学校教育屡遭唾弃的根源,不在其形式,病根在其新八股之极端无聊之内容。然而说其无聊也不完全正确。


试看一年级语文和数学课程的安排,教学的理念和目的十分清晰。


如此清晰的教学目的,实现得如此事倍功半,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的同时,孩子们很快失去了学习的兴趣甚而厌学,恐怕是举世皆商的浮躁社会氛围消磨了家长与教师的智慧。孩子写作业时,家长做逼迫状,一个个急地象个笨蛋;或者家长做毫不关心状,一个个闲得象个懒蛋。


至于老师们所“管理”的学生,班主任一般在30-70之间,副科老师则要匆忙游走于一个年级几个班数以百计的学生中间,的确无法做到“因材施教”,而“循循善诱”出几许后生才俊。何况教育之于家国民族到底是什么,教育局长厅长大人们大多都是说得清楚做着糊涂的事情,所以又何必单单把最广大的凡人中的老师这一群,上升到事业的高度来进行很多道德要求呢?老师们挣钱吃饭,偶尔摇摇小脑袋在学生身上想点儿办法多挣点儿小钱儿,也应当算作那么一点点“人权”,所谓州官儿放火,也得让叫做百姓的人点点灯吧?


其实学生厌学不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特色,开放之前的 俄们这一代往上的几代祖国的花朵,基本都是渐渐的讨厌背书以至终于不知道“读书”是中国人久远的民族特色。其中中国教育管理衙门,政治挂帅也庸俗的可以。似乎大陆和台湾在这方面绝对是一个家风,都是现代中国人嘛。毛主席他老人家做学生的那个时代的学堂也还不象现代这么“八股”。更有甚者,现代中国教育和医疗改革改的满身流肥油,腰粗了之后老虎屁股抚摸一下恐怕都不行了。


所以,中国教育复兴的基本工作,作为教育主体的老师们要靠边站了。理论上,俺单纯而幼稚的认为,最经济、最可行的划时代方案,只能通过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来完成了。南怀瑾先生正在做这件工作。



续前述,复兴教育第一方面的内容是读经。虽然经典传递的做人治国精神是复兴教育复兴国家的原动力,但是现阶段国家与个人均无力马上改变应试教育的弱智现状,我们只好做一点儿滴水穿石的功夫,把读经作为学校功课学习的辅助,应该是改良主义的上策。对于孩子来说,校内的功课学习和校外的才艺培养已经成为孩子们比较繁重的担子。只要稍稍希望孩子多学点儿什么,家长和孩子每一天基本上都会在紧张匆忙中度过,任何一门才艺技能的熟练掌握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当然这也符合学习是一种积累的原则(奇怪古人“琴棋书画”怎么搞定的,大约先有内求 开智的基础吧)。如果望子成龙心切,希望培养一个出众孩的子,除了孩子本身是否具有相应的天分之外,十年如一日的毅力考验,学习方法的修改与纯熟,很难说家长和孩子谁才是学生。


学习对绝大多数人是一件苦差事,孔子先生说:“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是一种完全超越普通人的身心境界,在精神层面升华到“悦”的程度之前,必然是一段苦和苦乐参半的路途。洒家目前读书仍然苦大于乐,所以希望孩子们比自己早点儿学会读书,把自己眼前小小的乐趣慢慢积累成为他们自己苦中作乐的人生。


家庭教育的主力是已经为人父为人母的俄们。在俄们指摘学校教育,大骂肉食者鄙的时候,恰恰狠狠鄙视了一下俄们自己。父母相对于孩子就是教育部长局长校长老师和同学,这一点古训已经训了两千多年,明明白白的中国字写在经典里面,现代将为或者初为人父人母的,动辄把西方人日本人的胎教早教宝似地请回家里,似是而非在孩子身上的试验那么一两回,直至N回,以为神童是这么炼成的。其实地球这种穷乡僻壤,上帝他老人家不会让太多的天才降落下来的,现实社会中鹤立鸡群的感受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长大了 俄们才明白老老实实地做普通人,平平安安过一辈子,“鸡”立“鹤”群要难做到得多。“扫洒应对进退”是地球上最具人文意义的人类儿童早教,朴实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商业气息,在商业社会自然少有市场了。


洒家这一代,确切说使这一代半人,洒家名之为“脑袋长在别人脖子上的一代”,名字响亮吧,就是有点儿象老太太的裹脚布,时间上大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到七十年代出生的,现在三、四十岁的人,既没有上过山下过乡,也少有吃过菜咽过糠。这一代半人和他们红尘中另一半或者另几半缘定今生后,却是当代中国社会中最有活力的社会基本单位,绝大多数都是孩子还不太大的三口之家,农村中有不少孩子两三个的三至五口之家,正养活以亿计的祖国花朵,这是中国最有生机的家庭。就是这么一代半人,如果能在教育复兴中做点儿什么,马上就可以连升三级,晋升为承前启后的一代。所谓“家庭教育的主力就是俄们的意思”说清了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