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七章 国人浮躁三部曲 第二十七章 国人浮躁三部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扁鹊见蔡桓公,四见而逃。蔡桓公这个笨蛋一点儿“内省”的本事都没有,自我感觉超级良好,代价也超级巨大,把小命儿玩儿没了。现代中国人也得了一种病,而且快要病入膏肓了。扁鹊在外太空拿望远镜一照,神州大地的上空弥漫着一种沸腾的、忽香忽臭、患得患失的精神烟云。但见扁神医张开脑门中间的“火眼金睛”,呜呼呀,此乃严重“精神病”的一种浮躁病是也,难治难治!扁神医慌忙拽过一朵云彩,脚底抹油——溜了。


中国人还想实现“老四个现代化”的年代,洒家还是一个小屁孩儿,记得经过“区政府”,那情景可以叫做“清水衙门”,那时大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后来上了中学,是一个大厂的厂办学校。当时这个厂子在行业中某个产品是占据中国龙头地位的,而企业文化,不是吹的,还真有那么点儿味道,现在回忆起来都是一种文明感。但是不久,大约是上个世纪的93、94年吧,中国出现了一件大事,要搞所谓的资本市场了,股市“娃娃”诞生了。这个厂子属于早期股份制改革的试点,一个职工定额分配大几千原始股,多数职工不愿意掏腰包,颇有怨气。后来很快知道,格老子的,这是TMD穷到骨子里的“傻气”。


您见过几千块钱几千块钱,数都不数就往一个窗口里扔的壮烈景象乎?汗透三层重甲,非壮小伙子不能冲杀进去的小小窗口,这就是九十年代初的证券公司的开户窗口的奇观!那个年代好企业的职工一年也挣不了几千块钱,原始股从1块钱一上市很快就变成了几块钱,甚至几十块钱,一夜暴富的神话,比五讲四美、学习雷锋好榜样深入人心的速度要快N倍!这个大厂从厂长改称总经理乃至老总的伟大改造中,就像前俩年退市的“齐鲁石化”一样,一个在东亚地区屈指可数的大企业,也蝇营狗苟的玩起了“贷款”这种“鬼花活”。虽然职工的工资不断的增长,但是比起各级老总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所谓“钱舞股市, 俄心飞翔”,星星之火,终于燎原,中国迅速“全民皆股”了。上班时,偷偷溜出来往证券公司跑都是同事间“互相帮助”的优良传统啦。到了可以使用微机加互联网办公的政府衙门、事业单位,上班时间瞄几眼大盘,似乎做到了“高效的”公私两不误,中国的GDP能不连着十来个板儿急升乎?


股市是什么?赌场and市场?现实来看,两者兼而有之,只是眼下更像战场。古往今来的中国老百姓有口饭吃就行了,钱这种东西很不好弄,小老百姓没权没势,从来都是与“钱”无缘。这下子机会来了,赚钱神话毕竟有的成了现实,都觉得自己不含糊,也开始“学习”啦,满大街买股票书看。所谓“炒”者,用火烧钱,越来越少也。汉字奇妙吧!很多股民都熟悉的陈江挺认为还有两个中国字更奇妙,曰:“套牢”。还说外国人股市都两百年了,都没有这么“意味深长”的“术语”。股市起起落落,人心一日三变,大盘红了人们满屋子鼓掌,大盘绿了人们满嘴骂娘(股市歇后语:娘都死了——就剩下 跌(爹)了)。


此时中国人的浮躁病“病在腠理”。


股市是资本丛林,进化论仍然是无上法典,小老百姓的仨瓜俩枣那能经得住来回折腾,虽然有人说来回折腾正是股市的魅力所在。在新股民踩着老股民的“尸体”向“钱”冲锋的时候,“传销”以一种全新的“赚钱神话”,“忽如一夜春风来”,更加迅速的随风潜入百姓家,连农村的老乡都知道啦。玩股票至少几千块钱的本钱,一不小心就有被“庄家”揣进他自己腰包的危险。“传销”好啊,几百块钱就可以开一家“皮包公司”,而且是世界“顶顶级”背景的大公司,什么人家外国人,一说是做传销的都牛X大了去了云云。“下线”、“下线”,可能做梦都在念。发展下线总不能到大街上拉吧,在美国雷达的帮助下,目标很快“锁定”亲朋好友,乃至爹娘这类“精确打击”对象。中国人大规模的民间“杀熟”运动,南征北战、北战南征。传销大军走遍祖国山河大地,这正是:大江南北一路传,中华上下都不销。问题很快被国家查觉,传销曾一度被禁止。不论“淮橘北枳”也好,也不论“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也罢,反正中国老百姓终于转变了思想,按捺不住的富翁梦,在股份制改造把国企一股一股的被“内部人”按份分了,小老百姓们不知怎么的不得不“下海”了,股票也套牢了,终于一切都向钱看起来了。传销转入地下,然后传说中的“直销法”出台之前几年,渐渐有了“店面”。“传销”终于被捋直也上升到大“法”境界,全中国的原传销死硬分子皆弹冠相庆,纷纷出“洞”奔走相告。原来仙妮蕾德的天下,风水轮流转到安利一枝独大,这一“直”又“直”了个大江南北。据说火车上一百个人中,“直来直去”之徒有二十个。好大的比例!如果是真的,铁道部应该写一封感谢信,致中国所有“直销”同胞才对。因为“下线”变为“合作伙伴”,骨子里还是“传”。平时生活、工作累了,出去玩儿一趟吧,去近地方几百块钱可能也要考虑一下,然而为了“传”,北上东北,南下广州,说走就走,美其名曰:学习。中国人多,这一路风光未必入眼,满眼的中国人大约都有“见人不是人”目无全牛的“合作伙伴”的“亲切”。“他山”的直销高人,向传销时代一样,在台上侃侃而谈,脸不红、气不喘,摁住一个“钱”猛喊!然而,“销”了吗?把舌头跟“传”都捋直了,“钻石”们,您“销”了否?您那崭新的奥迪或者别克,是“销”来的乎?您住哪里呢?


俺可爱也可怜的中国同胞们啊,拉出任何一家传销“企业”,任何一支“直销”队伍,哪个不是业务员及各级“领导”远远多于“终端客户群”,也就是“传”远远多于“销”。这是怎样一种现代文明社会的“资本食物链”,所谓食物链顶端——几何倍增赚钱法——的那些由“传”而“直”的“富豪”,卖了别人还让别人给你数钱的感觉,是否爽极了乎?这些富豪有多少是大陆人,占多大比例?


末世景观啊,似曾相识。想当年,南龙山脉的南蛮拿一只塑料电子表换新疆老乡的一群羊的景象。现代传销的源头大多都在南方,以至于台湾。国家立法前后,规矩一些的花俩小钱弄个日化公司或者保健品公司,以很低成本的日化产品,以极低成本的保健品,冠之以“科技”、“生物”、“中药(而且必须名贵、道地)”、“绿色”等等,更加不入流的则故伎重演,还是乱七八糟的那一套。您知道常用日化产品成本有多低吗,一个家庭作坊的规模就能大量生产,现代的营销策略使成本主要花在外包装之上,产品本身成本有多低一般人不大敢猜的。保健品差不多可以视之以假药,成本可以接近零。为了能“传”下去,这些产品不得不制定远高于市场上同类产品的价格,产品到底有多好完全依靠“嘴”上功力。“嘴”功深湛,脸皮已臻金刚不坏者,传也好,直也好,业绩会弄个不赔不赚,赚点儿有限。这些“业界”资深人士坚信,只要“直”下去,过去是“传”下去,不远的将来,富翁梦一定可以成真。据洒家观察,这个心情是真的,他们没有欺骗自己,当然啦,从哲学上分析则是自己把自己“骗死”了,不这样就很难做到“诚恳”的“杀熟”。这种“实在”人实际上是少数,大多数人心里面还有另一只眼睛始终睁着的。


洒家被亲切而“诚恳”的邀请,后来知道还是免费的去“学习”听课,及活动,客观地说的这几次实地的印象和道听途说的另外一些情况比起来,算是真想把“直销”事业“做强做大”的队伍(安利的一支)。但是综合道听途说的以及其他品牌的“诚恳”邀请,洒家报告一个结论:直销(传销)有了“直销法”,直而不销基本延续传而不销的死结,在“营销策略”上更加技巧,嘴上功夫更加有耐心,对中国小老百姓的心理影响已经有“畸变”的味道。如果您参加过这类几十几百人的“洗脑会”(洒家是中国第一批传销大军的一员,短短几个月赔了几百大元RMB就玩儿不下去了,个中情形大抵如此),您八成会觉得传销改姓叫做“直销”分量有些不够,应该叫做“直销大法功”!


此时中国人的浮躁病,病在肌肤;结合全民皆股,经扁神医会诊:二病合一,病在胃肠。不治将益深。


记得洒家小时后,忘了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更靠前,听人们说:资本主义的腐朽特征之一是满街“六合彩”,理由是鼓励人们不劳而获。


而眼下的中国竟然满街都是体彩福彩足球彩,小摸大摸千万摸。河北邯郸那俩笨货不就玩了一把“千万”超级大摸,震惊中国,响彻月球了。然而也只是提供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如此而已。


中大奖是几千万分之一的概率,但是博彩业不论地上还是地下,在世界范围都是方兴未艾,有人不是建议海南也开“赌城”乎?一方面老百姓玩麻将、打扑克弄点儿彩头,玩儿到一定金额,刑警们就有活儿干了,但是国家的彩票投注站,拿一万两万的,甚至一千万只要是你自己的,就不会有人打110。这算什么事儿,这是现代政治的睿智还是愚蠢?大约第二次大分工以来的“人性”使然,和什么政治制度没有关系。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属于人权么!只是如果非要陈述一二十万言,论述所谓“博彩业”的价值,洒家以为这就是狗屁竖儒“巧言乱德”的活例子。外国洋人历史没有深厚的人文的、政治的哲学思想,不知道人有来有去,“封建”社会的历朝历代好像都没有国家行为的大规模博彩业,虽然地下赌场很流行。所以,彩票有就有了吧,千万不要再拿着不是当理儿说。洒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国家没有彩票的时候,地下赌场以游戏厅形式半公开的摆满了老虎机,是不是和澳门赌场类似的东西,洒家不太懂。一个企业的业务员玩儿这个东西,最后挪用了公家的一百多万,后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弄回来才没进班房。这小子狂扳老虎机手柄的时候,旁边就有一个也是业务员的,后来的名闻全国的企业改革家(名字就不说了),边玩儿边骂三字经。从做大作强,到做亏做完玩儿,两者中间就没有一点点儿联系吗?屁股后面是大笔的银行呆坏账。这样的企业家还算是好的,没有卷了中国人民的钱到外国当寓公。算了不白话了,社会阴暗面也不是中国一家才有,更加无益于“我以我血荐轩辕”的那点儿可怜的赤诚。


此时中国人的浮躁病,三病合一,快要病入膏肓了。




看《血色浪漫》感觉不错,全集看完了,还想看第二部,名字用得很动人,也有点儿诗意——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坚持看完前面好几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格老子的,那些货们来来回回的乱打。50集呀,从硬盘打扫出去,洒家想起来一个情景,很小的时候,夏天跟着爸爸妈妈在马路边上乘凉,有一次见到对面马路上有人打架了,后来一个人捂着肚子被人扶着走了,听旁边的大人说是让人用“三角刮刀”捅了,当时心里“怕怕”的,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看了《血色浪漫》才知道,打群架,白刀子进取红刀子出来,是从北京传过来的。“顽主”者,俺们那疙瘩好像叫做“小流氓”。洒家也曾跟着当时的大小孩有组织的打过群架,武器呢就是石头子儿。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啊不好意思,这个“几”字不精确,有点儿“伪科学”。以一个小老百姓的视角,回想咱们伟大的国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变化,也会有所谓“其由来者,渐矣”的感叹。孔夫子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上行下效”等等,确实是即事即理的深刻。虽然俺的岁数没有经历解放初期的建设国家的“英雄年代”,但是作为一介匹夫,洒家的思想越来越民族主义,不是一般而言的那种“民族主义”,而是在南北二明师或述或作中,初步了解了中华文化要义之后,以宇宙为参照系努力完成一个地球中国人的责任,是一种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所以一个纯粹的中国人的民族主义一定是超国际主义的。在举世皆“JS”的今天,洒家也正努力形成自己的思想“套路”,而且,似乎找到了一个人。“此地甚好”是瞿秋白先生从容就义时的最后一句话。那大约就是一种以大乘佛学出入世间的热诚,做共产主义事业的感情。所以虽然举世皆“JS”,中国小老百姓们即使做不到“毋以善小而不为”,却也还能基本保持“勿以恶小而为之”的部分传统。社会主义的形式不论初级阶段也好,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罢,中国人的骨子里人然保持了一点“为人为公为民族”的情结,这大约就是达摩祖师所说的“大乘气象”吧,对比世界大大小小的民族文化,蓝色星球上仅中华民族一家。所以,扁神医说中国人的浮躁病还没有完全病入膏肓。


中国人无法回到那个“英雄年代”,但是都从那个年代走来。甚至可以说现在的社会安定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都是根基于那个时代,虽然有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濒于崩溃边缘的内乱。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改造,变成国营企业的股份制改造,好像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历史循环。那个时代人们脸上“红扑扑”的纯朴在自由市场经济中早已荡然无存了。


如果还有中国人,玩股票、玩彩票玩儿够了,或者可以重提那个时代的精神,玩儿一回真正的文化游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