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行动 第一章 第一章: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


5号机要室,稍许有一点形象思维能力的人,都会往它是一个机构上去想。它是国家密码局的简称。能知晓它存在的人是少之又少。一幢看起来如同书院的大院子,进出这里的人都有着学者的风范,给人直观的样子像似教授。但是又夹带着少许的呆板,仿佛进出于这个书院的人,在他们的意识中,早已不去注意现代商业社会里的种种享受与无奈的追求。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学术的研究之中,并以此为乐。只是在这个书院里的工作模式有点更新潮的革命味道。没有使用勤杂工,一切全都由自己安排分摊该方面的工作。好像是经费十分欠缺的学术机构, 一点也不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心。

事实上,5号机要室是继承以前的简朴传统。而它惊人的冒险活动在隐蔽中悄悄地进行。它的真实身份不被外界所知道。报刊与杂志对它也是只字不提,甚至连国家的重要人物,对它的工作也是知之甚少,或者全然不知。因为在现代的社会里,它找到了一个便于掩盖工作内容性质的机构身份。像许多国际上的某些机构,在人们的心目中,没有足够的经验与实践成果,只是一个试验性的,无关大局的机构。

但是该机构里的办公设备及信息流量是绝对的举世惊人。不单囊括了地球上所有的信息资料,就连外太空接收的信息也会传达到这里。当然那是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悄悄自动地传达到这里来。几十名高智能的人员,在各自的办公桌上工作着。

在一个有一半面积被空闲的大厅里,空闲的地方放置着几条长沙发,上面安置着一面超薄型的液晶显示器,它取代原有传统工作模式--大黑板。已有几名破译人员来到那个区域内展开破译工作,把各自的想法与认定的破译方案,通过电子射束笔写在黑板上,而这种可能性的估计方案,会快速地输入到每位破译专员的电脑中,成为一个可用于借鉴的方案获得存档。不管有用或者无用,以备今后使用。

5号机要室的主任是一个四十三岁的人,衣着合体,温文尔雅。个子高高,体态结实,脸面上总是带有该机构里的神秘神态,事实上体态特征,并不显的强壮,呈消瘦形态。脸面刮得干干净净,头发十分随意,不去注重。这与工作上的关系密切无法分开,因为每当遇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时常习惯性地摸头扫脸,自然无法讲究发型的完美。从表面上去看待这名主任,他对世事的处理方式总是漫不经心。把感情巧妙地隐藏在谦和的性格之中,手下的工作人员都喜欢他。这也是他的老师李尧所希望得到的指数。

现在来到下属的工作桌子旁。这名下属让他又爱又很厌烦。但是此人又是所有成员中,最博学的聪明人之一。对于此人的观察一直让主任没有放弃。如果要用一种专业用语来评价,那么此人就是一种无法破解的,目前还是介于人类知识之外的信息密码。可是从生活中与在工作场地里的表现,主任只能从这些方面来了解手下。该人是一个标准的,富有绝对的好心肠,能够容纳不同意见。又能充分地体谅别人,勇敢,对!非常勇敢,才华横溢,只是名望不高。

主任不想去惊动部下,他在此人的背后静观进行的手头工作。

有些工作性质好像看起来不与该机构的工作内容相符合,不过该机构并不是那种刻意要求与本职工作相关的典型实例的机构。只要有一丝与工作上存在某种联系,它就会被视为属于正常工作内容的范畴之中。

虽然目前的工作内容繁多,也并不是因尼诺尼尼加共和国的局势,从而造成5号机要室的工作量加重。的确!有一点的承认,由于该国的局势动乱变化,政、反两方面的部队调动与部署等系列的事项。空中已经充满了密码电讯。有一份有可能认为是极其重要的电报,是由我国游弋于该国近海‘幽灵船’侦探截获的,现在它的全文早已传送到机要室里,在大厅那一侧汇集的破译专家们正在集中力量对其进行破译。

部下往面前电脑里输入某种程序代码。主任对目前市面上流行的,能知的电脑程序语言,知道与掌握至少不下十几种之多。可是对部下现在的指令代码不甚了解,不由地好奇起来。把旁边的一张空着的皮椅拖拉到身边来,坐在部下的旁边,想看一个研究。没想到这种轻微的动作竟让高度集中精力的部下注意到。他扭过头来朝上司示意一个敬意的头姿,然后继续手头上工作。但是话题已经打开了。

如果遇到反击指令,就转到该指令的内容,打开该指令原代码。暂时嵌入该指令之中进行隐藏,隐藏原代码。

屏幕上显示出刚才输入的内容。上司觉得下属像是给程序增加必要的注解,但是接着看下去就感到不对劲。仿佛该种注释的内容,其本身就是一个程序编码的特定函数指令。他把屏幕上出现的界窗信息,全收入脑海里去综合考虑,认定这一点,因为该窗口反映出某个程序的编译窗口,竟然可以直接用中文去进行编译。难道是部下创造出来的?有一点是不能去否认,这些部下在工作之中,有许多因工作方面的事项所致,碰巧得到启发,发明与创造出许多的事例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部下正巧此时扭过头来瞧见上司一脸的疑惑。侧身从桌子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递给上司。书名是:终结:零与壹的组合。看起来它不是一本专业理论书籍,倒是一本小说。快速地翻看一下,的确是小说,但是有许多对于理论的章节内容。是一本电脑语言书籍,同样快速地看了一下简介,由上面上得到它是一种X语言。

“它是一本完美溶合了小说的精彩与专业理论相容的一本书籍。”在说该话的时候,按下ENTER键,表明工作可以让电脑去遵照指令自动执行完成。

“X电脑程序语言!”

“是的主任,一门新的、中国人自己的电脑程序语言。”

“也许有许多新的,以及更高的技术指数值!”

“是的,它具有适用性及通用性的特点。”

“上次的那种侵入,从目前的安全角度上来讲,是不可能再发生了!”

“是的,国家安全局把重要的函数都保密了起来。”

在差不多一年前的时间里,记忆里清楚地记得,因该种程序语言引发起一种恐慌。这种用X程序语言,编成的病毒程序,侵犯了我国所有的网络服务器。几乎使人袖手无策,由于它是一门新的程序语言,没有人了解它的源代码。控制与杀死它的保护软件制造不出来,它的肆意横行,使许多网站瘫痪。最后还是该种程序语言的创造者杀死了该病毒。一位年青的,有信仰的人,他并没有因掌握了发明,去利用它为自己获利,而是无偿地把它献给了国家。

“能敌过目前的任何一种程序语言吗?”

用主任的心思来想,新创造出来的程序语言,一定起点是相当高的。同样,在语法的严谨方面更合理。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么该种语言将没有生命力。

“是一门最好的程序语言。”

“最好!”

一个更为充分的肯定点头姿势,回答所指的方面。部下知道上司是想了解该种语言的功能与特点。“我们国人的程序语言,它的起点相当高,从我个人对该门语言的掌握程度上来讲,它不单可以称之为对象与过程性的计算机语言,作为一门高级的程序语言,同时又具有低级程序语言的功能,因为它可以对硬件进行操作。明显的特点是可以通过编译器直接使用中文去进行程序的编写。该门程序语言的标准机械码,是从国人普遍掌握的五笔输入法的字根码为基数代码的电脑原机械认别码。X语言有C语言的灵活性,源代码短的特性,可移植性强的特性。还增加了更多的C语言及C##无法实现的功能。”

“这样看来你对该门语言已经掌握了?”

他对此点头,随后又从抽屉中拿出一个纸袋,和一本标明为X程序语言的程序书籍。“国家安全局及国防部决定使用该语言编写的操作系统,及特别开发出来的应用软件去撤换以前所有机器内的运用程序。”用手指了指主任接在手中的纸袋,“这里面有该门语言保留的特别函数指令,这是国家安全局向我们部门提供出来的。”

“看来我需要抽时间来学习这门程序语言。”主任在说该句话的时候,有一名密码员来到他的面前。朝上级禀报道:

“我们已经破解尼诺尼尼加共和国反政府使用的密电密码。”并递过来一张纸片,它的上面就是不久前截获的一份重要电文经破译后的内容。

“该破解的密码排列图谱报告给情报部门了吗?”

“破解的排列方式已经汇报过去。”下属回答。

拿着部下递给的密电内容,及有关X程序语言的5号破解局主任,朝办公室行去的路上,猜想着破解密码集,即时地传往情报局。局里的破译机器将依照提供的破译密码排列集的指令安排,凡是有关该国反政府方面的通讯信息从截获的那一刻开始由机器自动破译出来。想象着情报局将怎样地感谢5号密码局里的密码破解员,这一次该局的全体人员又将要受到特别嘉奖。

密码破译局主任在办公桌旁坐下,一件仍然环绕着内心的一个奇怪的电子信波,无法将它破译出来,感到沮丧与恼怒。只是所有人员都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显然该种截获的电讯号所包含的信息及它本身的方式,早已超出人类所认识的,应有的知识范围境界之外。

事情的起因从性质上来说很特别。在上个星期,国家航天局与太空局,经由卫星截获一个与我国友好之国接壤的另一个不太友善之国的地域中,发出的一种射频电子信号,并且在当天的几个小时之后,同样接收到这种相同频率的电子信号,它虽然来自于太空,可是地面上出现回复的信号说明一个问题。说明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这是一个谜!破解任务自然落到5号密码局。

如今我国对外太空领域的扩展已经全面启动,即将在三天之后,一艘载人飞船将向月球发射,虽然这是我国首次登月计划,但是在此之前,已经做出过多次无人环月飞行,及着陆月球的科考项目,早在那里建立起,为载人飞船赴月着陆建立的基地。

破译局集中所有的精英都无法破解这个截获的射频电讯,尽了最大努力。至此,感到无可奈何,就像以前所接收到来自外太空的不明信号那样,成了最终无法破解之谜。现在已是第四天,依然没有任何结果,可是引起他朝负责对此信号破解的小组打去问候电话,虽然不会有多大的进展期望,但是知道他们的工作情况仍然是重要的。

电话很快接通,负责领导对电讯破解小组的组长在回答话语中,不想保留存在的沮丧,他说,“毫无进展可言,现在所有人都有放弃的想法。”

“在其性质上同以前接收到的信号有区别吗?”主任很体贴地朝下属问道。

“有!正因为这样,我们本来想依靠以前的不明信号,着手从对照上找出一个可能性出来,可是我们很失望,这是一种奇怪的、不可理解的信号。”

“确定了信号的来源点,它在哪里?”

“经过反复计算,被确定了下来。”

“遇到了困难?”

“是的,诚实地说来,我们全都是一头雾水。”

专家级的人说出此话来,表明已是无法破解。然而在市面上发行的书刊上,胡说某位专家或博士声明己破解了来自外太空的信号,那简直是无稽之谈。如果有这样的人果断地声称这个结果,那么此人一定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难道一大帮的精英,在绝对可用的资源充足的情况下,还不能比上仅靠一个人及有限资源者的智慧?很可笑。只是这个时候,主任刹住漫无目的的联想,也许有众人意想不到的例外情况发生,也有过这样的例子。而现在,有一个迫切的决断摆在面前,那就是,是否中止当前的破译工作。他有这样的权力。回想不久前到过那间房屋,见到过各位破译人员,回想他们的脸部神态及模样。他们太累了,全都绕尽了脑汁。

“那么,现在放弃这项工作。”他决定道,要让他们休息一番,同样,这种资源不能浪费及耗费掉,还有许多方面的事项正等着他们去干。

“主任!我有一项请求!”

“你说吧!”莫说是一项请求,就是十项都会答应,那怕超出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外,只要是合理的,也甭管是否是合理性,他都会尽力去达成。毕竟这些精英太少啦!也太难得啦。能够进入5号密码局里的人,不是光靠培养就能造就他们拥有这种能力,必须取决于此人的天赋如何。

“我想请求再多给我们一天的时间。”

“这个……。”他没有把话说完就打住。

部下的请求让他意想不到。有些事情是特别需要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职业进取心,在面对困难的时候,要有永不放弃的坚定之心。但是在某些方面上,如果仍这样不识实务地坚持的话,就自然要俗套地落入到顽固不化的定义里。虽然该种不罢休的精神是值得称赞的,可是在这个部门里,能够比任何部门里的人讲究合理的现实性质,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标准。除非存在一种绝对意义上的吸引,或者已有一个突破口,一个合理的方案。不然,主任是不会答应这种请求的。

“是这样的,”那位负责人现在急忙地阐述请求原因,“我们把以前收集到的外太空不明信号,经对比和层层地筛选,得到一个可明确的定向信息。”

这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口,它的存在自然而然会形成一种有效的方案。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种不明信号的破译就容易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