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说服美军战俘回国的回忆录,解答了美军使用录音机的问题

李慎之叙往





1952年让我当了几天打虎组长,就忽然调我去朝鲜,以红十字会名义去交换俘虏。在谈判没结果时,又被组进政府的文化教育考察团,到苏联和东欧考察。一个多月后电报来了,说朝鲜又要动了,让我回朝鲜,调查战俘情况。在朝鲜还有两个人和我一块调查,一个叫潘方,曾是和朱总司令一起的人;一个是贺秉宣,六十五军军长。我们调查的这些人都被刻过反共抗俄的字。那里的情况,给我刺激很大。我曾回国向萧华汇报战俘情况。我说我有一种感觉,觉得战俘不容易回来,因为共产党认为战俘是丢人的,是犯错误的。萧华听了哈哈大笑,说中国人哪个不想家啊。我又一个人返回朝鲜,传达他们的思想。又给俘虏做解释工作。什么是解释工作呢?两个印度兵夹着一个我们的战俘来,我们的首长对他说:你是受了欺蒙的,你们刺了几个字不是你们自己的责任。回去以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些人还是表示不回来。金日成和彭德怀的《告被俘人员书》是我起草的。[color=#F70938]但是美国人是拿来录音机对他们的战俘讲话的。他们对俘虏说:你们回去是什么什么样的待遇,我们有国家法律,我们会按法律办事;你们如果不回去要判一年徒、刑。你们的工资到回去那天去领,都攒在那里了;如不回去就全没有了。结果他们的人都走光了。后来只有一个人没回去,现在在山东济南,娶了中国的老婆。[/color]这对我又刺激很大。我觉得一个法制的国家,是讲道理的,最后能取信于他的战俘。贺秉宣作了大量调查,就如何改变我们的战俘观等问题写了本书。朝鲜战争的美国战俘,回去照样当将军,甚至当到中将、上将。中国的战俘一回来就完了。而他们在朝鲜是进行了英勇的斗争的。我们对战俘太严厉了。


如果大家对此有怀疑,可在网上查查询“李慎之叙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