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六章 以理作意与中国汉字的大智慧 第二十六章 以理作意与中国汉字的大智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南怀瑾先生在最近的演讲中常说:


我到现在,对自己一生的结论、对自己的评价是八个字——一无长处、一无所是。



千万千万、千千万万不要被这个九十“中国”岁的老先生骗了,做到了这八个字,简直差不多、大约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问题出在哪里了?啊???没有问题!会念、会写中国字儿乎?让鄙人为您“句读”一下,南怀瑾先生已经“一、无——长,处”啦,“处”要读三声chu,然后这个老先生还告诉您大道是个什么东西,“一、无——所——是”。蛤蟆跳井——懂了否?没有被南怀瑾先生骗了的请举手!剩下的人两只手都举起来,面壁向南墙……像刘翔一样猛跑!


上学时就知道中国文字是单字词,造字六书俺都当语文题背过,可惜后来成长的越来越像狗熊,都还给语文老师了。现在知道,借了人家的东西,哪能这么快就换回去呢,不过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应付考试题而岁月蹉跎了,但是还是庆幸在没死之前知道了中国字的道理。这当然要感谢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啦,同时感谢洒家自己,这么聪明,比狗熊还强一点点。




以理作意是一种高级功夫的练法


混元整体理论看起来不是功法,但是如果你能够把这些道理懂得了,就会按照这个理论去想,按过去讲就是“以理作意”或“依理作意”,这样去想、去运用意念,就能不知不觉地提高功力。一个理论正确不正确,决定于你怎么去搞意念。如果搞智能气功不懂得混元整体理论,不懂得混元气,不懂得人的意识、意元体,不懂得它的体、它的象、它的性质,不懂得这些东西就没法去想,没法去运用意念。智能气功不是随随便便练的,要主动运用意识去想象混元气——最原始的混元气,去想象意元体。当你会那么想,想、想、想、想,脑子里想对了,两个一结合,好了,那就是高级功夫。(据1993年9月给师资班讲课录音整理)



不是老内就是老外的看客,不要嫌洒家又绕回到气功上来。实在是中国汉字太有智慧了,又说错了,这句话是个病句,而是因为中国人太有“智慧”了才能创造出中国字。有些研究汉字的文人,说“形而上学”、“唯心主义”云云,属于本末倒置的老外看法。中国字一开始就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系统,不完全是“原始劳动人民”画鸟画鱼一个字一个字“积攒”形成的。不说这个了,反正仓颉大师“超常智能”不错,取类比像造字比别人多。


“以理作意”是个佛教术语,庞明先生的解释应该算是明白了。从这个角度就可以了解孔夫子所说的“学”不是记问之学,一定是“做人”之学,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是要有身心气质的变化才算读懂、读通。庞明先生讲气功分类的时候曾经说:儒家功夫是性命双修的。洒家对这个观点至今也没有完全理解了,可能是这样,古代的真文人,读书——经典——读的足够多了,潜意识里有些“意识模型”或者叫做“参照系”,当这些意识模型深化到一定程度,自然引发气机变化;如果再主动地“以理作意”、“如理行之”,内求的功夫就会日渐深湛。“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君子养成计划日诵“圣贤书”是必由之径。这时您可以责问洒家,鲁迅先生笔下的孔秀才们不是也会“咿咿呀呀”的唱圣贤书么,怎么却变成“伪”君子了?大约是小孩子不懂事,学坏容易学好难,注水文人更混蛋。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的古代文人例子没有找到,有一则近代大和尚例子:




太虚大师:我的宗教体验


秋天去住藏经阁看藏经,那时喜欢看憨山集、紫柏集,及其他古德诗文集与经论等。如此经过了几个月,同看藏经的有一位老首座告诉我说:“看藏经不可东翻西找,要从头依次的看到尾”。当时我因找不到阅藏头路,就依他的话,从大藏经最前的大般若经看起。

看了个把月,身心渐渐的安定了。四百卷的大般若尚未看完,有一日,看到“一切法不可得,乃至有一法过于涅槃者,亦不可得!”身心世界忽然的顿空,但并没有失去知觉。在这一刹那空觉中,没有我和万物的世界对待。一转瞬间明见世界万物都在无边的大空觉中,而都是没有实体的影子一般。这种境界,经过一两点钟,起座后仍觉到身心非常的轻快、恬适。在二三十天的中间,都是如此。




古人说:未有神仙不读书。庞明先生讲过:气功是人类文化一个总的根源。抛开考古学人类起源的准科学假说,看南怀瑾先生否认人是猴子变来的奇谈,他老人家说:有人从光音天到地球散步的时候,贪吃了盐巴和苹果,穿越宇宙的能力就消失了云云。可以得出超科学的很可能更接近真相的见识。而“以理作意”的中国汉字,文以载道的功能千古不变,只是到了近代白话文的流行才成为一个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民族存亡的巨大问题,很多古代常识都变成了迷信邪说。当然这也不能说都是白话文惹的祸,历史原因复杂的多, 求大同存小异吧。因为结合现代语言研究的概念“文字的信息熵”、“表意文字”等等,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第一个大功臣就是“汉字”,列举一组数据:




2001年9月,新华社公布了最新的统计信息,目前汉字的总数已经超过了8万,而常用的只有3500字。虽然常用字的数量没有多少变化,而字库总量却变大了。近年出版的汉字字典收字总数从五万多上升到八万多,但历代日常书面语常用的不同的汉字数量一般都控制在三四千个,数量上并没有超过最初的文字甲骨文。选取当代的常用字作为学习和使用汉字的重点,是历代历朝整理和教学汉字的一个重要内容。历史上的《三字经》《千字文》都是用当时的常用字编成的识字课本。

现代汉语用字也符合这一规律。据统计,叶圣陶的小说《倪焕之》,全书138330字,只用了3039个不同的汉字;老舍的小说《骆驼祥子》,全书107360字,只用了2413个不同的汉字;《毛泽东选集》(1~4卷)全书659928字,只用了2981个不同的汉字。可见,使用频率高的常用字是客观存在的。它们是学习和使用汉字时应该关注的重点。(自互联网)




鉴于现代少儿英语班扑天盖地的傻瓜经济景象,洒家再摘录一些内容,以供吾等中国人补补课。




汉字与英语的优劣对比


转自http://blog.sina.com.cn/u/4c4c79c401000gdz


汉语是C语言,高度灵活;

英语是Basic,是半成品,僵硬呆板;

汉语可以从基础上构造一切;

只要想得到就能表达出来;

而英语则是固定配置;

不能很好地表达个性的需要;

汉语的最小单位是字,英语的最小单位是词;

两个汉字可以组成一个词,而英语的词就是词;

比如汽车火车自行车都有车这个字;

于是抓住了共性和个性;


共性上加个性就是新概念;

可组合性非常强;

而英语的bus、car、bike没有任何共性;

因此中国人只要知道几千个字就可以表达世界;

而英语由于没掌握共性与个性的关系;

每一个事物都要造一个词;

描述世界需要极大的词汇量;

十分愚蠢;

事实也是如此;

聪明人一般学不好英语,而死记硬背的笨蛋都出国了;

汉语里没有时态;

只有表示时间的词;

因此不需要在动词上变来变去;

只要把动作与为数不多的表时间的词组合

就可以清晰地表达时间中的动作;

而英语里为了表示时间要把所有的动词都变换形式;

这些动词数以千计;

不是有表示时间的词吗?

为什么还要在动词上变化?

还是愚蠢;


英语只能横排不能竖排;

竖排是神经病;

而汉语就没有这个问题;

汉语从前就是竖排的;


汉语可以从右往左排;

在阅读上没有困难;

但是英语的单词因为是表音的;

只能从左往右读;

如果把英文语句从右往左排;

读者必定跟吃了摇头丸一样;

30分钟后头晕至死;


英语以空格作分隔符;

本身不表达任何含义;

却占一格;

浪费版面;

浪费bit天理难容;

而汉字没有这个问题;

汉字之间不需要空格;

这个字与下一个字不会混淆;

这就是汉字的优势;


汉字是方的,英语是长条的;

因此汉字写的扁一些长一些都可以;

不会比例失调

而英语如果写成方的就非常难看;

并且由于有的单词长,有的短,都写成方的;

也不知道占几行;

并且,由于英语的长

英语书一般也很长;

浪费纸,不环保;

这行的词无法与上一行的词对齐;

看上去乱七八糟的;


汉字书写自由;

可以倒笔画;

而英语就不行,英语必须按照顺序写;

如果倒笔画了;

将一塌糊涂;


英语单词有长有短;

换行是个问题;

如果用-号;

一个单词被分两行看起来费劲;

如果整个单词换到下一行;

对齐又很困难;


汉字的信息含量非常大;

比如道字之字有很多很多含义;

而英语则十分弱智;

一个词的含义有限;

关于这个观点各位可以参考文言文;


英语表音,而汉字表音形意;

在读音上有启发性;

而根据形可以直接想象客观存在的样子;

而英语缺乏相应的内涵;

moon与月亮没有任何关系;

horse与马也没有任何形象上的联系;

机械的很;

汉语可以表意;

看到偏旁可以理解大意;

而sleep算什么玩意?

不过是字母的组合

无法反映客观实际的内在的本质的联系;


英语就是拼音;

汉语可以用拼音表达;

中国的小学生都会拼音;

可见英语之简单;

事实上中国人完全可以把语言建立在拼音之上;

而拼音由声母韵母构成;

可以很简单地组合出汉语的发音来;

而英语就笨的跟笨蛋似的;

一个词需要很多音标;


有人说汉语难学难写难认;

要改成表音文字;

而英语能读一般就会写;

于是比汉语好;

其实那是崇洋媚外;

汉语拼音是中国的拼音文字;

比英语简单得多;

完全可以做到能读会写;

但是中国人只把拼音当作识字的工具;

当作小儿科;

语言的目的是表达思想和客观世界的;

而不是一些字形和声音;

读和写,在语言表达世界方面;

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语言的含义;

是语言表达世界的能力;

而汉语在表形和表意方面比英语强一万倍;

从汉语本身就可以直接映射部分客观世界;

而英语完全缺乏这个功能;

英语仅仅是语音的编码;

而汉语则是音形意的编码;

是立体的编码。



一、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一就是提醒大家不要忘记祖先珍贵文化财富,外面的东西再好于我们而言只是实用的工具;

二、连日本、韩国这样的跳梁小丑都时刻觊觎我们5000年的宝贵财富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们不珍惜维护对吗?

三、我们祖国有优于其他国家无比深厚的文化底蕴,有自己的意识形态,我们不能容忍国外的文化侵略在我们的年轻一代中横行。前一段出版的《大中华文库》本人甚是欣赏,建议大家都看一看;

四、本文建议80年后出生的一代能多看看,要宣传我们的国学文化,不要让其他国家的年轻人看轻了我们这一代!




一些反方的观点:




在本世纪初,记不得是梁实秋还是谁,第一次接触到英文打字机时,面对英文通过这一简单的机械就能打印出整洁规范的版面,且其速度大大快于手写这一事实,悲叹在这一方面汉语落后英文一百年。


英文仅仅只靠二十六个字母加上一些少量符号就能完全表达,因为其简约性、规范性,此时英文的巨大优越性不仅表现在打字机简单的打印方面,在制版印刷、信号传输、词语检索等方面英语存在着天然的优越性。


对照看一下汉语:利用简单的装置打印汉字是不可能的;印刷厂制版时,则需要利用几千个键的汉字大键盘,每输入一个汉字都需要从这几千个键中去查找对应的一个键,其速度可想而知,就是再熟练的工人也难以应付大量的制版工作;正因为汉字变成铅字如此之难,谁的文章变成了铅字,则是足以令人自豪的事情。(自互联网)


正方的观点:




神奇的汉语,愚笨的英语!


最不喜欢听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摇的人讲汉语的坏话。什么“汉语不精确了”,“汉语不能细化了”。记得的本人都中学的时候,语文课本上堂而晃之地写着:“走拼音化道路是汉语的必然趋势。”其中最主要的一条理由便是,英文可以打字,而汉语不能。现在回想起来真可笑。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汉字的键盘输入速递已远远超过英文,而且还在虽这技术进步而不断快速提高。可英文?滞步不前了吧。


现代所有学科领域,中国都有很好的学者,没听说哪位因汉语“不精确”而搞不好研究的。中国的火箭照样可以精确升空,中国的原子弹照样可以精确爆炸。所有的英文科技文献都可以翻译成汉语。所有的英文科技文献都可以翻译成汉语。汉语文献影响力正随着国力的增强而在世界范围内增强。


下面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显示英文的笨拙:本人曾问系里的几个教授“长方体”如何用英文讲,可这几位母语是英文的工科教授竟说不知道,接下来连问几个本地的研究生,结果他们也不知道。着实令我大吃一惊!现在我要问读者:您知道么?反正不是Cube,Rectangular...。后来,我倒是真的在字典里找到了该词,可现在又忘了,原因是它太生辟。感叹,英文真是笨人的语言,试图给天下每一事物起一个名字。宇宙无穷,英文词汇无! 词汇如“光幻觉”、“四环素”、变阻器”、“碳酸钙”、“高血压”、“肾结石”、“七边形”、“五面体”都只有专业人士才会。根本不可能象汉语那样触类旁通,不信?去亲自问问母语是英文的人好了。英文是发散的。搞的一些基本概念如“长方体” 也只有专家才 会讲!怪不得英文世界里专家那么多,而且都那么自信;是啊,一般人连他们的基本术语如“酒精绵球”“血压计”都不会讲。生活在英文世界真是对无知无奈!可悲可怜!


英文是一维的,是密码语言。写英文是编码,读英文是解码。细想想:如把英文的a、b、c、d、e换成1、2、3、4、5,并没有什么原则上的区别。按上边的对应,如一开始就把cab写成312,用一样的读音,又有什么不可以?汉语就不同了,是二维的(纸面上的最大维数),最大限度地利用了纸面的几何空间。每个汉字就是一幅画。试问从一幅画上得到的信息快,还是从一行密码中得到的

信息快?


国家汉字的扫盲标准是1500个字,理工科的大学生一般掌握2000个汉字。就凭这2000个字,大家可以读书、看报、搞科研。可在英文世界里,没有20000个字别想读报,没有30000个字别想把周刊读顺,大学毕业10年后的职业人士一般都懂80000字。新事物的涌现,总伴随者英文新词,例如火箭(ROCKET),计算机(COMPUTER)等,可汉语则无须,不就是用“火”驱动的“箭”么,会“计算”的“机”么!可英文就不能这么干,不能靠组词,原因是“太长”了。如火箭将成为“FIRE-DRIVEN-ARROW”,计算机将成为“COMPUTAIONAL-MACHINE”等。人的视角有限,太长的字会降低文章的可读性与读者的理解能力。


目前,英文词汇已突破40万,预计下世纪中叶,将突破100万大关。


而汉语则相对稳定,现在中学生还可以琅琅上口地读屈原的楚词。英文就难了,太不稳定。现在的人们读沙士比亚的原著已困难重重,更不用说读400年前英国诗人乔叟的诗了。学GRE的时候,注意到很多韦氏字典收录的词汇竟是本世纪件初的新词,如“Gargantuan”取自拉伯雷的小说。这也不奇怪,毕竟英文400年前才统一了拼写。


为汉语辩护!呼吁那些糟蹋汉语的人注意以下事实:(1)联合国5种文字的官方文件中最薄一本一定是汉语;(2)汉语的精确性已为蓬勃发展的中国科技事业所证实;(3)计算机语音输入最具有希望的是汉语;(4)汉语是稳定的是收敛的,英文是不稳定的是发散的;(5)汉语是二维信息是生动的是高效的,英文是一维信息是密码型的是枯燥低效的。(6)在英文世界里能读文学名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不是所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都能干的。


如阅读中用英文描述的非州的一些植物真是艰涩无比,一般英美人也只能囫囵吞枣而已;可在中文世界里,又有谁会对仅有中学学历的人读完四大名著而感到惊奇?(7)当今虽是英语文明的蓬勃期。但在历史的长河中,So far,英文世界的文明史远比汉语世界的文明史短。


为汉语骄傲!更为坚信汉语时代即将到来的中国人的热情与信心而欢呼!(自互联网)




反方:




如同这个贴子的标题一样,其内容确实只能是一家之言。我们都热爱汉语,汉语也有其很多方面的优点,但不可否认的是,汉语也有缺点。



关于键盘输入,熟练用户的汉字输入速度确实超过英文,不过这是以什么为代价的?美国文盲也能拿过键盘来输英文,中国人行吗?由于英文输入的容易性,导致没有谁来发明英文输入法。不过,我相信,如果真有人开发出英文输入法的话,其速度不会输给汉语输入法。不过,文字输入的未来发展方向是语音输入,讨论这个没有太大的意义。


汉语在信息技术发展的初期,极大地阻碍了中国的信息技术发展。了解电脑技术的人都知道,在电脑的DOS时代,由于内存和硬盘等外存储器的局限性,致使全中文内核的操作系统的发展极为困难,只有26个字母的英文由于占用资源少,编码相对容易,占了很大便宜。如今随着电脑硬软件技术的发展,特别是UNICODE编码的推广和普及,人们在用电脑时汉字不再使人像以前那样感到不方便,不过,由于汉字不像英文,可以仅由26个字母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单词,汉语在信息技术方面仍然无法被运用到基层和核心的软件开发之中。你见过有程序员用汉语编程的吗(严格地说,有少量软件可以容许程序员用汉语编程,但在编译的过程中仍会将其转化为英语)?如果INTEL的奔腾芯片的指令集都用汉语来写,速度会降低多少?


至于说英文里的一些科技术语如“长方体”的例子,这只是特例。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特点。英语里同样有这么一些词,小孩子都会说,但汉语里找不到对应的词或者根本就没有。或者说,在英语里很普通的词,在汉语里要专家才知道。你比如说DNA,中国人有多少知道它是“脱氧核糖核酸”的意思?


巴西的烤肉很有名,巴西人对牛和猪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的肉都有不同的词来表述,一共有20多个词,绝大多数在汉语里根本找不到译法。不错,英文是一维的,是密码语言。写英文是编码,读英文是解码。但这也有其好处。英国和美国的文盲少。这固然有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原因,语言的易学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英语只要听发音就能大致将其在书面上拼写出来,看到一个单词文盲也能大致将其念出来,这一点在拉丁语系语言里表现得尤为明显。汉语就不可能。没上过学的中国人,听到某个人念出某个汉字,他能将其写出来吗?更不用说汉语的多音字了。这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如此重视教育的原因之一。


汉语里习惯说短句子,英语里由于复合句型的原因长句子很常见,老外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推理能力受锻炼较多。中国人受汉语短句子的习惯影响喜欢简洁明快。不过,汉语里汉字的构造复杂,据说这能极大提高学生的数学能力。


不错,英语是发散性的语言。这正好证明了其生命力。语言是随着社会、经济、技术、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而发展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历史向前推进,必然会有新词产生,有旧词被淘汰,这是健康的语言发展现象,是文化发达、人们思想自由活跃、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如果一种语言很多年原封不动,没有新词出现,也没有新的表达方式出现,这只能说明什么?可能我们有一个邻国属于这种情况。


汉语里固然有火箭、计算机这种绝妙的新词创造法,但更多地还是从外来语言中吸取和引进新词。从早期的雷达、干部、拖拉机等到近期的BP机、CD、DVD等,外来词语在汉语中大量存在,此外,改革开放以来汉语原创的新词语也大量涌现,从倒爷、打的、下海到下岗、网恋、游民。汉语就没有发散性吗?


不错,常用汉字总数确实不多,也就两三千字。但如果你只会这两三千字,而不会词组的话,相信你连报纸也看不了。当然,你可以说,常用汉字加上词组,其数量也不是很多,但汉字词组含义的微妙性和在不同场合的不同含义,令汉语的表意相当丰富,光是“东西”这个词,就令多少外国人头痛不已?更不用说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的区别了。有人认为,汉语的最基本单位应该是句子,而不是词组,更不是单字。也就是说,你光是知道字和词组的含义根本没用,你必须了解汉语里每个句子的含义。所以,单是以单字和词组数量的多少来衡量汉语相对于英语的优点没有太大的意义。


至于说外国学生读莎翁和乔叟的著作感到困难,而中国学生读屈原的诗很容易,以此来说明汉语的优点实在无法令人心服口服。这只能说明英语在最近几百年的变化之大,而汉语在封建社会长期保持相对稳定,以及中国重视古文教学。这也从侧面折射出西方世界在近几百年中经济社会发展之迅速,以及中国封建社会里长期缓慢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让中国学生去读商周时期的甲骨文之类,同样不会很容易。


声明:本人绝不是要否定汉语、赞颂英语、以及崇洋媚外。只是觉得上文所述观点有其片面之处,所以着重谈了汉语的相对缺点,而没有重复上文中所阐述的汉语的很多优点。作为一个理性的人,应该懂得客观地看待和分析问题,而不应让民族感情冲动阻碍自己的理性判断。(自互联网*论文90分)




正方:




谈汉语与英语的优劣(节选)




用现代计算机技术作为信息化的标准,来衡量汉字与英文字母的优劣是件很荒诞的事情。现代计算机技术说到底就是基于“二极管”的技术,将来的发展很难预料。难道要人类高度智能的思维模式,去模仿“二极管”式的思维?那是典型的削足适履。试想,难道当年就因为发明了黑白照像术,人们就该废掉油画的色彩?难道当年就因为摩尔斯电码适合新发明的电报,人们的语言就都应该改成“ 嘀嗒”?


汉字在应用中遇到的一些困难,我们不应该忽视,但是没必要过分夸大。当年中国人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应用。直到清朝末年中国还在大量使用雕版印刷术。其原因就是汉字数量太大,要制造一套足够印书的字模难度太大,也不经济。最后还是20世纪初,西方人引入了机制字模,中国才实现了活字印刷。在20世纪,人类进入计算机时代的初期,汉字处理软件的缺乏也曾经是一种阻碍,但是很快也就解决了。现在在计算机技术的帮助下,汉字的传播比以往更方便了。

真正阻碍中国进步的并不是技术,而是人们思想的禁锢。在西洋活字传入中国之前,利马窦、徐光启翻译的欧洲文艺复兴思想书籍,已经通过古老的雕版印刷出来了。但是在当时及后世很长时间内,却得不到国人重视。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在落后思想的禁锢下,即便我们象伊朗、土耳其那样把自己的文字全部改成先进的阿拉伯文或拉丁文拼写,我们也无法逃避象古波斯和奥斯曼帝国那样的衰败。


(自互联网 高冠民http://www.91sqs.com/663/viewspace-7151)





以上摘自互联网的拼凑起来的辩论文字都是原文(感谢都是中国人的作者),辩论的结果汉字的优势是明显的。为了原汁原味内容重复的地方请原谅。互联网时代,或多或少都参加过网络论战吧,就像真伪科学的大辩论一样。互联网的开放性,非实名特点,“话语权”基本都在一个起点,当然版主大人是具有超“话语权”的。所以网络辩论的随意性可能导致严谨性上不是文字精品,读起来更象文化快餐,但洒家更看重其中的“神来之笔”。这么长的引用别人的文字,如果您觉得浪费了时间,难道您不知道“天下文章一大抄”么,很多教科书就是这么来的。十年前是南怀瑾先生的形容——“剪子加胶水”,现在效率就高科技啦——“复制”。其实洒家也不太懂汉字和计算机语言的关系,但是作为一个人——“精气神”三位一体的人,当这样的人类找到“灵魂”的时候,汉字会在世界上大行其道。玩命学英语的人,小心搭错车!


洒家的观点,汉字在模糊中的精确,还没有被世界所认识,至于计算机语言方面,高冠民老大的神来之笔“难道要人类高度智能的思维模式,去模仿“二极管”式的思维?”,恐怕会一语中的。弃自己很可能跨冰河时期高度智慧的母语不学,玩儿命学洋文不过搏一个“海龟”出身,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人类回到生他(她)、养他(她)的祖国,竟然说:你们中国人。然后中国话竟然也嘶啦嘶啦的洋鸟腔十足???“龙的传人”啊,你们作父母的为什么非要让孩子们学什么机器语言的英语远远多过“语文”呢?


机器者,工具也;人者,人也。现代科学是人类集体自觉意识的产物还是无意识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从“个体进化”的角度考虑,都属于别人的事情,针对宇宙人生“终极真理”的“生命的自由王国”,中国人的“内求”方法独辟蹊径,而且直指根本,也就是说从目的来说不用现代科学的帮助,根据任何一派有系统的古典“内求”理论,一个人乃至一批人都可以通过艰苦卓绝的锻炼完成“必然人”到“自由人”的“进化”,即所谓形神俱秒、三身成就。不论两千年前还是“高科技”了的现在,有几卷佛道经典,几千乃至数万言,几百乃至几千言,或者一两句话乃至一两个字,一意作之即是,现代高科技与 俄何加焉?但是您必须要会读几个中国字,自然最好还要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从小受到汉语环境潜移默化的熏陶。现代版的鲁滨逊漂流记“荒岛余生”,搁在一个稍微多读几本书的中国人身上,被老天爷放逐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 热带海岛上,说不定是祸福相倚的大好事。现代中国人不会念“阿弥陀佛”的几乎没有,阿弥陀佛者,无量光也,“以理作意”几十年下来弄不好就把荒岛变成“神仙洞府”了,何必非要百死一生的“漂流”回乌烟瘴气的人类社会。当然啦,外国人一维机器语言下的心理和中国人象形汉字积淀的心理大有不同,在极端孤独的环境里,洋心理学认为很容易自己杀死自己,中国本来没有心理学这个概念,都是人谁的“心眼”能比谁多多少,又少多少呢?都是人,向别人咨询所谓心理问题是一件怪异的事情。厚黑教主李宗吾有些关于“心理”的妙论,但是几十年下来,中国人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中国心”,那个“理”儿也快学会“看”西洋式心理医生了吧。


从“以理作意”角度玩味中国字,从“如理行之”角度背诵中国书,在“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的无奈中才能体会中国汉字的大智慧。如“智慧”两个字,日知为“智”,心上面有一把扫帚,所谓“时时常拂拭,勿使惹尘埃”,曰“慧”。很多中国字都可以这样解释。


还举着双手的中国人,此时再看南怀瑾先生的“一无长处,一无所是”应该晓得这老先生又多么厉害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第一章)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




“无”就是“道”,“有”就是“一”,也可能叫“太极”、“太一”。南怀瑾先生时常处于“无”,时常处于“一”,所以叫做“一无长处”。他老人家差不多形神俱秒、三身成就啦,大觉金仙是也!让南怀瑾先生蒙住的中国人,把您那两只小手放下来吧。当今世界军事战争、经济战争的心理争夺战场根本上是文化比较与融合。中国文化的基础是汉字,刚开始就把两只手举那么高,脑袋在南墙上撞几个大包,东西南北好坏不分没关系,只要不是傻到家,不被撞死就好,返回头来再认识一次咱们汉字的智慧,不算复古,不算伪科学吧。


从“承载”宇宙大学终极真理的“能力”说,中国汉字和字母文字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到底先学好那一个不必多说;从现实中国还不算强大,还有许多洋人的好东西需要“拿来”的民族困境出发,同时学好英语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可惜现实中两者都显得陈义过高,玩儿了小命学“英格丽屎”基本就是为了“骂你”。“英格丽屎”加“骂你”俨然世界一等公民了,咬着舌头,满嘴跑风地说“你们中国人”又能如何?


中国文化讲究传承,前辈们确实有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可传,后辈们靠什么来承接,首先需要从弄清楚自己民族的文字开始。笑靥如花的孩童首先不学好满载大智慧的中国汉字,天天读“偶买糕的”,恐怕未来四面都是“南墙”,两只脚都要举起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