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楼下周和平办公室,一切如旧,简洁、明了。

在看守所里呆了近半月,周和平未见憔悴,两眼反而更加精亮有神。崔广看着他,满腹心事的说:“这么看来,是有人阻挠陷害你?”

周和平点点头:“有可能。”

“对方是否有迹可寻?”

“在我去之前他们已走掉。”

崔广若有所思:“你和方阵,我相信你们两人是清白的,但总部两人却穷追不舍。”

“嗯。”

“你刚出来,人还未休息,却有一件事需你马上去办,可千万不要说我是周扒皮哟。”

“哦,什么事?”

崔广紧盯周和平:“已有情报反馈方阵方位,需你去探明虚实。”

周和平不知是喜是悲,反问:“有他消息了?”

“是的。”

“在哪里?”

崔广指挥棒直击地图:“这里,离此220公里的郊区,一处木材加工厂。”

“什么时候行动?”

“现在!”

从看守所出来,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件事等着他,方阵和他的命运似乎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周和平紧盯地图,坐标立马呈现眼底,头脑中却呈网状交织。


晚7点,军区医院门外,林光等了秦旋近半个小时,她还未出现,等待真是一个该死的东西,林光心里泛起一丝诅咒,一个小时后,秦旋才从大门出来,林光老远就发现了,当秦旋站在他面前时,心里的怨气一扫而光,他又醒悟,爱情也是一个该死的东西。

有时候,等待和爱情真是一对孪生兄弟,等待总考验男方,爱情总折磨双方。

林光将秦旋整个脸庞搁进眼睛,说:“最近你瘦了。”

秦旋将头微微上抬:“可能是夏天的缘固吧。”

“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说。”

“你最近在有意回避我,为什么?”

秦旋眼睛忽闪:“没有啊,你想得太多了。”

林光看着门口进出的人群,说:“我相信直觉,也许你有心事!”

秦旋情绪变化非常快,眼里的忧郁一扫而光,哈哈直笑:“这不是约会吧,我怎么感觉你还在办案!”

林光戏谑:“当然是在办案,猎物难以琢磨,总是追不到手,现正在加强练习等待。”

秦旋不说话,小步往前走。

林光跟在后面说:“别忘了,我是追捕能手。”

秦旋还是没回头,林光快步跟上,转说正事:“周和平被批捕了,你知道吗?”

秦旋并没有表现出满脸的惊讶,只是说:“哦,我还没听说。”

林光还并不知道周和平已被放出,说道:“整件事情有不少疑点,周和平入狱是被人陷害的,目前我正在调查。”

“有进展没?”

“没有,只是掌握了一丁点证据,不知何时才能将周和平救出。”

秦旋的眼里闪出一抹忧虑,提醒道:“那你多将精力放在工作上,争取早日找到证据。”

“我正在努力,只是、只是……”每次提到方阵,林光总是小心翼翼。

“只是什么?”

“我觉得周和平这件事和方阵有关!”

秦旋内心搅起狂澜,表面平静,说:“哦,是吗?”

“无所谓,我还是猜测,只是没有方阵消息,不知他到底怎样。”

秦旋脸白如纸:“我想回去了。”

林光轻搭她的肩膀:“秦旋,你这是怎么了,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走。”一滴清泪已滑落,头也不回。

林光看着前面孤独背影,怅然若失。他和秦旋,本来是感觉特别近的,突然又觉得如此之远,游离的、变化的、闪挪的情绪,升腾起来,他们之间,是什么在阻挡?

林光往军区大院走,心事重重,刚进门,看到了一张笑脸。

“你在找我?”

赵恒说:“是的,林参谋。”

“有什么事?”

“告诉你刚得到的消息。”

“什么消息。”

“两个小时前,周和平科长被放出来了!”

“哦,是吗,无缘无故就放出来了。”

“是的,没有任何征兆。”

“难道事情已查明?”

赵恒笑着看他:“在现场没有留下多少证据的情况下,如此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查明真相。”

“对,我找他问问去!”

“不用去,他又走了,可能是有任务。”

“任务,这么紧急的任务?”

“说不好。”

林光脑筋开始旋转:“为什么要将他放出,放出以后这么快就执行任务是为什么?”

赵恒笑着看他:“我也想不通。”

“会不会和整个泄密事件有关,或者说和方阵有关?”

赵恒的脸完全淹没在夜色里:“极有可能,或者有一件必须周科长去才能完成的事。”

林光一惊:“必须他去才能完成的事?”

赵恒笑了:“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又会有一个圈套。”

林光睁大眼睛:“是吗?”

“反正我觉得今天晚上应该有事情发生。”

林光望着夜色:“是的,一切来得太突然。”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