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二十三章 我本善良 第二十三章 我本善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人性很奇怪。一个坏蛋的老大希望小弟们绝对的忠心于他,不愿意看到狠辣狡猾超过自己。一般人则喜欢和老实人、好人交往,自己呢在这个社会混要学会圆滑、老到。良心是什么东西,人身上有几两那玩意儿,不是很好说清楚的。


洒家见过两个小痞子,略述一下他们的“事迹”。其中一个小子,当时岁数不大,个头不高,但是长得很英俊,打架比较猛,曾经单枪匹马拿了一把刀连捅八个,打的那一帮找他茬儿的小小痞子们抱头鼠窜。有时也会讲些和青楼姐姐妹妹们的故事。就这么一个小痞子曾经说,如果中国再和小日本打仗,他就把全部家产捐出来给国家。另一个小痞子有些岁数,当时已经四十多了,拖家带口的,到处按他们的方式弄点儿小钱养家,挺不容易的。有一次两个“好汉”酒后偶遇,一语不合,大打出手,先时吃了亏的招来了十几个“好汉”,把那个英俊好汉打的抱头鼠窜,动静大了把警察叔叔们叫来,才结束战斗。警察叔叔只是问了问话,谁都没有带走就收队了。后来两边还要掐,英俊好汉说带自己的五连发过来,但是听说都是开托运站的,从此不见踪影。义气大约没有小命重要吧。这个故事是洒家近距离接触,首次对小痞子们有了一点儿感性认识,“盗亦有道”的精神与时俱进的消失了。不知道大痞子们之间办事儿还有多少江湖义气,东北的刀客,南方的杀手又是如何从横江湖的?


胁肩谄笑,读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见到了这个词,后来办事儿看到了这种表演。 那种印象只能说中国文字的描绘简直传神极了。一般中国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大多数分配在基层科室,小老百姓是也,封疆大吏在电视上常见,当然是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除此之外,也就是身边的科长、主任、局长 大人(院长、校长)这些官官总总。同学们聊天,他们那里有一个兵,不知怎么的巴结上了市长大人,经常鞍前马后的跑动,此兵与市长大人年岁相若,但是每每见到市长夫人辄以“阿姨”唤之,几年下来,竟也从一个兵提拔到副校长,至此笑容不再像老百姓了,颇有些大爷的感觉。呜呼,欲当爷者,必先做孙子;当了官往往会从以前当孙子时的同事面前,把当爷的感觉找回来。然而爷上还有爷,以后只有一路“上当孙子下装爷”才好活下去。洒家也亲历过一个铁哥们由孙子成长为大爷的活剧,“变脸”游戏玩儿得真是一言难尽!但是在中国做孙子官也着实不容易,大约内中苦楚真是不足以给外人道了。



第三个故事是洒家身边发生的,话说俺们那疙瘩,有一主任,为人忠厚老实有余,拍马溜须功夫不足,当上主任就是年岁资历别人比不了,做这主任一晃就是十来年,眼看后起之秀鸡翅膀越来越硬,但这老兄依然故我,多年小官生涯硬是吃喝拍送学不好。眼看着手下的兵暗流涌动,依然安坐钓鱼台。其中有一老兄,平时牢骚和俺一样多,大家伙儿称兄道弟的混的还说得过去,不只怎么的,悄悄地和那些想闹政变的货们混到了一起,这些货和洒家平时也是称兄道姐的,混得也不赖。有一天,政变成功了,老实主任和平下台,不是这位老兄而是后起之秀中的另一位做了头儿,时间不长就闹了个穷庙富和尚。这下完啦,这位老兄骂得更厉害了。俺哥俩一起没外人的时候,三字经都是好听的了,俺就劝这位哥哥,这世道人都这样。其实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或者多看看《老子》、《论语》反其道而用之,自己就能做大和尚,让别人背地儿问候一下,怀里揣两头大蒜,假装不知道就行。


小痞子、孙子官、小老百姓,洒家根据十几年的社会经验看,社会上基本就是这三类人。小老百姓人数最多,只是全民皆商、全民皆股以来,安贫乐道的精神越来越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小老百姓们的小心眼里面时不时会做一丁点儿“孙子官”的小梦。不信就做一个测试,单位里的一把儿或者二、三把儿故意赏识你一下,不用多长时间“孙子官”的梦就会越做越真实。在中国的现阶段,在公家单位,只要是一个小小的官官,时间长了,人性渐少,官性渐多,所谓官性者,假大爷真孙子的混合体也。古时候的官还有一点儿假斯文,宋徽宗泡李施施的时候,周星驰进来了还会藏起来,现在一个市长逛窑子不小心碰到公安加记者扛着摄像机突查,但见市长大人两只色眼一瞪,公安和记者就吓得滚了出去。当然,洒家也见过几个不失人性的官,真的让小人俺感激涕零。特别声明,洒家不是在揭露社会的阴暗面,大概从人类第二次大分工以来,人性就进化到这个水平,谁也不比谁强得了多少。看多了人间百态,还是做小老百姓更有尊严一点点儿,做到了这一点点儿,大约就是“不俗”。徐悲鸿先生说: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您,有骨头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