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现在有一个亚健康的概念,传统中医有一个阴平阳秘的概念。现代中国人知道亚健康这个词的人远远多于知道阴平阳秘的人,包括现代老老少少的中医们。从阴平阳秘的标准衡量现代人,绝大多数中国人达不到阴平阳秘,洋人见得少,不好说。洒家不愿意使用亚健康这个词,就像不愿意把瘟疫叫做“非典”一样。这一类叫法比较时髦,比较与国际化接轨,但是缺少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智慧。人为什么会得病,人为什么不能活得长久一些,真正的中医立论于“精气神”整体生命观基础上的阐述,最容易让一个人把自己的生命把握在自己手里。但是现代中国人都“亚健康”了,原来还说去“看病”也只好摩登的改成“看医生”了。现代的医生会看病么?现代的医生有病了,快“哏屁”的时候去看什么?按照与时俱进的先进,医生们应该去看基因生物学家,生物学家只好看上帝。


《内经》说:上工治未病,下工治已病。但是时代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桓公非常了解医疗广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的伎俩,坚决抵制虚假医疗广告,可惜运气不好碰上的扁教授是个真医生,真话假话一时没有分清楚。桓公的小命让自己搞没了。扁教授回去一想,虽然本教授有真水平,上工是也,但是也要吃饭养家吧,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大款,由于医患交流技巧上过于诚实,病没有治了,钱也没挣上。下次技巧一些,等格老子的病人们快喊疼的时候再治。这个重要技巧,扁教授当秘诀传给徒弟们了,几百年后,大约是唐朝吧,上工绝种了(现代医生从刚毕业开始,就是这么蜕变成“忽悠大夫”的有很多,否则怎么提高住院率,开大处方乎?)。于是乎,下工遍天下,全凭一张嘴;啥工都不算,就玩保健品。这一玩儿就玩儿到了现代高科技时代,满嘴这个因子那个生物,以骗老头老太太为能事。国家食健准字号,活着还有死了的郑筱萸们,你们罪莫大焉 !


活人有精气神才活蹦乱跳,除了错把马路的一毛钱当成100大元猛扑上去被行人把脑袋碰个大包之外的“外伤”,严格来说,人的“神”——精神意识先病了,气、形的病才会慢慢出来,次一等,“气”病了,慢慢才会有“形”——身体的病。上工看病,看的是将要加重到肉体上的“神、气”疾病。现代人讳疾忌医的少了,但是因为认中国古字儿太少,变得有病乱投医,把一个“卿卿性命”随便就敢交给真真假假的医生。小心让现代“亚健康态”的精通医技却不懂医理的半吊子医生们“吓死”。


很久以前,人们就发现疾病的发生与精神因素有密切关系。早在公元200年希腊学者Calan就报到了忧郁妇女易患乳腺癌的现象。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也往往有切身体会,过多紧张、忧郁、悲伤和愤怒都能降低人的抵抗力,诱发疾病。临床上也有许多生动的实例,如病人得知患癌症后,由于心理上的压力而导致疾病的急剧恶化加速了病人的死亡。又如,两个患同样疾病的人因精神状况不同,对疾病的反应和体验不一样,其症状表现也会有所不同。甚至一些健康的人由于临床误诊而真的患起病来。相反,有些患重症的病人因乐观开朗和积极的自我调理,而能正常生活和工作,身体也渐渐恢复起来的也屡见不鲜。有人统计,人类疾病有2/3与心理刺激和生活境遇有关,其中身心疾病约占1/3。尽管人们对这一现象作了大量观察和统计,然而精神活动究竟以什么神秘的方式来影响人的健康和疾病却是一个谜。……


总之,从理论上阐明脑和免疫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原理,揭示精神转化为物质的过程和中介机理,从实践上建立心理神经免疫的临床疗法将是神经科学家和心理神经免疫学专家21世纪将要面临的重大挑战。(《21世纪100个科学难题*精神与免疫》)


洒家引用这段话的时候又想骂人。其一,真伪科学之辨的媚俗:在活人中有太多的生命现象给身心整体观提供证据,某些科学家还是歪着脖子乱说,很无聊。其二,生命科学领域中国科学家在走弯路,跟着洋人屁股后面跑得挺欢,洋人貌似强大(毛主席他老人家说什么来着?),所以放个屁都是香的。一个人活生生的生命,在外求法之下是个黑箱,内求法觉照下会变成白箱。南怀瑾先生说:中国科学要迎头赶上。意思就是不要“闻屁猛追”。不能等外国人研究出某些近似的机理的时候才想起来中国老祖宗那里也说过这些东西。



古代中医病因学将致病因素分为三种,即外因(六淫、疠气等)、内因(如七情)和不内外因(包括饮食不节、劳逸损伤、外伤、寄生虫等)(《中医基础理论》)



《中医基础理论》对不内外因这个概念的解释挺有意思的,从哲学上玩味不内外的含义很快自己就能得出一些养生的道理。情绪和疾病的关系中医早就告诉 俄们“中介机理”是“气”的流行失常和不通不畅,津液脏腑等变化明显了是个人都知道的时候,下工们颠颠的跑过来说你病了,就像警匪片里的警察叔叔一样。西医研究的内分泌变化充其量属于津液范围,免疫反应形成条件反射这种神经系统的表现也只是现象不是本质,这个研究方向虽然有把问题搞得一清二楚的求知欲的满足,但根本上还是还原到分子水平的牛角尖死路。




在人类的研究中,大多采用生活中自然发生的应激来检验应激对免疫功能的影响。不少工作是利用学校考试来研究学生的免疫功能。研究者们发现,考试应激期间比放假期间免疫球蛋白A(lgA)的水平低。免疫球蛋白A可以保护上呼吸道免受感染,并对防止龋齿有一定的作用,低水平的lgA可提高发病率。除考试应激外,调节学习应激的其它心理因素如权力欲望、社会支持、友爱等都影响自然杀伤细胞(NK)的活性。自然杀伤细胞可无需抗原致敏地杀死肿瘤细胞和病毒感染的细胞。那些渴望支配别人或权力欲望高的人比友爱的人NK活性低。这项研究提示:不仅应激事件而且人格因素,或人格因素和应激事件的相互作用影响着免疫功能。生活事件和生活境遇对免疫功能也有很大影响,有研究表明离婚、丧失亲人、孤独生活等都可使体内淋巴细胞对有丝分裂的反应降低、自然杀伤细胞的活性降低、外周血的白细胞数量减少,这在老人和住院病人中尤为明显。另有研究表明负性心境的人其免疫球蛋白A的反应低于正性心境的人,甚至模拟情绪(如在剧中扮演痛苦角色)也能改变正常的免疫功能。更为吸引人的研究是通过自我意识调整,使用意境、放松与想象等应付应激的行为干预来调节免疫功能。(《21世纪100个科学难题*精神与免疫》)




这么费劲的引用资料不过在说明,中国人老祖宗至少在两千年认识到的健康理论和整体生命观,洋人们正在用细微到细胞层次的研究来解释和证明,做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 俄们经常见到因为买了问题商品,或者“享受”了劣等服务,有人会大喊:“叫你们领导来”!免疫球蛋白,激素等等就是人类健康“消费”的前台工作人员,“气”是总经理,“神”是董事长都属于真正管事儿的领导层。办事儿找领导是正路,找跑堂的办事儿事倍功半,走的弯路往往会比较多。真正的中医和西医医理、医技的差别,在医学哲学上看,西医“见病不见人,治病不治命”是一个巨大的弊端,生物医学模式向社会、心理、生物医学模式转变喊了多少年了也不见动静。相对于西医在急、危、重症中挽救了大量生命的成就面前,现代中医们下工都已经算不上了,纯中医是个稀有品种,“人病两不见”是真实水平。在常见病的处理上全世界的医生“小病大治”的“奸商”行径,客观上“医源性疾病”大大增多了,根据《免疫与精神》中的“科学”研究,很多很多医生(游医和教授)使出吃奶的劲,狡猾的、狠辣的用两片嘴给几乎每一个前来就诊的病人营造一个“负性应激”环境,以建立病人“低免疫条件反射”为目的,直到吓唬到输液、住院为止。试看全中国“感冒”的治疗。拿着不是当理儿说,时间长了“不是”还真成了个“理儿”,有的医生孩子得了一个普通感冒,竟然也狂输液体,何况老百姓乎?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这个时代有时候让人无话可说。不是有外国某地的医生罢工,死亡率反而大减的报道么?!


“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医则不如无医。传统中医理论认为医道同源,道家是最敢于自己掌握自己生命的流派,不论真道假道,气功热中传播的养生知识已经深入到中国人各个层面的人群中,尤其是老年人们至今仍然在中国城乡各处锻炼着。让洒家再抄一段书,进行一点点理论学习,现代医学名之曰:健康教育。不是医生来教育我们,而是自己教育自己。不要钱的公益广告!




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内经*阴阳应象大论》)




洒家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看懂这段话,大意是加上吃饭,精气神这三样宝贝在身体里面变来变去的。这是个基础,首先相信自己是一个“精气神”人,而不仅仅是一个碳基机器人,才能从理论高度杜绝把自己这一二百斤肉完全交给医生这类危险事情的发生,所谓“完全”就是很多病还要适当去“看医生”。辩证哲学怎么在渺小的地球人短暂的一生中用好是大智慧。


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内经*阴阳应象大论》)


帝曰:善。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内经*举痛论》)




南怀瑾先生推动的读经活动,里面就有《内经》的节选,网上也有《内经》的电子书(不要钱的),多看几遍就可以省下好多医药费,为什么?因为看多了,是个中国人都能懂一点这样的方法:




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内经*上古天真论》)


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内经》)




你不要管免疫球蛋白这种小卒子在干什么,有事儿就拿领导问话,领导负责制是健康消费的第一原则,但是现代社会小卒子“垫背”的比较多,所以就成了这样:




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内经*上古天真论》)




有报道说,曾对某地经常“腐败”的人群进行骨龄测试,平均结果比实际年龄老十年左右,按照现代科学理论,喝酒象喝水,夜生活过多都会导致钙的流失。现代营养专家们也喜欢摁着小卒子们说事儿,把维生素、微量元素都摆到领导的高度,本末倒置的结果,人们在潜意识中无法形成基本的正确的健康观念,全民健身也是一句空谈。满头大汗的“健身锻炼”到老了的时候问题就会出来。让现代人读点儿书是很难的,看过就忘的杂志也是一摞 字纸装订成册就算是书吧。


全面的健康观念一定是包含身心两个方面,理法圆融的,知道了道理,也就弄懂了方法。做到这个标准的传统理论,除了《内经》全世界找不到第二本书了。心者,君主之官,用在小的地方,可以保身长全;表现在大的地方,“不为良医则为良相”。《免疫与精神》提到的现代科学研究的初步结论,所谓“人格因素”不难扩展到社会良知、价值取向、道德观念上来。做人做不好,身体也就容易得病,身心整体的一致性正在得到初步的、全面的验证。(在宇宙这个大参照系中,六道轮回就是一种道德规律,至少比***的天堂地狱系统讲的完善。这一点也可以在死的时候进行“科学探索”而不必争论。)


中国人可以天天吃鸡蛋了,这是一种难得的太平社会。做一个好人吧,没钱没关系,没病就行了,稍稍懂一点儿养生的道理,多活几十年问题不大,到时候应该能看到我们伟大的民族真正的复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