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第一卷 喀喇昆仑山 第十章 老王的新兵生涯(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老王贴着他说道:“你他妈的,拿石头把这垒成个圈,下回再敢在这里解手,老子就割掉你的小鸡鸡喂狗。”他看高杨没有反应,勃然大怒道:“立正”。

他脖子上暴怒的青筋在跳动。高杨被这声吼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站直身体。“你他妈,这叫立正嘛?”老王用大头皮鞋狠狠的踢在高杨的腿肚子上,高杨被踢倒在雪里。可他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他的脑袋里满是木牌上的那几个字。

高杨想起了童年。“爸爸”小高飞和高翔两人搂着他爸爸的脖子,“儿子们,你们以后要做什么?”“和爸爸一样,当兵。”高飞答道。“好儿子,真是我们高家的种,来让爸亲一个。”“不,爸爸的胡子扎。”小高飞用手轻轻的打着爸爸的脸。“你呐,小高翔,你怎么不说话?”高雷接着问。“我要做小偷。”高雷笑嘻嘻的摸着高翔的头:“为什么呀?”“我不和哥哥一块,我要打败他。”高翔挥舞着小拳头。“哈哈”高雷被这答案逗得开怀大笑。“看你们三父子闹得。”母亲在一旁幸福的说着。

镜头有切向另一个画面,“爸爸怎么还不见我们?妈妈。”小高飞抱着妈妈的腿哭道。“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小高飞乖。”妈妈抱起小高杨,满含泪水的亲着他的脸。“嫂子,我对不起你。”一个穿军装的年轻大兵跪在他们面前。“起来,这是老高的命,不怪你。”“嫂子”那个大兵流着泪道:“班长,我对不起你。”部队的礼堂上悬挂着一张爸爸的黑白照片,上面扎着白色的花。小高飞抬起头,细细的看着跪在妈妈面前的那个叔叔。“叔叔,告诉我,我爸爸在那?”高杨跑了过去,那个叔叔紧紧抱着高杨,泪水滴在高杨的小手上,“是叔叔不好,是叔叔让你没了爸爸。”“你还我爸爸,你还我爸爸,小高飞的小手拼命的打着那个人。妈妈一把拉了过来,啪啪照小高飞的屁股打了两下。“再让你闹,再让你不听话。”小高飞哇的哭了起来。

那个叔叔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道:“嫂子,这是我们战友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不,我不能要。”杨春木木的推辞着,“嫂子,你收下吧”那个战士背后的几个大兵劝道。自从喀喇昆仑山回来后,小高飞就再也没见他的爸爸和弟弟,读初二那年,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高杨。高是爸爸的姓,杨是妈妈的姓。他永远都记得那个人,永远都记得妈妈犯病时叫的名字。

“你他妈听到我说话没有。你还不快去。”老王的骂声把高杨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高杨的眼里充满着怒火。“你还不服气是不是?”说着老王重重的给了高杨一脚。高杨的腿骨感到像是断裂一样,他嘴里骂道“妈的”,左拳挥了出去。老王用右手一档,左拳击中了高杨的脑袋,高杨顿时眼前一黑,紧接着感觉身体飞了出去,老王结结实实的给了高杨一个大背摔。“妈的,想打我,你还是好好练练吧。”老王用脚踹着躺在地上的高杨。转身离去,大黄摇着尾巴兴奋的跟在后面。

高杨躺在地上,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看着木牌上的字,发疯的跳了起来,双手扯着短发,跪在土包面前,泪水沿着他的面颊止不住的流着。不远处的老王回头望着他,眼睛红红的。

整整一个下午,土包周围迅速的垒起了一块块石头。这些石头,有大有小,在土包周围形成了一个整齐的圈。高杨满手血泡的站在土包边,喘着大气。他向木牌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拿着铁镐回到了屋里。

屋里老兵们正围着班长老王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来一口”大熊说道。“我不会”高杨尴尬的笑了笑。“你还长进了,我是你的班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军人。妈的。”老王骂道。大熊在一旁劝着,“算了,老王,你也没告诉过他。”高杨低着头根本不看老王,老王用手指从烟袋里捏出一些锯末状的烟叶,从旁边扯下报纸的一角,把烟叶包好,手指熟练的卷着。顷刻间,一支烟卷在他手中成型。“给”老王把烟卷递了过去。“这是上等的莫合烟,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像什么?相当年你。。。。”老王欲言又止。

“拿着抽,你不是打狼英雄嘛?我看你打死的是只病狼吧,连老子一拳都挨不住”,老王把烟递了过去。高杨接过烟卷,对着炉火点了起来。“咳咳”一股辛辣的感觉直入嗓门。高杨边抽边咳嗽着。老王站起身,从他床底下拖出两个绑腿扔在地上。“你不是想打我嘛,系上绑腿,从今天起好好练吧。”高杨从地上拿起这两个绑腿,沉沉的,里面像是沙子,但又比砂子重。他看看了绑腿上的蓝字,铁砂,重10KG。高杨把绑腿寄在腿上,走了两步,感觉像是灌铅了一样。“妈的,好重。”高杨低低的骂着。刘锐笑道;“兄弟,你比我结实,我上山的时候穿的是7KG。”

第二天一早,高杨又去背冰,可是腿上的绑腿令他举步唯坚,好几次背的冰块都摔了下去。他懊恼的攀上哨所,已经八点半了。“你他妈的,就你着耸样,你真他妈是只羔羊。”老王上去一脚,“去全负荷百米冲刺,腹卧撑100个。”老王吼道。高杨看了看老王,咬紧牙跑着,肚子里咕噜咕噜开始叫唤起来。老王在旁边紧跟着他:“你他妈娘们嘛?跑步还是龟爬。”

“你没有听见我说话嘛?新兵连没有教过你嘛?”老王喝道。“听到了,班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老王煞有其事的把耳朵伸了过去,“老子早晚要你的命。”高杨心里想着。“说话”一声怒喝,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听到了,班长。”高杨把所有的力量全放在这一喊声重。

“噗通”他摔倒在地上,老王从侧面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高杨摔在了地上。“你”高杨怒目而视。“起来”老王象抵拎小鸡一样,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照他小肚子上就是一拳,高杨“喔”的一声吐了口酸水。“你他妈还给我装。”老王把他丢在雪里。“老子知道你没种,坚持不住了是不是,坚持不住,就给老子滚下山。还想打赢我,你给老子爬吧”老王恶狠狠的说道。高杨牙齿要的咯吱咯吱的响,他从地上撑了起来,朝雪里吐了口吐沫。二话没说,奋力向前冲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