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美“反华报纸”大本营:探访《华盛顿时报》

解开《华盛顿时报》的政治密码


《华盛顿时报》是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等高级官员的案头读物。其一系列渲染“中国威胁论”的报道,使这份报纸成为中国上至官方、下至学者媒体批评的对象。


走进处于华府边缘的这家报社,通过一些元老级编辑记者的介绍,《华盛顿时报》及其背后的一股强大政治和舆论力量逐渐清晰


华府边缘探访《华盛顿时报》


《华盛顿时报》被外界视为共和党政府的护卫舰,以及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的政治风向球


纽约大街3600号。


见过位于华盛顿繁华市区的1100号,并不以为3600号会有多远。直至经过一番地铁、公车、班车和步行周折之后,才发现《华盛顿时报》的地理位置之偏僻,果然“名不虚传”。


社徽上尽是权力象征


沿着纽约大街一直朝着东北方向走,只要足够耐心,便能在路北发现一块电子大屏幕,上有时间、气温等资讯以及“华盛顿时报”字样。满心欢喜以为“终到西天”,却被告知这只是属于《华盛顿时报》的一处房产,还要在这里等候班车再往北行驶五六分钟才是报社的真正大门。


由于报社位置偏离市区,每小时都有一辆班车往来于《华盛顿时报》报社和联邦火车站之间,给报社工作人员提供交通便利。此外,考虑到一部分记者要经常前往白宫、国会和其他位于市区的政府和私人机构采访,报社还在康涅狄格大街的“五月花”饭店长期包租房间作为办公室。


不一会儿,一辆车身上写有“华盛顿时报”的班车果然出现在门前。在从东往西的行车道上逆行而上,一路上又经过几处报社房产,最终停在一座外观并不起眼、内设还颇具古典风格的小楼前。


报社的门口,挂着一块《华盛顿时报》报社社徽。社徽上有白宫、国会和纪念乔治?华盛顿总统的方尖碑,都是华盛顿的标志性建筑物,也是权力的象征。大厅内壁有一行字,是类似社训的话语:以更广泛的报道范围,带来一个更光明的未来。旁边还有一块牌匾,上书对于报社建成和发展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人士姓名。

目前销量10多万份


迎面走来的是一位个头不高、头发染白、身着简朴、举止谦逊的中年人。“你好,我是戴维?琼斯,《华盛顿时报》国际新闻主编。”他面带笑容地说。


随着琼斯登上二楼,才看到一楼全貌,就像以往在中国南方看到的传统院落一样,中间是场院,四周是小楼,只不过这里的“场院”是一个开放式工作平面,用隔板分开的办公空间,供各个新闻板块记者编辑使用。而主编和报社其他领导层,则大多在二楼以上的独立办公室中工作。


琼斯的办公室看上去只有七八平米,书架、办公桌、沙发和一摞摞报纸使房间看上去更拥挤。


通过琼斯了解《华盛顿时报》再合适不过,毕竟他已经在这里工作20多年。据他介绍,目前报社记者编辑240人左右,还有一些后勤行政人员。报社新闻机构包括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体育新闻、科技新闻、文化艺术新闻、图片图表新闻。此外,《华盛顿时报》每月还会出版一份内部读物。


据了解,与《华盛顿邮报》一字之差的《华盛顿时报》,每份售价只有25美分,全年定价是100美元,仅在华盛顿地区发行,目前销量10多万份,其中一半是固定订户;而《华盛顿邮报》售价为35美分,是一份全国发行的报纸,发行量近80万份。从采编人员报酬来看,《华盛顿时报》也比《华盛顿邮报》相差不少,从3000美元至7000美元不等,但后者资深记者编辑的月薪通常在1万美元以上。


保守派的媒体护卫舰


从1982年成立至今的短短25年中,《华盛顿时报》被外界视为共和党政府的护卫舰,以及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的政治风向球。它不仅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还“主动出击”,为保守派观点辩护和制造有利的舆论环境,因此在白宫、国会和国防部拥有一定影响和渗透力。


琼斯介绍说,该报主要读者是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智囊团专家顾问以及学术界人士。与其读者群对应的,《华盛顿时报》的广告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除了公司企业外,政策智囊团、游说公司和其他咨询机构也占了不少版面。


由于《华盛顿时报》主要服务于保守派读者,因此民主党人受挫的新闻成为报纸头条的几率要大于《华盛顿邮报》,而对布什政府不利的新闻则轻描淡写。正因如此,在保守派活跃的国防部和司法部,《华盛顿时报》记者经常可以获得不少独家报道,“第一个发现线索”,是他们的取胜之道。


但在国际新闻方面,《华盛顿时报》存在一个明显弱点,就是缺乏国外驻点记者。由于经费紧张,该报只是雇佣当地自由撰稿人以满足报道需要,但国际新闻还是以美国消息来源为主。


反华毒舌”的发迹史


听说《华盛顿时报》被中国某些媒体评为“中国威胁论大本营”,琼斯解释说,该报确实有一名供职多年的国防安全事务记者比尔?格茨,曾经发表一系列有关中国的负面报道,有的甚至险些酿成外交风波。如格茨的一篇宣称中国在“9·11”事件后继续向“基地”组织提供武器的报道,就遭到中国外交部严厉谴责。


虽然未和此人谋面,但同在《华盛顿时报》供职的格茨同事说,现年50多岁的格茨“为人内敛羞涩”,与国防部和中情局过往甚密,在探访消息线索方面拥有过人之处。他基本上不会说中文,仅凭在国防部和其他机构获得的消息为线索,而不寻求中方或者报道涉及的其他国家的意见。


说起格茨“发迹”,琼斯说,克林顿政府时期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政策,引起一些保守派国防和情报官员不满,认为有损美国国家利益,因此故意将一些信息和情报透露给格茨,试图给克林顿政府造成尴尬和麻烦。


正试图向中国派驻记者


此前,一名《华盛顿时报》外交记者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他不认为仅凭格茨的文章就可以作出“《华盛顿时报》对中国持有敌意”的判断。他认为,更深层的原因是,美国保守派势力在国防安全方面对中国怀有戒心,但同时也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持积极看法,因此打开国防和经济版面,就会看到两种论调的中国报道。


这种说法也得到琼斯的部分认同。他说,不少保守派势力迄今依然没有消除冷战思维,对于逐渐强大而意识形态不同的中国存在怀疑和戒心,因此格茨的文章依然在保守派中拥有一定市场。


但琼斯认为,美国保守派人士最终会意识到,理解与合作才是和中国的相处之道。届时,《华盛顿时报》的中国报道也会趋于全面和均衡。作为第一步,《华盛顿时报》正在试图向中国派驻记者,以得到第一手有关中国的资讯。


最后,琼斯送给本报记者一份10月4日出版的《华盛顿时报》,头版头条是格茨的一篇报道,关于共和党众议员要求调查中国华为公司收购美国3Com网络公司是否会威胁美国国防安全。3Com公司是五角大楼的合同商之一,负责生产用于拦截电脑黑客的设备。


然而,在这篇文章下面的一大块版面上,刊登着琼斯近日应邀前往西藏考察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还有一篇名为《21世纪进入西藏》的文章,副标题是“西藏当地人拥抱现代化”。


一份报纸背后的神秘宗教力量


尽管对《华盛顿时报》的投资从未带来任何商业收益,但这家报纸却让文鲜明得以保持其在政界的影响力,以及与共和党人的联系


提到《华盛顿时报》,不得不提到一个陌生的名字,文鲜明。


1982年,当时一份在华盛顿颇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报纸《华盛顿星报》因经营不善而倒闭,被文鲜明创建的韩国“统一教”收购。《华盛顿星报》就是《华盛顿时报》的前身。

由韩国统一教教主创办


文鲜明,原名“文龙明”,出生在朝鲜。10岁时他随家人皈依天主教,后将“龙明”改为“鲜明”,意为要使世界变得“鲜明”。


1950年,文鲜明逃往韩国,并在四年后注册成立统一教。1971年他移居美国。在这个天主教和***占据宗教主导地位的国家,统一教遭到严重排斥,引发的争议在1976年达到顶点。


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接受,文鲜明将手伸向当时少数极右势力,如对陷入“水门事件”的共和党总统尼克松力挺到底,试图冲出舆论封锁,寻求立足之地。1975年,美国在越南战败后,右翼势力逐渐抬头,他更是坚定地站到共和党一边,通过政治捐款等方式百般拉拢,甚至为此惹上献金丑闻,还被判入狱18个月。


在此背景下,文鲜明创办《华盛顿时报》,一方面考虑到,在政治首都,只有一份自由派报纸《华盛顿邮报》不足以代表多元化政治立场,应该给保守派声音一个出口,另一方面,也是借此报纸巩固和扩大统一教在美国的影响力。


报社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然而,《华盛顿时报》国际新闻主编琼斯强调,目前文鲜明和统一教与《华盛顿时报》采编和管理工作没有交叉,双方之间纯属商业操作关系,只有报社财务状况要接受投资方审查。


他还说,《华盛顿时报》与统一教的关系众所周知,只有确定报社不受宗教影响,确保其客观和独立性,才会在美国保持生存空间。


实际上,文鲜明对《华盛顿时报》的投资从未带来任何商业收益。从创办至今,报社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目前正试图在华盛顿地区以外开辟发行市场,增加广告收入,以扭亏为盈。


那么维持对这家报社的投资目的何在?两个字——声望。


文鲜明需要这家报纸保持在政界的影响力,以及与共和党人的联系。琼斯说,在美国的朝鲜问题谈判中,文鲜明也有机会参与自己的意见。此外,以《华盛顿时报》命名的一个基金会,经常会发起或参加共和党政治活动,提供捐款。


况且,统一教在美国还有不少在房地产和电影制作行业上的投资,赚得盆满钵盈,足以弥补在报纸上的亏损。因此,琼斯说,除了统一教,《华盛顿时报》不接受其他团体或机构的捐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