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1、奇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1、奇袭

在面对2师工事的俄国防线内,密集的枪声让很多俄国人认为是中国军队开始进攻了,全都迅速的在炮击结束后跑到战壕内,向可疑的地方开火射击,过了片刻之后才听清楚那些密集的枪声来自于身后,来自于防线背后!这些俄国人都非常的疑惑,虽然中国人密集的轰击了十分钟,可是警戒的士兵并没有发现进攻的中国士兵啊,难道中国人会飞?全都从天上掉到自己身后了?现在最让战壕工事内守卫的俄国士兵疑惑万分的是,怎么成了自己第一线没有战斗,后方反倒向被打了?这算什么战争?难道是中国人神秘的魔法?

在俄国人纵深像飓风一样横扫一通的突击队乘俄国人还没清醒过来的的当口,选择了比较安全的地段,从防线的后方猛冲出来,正在前后观望不知所措的俄国士兵看到从自己防线后方冲出的面色狰狞的突击队战士,都傻愣了,这中国人来错方向了嘛!冲出的战士们迅速的投出手榴弹,扣动自动步枪的板机,狂风暴雨一般密集的子弹扑向惊愕的俄国士兵,不少人在发傻的时候就糊里糊涂的被击中,等反映过来的时候,像一阵风似的突击队战士已经跨过战壕,消失在了夜色中。

等突击队战士跑远了后,惊惶失措的俄国人面面相觑,难道刚才出现的中国人不是真的?可身边冒血的战友和被炸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告诉他们,那是真的!俄国人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中国人确实像龙卷风一样横扫了自己的阵地,而且那些中国人满脸都是花花绿绿的油彩,难道是传说中的中国人刀枪不入的魔法?

乘夜赶到抚顺的卡可夫在夜间12点的时候来到李至的办公室外,不管守门的战士如何劝阻,卡可夫就是在门口不走,大声的嚷嚷着一定要见到黄将军!无奈的警卫只好把已经上床的李至叫了起来。

见到李至,卡可夫立即喊起来:“黄将军,我国的方面军司令库罗巴特金先生已经授权普洛克中将全权处理和阁下的冲突!现在普洛克将军已经停止了对阁下军队的进攻,阁下是否也该拿出诚意来,通知你的军队停止军事行动呢?”

李至看了下卡可夫的行头,居然连无线电都带来了,知道这普洛克确实不想两线作战,不过战后就难说不报今天的一剑之仇了!笑道:“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既然阁下带来了无线电,那么我想停火是双方的责任,所以,只要你收到普洛克将军的同意停火回电,我就马上通知我的部队停火,你看这样公平吗?”

卡可夫想了下,找不出单方面要求李至停火的理由,只好对李至说道:“完全可以,不过请将军为我们提供房间和电源,我们马上联系普洛克中将!”

“成阳,你带卡可夫先生去隔壁院子彭岚的办公室,妥善的安置他们,等有了普洛克将军的回复,立即通知我!”

卡可夫随着成阳来到隔壁彭岚的办公室,摆开无线电后调试完毕就不断的联系普洛克的指挥所,可普洛克那边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回音。焦急的卡可夫只好守在无线电边上,不断的催促报务员不间断的联系,卡可夫抬头看下房间内的闹钟和挂历,现在已经是1904年4月30日凌晨2点!

龙正全带领的12人突击队小组在刚开始的炮击中,摸过俄国前线阵地潜入后方,在一个山包后的平地上发现了十几座帐篷,里面的俄国士兵被炮击惊醒,惊惶失措的在东张西望。听到其他地方的枪声已经响起,龙正全做个手势,狙击手立即闪身隐入黑暗之中,寻找阵地。其余的战士端枪分散开,以三角队形向俄国人的帐篷冲去,枪口喷出长长的火舌,密集的子弹劈头盖脸的就向俄国人的帐篷打去,走前面的战士不断的射击,后面的战士抽出手榴弹拉火之后向帐篷的门丢进去,当走前面的战士需要换弹匣之时,后面的战士立即开火,保证火力的连续。

被突然袭击的俄国人还没来得及从帐篷内跳出来,就被子弹打倒和手榴弹炸翻,分成3组三角队形的战士小跑着掠过俄国人的帐篷,在打光三个弹匣的时间就像狂风一样扫过了俄国人的营地,每个帐篷都被丢了一个手榴弹和打进了几十发子弹。一击得手的突击队小组迅速的跑过俄国人的营地,头也不回的扎进了夜色之中,营地内基本已经没有了活着的俄国人,二个在炮击的时候吓的尿都出来的俄国士兵蹲在草丛中,呆呆的看着这些穿的花花绿绿、脸上涂的像唱戏油彩的袭击者消失在夜色中,再看看还在燃烧的帐篷,直怀疑自己是否是做了场噩梦。

按照事先的约定,一击得手的突击队应该立即向自己的阵地方向突围出去,龙正全冲进夜色中,等潜伏的狙击手到后,正准备回撤,却看见俄国人的后方腾起阵阵火光,然后就是拉着桔红色弹道的炮弹向2师的阵地飞去,按照火光的亮度来看,应该是俄国人的重炮阵地!看到这些,龙正全就动了心:端掉俄国人的重炮,继续向俄国人的纵深挺进!想到这里,龙正全把队员们召集到一起,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想法,大家听后都非常赞成,毕竟能参加突击队的全是军事技能上出类拔萃的人物,向来胆大包天。

火力手迟疑下道:“会不会违反了中队长的命令?叫我们一击得手就回去的。”

狙击手冷静的回答:“我认为不会,因为出来的时候中队长说的很清楚,今晚的目的就是大量的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我们向敌人后方打,天亮前再绕道回去。”

龙正全见大家没有了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出发”

这个小队的战士们在夜色中小心翼翼的绕过俄国人的营地和已经慌乱的警戒,向冒着火光的俄国炮兵阵地奔去。走了不到半小时,俄国人还击的火炮渐渐沉寂下去,正快步按照标准的搜索警戒方式前进的小队突然停了下来,前出搜索的侦察战士跑过来对龙正全低声道:“队长,我摸到2根电话线!”

龙正全听了,立即命令道:“顺着电话线前进,看通到那里。”

跟着电话线前进的战士们前进不到二公里,就在微弱的夜色中看见了用麻袋装土后垒成的环形工事,工事内立着4个大帐篷,潜伏在夜色中的突击队立即停驻,睁大眼睛观看工事内的情况,担任侦察任务的战士隐蔽着身形,悄悄的围着工事转了一圈,几分钟后回来对龙国全低声道:“这里应该是俄国人的指挥所,有好几根电话线通到里面,我还看见北面帐篷外有无线电天线。”

龙国全压抑着心头的狂喜,端了俄国人的指挥部可比炸几门大炮效果好的多!沉静的命令道:“狙击手和火力手3人立即占领东北方向的树林,担任掩护和支援任务,我们从西南方进入,从东北方向脱离!”

提着机枪和背着子弹箱的副射手听了,弯腰向东北方向的树林跑去,狙击手把身上的伪装网往头上一拉,也隐入了夜色下的林木之中,剩余的9个人按照平时的合作习惯,分成3个三人战斗小组,潜伏到俄国人的工事外面,每人手里面都捏着一个手榴弹,眼睛死死的盯住分配好的目标。几分钟后,喧嚣的夜色下突然响起了一声猫头鹰的叫声,当工事内的俄国人奇怪的时候,突然看见天空中几个黑乎乎的东西向自己飞来,转眼间就掉到面前,不明所以的俄国人正要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爆炸开来,无数的弹片和钢珠随着爆炸的火光飞开,把周围几米内的人全都炸的浑身是洞,距离手榴弹非常近的人甚至被炸的飞了起来。

当爆炸的火光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从工事外跃过几个黑影,向老鹰一样飞过工事的顶端,还没有完全落地的时候这些黑影的手中便如炒豆一般响起密集的枪声,喷着长长火舌的枪口迅速的移动,子弹向雨点一样扫过俄国士兵的身体。措手不及的俄国人向柴禾一样倒在地上,帐篷内立即也向炸了窝的蚂蚁,一串拿着手枪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这时候火力组的机枪也“突突突突――”的响起来,火龙一般的子弹飞向帐篷,将那些冲出帐篷的身影连串的打倒。

被突袭的俄国人随后开始了还击,设在帐篷外土堆上的一挺马克沁机枪向着跃进第一道工事内的突击队战士猛烈开火,近距离的机枪子弹巨大的冲击力甚至将堆工事的麻袋掀翻,将麻袋内的泥土打的飞溅开来。突然间被压制的突袭战士矫健的躲到麻袋工事下面,被马克沁机枪射击的火焰映红脸的俄国士兵开了不到两秒钟的枪,突然在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洞,巨大能量的子弹从额头钻进,掀翻头盖骨后飞出,白的脑髓和红的血液飞溅开,将机枪涂的黏糊糊,在边上整理子弹的副射手见射手死亡,拉开他后抬起机枪准备继续射击,枪口刚火光一闪,如约而至的子弹又掀翻了他的头盖骨。

躲在工事后的突击战士拿出手榴弹,拉火后向帐篷和其他工事丢过去,在爆炸之后从工事前站起来,猛烈的开火向前推进,承扇形推进的3个小组各打击一个方向,很快就来到帐篷附近,再次掏出手榴弹,向4个帐篷丢进去,距离的爆炸点燃了帐篷,借着燃烧的火光,将周围扫荡一遍后,龙正全跑步察看了下地上的俄国人,扯下几个人的肩章和领花,向东北方向的树林跑去!

到树林后,机枪手向龙正全伸下大拇指:“队长,我才打了300发子弹,不错,40秒就完成了袭击!”

龙正全顾不得和机枪手说话,带着大家大步流星的向东北方向狂奔,身后指挥部被袭击的俄国人反映过来,住在附近的几百俄国人已经高叫着向这个方向跑来,有人已经发现从工事内遁入树林的袭击者身影,飕飕的子弹将树林内的树木打的“秃秃”直响,弯腰的2个战士掏出带的4个地雷,边小跑边埋设,端着机枪的火力手一直在他们身边掩护。

正奔向树林,和埋设地雷的战士距离不到60米的俄国人突然被飞来的子弹打中头部,头盖骨远远的飞开,脑髓溅了一地,让身边的士兵吓的愣了一下。正想去操作帐篷附近的马克沁机枪的俄国士兵还没来得及射出第一发子弹,就被战士们设在机枪下的手榴弹诡雷连人带枪炸的飞了起来。看到指挥部被端的俄国军官吓的全身冷汗直冒,拼命的招呼士兵们追击,愣了片刻的俄国士兵不管一切向树林里面冲进来,很快就引爆了第一颗地雷,几个人被炸的飞了起来,破碎的血肉挂在周围的树枝上摇摇晃晃。在地雷响起的时候趴倒在地的俄国士兵被军官命令着再次向前猛追,很快引发了其余3枚地雷,被炸倒一片,等惊魂未定的俄国人从小树林追出,只看见外面连绵起伏的山丘和隐藏在夜色下的沟壑,那里还有袭击者的身影?

龙正全带着自己的小队绕了一个大圈,在天色已经亮起来的时候走出了俄国人的防线,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后迅速的向2师阵地方向跑去。他却不知道,胡明可把他们这些突击队看的跟宝贝似的,接到报告说一个小队至今未归,心头急的像猫抓似的,要知道这些强悍的士兵全是朱全和楚天放那里训练出来的,这些师长们不知陪了多少笑脸说了多少好话才弄来的,想要几个好的都要费天大的工夫!

喧闹了一夜的俄国阵地终于平静下来,随着天色渐渐发白,俄国人也开始收检突袭中死亡战友的尸体,寻找幸存者。普洛克中将也放下心,等到刚开机就收到卡可夫发来的电报,立即叫起来:“这个该死的电报为什么不在昨天下午就发来?告诉卡可夫,我同意马上停火!马上停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