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 第六十章 揭开谜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袁剑一路小跑赶回驻地。

“队长,队长!”刚进大门,袁剑就被一直等候着的沈涛喊住。

“怎么了?”袁剑急切地问。

“是这样。”沈涛边说边走向失火的地方。

“此次的火灾确实不是人为的,你也真的冤枉了老班长。”沈涛说。

“起火的原因我一查到,却是偶然发火,什么原因呢?”

“你快点说正题!”袁剑迫不及待。

“你看,队长。”走到了失火地点,沈涛才说。

“这是一个被烧的残缺不全的镜片,仔细看,有一面很秃,说明这是个放大镜,队长,你再想,今天的阳光特别毒,而且这个地方又是空旷的,没有一点遮拦,如果说很强的紫外线,那一束最强的光芒正好聚集在这个放大镜的秃点,一下子折射到草地,你也知道,这里的草十分干燥,猛然这样一下,会不会引起火灾?”沈涛回头看着袁剑。

“看我干嘛?快点说。”袁剑此时不想回答什么,只是想快点知道答案。

“当然会,这是光学理论,是经过无数试验得出的结论,所以说,此次失火与我们无关。”沈涛肯定的点点头,然后起身,看着被烧得光秃秃的空地。

“这下我们倒是省了不少铲草的功夫和气力。”沈涛打趣地说。

“还说,我都被批评了,还要我在下周例会作检查呢?”袁剑看着沈涛得意洋洋的姿态不禁想起刚才的事。

“那你就和他们说说,反正我们坚决不可以做这种替死鬼。”沈涛说。

“那一定,不过既然在我们的地盘上发生了这种事,那我们就有一定的责任。”

“好了,都回去吧,以后记得多注意。”袁剑冲大家摆摆手。

老班长正在认真听着沈涛的解释。

袁剑知道是冤枉了老班长,虽然自己是队长,但队长有错也要及时改,这是袁剑的做人原则,有错必改。

“老班长,对不起!”说话的同时,袁剑还打了一个敬礼,这是他的习惯,他感觉这样才算是礼貌和真诚。

老班长一看这架式,心里也没什么可生气的了,赶紧回礼说:“队长,你太客气,你刚才的做法是对的,我确实有责任。”老班长很诚恳地说。

“那我们都不要客气了,大家挤得以后一定要仔细的检查每个地方,虽然这是铲草,但军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战争的存在,”铲草也是战争,就像今天,你们没有做好侦查,所以导致发生火灾,大家明白我说的道理吗?”袁剑大声喊。

“明白!”虽然袁剑刚才让大家走,但是一直没人离开。

“好的,这就好,再多罗嗦两句,我们维和其实并不是在和反动分子的交手中才算是争斗,我们时时处处都面临即将要开始的战斗。”

“和当地群众的接触,和友军的交往,执行任务中的言行等等,这些如果做不好,是不是要影响到我们祖国的声誉,影响到我们中国军队的声誉,所以说时刻都在战斗中,这就是我们维和的真正意义所在,希望大家通过这场大火引起高度重视。”袁剑富有深情地说。

“解散吧。”大家陆续走开。

“沈涛啊,你小子行啊!”袁剑拍拍他的肩膀。

“光知道你是孤儿,没上过学,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花花理论?”袁剑问。

“什么花花理论,这可都是非常实用的东西。”沈涛摇头晃脑。

“行了,别打哑谜了。”袁剑是那种直性子的人,见不得沈涛拐弯抹角。

“我啊,说实话,都是在和萧琳认识后,她教的我,后来再上军校又自学了一些。”提起萧琳,沈涛有些悲伤,毕竟这一生说起来也就是萧琳最爱她,最值得他牵挂,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可以相依为命终声相伴的人却也因为老天的不公最终离开了他。

看这沈涛悲伤的面容,袁剑也不禁为之伤感,“是啊,好人不长命,祸害一万年。”难道这是真理?袁剑无奈的问自己。

“刘一南!”袁剑喊住正要回帐篷的刘一南。

“到!”刘一南赶紧回答。

“干吗去,上楼,棋还没下完呢?”袁剑笑着。

“I服了YOU。”刘一南真想把这句流行的话语送给他。

袁剑就是这种脾气,有事他比谁都急,但是事情一过,他又会比任何人都放松,典型的乐天派,长寿命。

走到楼上,齐翻译正在屋里来回踱步。

“队长回来了。”见到袁剑,齐翻译停下。

“哎呀,棋局还没弄乱!谢谢你,老齐!”袁剑看着桌上整齐的棋盘禁不住走到齐翻译面前和他握手。

齐翻译此时愣了,都什么时候了,这个老袁还惦记下棋。

“队长,联L团让我们在下周作检查,刚又来了通知,你知道吗?”齐翻译着急的问。“先坐下,不管他,下完棋再说。”

“你。。。。。。”齐翻译这时被袁剑的超级冷静所惊呆。

“好了,不要想太多,这次周例会,我陪你,我也去,我倒地看看这帮黑人有什么了不起。”袁剑拉着齐翻译坐在棋盘旁。

“一南,你也坐下。”袁剑看着呆立原地不动刘一南说,还顺势拿过一个马扎。

刘一南只好坐下,

“将军!”袁剑拿动棋子。

“死了。”齐翻译说。

“那就是我赢了。”袁剑自豪地说。

“是的。”齐翻译说。

“什么?”转头又问刘一南。

“是的,队长你赢了。”刘一南点点头。

“我赢了。。。。。。”袁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再来一盘。”袁剑和齐翻译说。

“不来了。”

“我去上厕所,憋坏了。”齐翻译赶紧想办法逃离现场。

“一南,你陪我下一盘。”袁剑又冲向刘一南。

“我。。。。。。”刘一南吞吞吐吐。

“你什么,你不会也要上厕所吧?”袁剑假装绷脸。

“我陪你。”刘一南无可奈何的开始摆棋。

“哎,你怎么哭丧个脸,难道和我下起真是受罪嘛?”袁剑不高兴的问。

“没有,开始吧。”

“妈呀,要我的命,不是受罪,简直是受折磨。”刘一南心里想。


两个人在楼上你来我望,对战着。

齐翻译说是上厕所,其实是躲开袁剑,他知道,袁剑一上来劲,不下个十盘八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齐翻译走下楼,朝门口走去。

在门口执勤的哨兵是董岩,个子很高且很魁梧,而且还很帅气。

“齐翻译好!”董岩看到走过来的齐翻译忙打招呼,同时敬礼,这是对上级军官的尊重,无论是国内国外,这样的规矩都要执行。

“好!”齐翻译点点头。

“小伙子不错!”看着董岩一身的戎装,怀抱钢枪,英姿飒爽的模样,从心底感到喜欢。

“哎,要不是我的儿子伤了,他也能来这里,也能。。。。。。”齐翻译悲伤的情绪又给拉动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