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游企业该如何看待骂声

如果将《万王之王》算作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的网络游戏,那么中国网游的历史从2000年下半年才正式开始,至今仅仅七年,而作为中国最年轻的产业之一,中国的网络游戏却是在骂声中逐步成长的。

一个全新的行业,又直接涉及到真金白银的商业营利,受到质疑和指责再所难免,作为网游企业,好好分析骂自己的声音,也许会对企业和行业有利。

玩家至上 对游戏的骂声不可忽视

中国网游一直存在着一个奇特的现象,任何网络游戏,都在被玩家“边骂边玩”,骂的最凶的往往就是市面最红的游戏。从陈天桥的《传奇》,到史玉柱的《征途》,都遵循着这样的规律。有人曾经戏虐为:因爱生怨,爱你才骂你。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网络游戏是为消费者提供娱乐服务的,玩家骂游戏从本质上来说,对游戏企业的的生长和进步是有益的。除去一些夹杂其他特殊因素在里面的辱骂,理性玩家骂游戏应该受到重视。

1、早期国外代理游戏占据很大市场,而中国运营商对游戏本身无权做任何修改,只能寄望于开发方技术支持,受制于人的弱点很突出,而消费者是不会去体谅这些的。

2、即便是原创网游,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仍然在照搬韩国游戏的一些市场规则和游戏设置,抄袭的痕迹很重,没有将玩家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没有创新精神。

3、外挂、私服屡禁不止,国内又没有相关法规去惩处代练、打钱等现象,对网游产品造成了损害,玩家不满意,责任则完全由网游企业来抗。

要解决这些问题,两方面的手段很重要:

1、在游戏方面,无论是代理运营商还是自主研发的运营商,都应将玩家需求放在第一位,从玩家出发去搞游戏,甚至让玩家参与到策划的过程中,让游戏产品的亲和力和可玩性加强,才能真正得到玩家认可;

2、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正在逐步完善,合理使用法律武器将更有效的保护网游企业和玩家的利益,保障网游企业在服务玩家时没有后顾之忧,玩家也有合理的途径去解决遇到的问题。

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产品数量越来越多,玩家的眼光也越来越挑剔,对于网游企业来说,要想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得做出让玩家喜欢的作品,研究玩家的每一句骂声是个不错的手段,至于没玩过游戏就开骂的,尽可不予理会。

“烧钱”——观念问题

说网络游戏“黑”、“烧钱”的声音一直存在,在“石器时代”,华义一直坚持一毛多钱一小时的点卡收费,被骂的狗血淋头,为什么?因为那个年代花钱玩游戏是件特别“败家”的事,很多后来成为网游用户的单机玩家对收钱游戏嗤之以鼻。

如今,四毛钱以下一小时的网游就算很便宜了,包月付费的游戏几乎不存在。

这似乎是个消费观念的问题,关键在于用户的心理底线和经济承受能力,记得一个玩家论坛两年前曾经采访当时某主流游戏第一级别玩家,这名玩家自己统计大概在游戏里花费了28万元,面对记者的惊叹,他说:“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好比我有100块钱,买了张1块5的体坛周报一样。”这样的人虽然仅仅是个例,但是代表了一种观念的转变。

观念的转变对于网络游戏的发展一直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免费模式游戏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笔者曾玩过最早的免费MMORPG游戏,后来写了一篇攻略来说明如何通过冲值购买最便宜的道具来快速练级,当时有人回帖道:“RMB战士,鄙视!”可见在免费模式诞生之初,玩家只认免费,花钱的反而被看作是“没本事”。

情况是在变化的,根据调查,中国网络游戏用户呈现“三高”趋势,即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网络游戏对于玩家来说逐渐成为一种娱乐消费,和KTV、餐馆、电影院没什么区别,他们愿意付钱来购买省时省力的虚拟服务,这种观念的变化促成了如今“免费游戏,道具收费”模式的流行。网游产品的理念也从如何让玩家更费时间转到如何让玩家玩的更爽。

如果玩家花在玩游戏上的钱越多网游企业罪名就越大,网游老板们就要喊冤了,毕竟比网游花钱的娱乐消费多了去了,他们提供的消费并没有到奢侈品的档次。试想一下五年之后,如今网游的消费会不会如同当年的《石器时代》那样早已被人接受了呢?

网游企业毒害了未成年人?

摧残祖国的花朵几乎成了近年来网络游戏最不可饶恕的罪名,玩网络游戏的孩子注定是没出息的,中国也可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出台“防沉迷系统”的国家,每当有未成年人出了什么问题,舆论报道中就必然把网络游戏扯上,随后的专家评论中也一定再把网络游戏抓出来鞭笞一番,网络游戏企业全都十恶不赦。

网游诞生之初,很少有未成年人能够涉及,一是网游依托当时并不普及的网络,二是网游收费,这两点决定了网游一直以来面向的客户就是有经济收入的人。但随着宽带的迅速普及,网吧的遍地开花,未成年人加入了网游用户大军,他们消费能力有限,网游企业并不指望挣他们的钱,却承担了让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全部骂名。

在巨人网络旗下《征途》的带头下,如今几乎所有的网游产品中都在反复播放着“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主流游戏更是将防沉迷机制和实名制引入,但做了这些并不能真正约束未成年玩家。个别网游商甚至急的喊出国家应给网游分级,并要求把自己的游戏放进不让未成年人沾的三级。除了这些,他们能做的不多。

记得我在小学四年级时拥有了红白机,放学回来扔下书包就连续玩了四个小时,父亲下班回家揍了我一顿,之后规定我只有在周末时可以玩两个小时,这个规定一直延续到那台游戏机坏掉。那么,如今我们的家长和教师们,除了高声疾呼网游害人外,是不是也可以做点什么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