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在行动 第二章 黄雀计划 黄雀计划(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5/


一个星期后,北京某戒备森严的机关单位内,随风、晶晶、胡豆以及唐僧四人,正襟危坐地分座于办公室内的圆桌旁。他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边随意地相互聊着天,一边注视着办公室的门口。

几分钟后,一长串铿锵有力的皮鞋声出现在办公室外的长廊上。

“来了,坐好点!”随风排了下旁边正翘着二郎腿的唐僧,而唐僧则少有地没有叽歪,立即坐直了身体,顺带着把手中的烟蒂熄灭在了烟灰缸里。

随着走廊上的皮鞋声渐次走近,越发显得来人步履稳健有力,胡豆这时小声嘟囔了一句:“我靠!就咱老板这步伐,隔着几十米都能听出是他了,估计还是当年踢正步的后遗症呐。”话音刚落他和唐僧一同偷笑了起来。

随风正想出言提醒胡豆不要乱说话,却听门外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说我坏话的是小胡豆吧?!”接着,就见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便装男人走进了办公室。

“老板好!”随风他们四人同时起身立正问候,并且每人都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恩,”被称作老板的中年男人点了下头,却没有回敬军礼,“既然都不穿军装了,我看还是免了吧。”边说着,他边摆手示意四人坐下,“同志们辛苦了,来,都坐下吧。”

待四人重新坐好后,老板首先表情严肃地开口了:“刚才小胡豆说我什么坏话来着?你们谁打报告,我给他记一等功。”

胡豆听完吐了吐舌头,“不是吧,掌柜的?这样也可以?”

“呵呵......”办公室内响起了老板爽朗的笑声,“你小子......”他故意朝胡豆瞪了一眼,说道:“当初四个人里就你最皮,总是小错不断地,怎么几年了还是这操性啊?小心哪天把你给开掉!”他一句“操性”出口,连晶晶都抿嘴轻笑了起来。

“好了,看来你们都挺好,我就不罗嗦进入正题了......”说着老板拿出手中的一小叠文件,递给随风让他分发下去。

“你们的行动总结、分析报告以及现场录象已经全部研究过了,基本上这次可以算作成功,没有什么瑕疵和漏洞。”老板说到这里停顿片刻,用目光从四人脸上一扫而过,“奖金随后会打进你们各自帐户,至于奖章什么的嘛......”

“没关系的,老板。”随风把话接了过去,“做这行的就没想过要拿什么奖章,我们有心理准备。”

“就是就是,”胡豆这时也跟着道:“要是真发什么奖章的话,估计上头到现在发出去的奖章恐怕要论吨称了,还是免了吧掌柜的。”

“也好。”老板点了一下头,“既然你们能理解,我就不多废话了。不过说还是要说的,公私分明嘛。”看着眼前这四位由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年轻人,老板忽然好象看到了自己当初的那些同袍兄弟。那些曾同抽一根烟的兄弟们,那些曾同在老山猫耳洞里裸奔的兄弟们,他们......都已经不再了。一想到这里,老板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了,“都是大好青年呐”,他心里想着,却是没有说出口。

(作者按:1984年发生在中越边境上的两山轮战——老山战役与法卡山战役。当时解放军士兵许多都窝在山上许多大大小小的山洞中,也就是著名的“猫耳洞”。因为环境气候的恶劣,许多士兵终日窝在洞中,结果身上长出了暗疮等皮肤病,许多士兵甚至全身都长满了暗疮。因此,有许多的战士在当时几乎都是不穿衣服地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

随风他们这时已各自阅读起手中的文件来,哪知还不到一分钟,却见几人的脸上都是一股疑惑加惊奇的表情。四人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目光,随风便代表他们开口了:“老板,这......”

“没错!”老板用不可置疑地口吻回答了他,然后接着说道:“这次的目标就是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了!”

随风还未开口,胡豆首先发问道:“可是之前它不是已被国内的收藏家买走了吗?我记得好象咱们的计划只是针对流落在外国人手里的东西,怎么这次......”老板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发问,“真正的买家不是国内的人。”

“难道......”随风这时皱起了眉头,“老板,难道有幕后的买家?是外国人?”

“没错!”老板掏出大中华,扔给随风、胡豆还有唐僧一人一根,自己在点燃一根烟后深吸一口,吐着烟雾说道:“根据后来的情报搜集显示:当时参与竞拍的的确是一个中国人,不过他是代人竞拍的,真正的幕后买家是一位来自X国的航空运输业老板。”

“这么说来东西已经在X国?”晶晶少有地开口询问道。

“不是。”老板摇了摇头,“东西还在国内。”

四人听了异口同声道:“还在国内?”

“是的。”老板点头道:“买主的儿子已经来到国内,并且已从当时替他父亲竞拍的那个中国人手里把东西拿了过去。因为本来就是已经流落到国外的文物,又是通过正规的渠道,在正规的拍卖会上拍得的,因此哪怕是再珍贵的文物,国家的‘珍惜文物出境审查政策’也无从干预。只要对方在申请递交上去,批文下来后,即可名正言顺地将东西携带出境了。”

“还有多少天?”随风问到了关键问题上来。

“最多一星期,因为一切都是正规的,我们的政策不可能拖延太久,对方在两天前已将申请递交上去。”

“这么说来......”唐僧看着老板,吐着烟雾道:“计划是在国内下手了?只是我担心时间......”

“这个不成问题!”老板晃了晃手中的文件道:“所有相关资料已经准备齐全,配合人员也已安排到位,你们只要根据资料制定出一个详细的行动计划拿给我们,在研究确定可行之后,就可以批准你们下手!”

“哦?”随风这时已基本将手中的文件看完,“老板,根据资料显示,似乎这次行动的难度不大啊?甚至比我们之前的‘瑞鹤计划’难度系数还要低上一些。”他刚一说完,其他三人也出赞同他的意见。

“好小子!”老板这时竖起了大拇指,以赞赏的口吻道:“胃口不小啊?!既然你们觉得比较容易,那咱们就把游戏的难度调高一点,你们看如何?”四人听后神情立刻严肃下来,他们知道:老板这时才说到关键处了。

果然,只听老板说道:“实际上那位购买《写生珍禽图》的X国幕后老板,是一位狂热的中国字画收藏家,据估计他至少收藏了大约七、八十件中国古代字画。而在他所有的收藏中,就以这次咱们的目标最为珍贵。另外......”老板说到这里目光从四人脸上一扫而过,“你们应该知道汝窑的吧?”

“知道。”晶晶这时将话接了过来:“汝窑,位列北宋五大名窑之首。其他四个分别是钧窑、官窑、哥窑以及定窑。由于宋徽宗赵佶信奉道教,因此他极其偏好釉色青淡的汝窑瓷器。据说在北宋官方烧制汝窑的20年里,绝大多数没有瑕疵的成品都进入了皇宫,流传到民间的极为稀少。当时民间便有‘纵有家产万贯,不如汝瓷一件’的顺口溜流传。北宋亡国后,虽然南宋官府曾经重开过汝瓷烧制,但是水平已大不如前。即便到了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完好无损的汝窑瓷器也非常少见,因此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说过‘天下博物馆无汝者,难称得尽善美也’。”

“不错!非常详细,”老板赞赏了一句,接着道:“我再补充一些资料:现在国际拍卖市场上,一件完好无损的汝窑瓷器,少说价格也要上千万美金,且基本是有价无货。根据资料显示,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已发现并且被确认是真品的汝窑瓷器分布如下:北京故宫博物院17件、台北故宫博物院23件、上海博物馆8件、英国大维得基金会7件、天津博物馆1件、中国香港收藏家1件、日本的几个博物馆现存4件、美国的几个博物馆现存5件、英国私人收藏1件,共计67件。”

胡豆听到这里立即说道:“看来大半在大陆、香港以及台湾,即便是在国外,落在私人手里的也只有1件。”

“不错!”老板点了下头,“只不过现在......”他停住了话音,注视着四个人。良久,只听他轻轻地说道:“第68件汝窑出现了!”

这时,办公室里静得没有一丝声响,随风他们四人的目光同时注视着老板,等待他的下文。



原来刚才老板嘴里所说的那位X国收藏家,早就将他的手伸到了中国民间文物市场上来。经过数年的苦心搜寻和购买,已经有不少珍贵文物自大陆民间的收藏者手上转移到了他的手中。这些都是其次,更加重要的是:不久之前,大陆警方在河南开封破获了一起宋朝古墓被盗案件。据已被抓获的案犯供认,在所有被盗文物中有一件瓷器的保全程度相当完好,且制作极其精美。

后来,经过文物专家对案犯交出的这件瓷器的照片研究,再通过对古墓中残留瓷器碎片的科学性实验分析,确定其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可能性便是汝窑真品。而此时,这件瓷器却已由案犯以五十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了某位不知身份的古董商......

胡豆听到这里禁不住骂了一句“妈的,猪头!”

随风听了,若无其事地道:“现在,国内这样的猪头还有许多!恐怕将来还会有数不清的宝贝以这样的方式‘走出国门’!”说完他苦笑一下,不再言语。

“没错!”老板的拳头砸在了桌面上,一脸沉痛地道:“没有八国联军和日本鬼子了,可我们的宝贝依然在向外流失着。现在国家每年都会处理大量的古墓被盗挖案件,而每一个盗墓案件的背后,便意味着有大量珍宝被窃走。悲哀的是我们无法知晓被盗文物的珍贵程度,更加无法掌握它们的去向,不过......”说到这里,老板突然话锋一转,“万幸的是,这次我们已经查到了买主,并将其抓获。遗憾的是,东西已被他卖出,而购买者是......”

“X国那位古董收藏家了,恐怕他的儿子这次来中国,目的不单单只是为了那副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吧?”随风说完,陷入沉思当中。

唐僧这时却说道:“那么应该是公安的事了,难道没把东西追回么?”

“证据呢?谈何容易呐......”老板这时叹了一口气,“我们只有被抓的那位二把手人文物贩子的口供,没有直接证据,如何追回?”

“抄家了没?”胡豆这时追问道。

“当然搜查过了!”老板有些气愤地道:“对方不仅一口否认,而且非常配合,主动‘邀请’我们去他的住处搜查......”

“这么说来是无功而返咯?”晶晶的口气似是询问,其实心里已知道了答案。

“那会在哪呢?”胡豆嘴巴里喃喃着,“难道已走私出国了?”

“应该不会。”随风摇了摇头,“这种东西价值连城,走空中路线只有民航或者自己开飞机。但是民航没有文物出境许可证是不可能出去的,自己飞的话中国有航空管制,也不可能......”

唐僧这时接着说道:“陆上更加不可能了,从中国到欧洲几千公里,太烦琐,太漫长。只有......海上了。”

晶晶这时却一口否定了唐僧,“不可能!海上走私的话风险太大,即便不从文物运输安全的角度去考虑,对方也会担心被蛇头黑吃黑,那样一来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现在外国人在中国,已不可能随心所欲了。”

“那会走哪里出去呢?”随风自言自语了一句。而老板,此刻正兴致勃勃地听着他们四人的讨论,一句话也没有说。

忽然,一个片段从随风脑海中闪过,只听他大叫道:“大使馆!一定是走大使馆了!”

其他三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老板却已面露欣慰的笑容,心想:“果然是块好材料,看来当初选择由他担任小队队长这个决定没错!”

“他说的没错!”老板向其他三人肯定地点了下头,“我想你们都知道,大使馆是国家领土之一。哪怕是形式上的,大使馆所处国家的政府也无权在没有被邀请的情况下,进入使馆内搜查。当然,这一切只是表面上的。我想,恐怕世界上一切国家的政府,都会对处于该国领土上的所有外国使馆进行全方位的监控,包括窃听、监视以及资料搜集等等。也就是在几天前,我们通过对电子邮件的追踪拦截,终于掌握到这件被盗卖的瓷器,现在就藏在X国驻北京大使馆内。”说到这里,老板将目光落到了随风身上,“好小子,有一套嘛。说说从哪里来的灵感?”

随风对老板的夸奖倒是有些脸红了,“我刚才忽然想到了电影《谍影重重》里,伯恩躲进美国驻瑞士首都洛桑的大使馆里后,洛桑本地警察被束手无策地拦在使馆门外的那一幕。”

“乖乖,”胡豆吐了下舌头,“老大,你这样都可以联想到一起?”

“所以他才是你们四个人中的老大嘛,呵呵......”老板畅快地一笑,又掏出大中华每人扔了一根,“买家的儿子也算得上手眼通天了,他跟使馆内部的一个工作人员有些关系,再加上上下打点打点,我想......X国政府也乐意见到中国国宝被偷运回他们本国的情况出现吧?”

“操!”唐僧狠狠地吸了口香烟,“妈的一群强盗!”

“这样一来......”随风已顾不得和唐僧一起鄙视了,“难度系数......可还真不小啊。”

“没错!”老板这时将话接了过来,“外围的值班武警就不去考虑了,使馆内部还有24小时不间断巡逻的全副武装的保安,都是来自X国自己的保卫人员。到时一旦里面发生任何情况,他们有开枪的权利。我们无法干涉,因为不经对方邀请和许可,我们无权进入使馆区域内部。”

“干!”胡豆揉搓着双手,“这次动真格的了!”

“我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老板继续说道:“还有更加困难的地方:由于《写生珍禽图》是被对方以合法手段购买到的,并且上头的文物出境许可批文即将下来,因此恐怕这副画届时将会以合法合理的方式出境,也就是走民航渠道了。因此《写生珍禽图》很有可能此刻是在对方住处的保险柜内,而那件汝窑瓷器则在大使馆的库房内,这一点通过我们后来对使馆的跟踪调查,以及对买主儿子全方位的监控,证实了。”

“换句话说......”晶晶若有所思地说道:“必须要两处同时下手了?!”

“没错!”老板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必须同时下手!因为先后行动的话,一旦对方发现其中一件东西没了,那么另外一件立即会被严密看管起来,进而导致行动无法获得全部成功!”

“看来,”随风长长地出了口气,“四个人要分开行动了。”

“是的,两人一组同时行动!搭配随便你们自己,但是你......”老板的目光再次落在随风身上,“必须负责使馆的行动!”

晶晶听到这里浑身一颤,却是没有再出声。



傍晚,阵阵秋风迎面吹来,卷起了落叶,也卷动了中年人的心事。

只见中年人一身军礼服,正神情肃穆地站在一大块无字石碑前,而石碑的后面,则是一片翠绿的草坪。

成百的墓碑整齐地排列在草坪上,间或着会看到有人行走于期间。有年轻的,有年老的;有身穿便服的,也有一身军装的。

无论年纪和穿着,大家在相互交错而过的时候,却都默不作声,只打量对方一眼,然后低头走过。也有相熟的会拍拍对方那人的肩膀,却仍是一言不发。

中年人这时已缓缓来到了草坪的一角,在三座墓碑前站定。三座墓碑上分别刻着这样的字迹:


赵XX,1992年,美国纽约;

张XX,1993年,日本东京;

李XX,1995年,中国台湾。


寥寥数语,没有鲜花,没有掌声,甚至没有遗体和骨灰,就连奖章也不在家属手中,而是镶嵌在墓碑上。

中年人就那样一直站在墓碑前很久,很久......一直到他缓缓伸出右手,面向三座墓碑敬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老赵、老张、老李,我......来看你们了......”

落叶依旧纷纷洒洒,有些卷过草丛,有些飞向半空,总有一些随风散落在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墓碑上。落叶下是一个寂寞的背影,正用颤抖的声音对自己轻声说道:“我不是英雄,但是我曾和英雄们并肩战斗......”

夕阳下,中年男人的眼角湿润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